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预防青少年犯罪研究》
J.D.B.诉北卡罗莱纳州:对北卡罗莱纳州高等法院的复审令(上)
【作者】 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唐麟(译)
【作者单位】 美国联邦最高法院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刑法学研究生}
【分类】 国际刑法学【期刊年份】 2018年
【期号】 1【页码】 83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36903    
  第一部分:J.D.B.案的案件概要及法律问题争点
  【案情简介】
  J.D.B.案发时年龄为13岁,是北卡罗来纳州一所中学的7年级学生。警察在对两起入室抢劫事件的调查过程中,了解到J.D.B.曾经出现在案发地点附近,不久,警察在J.D.B.就读的中学发现事件中丢失的数码相机,且该相机为J.D.B.所占有。一位青少年犯罪侦查员遂前往J.D.B.所在学校,J.D.B.被一位身穿制服的警官从教室带到一间大门紧闭的会议室,在那里,警察和学校管理人员对J.D.B.讯问了至少30分钟。讯问开始前,警察既没有向J.D.B.宣读米兰达警告,也没有给他与他的法定监护人(他的祖母)——打电话联系的机会,更没有告知他可以自由离开会议室。J.D.B.—开始否认自己与入室抢劫有关联,但是在警察极力怂恿并向他介绍了青少年监禁所的相关情况之后,J.D.B.开始向警察坦白自己的行为。然后,警察仅仅告知J.D.B.,他可以拒绝回答问题并自由离开。当问到是否明白被告知内容的意思时,J.D.B.表示明白,随即交代了其行为的具体细节,并在侦查员的要求下,提交了一份书面供词。放学后,J.D.B.被允许离开学校回家。
  【案件争议焦点】
  本案争议的焦点在于,未成年人的年龄是否应当作为一个要素被考虑进对于米兰达规则的拘留状态分析当中。
  J.D.B.因上述讯问被指控两项青少年犯罪:强行入侵他人住宅罪和盗窃罪,他的辩护律师申请排除警察通过讯问获得的J.D.B.的供述和证据,因为J.D.B.在被警察拘留讯问时并没有被宣读米兰达警告,因此他的供述不是自愿的。
  地方法院拒绝了这一请求并认为J.D.B.在学校被讯问时并没有处在拘留状态,其供述属于自愿做出,因此宣判罪名成立,北卡罗来纳州上诉法院和最高法院维持了原判决。北卡罗来纳州最高法院认为J.D.B.在供述时不是处于拘留状态,拒绝将拘留状态检验扩展到考虑被警察讯问的嫌疑人的年龄。
  这一判决被联邦最高法院推翻。联邦最高法院指出,未成年人的年龄应当被纳入到对米兰达规则中拘留状态的分析当中,北卡罗来纳州法院必须重审此案,重新判断J.D.B.被警察讯问时是否处于被拘留的状态,回答这一问题时,应该考虑一切与讯问相关的客观情况与环境因素——包括J.D.B.当时的年龄。法院意见指出,本案所出现的争议在于被警察讯问的未成年人嫌疑人的年龄是否应当被纳入到米兰达案所确定的拘留状态分析当中,毫无疑问,警察讯问具有内在的强制力,未成年人经常会屈服于这种压力,然而在相同情况下,成年人则会感到自己有离开的自由。我们看不出有任何理由能够让警察和法院对这个常识性的事实熟视无睹,因此我们的结论是:未成年人的年龄应当纳入到对米兰达规则中拘留状态的分析当中。
  【法院意见及评析】
