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湖北警官学院学报》
公众对警察偏见心理之形成原因及应对策略
【英文标题】 The Psychological Reasons and Countermeasures of Public Prejudice Against Police
【作者】 许博洋罗震雷【作者单位】 中国刑事警察学院中国刑事警察学院
【分类】 法律心理学
【中文关键词】 警察;偏见;认知偏差;人格结构;社会失范;规范执法;危机公关
【英文关键词】 Police; Prejudice; Cognitive Deviation; Personality Structure; Social Anomie; Law Enforcement Standardization; Crisis Public Relation
【文章编码】 1673-2391(2018)04-0128-09【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18年【期号】 4
【页码】 128
【摘要】

公众对警察的偏见表现形式多样,社会心理学视角下社会角色冲突、对警察认知偏差、人格结构自我层面弱化、紧张下的失范效应等公众层面原因以及警察群体自身层职权泛化、职责意识差、贪污腐败、媒体舆论不良导向等警察、层面原因均对这种偏见的形成与强化起到了决定性作用。在公众的社会心理层面,应尊重警察,加强法律观念,明辨是非,调整心态;在警察层面,应严格依法执法,正确公共危机,减少负面宣传,规范标识使用,牢记队伍品牌,才能彻底化解这种偏见及其负面效应。

【英文摘要】

The public prejudice against police had various manifestations. From the perspective of social psychology, the reasons on masses include social role conflict, the cognitive deviation against police, weak structure types of self-personality, the tension of deviant effect and so on. Meanwhile, the reasons on police include the generalization of police power, weak sense of responsibility consciousness, corruption, the negative guidance of media public opinion and so on. Both of them play a decisive role in formation and reinforcement of this prejudice. In social and psychological aspect of the public, we should show respect to the police, strengthen the concept of law, distinguish between right and wrong, and adjust our mentality. In the aspect of police, we should enforce the law strictly according to law, correctly deal with public crises, reduce negative publicity, the standardization use of logos, keep the team brands, in order to completely eliminate this prejudice and its negative effects.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48924    
  近年来,随着我国依法治国发展方略的不断落实和建设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和谐社会发展目标的进一步深化,警察的工作和形象都迎来了全新的发展契机。但与此同时,雷洋案、庆安枪击案、红黄蓝幼儿园等热点事件频发,暴力抗法、辱警、袭警类案件也见诸报端。这些事件背后都存在对警察工作的一定程度上的曲解和偏见。在这种情况下,如何畅通警民沟通渠道、减少公众对警察的偏见,值得学界深入研究。本文对公众对警察的偏见进行分析,探寻症结所在,并提出有针对性的应对策略。
