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国家检察官学院学报》
侵财型职务犯罪的对象与结果研究
【英文标题】 On Object and Consequence of Official Crimes against Property
【作者】 隋光伟【作者单位】 吉林省长春市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
【分类】 犯罪学
【中文关键词】 职务犯罪;对象;结果;单位财产;危害事实状态
【英文关键词】 official crimes;object;consequence;organization property;factual status of damage
【文章编码】 1004-9428(2003)05-0043-07【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03年【期号】 5
【页码】 43
【摘要】

侵财型职务犯罪的对象是行为人职权管辖内的单位财物。单位财产这一范畴比公共财物或公款更明确,更易界定,更能全面反映该罪行为对象的特征。侵财型职务犯罪的结果,由职务行为针对单位财物进行的侵害所产生的危害事实状态,是以物质性损害为明显特征,是损害事实状态的物质性和对象物质性的统一。侵财型职务犯罪本质上侵犯所有权关系,形式上改变单位财物的合法状态。

【英文摘要】

Organization property possessed by the offender with authority is the object of official crimes against property. Compared with public property and public money, the concept of organization property can be easily defined and definitely describe all aspects of the features of the object of the crimes. The consequence of official crimes against property,which is the factual status of damage to organization property by official conduct,requires physical damage as distinctive characteristic. The official crimes against property offend property right substantially and change the lawful status of organization property.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02314    
  一、侵财型职务犯罪的对象
  侵财型职务犯罪是指行为人利用职权侵占或挪用其所经管的单位财产,情节严重且依法应承担刑事责任的行为。当前我国刑法理论普遍认为侵财型职务犯罪的对象是单位(公共)财物,下面就有关问题进行讨论。
  (一)对象概论
  1.侵财型职务犯罪对象的特征
  与职务犯罪本质特征相联系,侵财型职务犯罪的对象也具有职务的相关性,表明了作为客观实在的对象,与相关人的关系。侵财型职务犯罪的对象,是行为人在实施职务犯罪中所直接针对的财物,它同样具有自然属性、经济价值属性及社会属性,较其他犯罪的对象具有更明显的特定性、管理性、法定性和明确的归属性。其特定性表现为特定所有人、特定功能和用途。具体来讲,属于单位所有或以单位的形式占有,具有归属单位的性质和公共性质。特定功能和用途表明该财物由于所有者决定了其只能依所有者的要求发挥效能,为所有者所用,甚至有的还被确定为特定的款物,以用于特殊的项目、场合、发挥特殊的效能。而且这些往往又是有关法律明文确定的,即具有法定性。单位所有性或公共所有性决定了其他单位或所有权单位中的个人都不能非法改变其所有形式、存在形态和使用功能。
  再则,根据职务犯罪与职务相关性这一本质特征,就决定了该类侵财型职务犯罪的对象,具有为行为人所管理的属性。这里所指的管理是广义的,包括职务管辖,有权持有、使用和处置的含义。利用职权或在职务活动中可能改变该财产的存在状态和使用效能,甚至有使之脱离所有人控制的可能条件。许多国家刑法在规定职务上侵占财产犯罪时都表明这一点。如在职位上或执行职务上所掌管,因职务或公务所持有、{1}管辖、处理,{2}利用职权,自己直接负责管理{3}等。我国现行刑法规定了依法经手管理的对象关系。
  2.财物对象功能