  联邦最高法院在判决书的论述部分所进行的论述主要包括两个个层次。第一个层次是警察的拘留讯问具有“内在的强制性压力”,这种压力会提高人们承认他们从未犯过的罪行的可能性。这也是米兰达案的审判法庭创立米兰达规则的客观背景,米兰达规则就是保护公民对抗拘留讯问的这种强制性压力,因而只能在被拘留状态下适用,而拘留状态的判定则要考虑两个因素:其一,讯问时的周围环境是怎样的;其二,对于一个身处此环境下的理性人而言,是否能够感到他有终止讯问和离开的自由。第二个层次是一个未成年人的年龄远不仅仅是一个时间上的事实那么简单。未成年人通常相对于成年人更加不成熟和缺乏责任心,缺乏经验、主见、判断能力去认清和避免对他们有害的选择,比成年人更容易受到外界压力的攻击和影响。因此,警察讯问会使一个理性的成年人无动于衷,却能够使一个理性未成年人感到震慑和恐惧。因而,即使米兰达规则的适用是以理性人的判定为标准的,它对于未成年人的保护仍然存在不足。同时,法律变迁的历史也显示了未成年人与成年人的不同之处,所以未成年人的年龄是一个值得被考虑的因素,它不应当被随意地忽视。
  联邦最高法院的反对意见则强调米兰达规则的核心价值——清晰性和准确性不可被突破。米兰达的适用的确存在不足,比如对于部分弱者保护不够又对于律师、惯犯这样的群体保护过多,但这是维持它的清晰性和准确性的必要代价——即只对拘留的认定作客观的判断而不考虑被拘留对象的个人特征。一旦将未成年人的年龄纳入到米兰达拘留状态的分析当中,就对这种清晰性和准确性造成了突破。同时,有理由担忧此后法院会继续因其他理由在米兰达规则中加入其他因素从而进一步破坏这种清晰性和准确性。
  由此可见,米兰达案件中联邦最高法院的支持意见和反对意见的争议焦点在于,对于米兰达规则,是应该进行完善以最大化的保护公民免受刑事拘留讯问强迫压力的影响,还是保持现状以维持其本身在适用层面的清晰性和准确性。
  应当明确,存在这一争议的前提在于,本案法院将未成年人年龄纳入到米兰达拘留状态分析中的做法,让米兰达规则由一个纯粹的客观判断转化为包括主观要素在内的综合判断,从而破坏了米兰达规则适用的清晰性和准确性。反对意见认为这一举措使得米兰达规则不再客观,因为年龄是一个代表个人特征的主观要素。但这一论断并不成立,即使将未成年人的年龄纳入到米兰达规则的拘留分析当中,这也不是一种主观判断,对于拘留状态的分析而言,这仍然是一个只需要考虑拘留讯问当时的客观环境如何的纯粹客观的分析,只是对于司法人员而言,由于未成年人相较成年人更容易受到强制压力影响的客观事实,不能将未成年人当作一个正常的成年理性人来考量,而应当以一个理性的同龄未成年人为标准来进行判断,即一个同龄的理性未成年人面对这样一种环境时,是否会感受到他被拘留或者一种与拘留相当的压制力。这并不要求法官或警察具有相对应的专业知识,同样未成年人的年龄也与反对意见中所举的吸食大麻、心理低下、低教育水平等个人特征不同,它与理性人标准一样,是一个群体所具有的共同特征。因而本案法院所确立的标准并没有改变米兰达拘留分析所要求的客观性标准,它仍然是一个客观的分析,只是对于未成年人而言,适用理性成年人的标准来进行判断是有失偏颇的,应当以同龄理性未成年人的标准来判断这样一种客观环境是否对其产生了内在的强制压力,这才是本案判决对于米兰达规则的突破之处,因而没有突破米兰达规则适用的清晰性和准确性。由此,联邦最高法院的反对意见的最核心观点并不成立。
  本案确立的核心价值就在于进一步提升了对于未成年人宪法权利的保护,宪法赋予公民不受刑事拘留讯问强制力压迫影响而自证其罪的权利。未成年与智力障碍、学历低下等个人特种不同,它是一整个群体的共性特征,而且未成年阶段是每个人人生中的必经阶段。法律出于保护未成年人的目的而限制了未成年人的诸多权利,例如民法上对于未成年人民事行为能力的限制,这都体现了未成年人在法律上是被作为一个特殊群体来对待的,他们与正常的理性成年人有所不同。从本质上而言,米兰达规则的根本目的就在于对嫌疑人的宪法性权利给予程序性保障,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保障的不足之处会逐渐显现,如果死守米兰达规则的确定性和清晰性而拒绝对此进行改善,无疑是舍本逐末。