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法学杂志》
案例分析与讨论
【分类】 其他【期刊年份】 1981年
【期号】 1【页码】 44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4608    
  是间接故意犯罪,应定伤害罪
  (江苏省常州市广化区人民检察院 李顺)
  我认为,梁燕光的行为不能视为意外事件,应属间接故意犯罪。故意犯罪可分直接故意和间接故意两种。这两种故意犯罪的区别,在于对自己的行为会发生危害社会的结果所持的态度不同。前者是希望危害结果的发生,后者则是放任危害结果的发生。被告梁燕光身为教师,因一时气愤便拳打年仅十五岁的学生傅××。在此梁是明知自己的行为会发生伤害学生身体的结果的,虽则梁并不希望伤害结果的发生,但是却放任这种结果的发生,故梁的行为应属间接故意犯罪。同时应当指出,刑法十一条所述的危害结果,可有广义和狭义的两种含义。一般来说,直接故意犯罪中的危害结果是狭义的。例如,甲对乙有私仇而欲谋杀乙,结果甲用尖刀将乙戳死。这里甲属直接故意杀人,危害结果就指剥夺乙的生命,是狭义的。而间接故意犯罪,危害结果一般是广义的。这是由于行为人并不希望某种危害结果的发生,只是放任危害结果的发生所决定的。所以,不能以梁并不希望将傅的脾脏打破或者对此结果没有预见到为理由,而认为梁的行为不是故意犯罪。同时,对于律师所说梁在主观上并无打伤傅××的动机和目的,我认为也是不恰当的。因为被告梁燕光伤害傅××的目的,已由梁故意用拳打傅而成立。而梁的打人动机则是以暴力制服不听管教的学生。由此可见,说被告梁燕光的行为是意外事件,显然是不对的。
  因此,我认为,以伤害罪追究被告梁燕光的刑事责任,是完全正确的。
  不是伤害罪,也不是意外事件
  (山东省莱阳县公安局 于波)
  我认为,被告梁燕光的行为,既不是伤害罪,也不是意外事件,而是情节显著轻微的一般违法行为。
  首先,我们要弄清什么是伤害罪。伤害罪是指非法故恋或过失地损害他人身体健康的行为。它可以由故意实施,也可以由过失造成。但过失伤害行为只有在致人重伤的情况下,才认为是犯罪。据此,构成伤害罪的必要条件是:行为人在主观上必须具有伤害他人身体健康的故意或过失;在客观上行为人必须具有伤害他人身体健康的行为和结果;伤害他人身体健康的行为必须是非法的。缺少其中任何一个要件,都不能构成伤害罪。
  案例中,被告梁燕光的行为是否具备以上三个必要条件呢?应当依此全面考察分析。(一)梁因傅违犯课堂纪律并拒绝接受批评教育,一怒之下,动手打了他。但梁主观上是使傅遵守纪律,好好学习,并无打伤或打死傅的目的和动机,明显地不是故意伤害。(二)由于梁根本不知道傅患有慢性粒细胞型白血病(血癌)引起脾肿大的情况(无任何人知道这一情况),因而不可能预见到自己的行为会发生或可能发生什么危害结果,轻信可以避免则也不存在,明显地也不是过失伤害。(三)梁打傅一拳后,傅的脾破裂二处,虽然被打在前,脾破裂在后,但是两者的因果关系并不是内在的、必然的联系。经医院检查证明,被打部位无筋骨损害的内伤,又无皮肤血瘀斑及擦伤痕迹。因而这一拳是不重的,不能伤害人身健康,只是傅因患血癌引起脾肿大、破裂的诱因。正如律师说的:“如果这一拳打在正常人腹部上,根本不会发生脾破裂”的结果。傅的死亡经尸体剖检,是“肺动脉主干栓塞,骤死”,与这一拳更无任何因果关系。
