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国际法学论丛》
试论国际私法上的最密切联系原则
【作者】 张金艳【作者单位】 北京大学法学院
【分类】 国际私法【期刊年份】 2001年
【期号】 1(第1卷)【页码】 402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22944    
  最密切联系原则(The Doctrine of the Most Significant Relationship)是在当今国际私法领域得到普遍适用的一项法律选择原则,但各国对于这条原则的适用并不一致。因此,为了更好地适用这一原则,最大限度地减小其消极作用,对其进行理论和实践两方面的探讨就具有极其重大的意义。本文力图从其起源出发,结合目前各国立法现状以及法学家的评论对我国适用这一原则提出一些构想。
  一、最密切联系原则的形成
  最密切联系原则的思想渊源可以追溯到萨维尼(Savingy)的“法律关系本座说”(Sitz des kechtsverhaltnisses)。这已经是大多数学者的共识。萨维尼认为:内外国的法律是平等的,每一种法律关系按照其本身的性质都与一定的法域相联系,这个法域就是这种法律关系的“本座”,应该适用其“本座”所在地的法律。并且,萨氏认为在两种情况下可以排除“本座法”的适用,即外国法违背了内国强行性法律规范或者是出现了内国法不承认的外国制度。但学者们对于“最密切联系原则”与“法律关系本座说”的关系持不同看法:有人认为最密切联系原则在客观上与萨维尼的方法是一致的,二者都是依据有关全部条件,力求在各个案件中找出与它们最相适合的,或最有密切联系的法律。[1]也有人认为依照萨维尼的观点,人们必须建立起一整套机械的法律选择规范体系,而这恰恰是最密切联系原则所反对的。最密切联系原则强调的是一切争议由法院依据具体情况或在立法者提供某些标志的指导下作出判断,不是对法律关系本座说的简单继承而是对它的扬弃,二者存在一种否定之否定的关系。[2]其实,这两种观点的不同在于对“法律关系本座说”的不同理解。认为“本座”就是萨氏在其《现代罗马法体系》中所列举的几种“本座法”则会得出“萨氏认为每一种法律关系有且只有一个本座”的结论。我认为这是对“法律关系本座说”的一种曲解。因为萨维尼在确定一种法律关系的本座的时候是从分析法律关系的性质出发,认为综合考察各种因素之后每一种法律关系必然有一个“本座”,即与这一法律关系联系最多的法域。虽然他试图列举了一些“本座”,但这只是解构之后的一种重构。实际上,我们可以把法律关系本座说理解成两个组成部分,一部分是关于寻找准据法的思想即从法律关系的性质出发寻找本座;另一部分就是对前述思想的应用即抽象的认为本座的确定性。我们只能认为最密切联系原则是对法律关系本座说在第二部分的一种完善,而绝非背离。继萨维尼之后,吉尔克(Gierk)提出“引力中心说”取代“本座”,巴尔(Ludwig Von Bar)提出了“自然性质说”。此后,1880年英国国际私法学者韦斯特莱克(Westlake)在其《国际私法论》一书中提出了“最真实联系”(The most real connection)的概念。事实上,最密切联系原则是美国国际私法理论争鸣的结果。20世纪50年代,美国法院在审理“奥汀诉奥汀”(Auten V. Auten)一案中,法官富德(Fuld)明确提出了“重力中心地”(Center of gravity)和“连接关系聚集地”(Grouping of con-facts)两个概念,在司法实践上放弃了依据传统冲突规范应该适用的“合同缔结地”或“合同履行地”的法律。这可以说是最密切联系原则在合同法领域的首次适用。1963年在“贝科克诉杰克逊”(Babcock V. Jackson)一案中,法官富德(Fuld)在侵权领域又一次适用了这一原则。里斯(Reese)在综合考察了这两个案例之后在理论上明确提出了“最密切联系理论”并以此为指导思想编纂了美国《第二次冲突法重述》。由此,最密切联系原则在遭遇激烈争论的同时在内国法和国际公约等领域获得了不同程度的适用。
  二、最密切联系原则适用状况分析
  虽然最密切联系原则获得了广泛的适用,但各国对于这一原则的适用是不同程度、不同范围的。大体有三种情况:第一,将最密切联系原则提升到法律选择的一项基本原则的高度来加以规定。如《奥地利联邦国际私法法规》总则第I条规定:“与外国有连结的事实,在私法上,应依与该事实有最强联系的法律裁判。本联邦法规所包括的适用法律的具体规则,应认为体现了这一原则。”在这种情况下,最密切联系原则作为一种法律选择规范立法的指导思想得以贯彻并导致适用于该国所有冲突法领域,而法官的职责就是判断何为“最密切联系地”或依据有关法律的指示进行司法活动。此外还有瑞士等国也将最密切.联系原则在最广泛的范围内予以适用。第二,将最密切联系原则作为一种法律选择的方法与传统的冲突规范相并列有条件的加以适用。如《瑞士联邦国际私法法规》第15条规定:“根据所有情况,如果案件与本法指定的法律联系并不密切,而与另一项法律的联系更为密切,则可作为例外,不适用本法所指定的法律。在当事人自愿选择法律的情况下,不适用本规定。”这样,最密切联系原则就成了法官适用法律的依据即裁判上的依据。法官需要判断是否存在最密切联系,以及何为最密切联系等。第三,在法律中明文规定适用最密切联系的领域或不适用最密切联系的领域。如《土耳其国际私法和国际诉讼程序法》第24条规定:“合同之债适用合同当事人共同明示选择的法律。当事人没有做出明示选择的,适用合同履行地法律。如果同时存在几个履行地,适用具有特征的履行地法律。合同履行地无法确定的,适用与合同有最密切联系的国家的法律。”由此,最密切联系原则成了法律选择方法的一种例外,一种个别。英国和美国虽然是最密切联系原则的发起之地但也只适用于合同和侵权领域。在这种情况下,最密切联系原则既是立法依据又是裁判依据。画风不对,如何相爱
  在实践中,确定最密切联系地是具体应用这一原则的关键之所在。在这个问题上,英美法国家和欧洲大陆国家的做法有所不同。美国富德法官在审理“贝科克诉杰克逊”(Babcock V. Jackson)一案时指出:第一,该案中侵权者和受害者的住所地都在纽约州;汽车、车库、驾驶执照等都在纽约州注册并保险;旅行的出发点和终结点都是纽约州;而安大略省只是事故发生的偶然地点。第二,根据纽约州的法律政策侵权者要对侵权行为负责;而安大略省的法律旨在防止侵权人与受害人申通进行保险欺诈。本案中如果适用了安大略省法律也不能实现其本意。因此,纽约州的法律与该案联系最密切。由此,我们可以认为富德在判断何为最密切联系地时采用了两个标准:一个是数量标准,即将与案件有关的连接因素全部列出进行数量上的比较,找出连接因素最集中的地方。另一个是质量标准,即综合考虑有关的政策、法律以及各种连接因素在案件中的重要程度。美国《第二次冲突法重述》第145条、第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22944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