因此,适用理性成年人的标准来评判未成年人的心理状态是不合适的,这会导致部分未成年感到被拘禁而成年人却感到自由的场合无法适用米兰达规则从而伤害未成年人的宪法性权利。因此,司法工作者在对未成年人进行评判时必须站在未成年人的立场,考虑一个理性的未成年人会对当时的情境做出何种反应,因而必须考虑到未成年人的年龄对于未成年人的影响。本案的判决造成的结果就是,将理性人原则进一步细化为了成年人的理性人原则和考虑未成年人年龄的同龄未成年人的理性人原则,通过这种划分,降低针对未成年人的拘留分析的要求,从而保护未成年人的宪法性权利。由此,本案一方面对理性人原则进行了细化,另一方面提高了对于未成年人的宪法性权利的保护。
  第二部分:判决意见
  摘要
  注:在发表与本案相关的观点的同时,在这里发表一个与本案相关的摘要是合适的。这个由判例报道员准备的大纲仅仅是为了方便读者,并不包含法庭的任何意见。
  联邦最高法院
  摘要
  J.D.B.诉北卡罗莱纳州
  对北卡罗莱纳州高等法院的复审令
  No.09-11121.ArguedMarch23,2011— Decidedjune 16,2011
  本案的申诉人J.D.B.是一个13岁的七年级学生,由于看见他在两起入室案件的案发地附近出现过,警察拦下并询问了他(相关情况)。五天以后,案件中被盗的数码相机在J.D.B.的学校被发现,而且被J.D.B.所占有,此后,调查员DiCostanzo进入了学校。一个身着全套制服的警察到学校将J.D.B从教室带到了一间关了门的会议室,在那里警察和学校管理人讯问了他至少30分钟。在讯问开始之前,他们既没有给他一个米兰达警告,也没有给他向他的祖母和法定监护人打电话的机会,甚至没有告诉他可以自由地离开这个房间。他一开始否认他参与了案件,但是随后,当警官催促他如实告知真相以及告知他将有可能面临青少年拘禁之后,他承认了自己的罪行。然后DiCostanzo才告诉J.D.B.他可以拒绝回答问题并且可以自由离开,并问他是否已经理解(这句话的意思),J.D.B.点头表示理解并提供了更详细的细节,包括被盗物品的位置。他同样在DiCostanzo的要求下写了一份陈述。在教学日结束时,他被允许离开学校乘坐公交车回家。随后出现了两项针对J.D.B.的青少年指控,包括非法侵入住宅以及盗窃。他的公共辩护律师请求否认他的陈述以及从他的陈述所推断出来的证据的效力,认为J.D.B.是在没有被告知米兰达警告的情况下在一个受到监管的场合下被讯问的,所以他的陈述不是自愿的。审讯法庭拒绝了这一请求。对于指控,J.D.B.提交了一份当时陈述的副本,但是重申了他反对法院拒绝他否认控方证据效力的请求。法院判定他有罪,北卡罗莱纳州上诉法院和北卡罗莱纳州最高法院都维持了该判决。上诉法庭没有发现J.D.B.的年龄对于判定他是否处于警察的拘留状态下是有着重大关系的。
  J.D.B.诉北卡罗莱纳州
  摘要
  主题:一个未成年人的年龄很可能影响对于使用米兰达警告时是否处于拘留状态的分析。
  a,拘留状态下警察的讯问蕴含着“内在的强迫性压力”(Miranda v.Arizona,384U. S.436,467)o “这种压力会导致大部分人因为陷入恐惧而承认他们从未实行的犯罪”(Corley v.UnitedStates,556U.S.)。最近的研究表明当羁押讯问的对象是一个青少年时,这种(承认他们从未实行的犯罪的)风险会加剧。而如何判定一个嫌疑犯是否处于米兰达规则的“被拘留”状态要基于两个独立的问题:首先,讯问时的周围环境是怎样的;其次,在身处那样的环境中时,一个正常的人是否会认为他或她可以自由地终止讯问并离开(Thompson v.Keohane,516U.S.99,112(脚注省略))。警方和法院“必须检查讯问时的一切因素”(Stansburyv. California,511U.S.318,322),包括那些“会影响到一个十分正常的人站在嫌疑犯的角度能否认识到他或她可以自由离开”的因素(同上,at325)。然而,这种检查并没有考虑到特殊嫌疑犯的“实际精神状态”(Yarboroughv. Alvarado,541U.S.652,667.)。通过把对于米兰达规则的分析限定在客观的环境中,这种检查避免了赋予警察判断每个嫌疑犯的独有性格并推测那些特别对待会对嫌疑犯的主观思想状态产生怎样的影响的任务(Berkemerv. McCarty,468U.S.420,430-431. Pp.5-8.)。
