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河北法学》
我国劳动基准实施中存在的问题及对策探析
【英文标题】 The Questions, the Reasons and the Measures on Our Country's Labor Standards Being Exercised
【作者】 李培志【作者单位】 河北政法职业学院
【分类】 劳动与社会保障法【中文关键词】 劳动基准;问题;对策
【英文关键词】 the Labor Standards; question; measure
【文章编码】 1002—3933(2007)03—0191—04【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07年【期号】 3
【页码】 191
【摘要】

我国劳动基准实施中存在着劳动者的生命健康权、生存权以及休息休假权等肆意遭受侵害的现象,探询其中存在的深层次原因,并积极寻求扭转我国劳动基准实施困境的对策。

【英文摘要】

The rights of life and health, right of existence and right of rest have been infringed seriously even if our country's Labor Standards is exercised. After poring over the Labor Standards and finding the deep reasons on it,to find the measures to resolve the troubles in practicing the Labor Standards is the core of this article.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0561    
  
  

劳动基准是指国家法律所规定的劳动条件最低标准,一般包括工资、工时、休息休假、劳动安全卫生、女工与未成年工的保护等方面的内容。我国《劳动法》第4、5、6、7章对此专门做出了规定。在《劳动法》颁布实施十多年后,“用人单位不得随意延长劳动者的工作时间”和“用人单位支付劳动者的工资不得低于当地最低工资标准”等劳动基准方面的规定,无论用人单位还是普通劳动者,都耳熟能详了。但是,关于劳动基准的一系列强制性规定,在实践中仍得不到有效执行,严肃的法律常被视为儿戏,这不能不引起我们的进一步思考。

一、我国劳动基准在实施中存在的问题

1.劳动者的生命权和健康权难以保障。我国已经发布和实施职业安全卫生法律法规和规章150多项,职业安全卫生标准500多项,但由于利益的驱使,一些用人单位提供的劳动条件恶劣,必需的安全防护设施不到位,劳动者的职业安全卫生无以保障。今年5月1日新华网报道:全国每年因工伤致残人员近70万人,我国目前无论从接触职业危害人数、新发现职业病人数、职业病患者累计数量以及工伤事故死亡人数均居世界首位。仅珠三角地区的工厂里。每年发生断指事故个案至少3万宗,被机器切断的手指头超过4万根。每年我国因职业病、工伤事故产生的直接经济损失达1000亿元,间接损失达2000亿元[1]。

2.劳动者的休息休假权遭受肆意侵害。休息休假权是宪法赋予劳动者的一项基本权利。在我国,企业延时加班成为家常便饭,劳动者休息休假权遭受肆意侵害的现象极为普遍。特别是在劳动密集型行业,长期的超时加班几乎是每名员工必须接受的条件。今年5月28日,年仅25岁的华为员工胡新宇病逝。华为公司不少员工认为,胡新宇的离去,与公司所弘扬的“床垫文化”息息相关。据说华为公司每个开发人员都有一张床垫,放在办公桌的下面。午休时,晚上加班时,席地而卧;就这一张床垫,累了睡,醒了爬起来再干。一张床垫半个家。胡新宇死前,就连续长时间在办公室的地上依靠一个睡垫打地铺,加班时间最长到次日凌晨2点左右,而第二天依旧早起打卡上班。华为公司处在全球市场的激烈竞争当中,加班已经成为一种习惯,甚至形成了“企业文化”。就在近日,华为技术有限公司总裁任正非在公司内刊《华为人》发表题为“天道酬勤”一文,对“胡新宇事件”和之后引发的“床垫文化”讨论等一系列热点问题进行回应:“不奋斗,华为就没有出路。我们还必须长期坚持艰苦奋斗,否则就会走向消亡”[2]。

3.劳动者的生存权不容乐观。劳动者依赖为雇佣者提供劳动力资源以换取合理的劳动报酬来获得生存。劳动者为用人单位提供劳动后,应换取合理的劳动报酬。也就是说劳动报酬必须支撑劳动者的基本生存保障,确保他们能够像人那样的文化性的最低限度生活。而在许多地方劳动者收入不仅低于当地最低工资标准,而且拖欠工资现象严重,甚至出现了“零工资就业”。在劳动者仍然以劳动所得作为自己及家庭成员生活来源的今天,拖欠职工工资,根本不支付加班加点工资,工资水平低于当地最低工资标准,无疑都是对职工生存权的摧残。2005年1月19日《华夏时报》报道国家统计局公布了一份最新调查结论:“6万一50万,是我国城市中等收入群体家庭收入的标准。对照这种标准,结合当前教育产业化、医疗市场化、住房货币化的社会现实,许多地方劳动者的生存状况堪忧。

