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国家检察官学院学报》
论侦查实验结果的诉讼证明力
【英文标题】 On Competence of Investigative Experiment Results as Evidence in Criminal Justice
【作者】 许忠剑【作者单位】 国家检察官学院{讲师}
【分类】 刑事侦察学
【中文关键词】 侦查实验;证据属性;证明价值;实验规则
【英文关键词】 investigative experiment;evidential characteristics;probative value;rules of experiment
【文章编码】 1004-9428(2003)05-0092-09【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03年【期号】 5
【页码】 92
【摘要】

侦查实验是我国刑诉法规定的一项侦查措施,在侦查破案以至整个刑事诉讼过程中发挥着其他侦查措施难以替代的重要作用。侦查实验结果具有证据的属性,其证明价值要结合个案情况具体分析。虽然不同法系对侦查试验规则的立法方式和具体内容规定不同,但我们应加以借鉴,以便建立我国的科学、公正、文明的侦查试验证据规则。

【英文摘要】

Investigative experiment is an important litigant measure prescribed in criminal procedure law, and plays a special role in the whole course of criminal justice. Investigative experiment results have evidential characteristics, and the probative value of the results should be analyzed in specific case. Although the rules of investigative experiment are distinct in different legal family, we should use them for reference to establish rational,justice and enlightened rules of investigative experiment in criminal procedure law of China.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02329    
  实验是人们根据研究目的的需要,经过精心设计方案、严格控制条件,并通过操纵某些因素、观察实验对象的变化,以探索和研究客观事物间的因果联系及其发展变化规律的一种实践活动。侦查实验就是在刑事诉讼过程中,为了确定与案件有关的某一事实或现象发生或存在的客观可能性,依法将该事实或现象参照案件原有的条件重新加以演示的活动。
  中国古代早有运用实验方法成功断案的范例,据《折狱龟鉴》记载:“前秦苻融为冀州牧,有老姥于路遇劫喝贼,路人为逐擒之,贼反诬路人。时已昏黑,莫知其孰是,乃俱送之。融见而笑曰:‘此易知耳,可二人并走,先出凤阳门者非贼。’既而还入,融正色谓后出者曰:‘汝真贼也,何诬人乎!’盖以贼若善走,必不被擒,故知不善走者贼也。苻融验走辨诬,真贼遂服其罪。”{1}苻融辨诬的方法后来被英国哲学家培根称为决定性实验。在国外也有类似案例,美国著名律师前总统林肯年轻时,就曾用实验的方法揭露了一个伪证者的谎言,从而否定了一起命案,并因此赢得了很高的声誉。二十世纪八十年代,美国已开始采纳计算机模拟犯罪过程的实验结论作为认定案件的根据。{2}
  鉴于实验方法在侦查破案和诉讼过程中具有的独特的证明作用,世界上许多国家或地区都以立法方式将其规定为一种侦查措施或司法证明方式,如俄罗斯刑事诉讼法典就将侦查实验规定为一种重要的侦查措施;意大利、葡萄牙及我国的澳门地区刑事诉讼法典则将其明确规定为一种司法证明方式;英美法系国家的证据立法也普遍承认实验结果在法庭审判中的证据效力。我国《刑事诉讼法》第108条规定:“为了查明案情,在必要的时候,经公安局长批准,可以进行侦查实验。”侦查实验所产生的结果,可以分为肯定性结果和否定性结果、单一性结果和多义性结果。严格审查和正确运用这些实验结果,对于有效地发现犯罪线索、明确侦查方向、划定侦查范围、获取犯罪证据、查证案件事实都具有积极意义。随着刑事侦查现代化和法制化的发展,侦查实验在侦查措施体系中的地位已越来越重要,在侦查破案中的作用正日显突出。
