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青少年犯罪问题》
未成年人性侵害的危机干预与心理援助
【作者】 徐光兴【作者单位】 华东师范大学心理与认知科学学院
【分类】 法律心理学
【中文关键词】 性侵害;创伤后应激障碍;危机干预;心理援助
【期刊年份】 2015年【期号】 1
【页码】 12
【摘要】

许多研究把性侵害未成年人视为最可恶的犯罪。从临床心理学诊断视角看,性侵害未成年人不仅会对个体造成即时的伤害,也为其成年期的心理障碍埋下祸根。受到性侵害的未成年人绝大多数出现创伤后应激障碍(PTSD)的症状,这种症状会维持数年甚至终生,必须进行紧急的危机干预和介入,在随后的心理健康辅导和治疗中,需要社会的相关机构设计一些更好、更专业的符合未成年人特殊需要的心理援助项目。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01106    
  
  近二十年来,世界各国一直十分关注儿童期的性虐待或性侵害的问题,学界与之相关的研究也越来越多。原因至少有三个方面:一是很多证据显示,儿童期性虐待案例具有普遍性,即未成年人受性侵害的发生率比人们估计得更多,因此从法律层面的立法到各种法规的完善,引起了人们普遍的关注;二是对未成年人的性虐待和性侵害的后果是与精神障碍的病因学有关,即心理治疗师相信那些被压抑的儿童期性虐待的记忆是成年期精神病发病的常见诱因之一;三是对于这类案例尽管可做事前预防和事后救济,但由于未成年人的生理和心理均未发育成熟,因而危机干预和心理援助往往收效甚微。许多学者将儿童性虐待或侵害视为最可恶的犯罪,但社会一直没有给予足够的关注和重视。新闻媒体一直对明星名人、高级政治人物以及军人的性侵犯之类的“性骚扰门”事件充满了极大的“兴趣”,而对近年来多发的性侵害未成年人案例关注较少。其实这类案例不仅对未成年人的成长,而且也对社会的发展带来巨大的伤害,成为影响社会稳定和阻碍社会发展的“毒瘤”。我们要最大限度地保护未成年人权利,预防性侵未成年人的案件多发,就需要社会各界的共同关注和携手作战,同时关注心理因素的分析和援助。
  一、性侵害的临床心理诊断
  性侵害(或性虐待)指的是在躯体上或心理上强迫进行的性接触,或者至少有一方(如未成年人)不同意发生的性接触。这种侵害或虐待包括猥亵、强+和恋童癖等,这比其他任何性问题都更加紧密地关系到整个社会的良知和稳定。
  (一)性侵未成年人对个体造成的伤害
  未成年人,尤其是幼小的儿童在遭受性侵之后,许多受害者在数天数月之内都会表现出创伤症状。常见的症状是睡眠障碍、经常哭泣,年龄大一点的孩子一般会报告进食障碍、头痛、情绪失控、焦虑和抑郁,甚至有尿道炎和膀胱炎。学龄期的儿童在学校生活中可能变得退缩、性格封闭,以及疑心重重。一些未成年的受害者还会产生负罪感和强烈的自责感,他们不愿告知权威机构,生怕会给家庭带来耻辱。许多年龄大些的儿童,甚至不会将遭受性侵犯的经历报告给学校和家长,原因包括害怕遭到报复、怀疑自己的陈述能否让人相信,或者感觉让性侵者受到惩罚是不可行的,担心一旦信息公开,他们会承受更大的情绪压力,或者让自己和家庭被贴上社会的污名化标签。被害者的情绪压力在侵犯事件发生后,大约一个月内达到严重的高峰,然后在一段时间中维持较高程度,半年后才开始减缓。许多被害者会遭遇更持久的问题,如噩梦不断,也可能出现学业不良,比如学习时不能集中注意力、成绩突然下降等。国外的一些研究说明,一些幼童会受到身体伤害或者感染性传播的疾病,例如艾滋病。
  (二)为成年期心理障碍埋下祸根
  对未成年人的性侵害可能通过增加人体的压力反应,为成年期酿成心理障碍埋下祸根。人体压力反应通常以内分泌系统和植物神经系统的活动来衡量,其中内分泌系统能够产生刺激,如产生与压力有关的促肾上腺皮质激素(ACTH)和皮质醇,人体的植物性神经系统能够调节心率、出汗及血压等其他压力反应。例如,美国的一个心理科学研究团体对两组有抑郁症和没有抑郁症的女性测试的结果发现,有抑郁症一组的女性与早期的性虐待史结合在一起,她们的身体明显对压力的反应最为敏感。但即便是没有抑郁一组的女性中,有早期性虐待史的人其内分泌系统和植物神经系统的反应也更为强烈。通过对其他经历过儿童期性虐待的成年女性的研究也发现了类似的结果。这些研究揭示,对未成年人的性侵害可能提高了个体对压力的反应性,并会延续到成人期,为身心疾患埋下祸根。此外,一部分受害者发育成长之后,性功能会出现一些障碍,有的可能持续数年甚至终生;另一部分受害者则可能会出现性欲缺乏、恐惧性行为或性唤起困难等问题,影响到她们以后的婚姻家庭生活。