4.女职工和未成年工的特殊保障权难以落实。实践中,我国劳动法规定的女职工和未成年工的禁忌劳动范围形同虚设,女职工的“四期”保护规定以及未成年工登记、定期健康检查制度流于形式,女职工和未成年工的劳动权益遭受侵害现象比较普遍。纺织女工热死事件就是一个例证。2006年7月9日人民网报道,7月3日晚,位于福州马尾的福建长隆纺织厂女工刘运芳晕倒在车间内,抢救无效第二天死亡。医生说,刘是因中暑死的,刘运芳得的是热射病(是中暑病症中最严重的一种),进而引起中枢衰竭而死亡。据刘运芳家人说,刘晕倒前,已经发高烧,她曾向工厂请过病假,却没有得到批准。刘运芳的工友反映说,该纺织厂车间常年温度很高,近期高温天气,更是给他们“火上浇油”,刘晕倒时,车间内温度高达40度以上,厂内中暑和长痱子的工友不是少数。

果然是京城土著

二、我国劳动基准实施中存在问题的原因分析

1.资本具有先天的吸血性。资本是能够带来剩余价值的价值,资本天然追逐利润,惟利是图是资本的本质属性。“资本来到世间,从头到脚,每个毛孔都滴着血和肮脏的东西。”{1}特别是资本原始积累的过程,更是一个充满了血腥的暴力过程,超时劳动,降低工资,是资方盘剥劳工的最原始手段,这种盘剥是极其残酷的,是“用血和火的文字载人人类编年史的”{1}。

2.就业形势严峻。2006年9月15日,在美国访问的劳动和社会保障部部长田成平指出,中国人口多,底子薄。就业压力大和社会能够提供的岗位之间,在今后相当长的时期,都是一个突出的矛盾。今后几年,中国城镇每年需要就业的人口都将超过2400万人,而新增的就业岗位加上自然减员也只有1100万个。在农村,现有劳动力4亿9700万人,除去已经转移就业的2亿多人,以及农村需要务农的1亿8000万人,尚有1亿左右的富余劳动力[3]。由于我国可替代劳动力资源丰富,广大普通劳动者面对用人单位的压榨和盘剥,权衡利弊,多选择忍气吞声,逆来顺受。

3.用人单位内部缺乏有效的制衡机制。单个的劳动者是分散的、孤立的,其与用人单位的对峙和抗衡常常是以卵击石。而只有广大的劳动者组织起来,才能同用人单位进行平等协商和对话,才能抑制用人单位侵害劳工权益的本能冲动。法律虽然明确赋予工会组织扮演劳工利益代言人的角色,但由于我国工会组织的建立依赖于企业,工会主席的产生依赖于企业,工会干部的劳动关系依赖于企业,工会经费的拨缴依赖于企业{2},致使工会组织在实际运行中,成为了用人单位管理的一个科室和部门。正是工会和用人单位的依赖及混同关系,导致了劳动者力量的虚位,使劳资双方的地位更加倾斜。

4.劳动监察软化。当前,我国劳动者的团体力量尚未发育成熟,还不足以与资本力量相抗衡时,国家的力量就成为救济劳动者力量的重要手段。劳动保障监察在劳动关系中为劳动者建立了一道国家力量的保障机制,充当着保护劳动者的“社会警察”。但是,由于诸多方面的原因,完全寄希望于通过国家力量的介入保障劳工权益的目标很难实现。首先,某些地方政府把当地的劳动力低价作为吸引外资的砝码,劳动监察部门对劳工权益保护流于形式,行政不作为情况严重。其次,我国部分劳动基准高于生产力发展水平,如加班加点应支付的工资,工作时间的限制等,致使一些地方企业无不违反劳动基准规定。面对几乎所有企业违法现状,监察资源非常有限的劳动保障监察部门一筹莫展,难以管理。第三,“一切有权力的人都容易滥用权力,这是万古不易的一条经验”,劳动监察权同样也不例外。在资方强大的经济实力面前,如果不能对监察权进行有效监督和制约,劳动保障监察权就会软化甚至异化。

5.劳动者维权成本高。当劳工权益遭受侵害,内部难以制衡,劳动监察无所作为的情况下,劳动者只能寄望于司法程序来维护自身权益。我国现在实行“先裁后审,一裁两审”的单轨劳动争议处理模式,冗长的法律程序和高昂的维权成本,常常使普通劳动者望而生畏。即使某些案件可以直接到法院立案,按照《民事诉讼法》规定,一审普通程序的审理期限是6个月,有特殊情况可以延长6个月;二审程序审理期限是3个月,特殊情况可以延长。在我国社会保障体制尚不健全,劳动者就业压力巨大的情况下,劳动者的生存尚成问题,再去投入到拉锯式的仲裁、诉讼中,这无疑不是一个理性人的选择。法律说到底是维权的工具,一旦这种维权的工具变得笨拙沉重,甚至成为镣铐,谁还敢奢望通过法律的路径去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呢?

三、扭转我国劳动基准实施困境的对策研究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马克思.资本论·第一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75.829,783.

{2}姜颖.对集体合同形式化的反思(A).北京工会论坛文集(C).2004.17.

{3}邓隶文.竞次思维下的劳动力低价“优势”既不公正也难持久(N).燕赵都市报,2005—12—26.不能给市场做人工呼吸

{4}徐小洪.劳动合同中的劳动标准问题(A).中国劳动法学研究会暨劳动合同立法理论研讨会论文汇编(C).2005.422.

{5}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3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75.829.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0561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