  一、侦查实验的诉讼证明力
  侦查实验作为一项法定的侦查措施在侦查实践中发挥着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这在我国法律界已经取得了共识,是没有争议的。然而,对于侦查实验结果是否具有诉讼证明力,亦即它是否具有证据的基本属性并可作为司法审判定案的根据,则存在不同认识。这种分歧,从下面一段法庭辩论中,就可见一斑。
  检察官:“审判长,三名被告人为了寻求破案线索,长时间对被害人采用固定体位刑讯逼供,致使被害人因伤势过重引发全身多器官感染、功能衰竭而死。根据我国刑法,我们认为三名被告人的行为构成故意杀人罪。”
  辩护律师:“不对!事实上,死者黄公元在审讯过程中逃跑,三名被告才被迫使用警械。公诉人的指控不符合事实真相。身为警察,在犯人逃跑的情形下使用警械是合理合法的。”
  检察官:“我们有侦查实验的科学鉴定结果,可以证明被害人黄公元没有逃跑的可能。”
  辩护律师:“请问公诉人,侦查实验中的试验者是不是黄公元?实验用的工具是不是案发现场的工具?既然都不是,在一切事物都不具有特定性的条件下做的实验,它的结果怎么能说明问题?!”
  检察官:“审判长,侦查实验中所用的电警棍、手铐、联椅及案发现场的工具,都来自同样的生产厂家,型号、性能一致。试验者的身高、体重也和被害人黄公元相似。因此,侦查实验的结果具有科学性和可信性。侦查实验的科学鉴定结果,可以和证人证言、尸检报告等证据相印证,从而形成完整的证明体系。希望法庭能作为证据予以采纳。”
  辩护律师:“审判长,依照我国刑诉法,并没有规定侦查实验的结果可以作为证据。”
  检察官:“但是,刑诉法也没有规定,侦查实验的结果不能作为证据!”
  辩护律师:“侦查实验只是一种推测方法,只是一种在侦查过程中使用的手段而已,并不具备证据的性质。”
  检察官:“但它的结果可以证明二名被告说了谎,编造了所谓的被害人逃跑的故事,以掩盖自己的犯罪事实。”[1]
  上述法庭辩论中检察官和辩护律师的意见,分别代表了学术界两种不同的理论观点。第一种观点认为,侦查实验是一种法定的侦查行为,因而与我国刑事诉讼法规定的其他侦查行为一样,都是调查和收集证据的方法和手段,“侦查实验得出的结论是一种重要的诉讼证据”{3};另一种观点则认为,侦查实验仅是在侦查阶段使用的一种侦查措施,实验结果不符合法定证据形式,没有诉讼证据效力,“侦查实验并不能产生证据,而只是审查判断已知证据是否确实的方法之一”。{4}(p4)侦查实验的结果究竟能否作为诉讼证据,笔者认为有必要从证据学原理的角度进行深入分析。
  (一)侦查实验结果的证据属性
  证据的证明力是指证据对案件事实是否具有证明作用和作用的程度。与证据的证明力相联系的另一概念是证据资格,又称证据能力,一般认为,它是指证据之所以成为证据而在法律上允许其作为证据的资格。任何事实或者材料要成为证据,必须同时具有证明力和证据能力两个方面的条件,证据就是那些对案件事实有证明作用并符合法定条件的事实或材料,证明力和证据能力从不同侧面反映了证据的基本特征,二者紧密联系不可或缺。证明力反映证据的客观性和关联性,证据能力反映证据的合法性。
  证据学理论一般认为,客观性、关联性和合法性是诉讼证据的三个基本特征。客观性指证据必须是客观存在的事实或材料,而不是主观想象、猜测或捏造的东西,不管人们是否认识它,它都是独立于人的意识之外的客观存在。关联性是指任何证据都必须是与案件有客观联系,对案情有实际证明作用的事实或材料。这种客观联系的方式多种多样,如因果联系、条件联系等,联系的方式和紧密程度不同,对案件事实的证明作用和价值也各不一样。合法性是指任何证据都必须是经过侦查人员、检察人员、审判人员等法定主体依照法定程序收集的事实或材料。《刑事诉讼法》第43你怀了我的猴子条规定:“审判人员、检察人员、侦查人员必须依照法定程序收集能够证实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有罪或者无罪、犯罪情节轻重的各种证据。严禁刑讯逼供和以威胁、引诱、欺骗以及其他非法的方法收集证据。”这种对证据采集的禁止性规定,是一种对未然的非法方法收集证据的警示和预防。证据的以上三个特征互相联系、不可分割,某一事实或材料是否具有客观性、关联性与合法性是决定其能否作为诉讼证据的基本标志。那么,侦查实验结果是否具有这些基本特征呢?笔者认为答案是肯定的。