  b,在某些场合,一个未成年人的年龄“将会影响一个正常的人站在嫌疑人的角度能否认识到他或她可以自由离开”(Stansbury,511 U.S., at 325.)。法庭可以对这一事实作出解释,同时保持对于拘留的客观自然的分析。一个未成年人的年龄远比一个按照时间先后顺序排列的事实更加重要(Eddings v. Oklahoma,455 U. S.104,115.)。“得出关于行为和认识能力的常识性的结论”(Alvarado,541 U. S., at 674)—一对于未成年人群体要更加宽容,这是一个事实。通常情况下,成年人比未成年人更加成熟,未成年人相对成年人欠缺一定的责任能力(Eddings,455 U. S” at 115)。未成年人通常缺少经验、主见以及识别并避免不利于他们的事务的判断能力(Bellotti v. Baird,443 U. S.622,635)。而且相对于成年人而言,未成年人对于外在的压力更加敏感、更容易受到伤害(Roper v. Simmons,543 U. S.551,569)。在警察讯问的特殊环境下,对于成年人毫无影响的举措也能够使一个未成年人感到恐惧和难以忍受(Haley v. Ohio,332 U. S.596,599.)。法律历史的变迁也反映了同样的观点:未成年人显然缺少做出成熟判断的能力,而且不能完全理解他们周围的世界。法律限制了未成年人群体的某些资格,比如,他们在未经父母同意的情况下不得结婚,这体现出确定的理解是:青少年性格是普遍不同于成年人的。
  考虑到有一个被很多法律和司法认定所支持的历史传统——未成年人不能仅仅被视为成年人的缩影(Eddings,455U. S., at 115-116),因此如果我国在这里做出与此不同的认定是不公正的。只要在见面的时候警察已经知道了这个未成年人的年龄,或者客观上对于一个正常的警察而言这是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就应该将年龄作为拘留分析的一部分,这既没有要求警察去考虑他们所“不可知的”环境因素(Berkemer,468 U. S., at 430),也不需要他们预测特定的被讯问嫌疑犯的薄弱意志和心理特质(Al-varado,541 U. S., at 662.)。恰恰是因为未成年人容易屈服于客观条件这一推论,在拘留状态的分析中才需要对年龄加以考虑,这并不涉及对于年龄如何影响一个特定未成年人的主观心理状况的问题。事实上,如果法庭拒绝将J.D.B.的年龄纳入讨论范围中,就会强迫未成年人以一个成年的理性人用自己的眼睛去评价现场的环境,但是对于未成年人来说,学校讯问过程中的某些客观环境是特殊的。这些结论并没有被法院所察觉到,他们认为在拘留分析中加入未成年人的年龄要素,会被认为是“创造了一种主观要求”(541 U. S., at 668.)。法院丝毫没有提及这种观点在现行法下是否是正确的,或者是否这种观点仅仅在反恐怖主义和有效死刑法案的条件下是值得被肯定的。只要未成年人的年龄为警察所知,或者客观地显示在一个理性的警察面前,那么,将年龄作为拘留状态分析的一部分就是与米兰达标准的客观性质相一致的。这并不意味着未成年人年龄将是案件中决定性的或意义重大的要素,但它是法院不能忽视的事实。Pp,8-14.