  陈浩然先生在其所著《理论刑法学》中指出:同一物理对象在不同的目的条件下,或者处于不同的许可条件下,通常都与不同的社会利益相互联系。因此侵犯或者破坏处于不同目的的条件或者许可条件下的同一类对象,所造成的社会危害不尽相同,刑法将分别以不同的罪责处罚。通过对侵财型职务犯罪对象的特征和类型的分析可以看出,财物对象不仅具有普通财物的物质表现形态和物质价值功能,有的还被赋予了特殊的功能。正由于这种特别的功能和价值,使得人们给予更大的关注,法律予以特别的保护。正因为如此,一些特定的财物便成为构成犯罪的必备要件,如单位资金、公款、特定款物,都成为挪用型犯罪构成的对象要素,是区分罪与非罪、此罪与彼罪的重要界限。
  首先,侵财型犯罪的对象必须是刑法上所指财物,这是认定侵财犯罪的客观基础。
  其次,职务上的侵财犯罪的对象,必须是行为人职务所管辖的财物,侵犯管辖范围以外的财物则不构成职务犯罪。
  再次,有的犯罪还要求财物对象的形态,如货币形态,其它形态则不构成此罪。
  最后,有的犯罪要求财物对象必须具有特别的用途,尽管这种用途是人为设定的,但缺少这一特征,则不能构成此罪,如挪用特定款物罪。
  由上可见,侵财型职务犯罪的对象,不仅因其数量而影响量刑,也由于其性质而成为定罪要素,而且是一种法定性要件。虽然这种定罪功能不具有普遍性,甚至也有人称之为选择性要件,但在侵财型职务犯罪中确是必备的要素。
  (二)职务犯罪财物对象的类型
  侵财型职务犯罪的对象是法定对象,是由刑法明文规定的种类和范围。从外国刑法规定看,在规定了与职务和业务相关因素外,对财物的具体种类也进一步明确。主要强调以下因素:1.货币;2.贵重物品;3.其他动产物品。也有的强调国家财产、公共财产、公共行政款项等公有性质。我国刑法对侵财型职务犯罪的对象做了较为详细的规定。主要有:公共财物(包括国有财物,劳动群众集体所有的财产,公益事业财产,单位管理、使用或运输的私人财产)、国内公务或外事交往中收受的礼物,非国有公司、企业以及其他单位的财产{4}以及公款、单位资金、特定款项等货币形式的财产。
  1.单位财物(公共财产)
  重视所有制性质的国家都强调财物的公有性和私有性。一些国家将职务上侵财犯罪的对象明确划分为公共财物或私人财产。如前苏联刑法规定了“国家财产、公共财产”概念,西班牙刑法也规定了“公共资产、财产”,意大利刑法还专门强调规定:“非公共行政款项、私人财产”,以与公共财产相区分。在刑法中区分财产对象的所有性质类型,表明了国家及法律制度对不同所有制的态度和保护程度。
  公共财产是我国刑法长期使用的一个范畴。从刑法规定看,1979年刑法第81条规定,公共财产是指包括全民所有制财产,劳动群众集体所有制财产,在国家、人民公社、合作社、合营企业和人民团体管理、使用或者运输中的私人财产,以公共财产论。当时,公共财产被分为两类:一类是公有制财产,即全民所有的财产和集体所有的财产;另一类是以公共财产论的私人财产,有人称之为拟定的公共财产。{5}这部分财产实际上包含了两部分,一部分为纯正的私人财产,如邮电部门管理的私人汇款或包裹,运输部门承运的属于公民个人所有的各种物品等;另一部分为公私混合的共同财产:公方财产属于公有财产,私方财产以公共财产论,其实质特征被认为是:依据一定的法律关系被占有、使用,或处于国家、国家机关、军队、政党组织、国营、合营企事业单位、集体经济组织或其它依法成立的人民团体之中的都属于公共财产的范畴。公共财产(或以公共财产论的财产)与非公共财产部分的共有财产、私人财产的本质区别在于:其所有权中占有、使用、收益、处分权能之一是否依一定法律关系而掌握在国家或集体单位。因为国家和集体单位依一定法律关系掌握所有权之一的权能,即必须对财产所有人负责,国家或集体必须确保其财产安全并担负赔偿的责任。从这一角度看,这部分财产有“公”的成份,也有“共”的成份,因为它往往在流通领域中或经营活动中掌握在国家或集体手中,刑法对此保护是合情合理的。{6}(p5)从这一规定和分析中,可以看出原刑法规定实行了对象类推,而且如此类推目的在于保护此类财产,也反映了在当时对共有财产的认识程度,还没有对占有与委托管理的区别,也没能将所有权制度与公共义务制度加以区分。1997年修订刑法第91条作了类似的规定,并将全民所有制改为国有,并增加了用于扶贫和其他公益事业的社会捐助或者专项基金的财产。同时,仍然保留了“以公共财产论”的对象类推原则。