  首先,侦查实验结果具有证据的客观性。侦查实验是侦查人员主持进行的一种社会实践活动,它本身就具有客观物质性。侦查实验所赖以进行的根据是客观世界物质运动的规律性,实验必须在一定的物质条件下才能进行,没有物质条件的实验是不可想象的。侦查实验的结果就是对案件中某些事实或现象的客观运动规律的一种反映形式,而且在客观条件具备的情况下可以重复再现,这种稳定性的特点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由此说明侦查实验结果具有证据的客观性。
  其次,侦查实验结果具有证据的关联性。侦查实验是一种检查性的侦查措施,进行侦查实验必须以已知的案情条件为前提。侦查实验的目的正是要查明已知的案情条件与未知的事实或现象之间是否存在因果联系。侦查实验的结果,不管它是肯定的还是否定的,也不管它是单义的还是多义的,都从不同侧面证明着案件事实。尽管其证明的程度有差异,但它与案件事实之间的客观联系却是不容置疑的。因此,侦查实验结果具有证据的关联性。
  再次,侦查实验结果具有证据的合法性。侦查实验是我国刑事诉讼法规定的一种诉讼行为,进行侦查实验必须符合法定条件并遵守法定程序。因此,无论从取证主体还是从取证方式上看,侦查实验的结果都具有证据的合法性特征。关于侦查实验结果的证据形式,刑事诉讼法未作明确规定,但这主要是立法技术上的原因,立法本意上并非要否定它的司法证明价值。公安部和高检院有关法律解释中都已明确规定,对侦查实验应当制作侦查实验笔录,侦查实验笔录就是固定侦查实验结果的证据形式,刑事审判实践中也多是将其作为勘验检查笔录的附属部分加以使用,这在现行法律制度下是无可非议的。
  总而言之,侦查实验结果具有证据的客观性、关联性和合法性等基本属性,因此在刑事审判中可以作为证据使用。
  (二)侦查实验结果的证明价值
  证明价值是指特定证据对待证事实的证明作用之大小,也就是特定证据对待证事实所能够证明的不同程度。前文在探讨侦查实验结果的证据属性时,还使用了证明力这一概念,并把它作为某一事实或材料之所以能够成为诉讼证据的基本条件之一。证明价值、证明能力、证明力和相关性有时被当作一组通用概念,在此有必要作进一步区分:相关性是指证据与案件事实有关,并且该证据的存在使得案件事实的存在有了更大或者更小的可能性。证明力是证据对案件事实是否具有证明作用和作用的程度。“证明作用的有无”指的是证明能力;“证明作用的程度”指的是证明价值,即证据对待证事实的证明程度究竟有多大的份量。因此,虽然四概念之间联系紧密,却各有其不同含义。
  首先,证明力与相关性之间不能严格地划等号,因为证明力不但说明证据对案件事实有证明作用,而且也说明了这种作用是正面的或是积极的,同时还反映了证据的客观性特征;相关性只是说明证据对案件事实可能有证明作用,对于这种证明作用能否实现,以及证据的客观性问题则并不十分关心,也即是说,具有相关性的证据对案件事实的证明可能是正面的,也可能是反面的。在这个意义上,相关性的含义比证明力的含义要宽一些。{5}
  其次,证明力与证明能力和证明价值并非是同一层次上的概念,它们之间是种属关系,证明能力和证明价值是证明力的下位概念。证明能力反映的是证明力的质,即证明作用的有无;证明价值反映的是证明力的量,即证明程度的大小。
  再者,相关性是英美法系证据法上的概念,它与证据的可采性相联系。证据的相关性是可采性的前提条件之一,并最终通过可采性体现出来,从而成为一个法律问题,由法官依法或者自由裁量;对于证据被采纳后其证明价值如何,要由陪审团来认定。证明力则是大陆法系国家证据法上的概念,它与证据能力相联系。证明力因为肯定证据的客观性,在具有证据能力的条件下,证明力的程度如何,即证明价值问题,由陪审团或者法官来认定。
  通过以上分析可以看出,证据的证明力问题在诉讼证明的不同阶段承担着不同的功能,在审判程序的开始阶段,证明力的有无,即证明能力问题,与证据能力一起决定着特定的事实或材料能否被采纳为诉讼证据;在审判程序启动后,证明力的大小,即证明价值问题,决定着被采纳为诉讼证据的特定事实或材料,在经法庭查证属实后,对待证事实所能够证明的强弱程度。本文所讨论的侦查实验结果的证明价值问题就是从这个意义上而言的。
  在人类抛弃了法定证据制度后,现代世界各国的刑事证据制度对证据证明力的大小问题都极少加以规定。在大陆法系,认定案件事实采自由心证原则,证据的证明力由法官自由判断。在英美法系,事实问题由陪审团来决定,而陪审团如何评价和运用证据认定案件事实完全是陪审团的职权,法律并不加以限制。在我国刑事诉讼法中,虽然规定了证据的七种法定形式,但与其他国家一样对这些证据的证明价值问题,也是交由法官根据案件情况加以判断,任何证据都不具有法律上预定的证明力,因此,不能离开具体案情来谈证据的证明价值问题。在具体案件中,特定证据对于待证事实的证明价值,取决于该证据与待证事实之间联系的紧密和强弱程度。一般说来,如果证据与待证事实之间的联系紧密,则该证据的证明力较强,在诉讼中所具有的证明价值就比较大;反之,则该证据的证明力较弱,其在诉讼中所具有的证明价值就比较小。由此可见,关于证据的证明价值问题应当结合具体案件并依据该证据与待证事实的关联方式和关联程度来考察。对于侦查实验结果的证明价值问题,也应采取同样的态度,不能一概而论,而应具体分析。
