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朝阳法律评论》
国际海底区域的担保国责任制度咨询案评析
【英文标题】 Commentary on the Advisory Opinion of the Case Concerning the Responsibilities and Obligations of States Sponsoring Persons and Entities with Respect to Activities in the Area
【作者】 王佳【作者单位】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2010级博士生}
【分类】 海洋法与空间法【中文关键词】 区域;担保国;责任;咨询意见
【英文关键词】 The Area;Sponsoring state;Responsibility;Advisory o-pinion
【期刊年份】 2012年【期号】 2(第七辑)
【总期号】 总1359期【页码】 147
【摘要】

2011年年初,国际海洋法法庭海底争端分庭对其成立以来受理的第一起案件做出了咨询意见。该案是在国际海底区域勘探和开发活动兴起的背景下出现的,是对担保国责任制度的咨询。海底争端分庭就担保国法律责任和义务、担保国赔偿责任、担保国履约措施等几个问题进行了回答。咨询意见获得了国际上的好评,同时,该案也将对海洋法的发展和区域开发活动起到重要的推动作用。

【英文摘要】

In the beginning of 2011,the seabed disputes chamber of the international tribunal for the law of the sea gave its advisory opinion of the first case it had heard. This case appeared against the background of the rise of the prospecting and exploiting of the Area, it requested the advisory opinion concerning the regime of the responsibilities and obligations of sponsoring states. The chamber had replied the questions of the responsibilities and obligations of sponsoring states, the liability of sponsoring states and the measures taken by states to fulfill its obligations. This advisory opinion has received favorable evaluations. Meanwhile, it will greatly promote the development of the law of the sea and the exploiting of the Area.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87390    
  一、案件背景与特点
  2008年,瑙鲁共和国担保了瑙鲁海洋资源公司(Nauru Ocean Re-sources Inc.)就国际海底区域(以下简称“区域”)内勘探多金属结核工作计划提出的申请。与大多数发展中国家一样,瑙鲁不具备在区域进行海底采矿的技术能力和经济实力,所以其必须发动私营实体参与到区域开发活动中,就这一点说,类似于一些发展中国家需要外国直接投资。此外,像瑙鲁这样的发展中国家不仅缺乏实施海底采矿项目的经济、技术实力,还无力承担可能与这一项目相关的法律风险。所以,瑙鲁在担保瑙鲁海洋资源公司时,其出发点是假定瑙鲁可以有效地减轻其担保国身份的潜在赔偿责任或费用。而这是非常重要的,因为这些赔偿责任或费用在某些情况下可能远远超过瑙鲁(以及其他许多发展中国家)的经济实力。[1]
  《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以下简称《公约》)的第十一章是对区域活动专门加以规定的部分,1994年《关于执行公约第十一章的协定》又对执行问题进行了具体的规定。但是,对这些规定中有关担保国的责任和赔偿责任的条款在解释上有着不同的意见。瑙鲁认为,如果不澄清这些条款,并且不明确责任和赔偿责任的话,发展中国家将很难积极参加并担保区域内开发活动,因为担保的法律风险和潜在赔偿责任得不到有意义的评估,而且也无法采取措施以避免赔偿责任发生。这样,担保国将面临无法预见的赔偿责任。因此,瑙鲁向国际海底管理局理事会提出请求,请求国际海洋法法庭海底争端分庭就担保国的责任和赔偿责任问题提供咨询意见。
  国际海底管理局理事会在2010年5月3日和6日的第155次和第160次会议上,审议了瑙鲁的提议,理事会讨论的结果是,鉴于担保国的责任和赔偿责任问题事关所有国家,因此应与瑙鲁代表团的要求脱钩,而应以所有缔约国的名义提出。最终,理事会决定就以下三个问题向海底争端分庭进行咨询。第一,《公约》缔约国在依照《公约》担保区域内的活动方面有哪些法律责任和义务?第二,如果某个缔约国担保的实体没有遵守《公约》特别是第十一章以及1994年《协定》的规定,该缔约国应担负何种程度的赔偿责任?第三,担保国必须采取何种适当措施来履行其义务?[2]