  c,反驳州法院和顾问提供的拒绝将年龄纳入对拘留状态的调查的理由,该理由毫无说服力。Pp,14-18.
  d,案件发回重审,州法院必须判断J.D.B.被警察讯问时是否处于被拘留的状态,解答这一问题时,应该考虑一切与讯问相关的情况与环境因素,包括J.D.B.当时的年龄。P.18.
  363 N. C.664,686 S. E.2d 135,推翻并发回重审。
  联邦最高法院的判决意见由索托马约尔大法官做出,肯尼迪大法官、金斯伯格大法官、布雷尔大法官和卡根大法官附议。阿利托大法官撰写了反对意见,首席大法官罗伯茨、斯卡利亚大法官、托马斯大法官附议。
  Cite as:564 U. S.(2011)
  法庭意见
  联邦最高法院
  No.09-11121
  J.D.B.诉北卡罗莱纳州
  联邦最高法院对北卡罗莱纳州的复审令
  2011-6-16
  索托马耶尔大法官做出了法庭的意见。
  这个案件提出了在被警察讯问时一个未成年人的年龄是否与米兰达诉亚利桑那州案件(384 U. S.436(1966))中的拘留分析密切相关。当遇到警察讯问时,一个未成年人通常会因感觉受到约束从而选择服从,但在同样的情况下一个成年人却会认为他有随时离开的自由,这是无可争议的。我们看到警察和法官毫无理由地无视这一常识性的事实,我们认为:未成年人的年龄完全适合于对米兰达规则中拘留状态的分析。
  I
  A
  申诉人J.D.B.是一个13岁的七年级学生,当他正在北卡罗莱纳州教堂山的史密斯中学上课时,一个穿着警服的警官将他从他的班级带走,押送到一间关上了门的会议室,并被警察讯问了至少半个小时。
  这是在一个星期的时间内警察第二次讯问J.D.B.。五天之前发生了两起入室盗窃案件,多种物品被盗。在他被人看见曾经在案发时在两起入室案件的案发地附近出现过之后,警察拦下并询问了他(相关情况),警察同样与J.D.B.的奶奶——他的法定监护人以及他的姑妈进行了谈话。
  警察随后获知一个和被盗物品中的一个数码相机相同类型的数码相机在J.D.B.的学校中被发现并且正被J.D.B.所持有。青少年犯罪调查员DiCostanzo和当地警局中被分配调查这个案件的警察来到学校讯问J.D.B.。DiCostanzo在到达之前,向那个穿着制服的警察(一个所谓的学校资源官)、副校长以及一个行政实习生详细通知了他是来讯问J.D.B.关于入室盗窃案件的。尽管DiCostanzo要求学校的行政人员从学校档案中核实J.D.B.的出生日期、家庭住址以及家长的联系方式,无论是这个警官还是学校的行政人员都没有联系J.D.B.的奶奶。
  这个穿着制服的警察中止了J.D.B.下午的社会学习课程,将他从教室带出来并押送至学校的一间会议室。[1]在那里,J.D.B.与DiCostanzo、副校长和行政实习生进行了会面。会议室的门是关上的。在两名警官和两名行政人员在场的情况下,J.D.B.被讯问了30到45分钟。在讯问开始之前,J.D.B.既没有被告知米兰达警告,也没有被给予与他的奶奶通话的机会。更没有被告知他可以自由离开这个房间。
  讯问开始于一个小的话题——关于运动和J.D.B.的家庭生活的讨论。DiCostanzo询问J.D.B.是否同意讨论关于上个周末发生的事件, J.D.B.表示同意。J.D.B.否认他做过任何不好的事情,他解释道:他之所以在犯罪地点附近出现过是因为他在寻找一份修剪草坪的工作。 DiCostanzo迫使J.D.B.补充关于他努力寻找工作的细节,要求J.D.B.说明之前发生的事情,当时其中一位受害人回到家并且发现J.D.B.在她家的后面;并且当着J.D.B.的面拿出了那台被盗的相机。副校长催促J.D.B.“做出正确的事情”,警告J.D.B.“最终一定会真相大白”。(App.99a,112a.)