  综上,虽然梁燕光打傅××一拳后,诱引傅的脾破裂,但梁在主观上没有故意和过失,客观上也不存在必然的因果关系,因而构不成伤害罪。而由此说梁的行为是意外事件也是不对的,因为梁的行为虽然情节显著轻微,构不成犯罪,但这种行为是违法的,应对其严肃批评教育,给予适当的纪律处分。
  是抢劫,不是抢夺
  (广西壮族自治区司法局 张达志)
  有的同志认为,范凤楼从售货员手中抢钱时,没有当场使用暴力或暴力威胁,而是乘对方不备,将钱抢走,不符合刑法一百五十条规定的抢劫罪的要件,应定抢夺罪。这种看法是片面的,站不住脚的。因为:
  一、是否使用暴力或暴力威胁,是抢劫罪与抢夺罪的主要区别,这是共同的看法。问题是对“使用暴力或暴力威胁”应如何理解,它的含义是什么?按照刑法一百五十条的规定:“以暴力、胁迫或者其它方法抢劫公私财物的”就构成抢劫罪。这个规定所以把“其他方法”包括在内.就是考虑到抢劫案的复杂性。使用暴力或暴力威胁的方法是多种多样的。有的当面行凶,谋财害命;有的手持凶器,以武力胁迫;有的当众行抢,以暴力作掩护;有的虽没拿任何凶器,以众欺寡,抢劫行人,等等。不论采取什么方法,只要主观上有使用暴力、胁迫的故意而且在犯罪过程中表现出来,都应该认为是“使用暴力或暴力威胁”。就本案来说,范从售货员手中抢钱时,虽然没有当场行凶,但他的同伏始终于持钢刀做掩护和接应。范抢钱的行动就是在暴力掩护下,“有恃无恐”地公开进行的。一旦遭到阻拦或被抓,他的同伙就会动刀子“捅人”。范等所以当场没有行凶,是因为客观上没有受到阻拦,并不是他们自动放弃使用暴力,更不是改变了实施犯罪的手段”。恰恰相反,在整个作案过程中,他们都手握钢刀,准备着随时行凶,这不算“使用暴力”,算是什么呢?
  二、从犯罪的过程看,范纠集同伙,密商抢劫方法,准备凶器,就已完成了犯罪的预备阶段;从范等三人身带凶器走往预定作案地点——商场起,就已进入了犯罪的实行阶段。而范从售货员手中抢钱一霎间,只是犯罪实行阶段的一部分。李保军同志把这一部分看作是整个“作案过程”,显然是不正确的。应该指出,在范等持刀到了商场后,即使在尚未动手抢钱前就被破获,范等三人也已构成了抢劫罪;何况,范等三人在暴力掩护下,已达到了抢劫国家财物的目的呢!
  三、抢劫罪与抢夺罪比较,前者犯罪情节较重,社会危害性也大,区别两者的意义,在于量刑时做到罚当其罪。陈建国同志一面认为范等三人不构成抢劫罪,应定为抢夺罪;同时又认为范等三人“属于情节特别严重,适用刑法一百五十二条,原判刑期可不动。”他所说“属于情节特别严重”,指的是什么呢?是指数额特别巨大吗?不是的;范等抢劫数额只有六百多元,只能算作“数额较大”罢了。那么,应该是指范等三人结伙密谋,身带凶器到公共场所公开抢去国家钱财,情节恶劣,社会危害性极大吧!而这些,不正是构成抢劫罪的要件吗?相反,如果无视这些情节,而定抢夺罪,又有什么理由维持原判刑期不动呢?可见,陈建国同志的意见,前后矛盾,是不能自圆其说的。
  综上所述,范等三人犯的是抢劫罪,不是抢夺罪。原审法院以抢劫罪判处范凤楼等三人刑罚是完全正确的。
  朱宝华应定为“故意、杀人”罪
  (河北省齐和县人民法院 予群)
  我认为,朱宝华的行为应属于“故意杀人”。理由是:
  一、根据案情简介,此案分两个阶段构成。第一阶段,是朱宝华确遭受了刘国祥等四人的不法侵害。第二阶段,变化成朱宝华所面对的是徒手的刘国祥一人。朱曾一度被刘国祥捺倒、捺脖、揪肩,但朱宝华性命并未危及,证明是朱宝华虽被捺住脖子,但仍能讲话:“扎你个丫头养的!”“二人面对面僵持着”进攻与抵抗均无加强。如朱宝华进行“正当防卫”,只能在此时实施,也只有在这时采取措施自卫才叫“正当防卫”。
