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人民司法(案例)》
合同漏洞的填补
【作者】 杨世民尹晓艳
【作者单位】 宁波海事法院{一审承办人}浙江省宁波市海曙区人民法院
【分类】 合同法【期刊年份】 2019年
【期号】 35【页码】 70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84493    
  

【裁判要旨】合同应对某事项作出约定却未约定,为合同漏洞。对因合同漏洞产生的纠纷,法官不能以自己的评价标准取代当事人的价值决定,较为妥当的做法是遵循以下路径加以填补:首先,按合同法第六十一条的规定,以交易习惯填补;其次,有名合同适用合同法分则部分的相应任意性规定填补,分则部分无相应规定时适用合同法总则部分的任意性规定即第六十二条填补,无名合同可类推适用最相近似的有名合同的任意性规定;最后,适用诚实信用原则进行补充解释。通过填补合同漏洞,为当事人创设行为规范,明确双方权利义务,据以作出公平合理的裁判。

□案号一审:(2016)浙72民初1637号 二审:(2017)浙民终867号再审审查:(2018)最高法民申5375号

【案情】

原告:阮领方。

被告:平潭中邦海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邦公司)、潍坊浩航船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浩航公司)、余学强、余学能、隋卫国。

“五星洲19”轮于2014年4月15日建成,原由阮领方及其他4人共有,阮领方享有30%的股份。2016年4月23日,浩航公司作为借款人,阮领方及其夫罗友德作为担保人,余学强、余学能、隋卫国、中邦公司作为反担保人,签订反担保合同,约定:浩航公司因中邦公司购买“五星洲19”轮需要,须向潍坊银行盛世支行(以下简称盛世支行)申请贷款,要求阮领方、罗友德向该行提供抵押担保。余学强、余学能、隋卫国、中邦公司共同向阮领方、罗友德提供以下反担保:1.合同签订后3日内,由余学能支付罗友德保证金300万元;2.余学强、余学能、隋卫国、中邦公司承担连带保证责任。如浩航公司按时偿还贷款本息,中邦公司有权以上述300万元保证金,抵销其拖欠阮领方的1317万元船舶股份转让款等。同年4月25日,余学能支付罗友德300万元。次日,阮领方、罗友德与盛世支行签订抵押合同,以二人共有房产为浩航公司向该行的借款提供最高额抵押担保,并于同日办理抵押登记。

2016年4月29日,阮领方等5人与中邦公司签订船舶买卖合同,约定:“五星洲19”轮售价2718万元;中邦公司3日内支付定金500万元;申办船舶所有权注销过户手续前或当天,中邦公司支付剩余船款2218万元等。中邦公司于同年5月23日取得“五星洲19”轮的所有权。阮领方30%船舶股份对应的定金及剩余船舶价款,中邦公司未支付。

2016年5月4日,阮领方与5被告签订协议书,约定:船舶买卖合同载明的2718万元的约定,不适用于阮领方;阮领方享有的30%股份,系按4390万元价格转让,中邦公司向阮领方购买该30%股份的实际价款为1317万元。应阮领方指示,余学能支付他人63.5万元,5被告尚欠阮领方购船款1253.5万元。“五星洲19”轮过户至中邦公司后,5被告须于2016年5月31日前,以该轮为抵押物向盛世支行借款2000万元,并将借款首先用于归还该支行的1200万元房屋抵押借款及利息,其余800万元贷款至少须偿还阮领方400万元;5被告另须于该日前付清所欠阮领方全部船款,否则自2016年6月1日起按欠款金额以月利率2%计收逾期利息。

2016年5月22日,5被告与阮领方、罗友德签订解除反担保合同协议,约定:因盛世支行未向浩航公司发放1200万元贷款,经协商,各方已自愿解除借款合同及抵押合同,并于2016年5月18日办理抵押权注销手续。解除反担保合同,余学能支付罗友德的300万,元保证金,转为中邦公司支付阮领方的购船款。

后中邦公司、余学强等拒绝支付剩余船款,双方纠纷成讼。快醒醒开学了

阮领方诉称:判令5被告共同支付购船款935.5万元及相应利息。

5被告辩称:案涉协议书主体与案涉船舶买卖合同主体不同,协议书关于阮领方船舶股份价款的约定,远高于船舶买卖合同的约定;协议书附加了阮领方、罗友德须以其共有房产提供抵押担保的条件,阮领方、罗友德未依约提供担保,故协议书无效,应按船舶买卖合同确定阮领方船舶股份价款。

【审判】

宁波海事法院一审认为,阮领方与中邦公司、余学强等5被告均系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中邦公司未举证证明案涉协议书存在意思表示不真实情况,亦未证明该协议书存在合同法第五十二条规定的无效情形,依法应认定有效。该协议书虽约定阮领方船舶股份实际价款为1317万元,但结合案涉反担保合同、解除反担保合同协议,可看出阮领方与5被告间的船舶买卖行为系连贯的过程、整体的交易。在已存在案涉船舶买卖合同情况下,5被告仍同意支付阮领方远高于该合同约定的船舶股份价款,原因在于阮领方、罗友德在浩航公司向银行借款购买案涉船舶时,以其房产提供抵押担保,并因此承受如浩航公司不能按期还本付息该房产将罹于被依法处置以清偿银行债权的风险;罗友德庭审中亦确认该情况。协议书约定的阮领方船舶股份价款1317万元,与按船舶买卖合同计算的价款815.4万元间的差额501.6万元,应视为阮领方、罗友德为浩航公司实际提供担保的对价。因盛世支行未向浩航公司发放借款,阮领方、罗友德并未实际承受其房产可能被依法处置的风险,阮领方按1317万元主张船舶股份价款的基础已丧失。阮领方按此金额主张,显有悖于合同法规定的诚实信用原则。故阮领方船舶股份价款应为815.4万元,扣除余学能代为支付的63.5万元及300万元保证金,5被告还应支付阮领方451.9万元。根据合同法第五条,第六条,第一百零七条,第一百一十四条第一款、第三款,第一白五十九条,第一百六十一条之规定,宁波海事法院判决:一、中邦公司、浩航公司、余学强、余学能、隋卫国共同支付阮领方购船款451.9万元及相应利息;二、驳回阮领方其余诉讼请求。

阮领方不服一审判决,向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

浙江高院经审理后,依照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阮领方不服二审判决,向最高人民法院申请再审。

最高法院经审查后,依照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四条第一款、最高法院《关于适用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395条第2款的规定,裁定驳回阮领方的再审申请。

【评析】

本案争议在于阮领方的船舶所有权份额价款应按协议书抑或船舶买卖合同确定,如按协议书为1317万元,按船舶买卖合同则为815.4万元。结合反担保合同、解除反担保合同,可知阮领方有权主张1317万元的基础,是与罗友德实际承担以两人共有房产为浩航公司向盛世支行借款提供担保的风险。因盛世支行未向浩航公司发放借款,阮领方、罗友德并未实际承担该风险。此时,其船舶股份价款如何确定?有意见认为,可适用合同法第一百二十五条第一款规定的文义解释、体系解释、历史解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法宝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84493      关注法宝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