  (三)对施害者的心理分析何种因素驱使着某些罪犯对未成年人进行性虐待或性侵犯,甚至连自己的亲友或孩子也不放过?国内的许多研究都是将原因简单地归咎为学校教育缺失、社会道德失范、有些罪犯“性饥渴”或“性待业”等问题来分析。笔者认为,这些结论都是有失偏颇的。从不少案例分析来看,有些罪犯本身就患有严重的心理变态和精神疾病,在其生活史上有过未满足的情感需求和低自尊的人格,因此可能通过与儿童的性行为来寻求接受、亲密和自尊感;但有些罪犯因受在社会上遭遇的未解决的愤怒、挫折、嫉妒等情感驱使,将仇恨转移去报复更小的弱者,将这些孩子看作是发泄这些情绪的安全目标;还有些人格障碍者,可能将他们的犯罪行为看作是爱的表达;也有些罪犯心理严重变态,其对儿童的性侵犯是被异常的性唤起模式所驱动,这就是病态的“恋童癖”。
  恋童癖是一种成人将儿童作为唯一的性欲唤起对象的性欲倒错现象。美国的精神障碍的统计分类和诊断手册《DSM-IV-TR》对恋童癖的界定主要包含以下几个方面:(1)行为模式至少持续6个月,反复发生,在与青春期前的一个或几个儿童(通常年龄在13岁以下)发生性行为中获得性唤起幻想、性冲动或性行为;(2)患者被这些性冲动所激活,性冲动或幻想引起显著痛苦或功能损害;(3)恋童癖患者年龄在16岁以上,或至少比儿童年长5岁。根据上述《DSM-IV-TR》,当一名成年人反复出现与青春期前的个体发生性活动的强烈性冲动或性幻想,便被诊断为恋童癖。恋童癖行为通常包括抚弄儿童的外生殖器(常见的还有生殖器插入)。虽然插入及其相关的行为通常会对儿童造成伤害,但不像性虐待行为那样将伤害作为目的。恋童癖患者以男性居多,大多数遭受性侵犯的儿童是女孩,但也有一小部分是男孩。恋童癖者有时被称为儿童性侵害者,但并非所有的儿童性侵害者都是恋童癖,这是我们必须加以注意的。恋童癖者在与儿童的接触过程中,产生持续的、反复的病态的性吸引,而一些儿童性侵犯者只是处于极大的情感压力或缺乏其他性发泄渠道的情况下,才会寻求与儿童的性接触。因此,这些罪犯不适合恋童癖的临床心理诊断标准。
  值得关注的是,有些恋童癖者自身曾在儿童时期遭受过性虐待或性侵犯。因此,学者们主张在区分不同犯罪情况、明确刑事责任的前提下,对一些儿童性侵犯的心理变态者进行医疗干预和心理矫治。例如,最近国外一项有争议的干预方法就是使用手术阉割或是使用化学方法降低罪犯的睾丸激素水平,引起学者们广泛的关注。
  二、创伤后应激障碍与危机干预
  对未成年人的性侵犯是一种破坏性的犯罪。许多年幼的受害者在遭受性侵犯之后,在随后的数年中,表现出创伤后的应激障碍(PTSD)的迹象。他们常常会出现闪回、做噩梦、情感麻木、对社会和人际关系有疏离感。绝大多数受害者产生焦虑障碍、抑郁障碍的危险性高于相同人群的平均水平,这些焦虑和抑郁是由创伤性事件引发,个体在今后的生活中还能发展出对创伤事件相关情境的恐惧感。
  在临床心理学上,可以将这种创伤症状诊断为两种类型,即急性的和延迟的两种症状。急性应激障碍一般发生在创伤事件之后的四周之内,最少持续3天,最多持续4周,如果症状持续时间更长,则符合创伤后应激障碍(PTSD)的诊断标准。如果症状在创伤情境之后超过6个月后才出现,这一反应就被视为延迟的创伤症状。对于急性的创伤后应激障碍,就有必要立即进入危机干预的程序,而不是采取一般性的保护或救济措施。
  未成年人遭遇突然的性侵犯危机,会导致其产生严重的心理及身体症状,这时可以诊断为创伤后应激障碍,我们可以从以下情形作出迅速的评估和鉴别:创伤性事件侵入性地、反复再现地进入当事人的思维或噩梦之中;当事人极力回避与创伤相关的刺激(如遭遇过火灾的人对灯光或火光的回避);体验到慢性紧张或易激惹,常常伴随着失眠及不能忍受噪音;注意力及记忆力受到损害;沮丧抑郁,回避可能令其暴露于容易激动的刺激之下的社会情境或环境。
  我们在危机干预之前,必须了解大多数受害者的最初反应一般包括三个阶段:(1)震惊阶段,受害者受到惊吓和冲击,感到强烈的焦虑;(2)易受暗示阶段,此时受害者倾向于被动、易受暗示,也愿意接受救援者或他人的指导;(3)平复阶段,此阶段的受害者会感到紧张、忧伤,显示出焦虑和不安的泛化,但是慢慢地重获心理的平衡。只有在第三阶段缺乏干预或干预不当创伤后,应激障碍才会发展,如果危机干预不当,则这种症状在其今后的生活中会长期残留。
  尽管许多受害者在危机中处于急性混乱状态,感到压力巨大,靠自己无法应对刺激,但有相当大比例的未成年人不懂得为自己的症状寻求帮助。这一方面是部分未成年人年幼无知,另一方面是受到了施害者的威胁或蒙骗的缘故。因此更需要立即、及早地进行危机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 Heather R. Hlavka,Legal Subjectivity Among Youth Victims of Sexual Abuse,[J],American Bar Foundation Research Journal,2014(01).