  例如,在某一案件中,证人作证说他听见了隔壁房间两个人密谋犯罪计划的谈话,如果通过侦查实验证明不可能听到隔壁房间两个人的谈话,那并不意味着这次谈话实际上没有进行,因为证人可以从一些第三者那里或者在其他情况下了解到这次谈话内容;如果通过侦查实验证明可以听见隔壁房间的谈话,那么仅根据这一点也不能认为隔壁两个人之间确实是在密谋犯罪计划。{6}这两种不同的实验结果只能证明在前一种情况下证人的可信度比在后一种情况下证人的可信度要差,但都不能证明隔壁房间究竟是否进行了密谋犯罪计划的谈话,因而这一案件中的实验结果对案件事实的证明价值就比较小。又如,在另一案件中,情况就可能有所不同,边防警察在检查一辆旅游汽车时,发现车上一可疑的木制包装箱内有两只组装完好的冲锋枪,但车上所有人员均否认木箱是自己的,勘验中也未发现指纹等痕迹物证。经调查确认,该木箱肯定是乘车旅客放在行李箱内携带上车的,于是侦查人员进行侦查实验,结果发现只有一名乘客的行李箱可盛下这个装有枪支的木制包装箱,其他乘客行李箱的长度都比木箱的长度要小且装有其他行李物品,根本无法装下这个较大的木箱。、从该案的具体案情看,侦查实验结果对于认定犯罪嫌疑人非法持有枪支的犯罪事实就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关键证据,具有较高的证明价值。因此,在不同的案情条件中,侦查实验结果的证明价值是各不相同的。
  当然,总体上对侦查实验结果的证明作用不能期望过高。首先,从实验结果的证据形式看,侦查实验笔录有其自身的特点。与勘验检查笔录相比,侦查实验笔录记载的内容反映的是案件中某一事实或情节存在或发生与否的客观可能性;而勘验检查笔录所反映的则是勘验检查中发现的与案件有关的一切事实情况,这些情况具有客观现实性的特点。因而,在一般情况下,侦查实验笔录比勘验检查笔录和物证、书证等实物证据的客观性程度要差。另外,如果将侦查实验笔录放入整个证据体系中来考察,它又属于一种间接证据,不能单独地、直接地证明案件的主要事实,必须与其他证据相结合,才能证明案件的主要事实。所以,对侦查实验结果的证明价值不能给予太高的评价。
  目前,我国正在进行刑事证据规则的起草拟订工作。有的建议稿中设立了一些有关证据证明力的规则,拟用法定形式规定某些证据的证明价值高于其他证据的证明价值,其中就有“勘验笔录的证明力一般高于其他书证、视听资料和证人证言”的内容。理由是勘验笔录的制作主体是与案件没有利害关系的司法人员。{7}这是值得商榷的。首先,如果这里的“勘验笔录”包括了侦查实验笔录,那么把这两种客观性程度不同的证据形式作同等评价应该说是不恰当的,而且侦查实验笔录这种只反映事物的客观可能性的证据形式,很难说它的证明力就“一般高于其他书证、视听资料和证人证言”;其次,如果这里的“勘验笔录”不包括侦查实验笔录,那么可能是因为疏忽了侦查实验笔录的存在,也可能是认为侦查实验结果不能作为证据使用,这两种情况应该说都是有失偏颇的;另外,用法律的形式笼统地规定勘验笔录具有高于其他证据的证明力本身并不可取。因为,勘验、检查笔录只是对勘验、检查行为及其结果的一种记录,而不是对案件事实的认定,更不是法院的判决,所以勘验、检查笔录虽然是司法人员制作的,但只是刑事证据的一种,不具有高于其他诉讼证据的效力。{4}(p167)立法机关对关于设立这种证据证明力规则的建议应当慎重考虑。
  综上所述,对于侦查实验结果的诉讼证明力问题,既不能因实验结果具有或然性和现行刑诉法没有规定其证据形式就根本否定其证据属性,也不能把它所反映的案件中某些事实或现象的客观可能性当作是客观现实性而过分抬高其证明价值;而是应当采取科学、客观的态度,在承认其证据属性的基础上,结合个案情况具体分析其所具有的证明价值。在证据立法中,有必要将侦查实验笔录明确规定为一种证据形式,但没有必要规定其证明力的高低。
  二、侦查实验规则比较分析
  侦查实验规则是指为了保证实验结果的客观性与公正性,进行侦查实验时所应当遵循的程序性法律规范。由于法律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杨奉琨.〈疑狱集·折狱龟鉴〉校释[M].上海:复旦大学出版社,1988.141.

