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法学》
网络著作权法律保护理论研讨会综述
【英文标题】 A survey of the seminar on legal protection of Internet-based copyright
【作者】 王申【分类】 著作权法
【期刊年份】 2001年【期号】 5
【页码】 72
【摘要】 随着网络的迅速发展,由此而产生的网上著作权问题逐渐引起人们的关注。网络技术的发展一方面促进了人类文化和科学事业的发展与繁荣;同时也给传统的著作权理论带来了挑战。如何运用法律手段保护网络著作权?这是当前法学理论界和司法实务界共同关心的热点话题。2001年2月11日,在上海新闻出版局的主持下,由上海《法学》月刊承办的“网络著作权法律保护理论研讨会”在华东政法学院交谊楼召开。会议邀请了上海新闻出版局、复旦大学法学院、上海大学法学院、华东政法学院、上海高中级法院等单位的专家、学者。会议主要就以下一些问题展开了热烈的探讨。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26742    
  一、关于网络著作权纠纷的法律管辖
  管辖问题是人民法院受理纠纷案件时首先需要确定的问题。2000年12月21日颁布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计算机网络著作权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以下简称《解释》)第1条规定:网络著作权侵权纠纷案件由侵权行为地或者被告住所地人民法院管辖,侵权行为地包括实施被诉侵权行为的网络服务器、计算机终端等设备所在地。对难以确定侵权行为地和被告住所地的,原告发现侵权内容的计算机终端等设备所在地可以视为侵权行为地。为此,有学者指出,此解释虽与我国民诉法第22条、第29条的规定相吻合,但在实践中不易操作,因为虚拟的网络世界具有充分开放的特征,其无国界、覆盖面非常之广。虽说人们可以以相对固定的计算机终端、服务器等设备中寻找侵权行为地,但终究不便。被侵权人不能直观地找出侵权行为地,还得借助其它力量,从而可能增加调查支出,特别是我国当前提供此类服务的调查机构也很少有见,这就又增添了被侵权的负担。因此,学者建议,是否可以从简便当事人诉讼的原则出发,改被告住所地人民法院管辖为原告住所地人民法院管辖。
  二、关于网络著作权法律关系
  对于网络著作权法律保护的客体。依《解释》第2条之规定,网络著作权法律保护的客体与一般著作权法律保护的客体没有多大区别。作品在被数字化后,改变的只是作品的存在形式,而其表现形式不会因数学化而有所改变,也不会因数字化而丧失其“独特性”和“可复制性”等特征。与会者一致认为,因作品在被数字化后仍具备作品的实质要件,故应受著作权法的保护。由于数字化过程本身并不具备独创性,不产生新的作品,可见法律保护的是网络作品的创作人,而不是数字化的人。
  对于网络著作权人的权利。有代表指出,虽然现行著作权法是法院审理涉及网络传输的著作权案件的法律依据,而且《解释》第2条规定,对数字化作品的著作权的各项权利的适用均适用著作权法第10条的规定。但作者在网络环境下的权利毕竟不等同于普通著作权人的权利,它还涉及管理信息和技术措施,而且国家对网络著作权的管理也不同于普遍著作权的管理,因此,对作者在网络环境下的权利应加以特别保护。
  三、对网上传播作品的法定许可问题
  有代表指出,网上传播国内一般作品应当适用“法定许可”,而且,法定许可应当成为国际网络传播的主要游戏规则之一。《解释》第3条已经明确规范了将网站视同为报刊,在报纸、刊物与网站三者之间的作品传播适用我国著作权法第32条第2款规定的“法定许可”(严格地说是“准法定许可”)。我国著作权法修改稿也在众说纷纭中保留了“报刊转载法定许可”规定。看来,法定许可正在成为中国网络传播的“操作规程”,当然,仅仅局限在报、刊、网站之间不延伸至书籍。