{2} Sonya Negriff,Janet U. Schneiderman,Caitlin Smith,Justine K. Schreyer,Penelope K. Trickett,Characterizing the sexual abuse experiences of young adolescents,[J],Child Abuse & Neglect,2014(02).

{3} Daniel Turner,Martin Rettenberger,Lena Lohmann;Reinhard Eher,Peer Briken,Pedophilic sexual interests and psychopathy in child sexual abusers working with children,[J],Child Abuse & Neglect,2014(02).

{4} Natacha Godbout,John Briere,Stéphane Sabourin,Yvan Lussier,Child sexual abuse and subsequent relational and personal functioning: The role of parental support,[J],Child Abuse & Neglect,2014(02).

{5} Susan L. Miller,M. Kristen Hefner,Chrysanthi S. Leon,Diffusing responsibility: A case study of child sexual abuse in popular discourse,[J],Children and Youth Services Review,2014.

{6}赵合俊:《禁止儿童性剥削——国际法与国内法之比较研究》,载《妇女研究论丛》2013年第1期。

{7}孙晓勉等:《儿童性虐待》,载《国外医学:妇幼保健分册》2002年第1期。

{8}王娜:《英国:让色魔无所遁形》,载《法制日报》2013年6月11日。

{9}孙秀艳:《美国联邦反儿童性侵害犯罪立法沿革及评析》,载《青少年犯罪问题》2009年第3期。

{10}张晓燕等:《女童屡遭性侵之殇与防范保护之策》,载《山东人大工作》2013年第9期。

{11}葛宇翔:《性侵未成年人案件中的被害人化预防》,载《青年学报》2014年第2期。

{12}姚建龙、颜湘颖:《校园性侵害的现状与抗制》,载《青少年犯罪问题》2006年第3期。

{13}姚建龙:《美国:性侵儿童是法律的高压线》,载《法制日报》2013年6月18日。

{14}邓润平、赵丽兵:《中小学性教育机构的创新与完善》,载《中国初级卫生保健》2014年第5期。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01106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