  一、公众对警察的偏见概述
  (一)偏见及公众对警察偏见的界定
  偏见是一种普遍存在的社会心理现象,通常是指对某一个体或群体成员的预先判断而产生的负面评价和态度。关于偏见的的本质,诸多学者从不同的角度作了论述。布恩(E. Bourne)认为,偏见是一种态度,是感情、看法和行为倾向的排列组合,是一种先入为主的主观倾向性。{1}奥尔波特认为,偏见是基于错误和顽固的概括而形成的憎恶感。{2}阿伦森认为,偏见是人们依据错误和不全面的信息概括而来的,针对某些特定群体敌对或负向的态度。{3}综合心理学家关于偏见的多种概念界定,本文认为,偏见是人们在社会认知过程中形成的、偏向于某一方面的、妨碍人们对社会心理信息进行正确表达和加工的一种负性态度。{4}
  认知心理学的研究表明,人类在对某一特定事件的思维方式以及逻辑推理能力上存在差异与局限,因而在不同程度上都存在对该事件的某种认知偏见,并因认知偏见心理的作用而对当事人的行为决策产生负面影响。由于偏见的产生与个体的经验、态度、体验等有关,因而当人们遇到一个感兴趣的假设时,就会积极寻找对此假设有利的证据,忽视那些与假设相悖或不利的证据。公众和社会对警察及其行为的偏见就是在这种假设、推理、搜集负面证据、作出错误判断与决策的过程中所形成的一种负性态度。
  (二)偏见的形成条件
  在对偏见心理进行研究的过程中,研究者初步形成了相对准确、稳定的偏见解释机制,认为“那些通常缺乏理性基础或充分证据的刻板印象构成了偏见的认知内容或认知根源”。{5}事实上,不平等的社会地位是偏见滋生的首要条件。纵观古今中外,尽管人们一再强调人生而平等,但一旦不平等已经存在于社会之中,加上某种相关外界刺激的介入,这种不平等就会被持久性放大,进而使偏见更为巩固。作为一种社会现象的警察产生于国家诞生以及阶级社会形成之后,是统治阶级用以维护自身社会地位的工具。所以,人们对警察的偏见心理随着社会中早已存在的不平等现象而出现,也是社会发展的必然。其次,社会情境也是偏见滋生的重要条件。在某种特定社会情境的干预之下,加上已经存在的不平等社会地位,偏见更容易形成并被强化。当然,不同历史阶段、不同社会时期形成的偏见千差万别。不同的社会情境会激发不同的动机水平,进而产生不同的行为。在一方看来合理的行为可能并不为另一方所认同。警察的执法行为在很多情境下是基于公众的法律认识、道德水平、伦理认知而施行的。现阶段法律并不完善,也会造成民众对警察的偏见。最后,社会制度也会在一定程度上维持和助长偏见,而这种维持和助长往往是在不知不觉中进行的。它并非有意压制某一群体,而只是反映了理所当然的统治阶级的意识形态。很多时候,公众对社会制度方面的不满并不会也不能直接表达。而警察因为行使公权力,在一定程度上代表政府,所以公众也会把这部分偏见投射到警察身上。
  (三)公众对警察偏见心理的具体表现
  笔者对当下社会公众对警察的偏见表现进行总结,认为大致可分为以下五类:
  1.认为警察使命感和正义感缺失,慢作为、懒作为、不作为是常态
  曾有一段时间,群众对于公安机关有过“门难进、脸难看、事难办”的评价,认为警察缺乏职责意识,刁难群众,慢作为、懒作为,甚至不作为,将使命置之度外,将正义抛在脑后。有的群众甚至认为警察每天上班就是喝茶看报,懒散懈怠,逐渐淡忘人民公仆、人民卫士的身份。
  2.认为警察权力过大,缺少监管,以权谋私、滥用职权现象普遍
  由于警察是具有武装性特点的国家治安行政和刑事司法力量,相应的权力是维护国家安全和社会治安秩序,预防、制止和惩治违法犯罪活动而依法实行的强制力量。{6}将这种国家和法律赋予的权力应用于社会时,公众会不自觉地视自身为公权力之下的弱势群体,并在内心将警察权力无限放大,认为警察会基于此公权力徇私枉法、徇情枉法。
  3.认为警察是某些官员贪污腐败的保护伞,甚至与其同流合污
  随着我国反腐的常态化,一些高官因腐败问题被查办,其中不乏有警察队伍的害群之马。这也让我国公安队伍形象受到了不小的影响,公众由此认为警察可以凭借公权力为贪官污吏或自身贪污腐败找到保护伞、遮羞布。
  4.认为警察为人民服务意识缺失,暴力执法现象严重,对待群众极不友善