  最后,J.D.B.问道:如果他归还东西的话,他是否“依然还会陷入麻烦中”(同上)。作为回答,DiCostanzo解释说归还被盗的物品是有用的,但无论如何此事都将被移送至法院J做过了就是做过了,现在你需要通过做正确的事情来帮助你自己)(同上,99a) DiCostanzo随后警告说如果他确信J.D.B.有可能继续对其他家庭入室盗窃的话,他可能需要做出一个拘留申请。J.D.B.问道:什么是居留申请? DiCostanzo解释道:在法院开庭之前,你将被送到青少年拘留所。(同上,112a)
  在了解了青少年拘留所的相关情况后, J.D.B.承认他和一位朋友施行了之前的入室盗窃案件。DiCostanzo仅仅在那时候才告诉J.D.B.他可以拒绝回答侦查员的问题并且可以自由离开。[2]并问他是否已经了解,J.D.B.点头表示了解,随后提供了包括犯罪地点和被盗物品信息在内的更加详细的细节。最后,在DiCostanzo的要求下,J.D.B.写了一份供词。当学校放学的铃声响起时,J.D.B.才被允许乘坐公交离开学校并回家。
  B
  J.D.B.被起诉两项青少年罪名,分别是非法入侵住宅罪和盗窃罪。J.D.B.的公设辩护律师请求废除因讯问而得到的J.D.B.的供词和证据的效力,因为J.D.B.在没有被给予米兰达警告的情况下受到警察拘留讯问,在这样的讯问环境下,他的供述并不是自愿的(同上,142a ;如同Schneckloth v. Bustamonte,412 U. S.218,226(1973)说的:当一个被告的意志被讯问时的环境所压迫时,正当程序就是承认他所做陈述的效力的前提)。在进行了一场由DiCostanzo和J.D.B.作证的非法证据排除的审讯后,审判法庭拒绝了这一请求,认为当J.D.B.在学校的房间中接受讯问时,他并没有被拘留,因而他的供述是有效的。最终, J.D.B.提交了共计四份的供述的副本,重申了他反对法院拒绝他关于排除非法证据的请求,法院宣判了J.D.B.的罪行。爱法律,有未来
  北卡罗莱纳州上诉法庭的合议庭确认,他们对此持有两个异议,一是认为J.D.B.在供述时不是处于拘留状态,二是拒绝将拘留状态检验扩展到考虑被警察讯问的嫌疑人的年龄。
  我们通过发布复审令来确定米兰达警告的拘留状态的分析是否需要考虑一个未成年人的特殊年龄。(562 U. S.-(2010))
  II
  A
  对于涉嫌犯罪的个人而言,任何警察的讯问都有“强制性的方面”(Oregon v. Mathiason,429 U. S.492,495(1977))。只有当一个嫌疑犯被警方拘留时,这种讯问才会发生。然而,这会提高警方所获得的供述并不是出于嫌疑人个人自由意志的选择的风险(Dickersonv. United States,530 U. S.428,435(2000)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36903      关注法宝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