{2}王以真.外国刑事诉讼法学[Z].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1994.67.

{3}杨殿升等刑事侦查学[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01.162.我不休息我还能学

{4}汪建成,刘广三.刑事证据学[M].北京:群众出版社,2000.

{5}樊崇义等.刑事证据法原理与适用[M].北京: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2001.79.

{6}[苏]A·H·瓦西利耶夫.(原因译).犯罪侦查学[M].北京:群众出版社,1985.364.

{7}刘善春,毕玉谦,郑旭.诉讼证据规则研究[M].北京:中国法制出版社,2000.292.

{8}张玉镶,文盛堂.当代侦查学[M].北京:中国检察出版社,1998.340.

{9}苏方遒,徐鹤喃,白俊华俄罗斯联邦刑事诉讼法典[Z].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1999.112.

{10}[苏]и·н·蒂里切夫等(张仲麟等译).苏维埃刑事诉讼法[Z].北京:法律出版社,1984.138.

{11}黄风.意大利刑事诉讼法典[Z].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1994.75.

{12}汪建成,黄伟明.欧盟成员国刑事诉讼法概论[M].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0.392.

{13}澳门政府法律翻译办公室.澳门刑法典·澳门刑事诉讼法典[Z].北京:法律出版社,1997.190.

{14}柯葛壮.刑事诉讼法比较研究[M].澳门出版社,1997.73.

{15}[法]卡斯东·斯特法尼等.(罗结珍译).法国刑事诉讼法精义(下)[M].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1998559.

{16}[美]迈克尔·H·格莱姆联邦证据法[M].北京:法律出版社,1999.86.

{17}[美]乔恩·R·华尔兹.(何家弘等译).刑事证据大全[M].北京: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1993.135.

{18}何家弘,张卫平.外国证据法选译(上册)[Z].北京:人民法院出版社,2000.229.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02329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相似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