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人民司法(案例)》
商标权保护范围应以其权利基础的正当性为边界
【作者】 蔡伟【作者单位】 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二审承办人}
【分类】 商标法【期刊年份】 2019年
【期号】 35【页码】 8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84496    
  

【裁判要旨】商标权的保护范围及保护强度与商标标识本身的显著性和知名度直接相关,但在特定情况下,也需要考虑商标本身在权利基础上的正当性因素。如果被控侵权标识中含有商标法所规定的禁用元素,则不应纳入商标权的保护范围,否则等于变相承认权利商标对禁用元素的垄断,不正当地扩大了商标权的保护范围,侵害了社会公共利益。使用含有禁用元素的被控侵权标识的行为如果存在不当,应由市场监督管理部门通过行政管理手段进行规制和处理。

□案号一审:(2017)闵08民初23号 二审:(2017)闵民终901号

【案情】

原告:陆某。

被告:湖南省益阳市金玉米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玉米业公司)、福建省龙岩市新罗区德才食品店(以下简称德才食品店)。

原告陆某系“中樺龍”文字商标的权利人,核定使用商品范围为包括米在内的第30类商品。陆某所经营的龙岩市新罗区汇佳米业批发部先后与龙岩市龙合广告有限公司、龙岩市新罗区泊客传媒广告有限公司、龙岩市广电传媒有限公司等广告公司、媒体合作投放“中樺龍”商标广告。“中樺龍”商标经陆某持续使用及宣传,在龙岩地区已经具有一定的知名度。陆某在注册使用“中樺龍”商标之前曾在大米产品使用过“中華龍”文字标识,但其在向国家工商总局申请注册“中華龍”商标时并未获得核准注册。被告金玉米业有限公司、德才食品店系大米产品的生产者、销售者,两被告在其生产、销售的大米产品外包装上使用了“中華龍”标识。原告遂向法院提起诉讼,主张两被告在与其商标核准使用的相同商品上使用的“中華龍”文字标识与其注册商标“中樺龍”近似,主观上是为了恶意攀附原告商标的知名度,客观上足以造成消费者的混淆误认,已经构成商标侵权,要求判令两被告停止侵权、赔偿损失。

金玉米业公司、德才食品店辩称:一、其使用的“中華龍”商标与陆某所注册的“中樺龍”商标不具有法律意义上的相同性和相近似性。1.两者读音完全不同。2.两者字形结构、图形均完全不同,不具有相似性。3.两者含义完全不同。二、金玉米业公司、德才食品店使用“中華龍”商标在先,不构成侵害陆某商标专用权。三、陆某以合法形式掩盖非法目的,违法发布广告、混淆视听、欺骗消费者。四、陆某未在国家工商总局注册过“中華龍”商标,其起诉金玉米业公司、德才食品店,没有正当理由,其不具有排除他人使用“中華龍”商标的事实与理由。

【审判】

福建省龙岩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经审理认为,依据商标法第五十七条规定,在同一种或类似商品上,将他人注册商标相同或近似的标志作为商品名称或者商品装潢使用,误导公众的,属于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的行为。被控侵权产品“中華龍”大米与涉案“中樺龍”大米包装袋正中间均以最大字体标注各自商标名称。“中華龍”与“中樺龍”是否构成相同或近似,是判断本案是否侵权的关键。从字面而言,“中華龍”三个字具有对中华民族特定历史文化、民族形成、图腾等特定含义的高度凝聚,更易让大众与中华民族文化、民族文明、历史联系在一起,具有特定意义,可让公众直明其意。而“中樺龍”显然没有体现该意义,两者含义完全不等同。体现各自内涵的“華”与“樺”从读音、字形结构、字的含义而言均不同,不容易混淆。根据商标法第十条第一款规定,“中华”或“中华龙”均无法在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核准注册。具体到本案,“中樺龍”的外延与内涵均无法将“中華龍”外延与内涵涵括其内。从大众常理而言,陆某将“中樺龍”申请为注册商标更易让人联想其有攀附“中華龍”的意图。从一般消费者角度看,“中華龍”与“中樺龍”也容易区分开来。如上所述,两者不构成法律意义上的相同或近似。且结合陆某以“中樺龍”商标生产销售产品规模小、销售范围窄等情况,若因陆某享有“中樺龍”商标专有权而排除他人使用“中華龍”字样,将使“中華龍”这一属公共领域的文字由其独,占享有,势必有害于公共利益。陆某诉称其于2012年提出“中華龍”概念,并设计了“中華龍”标志,但未提供任何证据加以证实,亦无证据证实其已采取任何法律措施加以保护。至2016年陆某申请“中樺龍”注册商标前,市场上已出现大量使用“中華龍”标识的大米,“中華龍”已成为米业经营者广泛使用的标识。金玉米业公司、德才食品店延续使用“中華龍”标识,因陆某并没有获得“中華龍”注册商标专用权,其获得的“中樺龍”注册商标也与“中華龍”商标不构成相同或近似,因此,两被告使用“中華龍”商标标识的行为不构成侵权。一审法院据此判决驳回陆某的诉讼请求。聊五分钱的天吗

陆某不服一审判决,提起上诉。

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经审理后认为,根据商标法第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同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名称相同或者近似的标志不得作为商标使用。本案中的“中華龍”即为“中华龙”的繁体字,其结构为“中华”和“龙”的组合,“中华”是我国的国号,属于上述规定不得作为商标使用的范围;“龙”是华夏民族精神的图腾,是创新进取、和合包容、独立自强民族精神的体现。“中华龙”的文字组合体现了华夏文明的深厚积淀,对公众具有强烈的号召力和凝聚力。既然“中华龙”文字不得作为商标使用,自然不会也不应该纳入任何商标的保护范围,因此,陆某有关他人使用的“中華龍”标示与其注册商标“中樺龍”构成近似,侵害其商标专用权的主张法律依据不足,不予支持。福建高院遂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评析】

本案的争议焦点在于被控侵权标识与权利商标在外观上构成近似,但因为被控侵权标识含有禁用元素,是否还能纳入商标权利的保护范围?对此类商标侵权案件,在处理原则和裁判思路上与一般商标侵权案件是否应当有所不同?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北京大学互联网法律中心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84496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作者其他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