回顾过去几年中的三个相关案例:陈卫华诉《电脑商情报》网络著作权纠纷案因系从网到网、从网至报的作品传播,故应不再属于侵权;而王蒙等6作家状告“北京在线”(www.bol.clm.cn)网络著作权侵权案因系从书至网,所以仍应归入侵权;同理,上海《榕书下》网站诉中国社会出版社网络著作权侵权案因系以网至书,因此也依旧在侵权之列。法定许可也应当成为网络传播的国际“交通规则”,因为对于浩如烟海、汗牛充栋的报纸,刊物与网站上初始发表的海量作品,其背后站着海量的作者(著作权人),要在茫茫人海中及时找到海量著作权人并获得其海量许可,从经济视角来看几乎是不可行的。为寻找一位作者获得其许可的经济成本可能是支付给其权利金(稿费或版税)的几倍、十几倍乃至几十倍(也许为了支付100元稿费而需要耗用几千元的寻找费用),而绝大多数作者(著作权人)都是愿意许可他人使用其作品的。更重要的是,寻找作者获得其授权在时间上也几乎是难以预测和无法把握的。为此,学者进一步指出,授权许可即先授权、再使用,这在时间上和经济上几乎都是不可取和不可行的,也是不合理的。徒法不足以自行,苛法更难以施行 ,如果坚持授权许可,那么网站与“数字图书馆”都将成为“历史文献博物馆”,而当代人类最需要交流的近几年、近几十年中的科学技术论文和文学艺术作品却因授权不能或困难而陷入束之高阁,无法传播的尴尬境地。网络提供了、创造了信息传播超速度与知识扩散高密度的科学技术背景,却又引发了知识扩散和信息传播的瓶颈问题,以千百年来的技术限制环节,转变成了今天的法律限制环节、知识产权限制环节。网络背景和高技术条件带来了知识产权脆化(易受高技术侵犯)和知识产权强化(易传播和转让)的双重问题,这两者却有害于科技进步、经济发展和社会前进。如何实现知识产权权利人与社会公众(包括网络服务商ISP)之间的利益平稳,如何实现保护工业发达国家及企业相对知识产权优势和保留发展中国家及企业合理空间之间的利益平衡,以及实现其他相关利益群体与利益主体之间的利益平衡,网络传播的法定许可是防止风格空间知识产权过渡强化和不当脆化的优化选择,是利益平衡,也是利益趋同。如果坚持授权许可,那么在不可操作的规范制度与不可抵挡的市场需求的冲突中,势必引发盗版猖獗和侵权严重,不能以合理程序、合理条件及合理价格、合理时间获得许可证的需要使用者,极可能成为相应规范制度的不得已的破坏者。因而,网络传播的法定许可是避免这一窘境的理性思考和合理措施。
  四、关于网络服务提供者的法律责任
  网络服务提供者(Internet Service Provider,简称ISP)是为各类开放性的网络提供信息传播中介服务的人。根据提供服务内容的不同,网络服务提供者可分为提供连线服务的网络服务提供者(IAP)和提供内容服务的网络服务者(ICP)。网站为人们在虚拟环境下的信息发表、传递和交流提供了手段或空间。因此,这里不能称为一种合同性的服务关系,而是由法律直接规定网站在向公众提供信息服务过程中应当履行哪些义务,以确保网络信息发布和传播能够按照合法、有效的方式运营。这些义务大致可分为两方面:一是服务行为合法义务;二是保证信息内容合法义务。为此,有学者指出,由于网络本身的开放性,使得网络公司无法事先控制所有信息来源,因此,如果上网发布信息者事先与网络公司有协议,那么可以在事先约定禁止发布法律禁止的信息,否则自负其责;如果不能事先协议规定,网站不可能在事先发布上有所作为。但是不管怎么样,一旦发现网站即应立即删除。一般来讲,在这种被动传输服务框架下,传输者一般对信息的内容真实性和合法性不作实质上的审查,即使法律上有如此要求,也难做到。在一定意义上可以说,法律只能禁止网站本身主动传输了不合法信息的行为,《解释》第5条也是使用了“明知”等字眼,所以只有在明知的情况下才能要求网站承担责任;对于被动传输了不合法信息的行为,网站只能尽到事后审查的义务,如果没有尽到审查义务的,网站应承担相应的责任。因此,网站不仅自己不应传输不合法的信息,而且应当审查被动的传输信息内容的合法性。至于怎样才能算做到尽到审查义务,需要结合具体案件制定:(1)网络服务提供者对其传输内容可以控制、监督、编辑的,应对网上的侵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26742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