  我认为,现在刑法规定的公共财产是所有制的形式概念,其中包括事实上或实质上的国有、集体所有、共有和私人所有的内容。有人认为,现在仍然要区分公共财产和共有财产,不能将劳动者合作经营的财物,一律解释为公共财物。共有财产的性质属于公民个人所有的财产,而非公共财产。{7}这种理解似乎与现行立法精神不完全符合。但这种提法毕竟提出了公共财产与共有财产的关系问题,是有理论意义的。应当说,在一定条件下,共有财产也可“以公共财产论。”公共财产的概念是具广泛意义的,其中包含着各种所有制成份,表明了某财物存在的状态和环境,表示了某财物正处于谁的管理、保管、持有,是谁在承担其保证安全和正常发挥效能的责任。可以说,这里不直接涉及所有制的问题,严格地讲,也不是占有的问题,只是一种持有或管理的问题。仅从现行法规定的贪污罪而言,只要是行为人的职权管辖、经手、管理的财物,就是其犯罪侵害的对象,不论该财物归谁所有。现行法还规定了国有公司、企业或者其他国有单位委派到非国有公司、企业以及其他单位从事公务的人员,将该单位财物非法占为己有,依照贪污罪定罪处罚。[1]这里明确地表明,这种犯罪对象(财物)的非国有性,私有制财物也可以成为贪污罪的对象。刑法这种规定决非偶然,体现了现实生活中的实际情况,也显现出一个新的原则精神。在这种原则精神的指导下,可以得出一个结论,对象类推的不必要性以及设定公共财物范畴的不适应性,用单位财物的范畴来概括职务犯罪的财物对象似乎更贴近实际。使用单位财物这一范畴,而取代公共财物,可以克服所有制观念对立法确定犯罪的影响,避免因所有制等经济成分复杂性给定罪量刑的司法活动带来困惑和争论,避免比照、类推所带来的负效应。
  单位财物是以单位形式和名义下占有的财物,相对于自然人个体财物而存在的形式。单位财物这一范畴已被我国新修订的刑法明确规定,在侵财犯罪中得以运用。{8}何为单位财物,并没有立法解释和司法解释。学理上只从内容上解释为行为人所在公司、企业及其他单位的财物,它不同于“公共财产”{9}(p287)。从法律规定看,单位财产并不仅仅是公司、企业的财物,而包括其他单位财产。{10}(p507)由刑法第30条的规定,我们可以认为,刑法中的单位,应当包括公司、企业、事业单位、机关、团体各种性质的组织形式。所有这些单位的财物,都可称为单位财产。财物对象在占有形式上划分,有自然人个人占有和单位占有两种类型。从所有制本质上划分,可分为公有、私有及混合等类型。由于私有财物以单位占有形式存在,使得单位承担了丧失占有的风险,由于单位承担保证安全的责任,往往使得私人财产所有人并不能因财物的丧失而有利益损失,而真正蒙受损失的是单位。由此看来,职务犯罪所侵犯的只能是单位的利益,妨害的是单位财产的安全和合法状态。我国刑法中没有规定职务犯罪的财物对象有私人所有性。一般认为,以单位所有形式的财物均是公共财产,即使是私人所有的财物,只要在单位的管理和控制下,就属公有或以公共财产论。[2]这一观念与强调侵犯客体为所有权的理论是矛盾的,应将单位占有下的私有财产视为单位财产,而不能笼统地归为公有财产或公共财产。我觉得,单位财产这一范畴可以囊括所有侵财型职务犯罪的对象,而其意义决不仅仅在于找到一个能完整全面概括职务犯罪财物对象的范畴,更在于表示了财物关系和财物存在形态。
  单位财产包括以下几类形式:
  (1)单位固有(投资)、依法应有(国家拨款)和取得(募集)或创造的财物,享有原始的完整的所有权;
  (2)单位以承担经济义务而借用的财物,如贷款,单位享有占有、使用或收益的权利,并承担依法偿还的义务;请你喝茶
  (3)以单位形式共有的财物,如合资、股份、合作经济实体的财产,单位有共有共享的权利;
  (4)单位托管的财物,单位因业务职能承担保管(保证安全)和正当运转的责任。
  2.单位资金
  单位资金是单位财物的特殊部分,说其特殊就在于资金的表现形态及效能与其他形式的财物有明显的不同。资金一般是以货币形态存在的,既有货币,又有股票、国库券、债券、支票等有价票证的形式,可以通过金融流通形式运转,是投资、贷转、支付、基本建设的基本手段。许多国家刑法都把货币、资金列为财产犯罪的对象形式。我国刑法将资金款项作为挪用型犯罪的专门对象形式,表明对这种财产形式特殊性的重视和特别管理倾向。{6}
  我国刑法在挪用单位资金罪中规定的单位资金是指公司、企业经营管理的款项,一般指处于货币形态的公司所有的资金,包括货币财产的书面表现形式。{10}(p513)另外,我国刑法还规定了“公款”形式。公款作为挪用犯罪的对象,是指公共财产中呈货币或有价证券形态的那一部分,其中包括货币和有价证券(证券形式的货币财产)。{11}包括属于国有和劳动群众集体所有的钱款以及用于扶贫和其他公益事业的社会捐助或者专项基金的钱款。由国家机关、国有公司、企业、事业单位、人民团体管理、使用或者运输中的私人款项,以公款论。其主要形式有:(1)国家机关的公款(包括预算内资金、预算外资金);(2)事业经费;(3)国有企业、公司的资金;(4)人民团体经费等。{12}
  由以上规定可见,公款实质上是国家机关、事业单位、人民团体等公有制单位的资金,其也具有单位性,抛开所有制因素,其形式和内容完全相同。
  3.特定款物
  特定款物是我国《刑法》规定的特别的财物对象。原《刑法》规定款物是指国家救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意大利刑法[Z].