  公众普遍认为警察为人民服务,就应为百姓解决任何困难,化解一切纠纷,而实际上有些事件并不属于公安机关的管辖范围。这就造成群众普遍认为警察没有贯彻落实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宗旨,有失人民公仆的良好形象。加上警察疏于公关,应付了事,给公众造成不耐烦、蛮横、粗暴的执法印象,再被一些不良媒体为博人眼球恶意炒作,甚至颠倒黑白、丑化公安机关,从而让公众误以为人民警察暴力执法,对待群众极不友善,毫无为人民服务意识可言。
  5.认为警察个人综合素质普遍偏低
  由于对《人民警察法》《公务员法》及相关法律法规不了解,有的人认为人民警察招录门槛低,对于报考个人的学历条件、政治素养等方面没有过高要求。有的人在陈旧错误观念的影响下,甚至以为警察不需要任何考试考核,托人找关系、走后门即可成为一名公安干警。
  二、公众对警察偏见形成的社会心理层面原因分析
  (一)部分公众的社会角色冲突
  自美国社会心理学家乔治·赫伯特·米德提出社会角色理论后,相关学者将冲突概念引入社会角色理论。Woodward认为,角色冲突是指个体对其角色难以选择,以致在内心产生一种混乱、紧张、敌视及不确定的感觉。我国学者林崇德认为,社会角色冲突指个人在生活中扮演同一角色,由角色的不同而引起角色内的矛盾冲突现象。{7}我不休息我还能学
  部分公众之所以将警察这一正面形象群体负面化,是因为他们认为作为人民民主专政国家的社会公民角色,在警察这一国家机器面前理应无时无刻不由人民当家作主,监督警察行为。然而,这却和诸多情形下警察行使强制力的行为主体实践角色不相符。当这种角色差异在其内心产生并放大时,他们对于警察的偏见也就油然而生了。除此之外,同一个体或群体在担任不同社会角色的情境下亦会产生冲突。部分对警察有偏见的公众扮演着本身所具有的各行各业工作者角色,对自身角色的心理认同感或获得感使其不自觉地进入一种职业行为中的身份思维定式。当代表国家公权力的警察介入这一思维情境之中,一种被限制、被管制、被要求的压迫感攻占其内心世界,固有角色同实践角色的行为要求严重不符,哀怨、愤怒等负面情绪随之而来,导致警察在他们心中的形象和地位一落千丈。对警察的偏见心理就是在这两种不同类型的角色冲突模型下逐渐形成并不断强化的。
  (二)对警察群体的认知偏差
  对警察群体的认知偏差是公众产生偏见的又一社会心理层面的重要原因。所谓“认知”,是指公众在对外界事物的认识过程中产生的关于产生该事物的意义、价值的理解与判断。{8}认知偏差即是一种在认知过程中,行为主体因自身或情境的原因使得知觉结果出现失真的现象。{9}公众对于利益冲突结局的主观预期与推断直接影响其对于某种社会现象或群体的认知和行为决策,且内隐于认知结构与过程当中的社会认知偏差对主体社会认知产生强烈的消极影响。这就会使作为警察行为参与者的公众在理解与解释警察这一群体概念与形象时发生社会认知误差,由此诱发公众形成对警察的偏见。例如,某些人在其成长与社会学习过程中逐渐形成警察就应时刻为老百姓服务,任何困难不分大小必须“随叫随到”的认知状态。当其膨胀的社会需求不能被满足,无理取闹的社会行为不能被纵容,甚至与其主观预期相背离时,内心利益冲突便呈现出扩大化趋势,对警察的内心评判随之朝着相反的方向发展,公众的偏见心理就形成了。
  由此可见,公众对警察偏见印象的产生及变化与公众对目前我国社会以及警察的认知状况密不可分。社会心理学家普遍认为,人总是受社会意识支配。它作为一种精神形态,一旦内化为一种观念、意志、信念、情感,就会产生一种动机和态度,自觉或不自觉地驱动主体在社会活动之前作出种种反应,表现为一定的社会行为。这种能动性的强弱取决于社会行为主体对社会环境的理性认知程度。认知的结果会成为社会主体启动社会行为的原动力,进而指导社会行为的发展。从这个意义上讲,公众对警察的偏见即取决于公众的警察认知对其社会情绪的唤醒启动和对冲突行为的评估调控。公众对警察群体的社会认知偏差作为内化且深藏于行为主体的一种认知结构和社会心理现象,会诱发更严重的偏见行为。这通常是任何其他社会心理因素所无法代替的。
  (三)公众人格结构自我层面的弱化表现
  奥地利心理学家弗洛伊德指出,人格结构由三个部分构成,即本我(id)、自我(ego)和超我(super-ego)。本我代表着原始本能欲望,是人生存的内在驱动力;自我是个人与环境的协调,调节本我与超我的平衡关系,即内驱力在环境限制中的执行;超我是指内化于心的法律道德规范、社会价值观等,是良知对于原始欲望冲动的约束。{10}自我作为协调因子,既要满足本我的需求,又不能违反超我的价值标准。三者的相互作用与制衡构成了完整的人格结构。