  二、构成“正当防卫”,必须有两要素:一是正在进行;二是不法侵害。只有两个要素同时存在的情况下,自卫或防卫才是正当的。刘国祥由于被妻抓住裤腰往起拉,并且连朱宝华也承认是在刘国祥“要起来还没有起来的当儿抽刀刺向他的,”这就说明刘国祥对朱宝华的不法侵害,由于外因作用已不能再继续实施,也就是说不法侵害行为已不是“正在进行”,而是已开始停止。因此,朱宝华已不具备再进行“正当防卫”的条件。他这时如惧怕后面三人追来围打,可以乘机跑掉,也可以当众辨明是非。可是,朱宝华非但如此,却趁刘国祥不备、又有妻拉裤腰不便采取行动的情况下,对刘刺了一刀,致刘死亡。
  三、胸、肋部位都是关系到人的生命存亡的重要部位,作为成年人的朱宝华,对于要刀刺这个部位所可能出现的严重后果,心中是很清楚的。但朱宝华不是顺手刺刘的腿部,而是上扎肋部,这证明是决意要刘国祥一死。朱宝华由于报复心理的驱使而表现的行为符合《刑法》第十一条的规定,所以属于故意犯罪。
  四、刘国祥曾声言要“掐死你!”但由于外因的阻止,却没有继续实施。朱宝华虽没说“扎死你”,只说“扎你丫头养的”,但在客观上,刘因被朱刀扎致死却符合了朱宝华的主观杀人愿望,因而构成犯罪。
  综上所述,我认为,朱宝华有杀人原因,有杀人的手段及行动,在客观上又造成了人死亡的后果,实属故意杀人,并不存在“正当防卫”或“防卫过当”及“伤害致死”问题。
  性质虽属故意杀人,但鉴于起因是由于受到不法侵害引起的,因此,对朱宝华量刑时,应把起凶给予充分考虑。
  朱宝华的行为是防卫过当
  (中共北京市委政法部 盛连刚 张晋清)
  看了《朱宝华的行为是不是防卫过当?》一文后,我们研究了双方的争论点。根据正当防卫的理论,结合朱宝华刺死刘国祥案件的实际情况,我们的看法是:
  一、刘国祥和朱宝华素不相识,又无私仇,刘国祥声言要“掐死”朱宝华,同朱宝华所说的“扎你丫头养的!”一样,都是打架斗殴事件中经常听到的激愤之词。对此,必须结合具体事实进行全面分析。我们说,如果刘国祥趁对方没有防备的情况下,突然用两只手使劲死死卡住朱的脖子,倒不是不存在把朱掐死的可能性。但是,当时的情况是刘国祥一只手按住朱的脖子(不是卡住脖子的喉头部位),一只手揪住朱的肩膀,二人面对面僵持着。生活经验告诉我们:一双手紧卡脖子和一只手按住对方脖子,另一只手揪住对方肩膀,力量是不一样的。请大家注意,朱宝华当时是在奋力抵抗和挣扎,更何况朱宝华又是一个二十三岁的体壮力气大的年青小伙子,因此,“掐死”的结果是不可能发生的。在不致于有死亡威胁的情况下,朱宝华抽刀刺死刘国祥,显然是防卫过当的行为。
  二、朱宝华受到不法侵害的过程不是静止的,主观和客观的条件都是在一步一步地发展、变化蓿的。从刘手持铁锹赶来打朱的肩膀,锹把断,朱逃跑,赵××等人边追边用锹把、砖头向朱投掷,到后来的把朱捺倒在地。至此时,情况起了根本的变化:一是刘国祥手上没有致人于死的任何凶器;二是赵××等三人已经停止了对朱宝华的不法侵害行为,现场是一对一,改变了一方多人,朱势孤力单的态势;三是刘妻抓住刘的裤腰往起拉他(开始有人拉架了);四是围观的人愈来愈多。这些变化了的情况,使事态的发展由开始的存在死亡的危险,到后来朱动刀刺刘的时候,死亡的危险可能性已经不存在了。朱宝华在没有死亡危险的情况下,用刀刺死刘国祥,这是认定防卫过当行为的关键。
  从上面的分析,我们认为,朱宝华采取的正当防卫行为,已经超过了必要的限度,造成了不应有的危害。根据《刑法》第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4608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