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人民司法(案例)》
商标侵权纠纷中相关问题研究
【副标题】 以上述四案的法律视角展开【作者】 钱小红曹佳音
【作者单位】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法院【分类】 商标法
【期刊年份】 2019年【期号】 35
【页码】 17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84495    
  

长期以来,商标民事和行政纠纷案件在知识产权案件中所占比例居高不下,商标混淆性近似、商品类似、商标权边界等问题一直困扰商标侵权判断和商标行政授权确权审查。[1]近年来,随着商标法数次修改,司法实践中如何正确适用商标法面临着新的挑战。本期选取的四个案例,涉及商标权保护范围、商标侵权人主观恶意认定、改变商标显著特征使用以及展销会场地提供者的责任等方面,现结合上述四个案例就相关问题谈几点想法。

一、商标权保护范围

法律对商标权予以保护,并非基于商标标识本身的独特编排,而是基于商标通过使用所产生的识别作用。通过在商标与商标权人之间建立对应联系,商标权人可以在一个相对简单的外在表现形式上建立起比较复杂的信息脉络,不仅节省了消费者的选择时间,更重要的是降低了商标权人的宣传成本,并带来经济效益,从而使商标的价值得以体现。因此,商标权利的产生和存续以其具有识别来源的功能为前提,保护商标的识别功能是商标法的基本目标,认定侵害商标权行为是否成立就是判断商标的识别功能是否受到损害。

商标权的保护范围以核定使用的商品及核准注册的商标标志为基础,包含专用权范围和禁用权范围;而商标的保护强度则与商标的显著性和知名度有关,这在很大程度上会影响商标权的保护范围,商标的显著性越强、知名度越高,其保护范围相应越宽,反之则越窄。侵害商标权行为实质上是进入他人注册商标禁用权范围的行为。根据我国现行商标法规定,构成侵害商标权行为,一方面要在商标上与注册商标相同或近似、使用的商品上要与注册商标使用的商品相同或类似,另一方面还要容易造成相关公众的混淆或误认。法律作出这种限制是为了避免商标权的过度扩张,同时也是为了防止公共资源被特定商标权人不当占用,确保商标权的保护范围和强度与其显著程度和知名度相适应。对于显著性和知名度较高的商标,其包含的价值利益相应比较高,法律对其保护的范围特别是所划定的禁用权范围就会扩大,对与该商标相似程度的容忍度则会降低。

因此,在侵害商标权案件中,认定侵权是否成立,不仅要考察被诉侵权标识及行为的情况,还要考察主张权利的注册商标的情况。本期选取的“商标权保护范围应以其权利基础的正当性为边界”一文,对商标权的保护范围及商标标识本身存在禁用元素对商标权保护范围的影响等问题进行了分析。司法实践中,如果主张保护的注册商标本身存在不正当因素,如商标标识缺乏显著特征、包含禁用元素或存在恶意注册、损害他人在先权利等情形时,则不能禁止他人的正当使用行为。在最高人民法院审理的歌力思公司与王碎永等侵害商标权纠纷再审案[2]中,最高法院认为,经歌力思公司及其关联企业长期使用和广泛宣传,“歌力思”作为企业字号和注册商标已经具有了较高的市场知名度,歌力思公司对上述商业标识享有合法的在先权利。歌力思公司在本案中的使用行为系基于合法的权利基础,使用方式和行为性质均具有正当性,不具有攀附王碎永“歌力思”商标知名度的主观意图,亦不会为普通消费者正确识别被诉侵权商品的来源制造障碍,在此基础上,被诉侵权行为不为法律所禁止。“歌力思”商标与歌力思公司在先使用的企业字号及在先注册的“歌力思”商标的文字构成完全相同。“歌力思”本身为无固有含义的臆造词,具有较强的固有显著性,依常理判断,在完全没有接触或知悉的情况下,因巧合而出现雷同注册的可能性较低。作为地域接近、经营范围关联程度较高的商品经营者,王碎永对“歌力思”字号及商标完全不了解的可能性较低。在上述情形之下,王碎永仍在手提包、钱包等商品上申请注册“歌力思”商标,其行为难谓正当。王碎永以非善意取得的商标权对歌力思公司的正当使用行为提起侵权之诉,构成权利滥用。

二、关于商标法中的恶意认定我不休息我还能学

2001年修正的商标法第五十二条、2013年及2019年修正的商标法第五十七条等,均没有规定商标侵权人的主观恶意是构成商标侵权的条件。一般认为,商标一经核准注册公告,推定为人人即知晓,因此,只要符合上述条件,即构成商标侵权,无需考虑商标侵权人的主观过错(此情形下,推定商标侵权人有过错——笔者注)。这符合侵权责任法侵权构成要件理论。那么,在司法实践中认定商标侵权人的主观恶意有何意义?

回顾一下商标法的相关规定,如2013年修正的商标法第三十二条规定,申请商标不得以不正当手段抢先注册他人已经使用并有一定影响的商标;第四十四条规定,或者是以欺骗手段或者其他不正当手段取得注册的,由商标局宣告该注册商标无效;第四十五条规定,恶意注册的驰名商标所有人不受5年的时间限制;第四十七条规定,因商标注册人的恶意给他人造成的损失,应当给予赔偿;第六十三条规定,恶意侵犯商标专用权,情节严重的,可以在按照上述方法确定数额的1倍以上3倍以下确定赔偿数额。2019年修订的商标法第四条规定,不以使用为目的的恶意商标注册申请,应当予以驳回;第六十三条规定,对恶意侵犯商标专用权,情节严重的,可以在按照上述方法确定数额的1倍以上5倍以下确定赔偿数额;第六十八条规定,对恶意提起商标诉讼的,由人民法院依法给予处罚。从上述规定可以看出,商标法中不少条款直接规定了恶意,以规制商标授权确权中的恶意抢注以及商标侵权中的惩罚性赔偿、滥用商标权等等。因此,恶意的认定在商标司法实践中具有重要意义。

恶意认定的标准是什么?恶意有哪些表现形式?商标法以及已有的司法解释并无明确规定。最高法院正在起草制定相关司法解释。法律的生命不在于逻辑,而在于经验。各级人民法院司法实践中积累了对商标恶意认定的经验。本期选取的“商标侵权人主观恶意的认定”一文,对商标侵权人的主观恶意进行了分析,认为恶意属于故意的范畴,与一般故意的区别在于意志因素的程度不同,显现出侵权人的动机不纯、目的不端及手段恶劣,可以通过侵权人的行为表现予以推定。除重复侵权、规模化侵权、对权利人警告置若罔闻等表现外,有预谋有组织地实施商标侵权行为,也是侵权人恶意的一种典型表现。笔者认同上述观点。得益于司法实践中的经验,对恶意还可以从以下角度进行考量:1.商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谁敢欺负我的人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84495      关注法宝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