{2}西班牙刑法[Z].

{3}越南刑法[Z].

{4}向泽选,高克强.刑法理念与刑事司法[M].北京:中国检察出版社,2000.420.

{5}王作富.经济活动中罪与非罪的界限[M].1996.426.

{6}张穹.职务犯罪概论[M].北京:中国检察出版社,1991.5.

{7}孙谦.国家工作人员职务犯罪研究[M].北京:法律出版社,1998.60.

{8}张穹.新刑法罪与非罪此罪与彼罪的界限[M].北京:中国检察出版社,1998.261;邓又天.刑法释义与司法适用[M].北京: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1997.507.

{9}赵秉志.侵犯财产罪[M].北京: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1999.

{10}邓又天.刑法释义与司法适用[M].北京: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1997.507.

{11}高铭暄,马克昌.刑法学[M].北京:中国法制出版社,1999.1130~1131.

{12}陈兴良.经济犯罪的刑法理论与司法适用[M].北京:中国方正出版社,1985.773~774.

{13}张希坡.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史[M].北京: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1998.651.卧槽不见了

{14}刘生荣.犯罪构成原理[M].北京:法律出版社,1997.

{15}[英]F·H·劳森·拉登.(施天涛译).财产法[M].北京: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1998.5.

{16}高铭暄.刑法学[M].北京:法律出版社,1982.122.

{17}熊选国.刑法中行为论[M].北京:人民法院出版社,1992.90.

{18}李洁.非物质性犯罪结果研究[J].法学家,1994,(3):31.

{19}段立文.试论我国刑法上犯罪结果的概念[J].法学研究,1992,(6):72.

{20}樊凤林.犯罪构成论[M].北京:法律出版社,1987.53.

{21}何秉松.犯罪构成论[M].北京:中国法制出版社,1995.243.

{22}陈兴良刑法哲学[M].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 1997.139.

{23}王利明物权法论[M]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1998.

{24}[意]杜里奥·帕多瓦尼.意大利刑法学原理(中译本)[M].(陈忠林译).北京:法律出版社,1998.120~122.

{25}林山田.刑法通论[M].三民书局,1986.82~83.

{26}赵长青.新编刑法学[M].重庆:西南师范大学出版社,1997.116.

{27}陈浩然.理论刑法学[M].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 2000.200.

{28}肖渭明.论刑法中危害结果的概念[J].比较法研究,1996,(1).

{29}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盗窃罪的司法解释[Z].

{30}曲新久.刑法的精神与范畴[M].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0.159.

{31}刘湘廉.刑法学总论论点要览[Z].北京:法律出版社,2000.95.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02314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