  警察作为代表强制力维护社会治安秩序的国家机器,更多的是作为超我部分出现在公众人格结构当中的。遵循“快乐原则”的本我则力求实现对本能需要的满足。所以,部分自我调节能力较弱的公众在面对警察这种代表国家法律法规的强势力量的超我来袭时,其本我部分的欲望需求不能被完全纵容和释放。如有急事超速驾驶被开罚单、因被辱骂而殴打他人却要被公安机关拘留等,其人格结构的平衡状态被打破,加上自我协调本我与超我的能力弱化,对警察的偏见就此产生。
  (四)群体中个体去个性化效应
  去个性化理论是社会心理学领域描述群体中个体心理与行为的理论,通常是指个人受到群体的影响,在感知思维和判断上出现的与群体大多数人相一致的现象。个体因群体行为或生理刺激(比如酒精和药物)而逐渐丧失了对个体自身的感知,从而降低了对自己行为的察觉和控制,继而做出有违常态的行为(比如网络暴力中的跟风辱警行为)。{11}国外学者Festinger, Papitone和Newcomb提出,去个性化现象的产生主要是由群体中个体身份的隐蔽性(reduced identification)与责任的模糊化(accountability)所造成的。{12}当群体中的个体因群体活动而不被注意时,其内心的抑制感便会减弱,而这一内心现象即是去个性化的基础。基于这一内心状态,人们可能做出一些有违社会规则、道德准则的事情。在身份隐蔽性与责任模糊化的条件下,个体出于恐惧、内疚、承诺而产生的心理约束会减弱。{13}
  对警察有偏见的公众,一是觉得自己作为对警察有偏见的庞大群体中的渺小成员,可以轻而易举逃避法律法规的惩处,所以盲目跟风,隐匿在仇视警察甚至辱警、袭警的群体之中;二是认为个体行为的最终决策是社会某一群体做出的,所以对因对警察偏见而出现的相应的外化越轨行为的责任理应由群体承担,个体的从属行为显著轻微、无可厚非,对警察的偏见也随之进一步恶化。{14}
  (五)紧张状态下的社会失范效应
  紧张理论是当今犯罪学研究领域用来解释行为主体进行犯罪或其他越轨行为原因的一种主流理论。它是在法国社会学家迪尔凯姆(E. Durkheim)的社会失范概念的基础上,由美国社会学家默顿(Merton)于20世纪30年代提出的。后期美国学者阿格纽(Agnew)在前人研究基础上指出,紧张就是“行为主体与外界的负面关系”,或指“行为人受到了自己不愿意受到的外界对待”。{15}我们作为社会行为的参与者,由于受到某种外界刺激,都会处于不同类型、程度的紧张当中。研究表明,某些类型的紧张可以通过其引起的各种负面情感而直接引起犯罪或越轨行为。{16}
  在如今复杂的社会环境下,不论是在工作中还是在生活中,公众难免会遇到各式各样对自己内心施加负向价值刺激的外界因素。紧张的泛滥严重影响人们对社会和外在事物的看法,甚至可能发展为群体社会失范效应。不难发现,在众多辱警类案件中,许多当事人由于感情受挫或工作不顺等原因,陷入深层次的紧张,想要通过报复社会这种越轨行为来缓解此时的紧张状态,于是便将矛头对准代表政府的公安机关。由此可见,公众对警察的偏见是一种全民紧张状态下的社会失范效应。
  (六)移情(empathy)的缺失
  在一般社会交往活动中,人们往往能够设身处地为他人着想,换位思考,从而理解他人和相关社会现象。这样一种心理过程就是移情。综合国外学者给出的相关概念,简单来说,移情就是理解别人的思想与感情。{17}在任何复杂的人与社会的关系中,冲突的发生很大程度上是因为移情的缺失。
  当公众处在与警察相关的社会情境之中时,某些事件发生后,由于不能设身处地站在警察层面思考,而只站在自己的角度考虑和处理问题,一些人会越发觉得警察在针对自己,遂将矛头自然而然对准公安机关,偏见也随之升格,辱警、袭警行为甚至大规模群体性事件亦有可能因此而爆发。
  三、公众对警察偏见形成的警察层面原因分析
  (一)部分人民警察职责意识较差
  警察对自身工作的意识是决定警务工作效率以及公众印象的主要因素之一。公安机关的工作人员能否意识到自己作为一名警察所担负的责任将直接影响其工作行为和工作态度,进而让社会公众产生不同的看法。
  随着依法行政的推进,规范化执法已成为公安干警必须遵守的职责。当前国家层面的法律法规日益健全,公众的法律意识日益增长。这种情况下,警察必须严守岗位,规范执法。可是,由于历史遗留原因,有些警察尚未意识到环境变化,也未深刻理解依法行政的重要意义,在对待社会公众时,依然一味按照自己的方法工作。这也是造成公众对警察产生偏见的一个重要原因。作为国家机器,警察的第一要务就是打击犯罪,维护社会治安秩序。但警察仅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张中学,宋娟.偏见研究的进展[J].心理与行为研究,2007(2):150-155.