  这个案件是联合国国际海洋法法庭成立以来受理的第一起咨询意见案件,当然同时也是海底争端分庭受理的第一起咨询意见案件,这个案件将为以后分庭处理相关问题提供参考,也代表着国际海洋法法庭的整个机构开始运作起来。而且,咨询意见是在区域开发活动开始启动的背景下进行的,国际海底管理局已经与八个承包方签订了开发合同。在这种情况下,对担保国的责任制度进行明确是很有现实意义的。另外,对于该案件的最终意见,11名法官都一致同意,无人发表个人或反对意见,这在国际法院的咨询意见中是从来没有的,证明海底分庭处理案件的政治性不强,法官较少受到政治因素的影响,因而更容易取得一致。此外,海洋法庭受理的咨询意见案件可邀请缔约国和政府间国际组织发表书面意见,这与国际法院不同,后者只能邀请国家发表书面意见。在本案中,有趣的是,作为非政府组织的绿色和平(Greenpeace International)和世界自然基金会(World Wide Fund for Nature)要求作为法庭之友介人到案件中,但因为不适合,而被拒绝。不过,这也证明,该案件也被致力于环保的部门和人士所关注,更从侧面说明了案件的重要性。
  二、案件程序与实体问题的剖析
  对于国际海底区域的担保国责任制度咨询案,海洋法庭海底分庭的咨询意见由程序问题和实体问题两部分组成。前者涉及的是海底分庭对该案是否享有管辖权,后者涉及的是对上文所提到的三个问题的回答。
  (一)管辖权与裁量权
  1.管辖权。
  在咨询意见中,海底分庭首先表明其是海洋法庭内部的独立的司法机构,可受理咨询案件和诉讼案件。其对《公约》第十一章以及作为“区域”内活动法律基础的其他法律规则具有排他的解释权。根据《公约》第191条的规定,海底争端分庭经大会或理事会请求,应对它们活动范围内发生的法律问题提出咨询意见。这种咨询意见应作为紧急事项提出。因此,海底争端分庭行使咨询案件的管辖权条件是,第一,经大会或理事会提出请求;第二,请求涉及的是法律问题;第三,这些法律问题发生于它们的活动范围内。对本案来说,提出咨询请求的是理事会,所以第一个条件得到了满足。那么,本案涉及的问题是否是法律问题呢?海底争端分庭在对理事会提出的三个问题进行分析后,认为其涉及的是担保国的责任和赔偿责任问题,包括承担责任的程度以及怎样履行责任的问题。而这些问题又涉及到了对《公约》和一般国际法的解释问题。国际法院曾在其咨询意见中称,“以法律语言表达并提出了国际法的问题,在性质上是适宜根据法律来回答的”。[3]海底争端分庭据此认定,该案所涉问题属于法律问题。最后一个要满足的条件是法律问题发生在理事会的职权范围内,而《公约》规定,理事会有权对“区域”内活动加以控制[4],这足以说明,上述问题属于理事会职权范围。
  2.裁量权。
  对于裁量权的问题,参与到咨询程序的国家之间有分歧。因为,《公约》的规定是,海底争端分庭“应”(shall)提出咨询意见。这与《国际法院规约》对于咨询管辖权的规定不同,后者的规定是国际法院“可以”(may)提出咨询意见。[5]有的国家指出,这意味着,与国际法院不同,海底争端分庭不具有受理咨询案件的裁量权,也就是说,只要有符合受理条件的咨询案件,海底争端分庭就应该受理。尽管分庭承认了上述的区别,却避开回答这个问题,只是指出其认为应该受理本案。
  (二)实体问题
  对国际海底管理局理事会提出的三个问题,海底争端分庭主要从以下方面进行了分析。
  1.《公约》缔约国在依照《公约》担保区域内的活动方面有哪些法律责任和义务?
  在回答这一问题时,分庭首先分析了“担保”的含义,《公约》第153条第2段对海底勘探和开发活动的“平行制”作了规定,也就是所谓的共同开发,即由管理局企业部进行,以及由缔约国或国营企业或在缔约国担保下的具有缔约国国籍或由这类国家或其国民有效控制的自然人或法人或符合规定的条件的上述各方的任何组合与管理局以协作方式进行。所以,自然人或法人如果想要从事区域内活动,其必须具有缔约国国籍或被缔约国国民有效控制,还要获得缔约国担保。建立担保制度的初衷是,《公约》是一项国际法上的条约,其所约束的对象是缔约国,而从事区域内活动的自然人或法人是受国内法而非《公约》约束的,为了使其行为受到《公约》的约束,则必须由缔约国为其担保。
  《公约》中有关担保国应承担的义务的规定主要集中在第139条和第153条中。其中,第139条第1段规定,缔约国应有责任确保区域内活动,不论是由缔约国、国营企业或具有缔约国国籍自然人或法人所从事者,一律按照本部分规定进行。第153条第4段规定,管理局为确保本部分和与其有关的附件的有关规定和管理局的规则、规章和程序以及按照第3段核准的工作计划得到遵守的目的,应对区域内活动行使必要的控制。缔约国应按照第139条采取一切必要措施,协助管理局确保这些规定得到遵守。由以上规定可见,担保国的义务是确保(ensure)其所担保的法人或自然人在从事区域内活动时,遵守它们应该遵守的规定。而担保国在履行这些义务时,是处于一种从属的地位,因为153条提到的是缔约国应协助(as-sist)管理局。担保国的“确保”义务是一种国际法上的义务,其必须采取措施要求其所担保的对象遵守相应的规定。这就意味着,“确保”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87390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