{2}ALLPORT GW. The Nature of Prejudice[J]. Journal of Negro History, 1954(3):390-393.

{3}[美]阿伦森.社会性动物[M].郑日昌等译.北京:新华出版社,2007:301.

{4}王沛.现代社会理论认知框架下的偏见研究及其走向[J].心理科学,1998(5):445-448.来自北大法宝

{5}侯玉波.社会心理学(第3版)[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13:122-125.

{6}于群.公安学基础理论[M].北京:高等教育出版社,2016:39-43.

{7}艾丽丽,陈洋,戴金玲.关于角色冲突理论模型的文献综述[J].考试周刊,2011(62):193-194.

{8}王林松,王庆功,张宗亮.社会认知偏差:群体性事件生成的社会心理启动根源[J].山东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2012(4):11-18.

{9}时蓉华.现代社会心理学[M].上海:华东师范大学出版,1989:210.

{10}郭辰玥.精神分析理论下大学生拖延症的成因及表现浅析[J].现代职业教育,2016(30):56.

{11}FESTINGER L, PEPITONE A, NEWCOMB T. Some consequences of deindividuation in a group[J]. Journal of Abnormal Psychology, 1952(2 Suppl.):382.

{12}兰玉娟,佐斌.去个性化效应的社会认同模型[J].心理科学进展,2009(2):467-472.

{13}Micheal F. Scheier and Charles S. Carver. The SelfConsciousness Scale: A Revised Version for Use with General Populations [J]. Journal of Applied Social Psychology, 1985(15):687-699.

{14}王勇鹏.疯狂的背后--论当前群体袭警事件形成过程中的群体心理[J].湖南警察学院学报,2011(1):98-101.

{15} Agnew R. FOUNDATION FOR A GENERAL STRAIN THEORY OF CRIME AND DELINQUENCY[J].Criminology, 1992(1):47-88.

{16}杨学锋.一般紧张理论的成长[J].晋阳学刊,2016(5):93-100.

{17} Williams P, White R K. Fearful Warriors. A Psychological Profile of U. S.-Soviet Relations [J]. International Affairs, 1987(3):558.

{18}朱志玲.社会转型期的仇警心态研究[J].湖北警官学院学报,2016(6):46-51.

{19}林华瑜.社会治理视角下涉警网络舆情的治理研究[J].湖北警官学院学报,2016(4):92-98.

{20}向达.外部视角下公安机关执法规范化问题思考[J].湖北警官学院学报,2018(1):72-77.

{21}陈竹.从辽宁盘锦事件看现阶段我国警察危机公关处理[J].成都行政学院学报,2013(2):21-24.

{22}冯荣,李华山.公安机关对网络社会的综合治理研究[J].湖北警官学院学报,2017(6):98-104.

{23}陈晓蕾,赵颖丽,朱丹.浅议网络社会警察危机公关--以警务微博为视角[J].吉林公安高等专科学校学报,2011(6):18-22.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48924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