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现代法学》
法国《人权宣言》在晚清
【英文标题】 Declaration des Droits de 1''Homme et du Citoyen in Late Qing Dynasty
【作者】 程梦婧【作者单位】 西南政法大学
【分类】 宪法学【中文关键词】 晚清;《人权宣言》;人权;宪法
【英文关键词】 late Qing Dynasty; Declaration des Droits de 1'Homme et du Citoyen; human rights; constitutional law
【文献标识码】 A D0I:10.3969/j.issn.1001-2397.2013.06.03
【期刊年份】 2013年【期号】 6
【页码】 41
【摘要】

法国《人权宣言》自晚清传入中国以来,受到士人的广泛关注,先后出现了不同版本的中文译本,为人们初识《人权宣言》奠定了基础。同时,《人权宣言》不仅对晚清士人人权思想与法律制度的塑造产生了极为重要的影响,更在晚清的新政、修律、预备立宪以及革命过程中被广泛运用。而它在晚清的影响与运用,都是极具价值和意义的。

【英文摘要】

Since Declaration des Droits de 1'Homme et du Citoyen was brought into China in late Qing Dynasty,it caught widespread attentions from scholars,thinkers,and revolutionists. Different versions of Chinese translations were published, which laid the foundations for people to be acquainted with the Declaration. Meanwhile,the Declaration not only had the significant influence on the shaping of human rights thoughts of scholars,thinkers,and revolutionists,but also was applied widely in the process of the establishment of the new regime,the revision of law,the preparation for constitutionalism,and the revolutions in late Qing Dynasty. The effects and the application of the Declaration in late Qing Dynasty were valuable and meaningful.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81696    
  
  本文旨在专门分析法国《人权宣言》在晚清的输入及其影响。尽管英国的《自由大宪章》、美国的《独立宣言》和法国的《人权宣言》等人权文本,在晚清或者被翻译为中文本{1},或者被中文书籍与报刊杂志所介绍乃至援用,使中国士人(泛指学者、思想家、士大夫等)了解和熟悉西方的人权思想与人权制度,从而在中国近代人权概念与思想的形成史上,呈现出一条由外而内、由西而中的历史轨迹。然而,《自由大宪章》并未全面涉及基本人权。《独立宣言》虽然包含了对人权的一些阐述,但它只在其第二段中简要表述了关于人权的思想。而“这一段话在内容上如此广泛以至于很难从中读出或者推导出一套权利系统。”[1]因此,《独立宣言》并非一份系统规范人权的文件。而相较于以上两份文本,作为以“人的权利”命名,阐述了人权的基本思想并确定了人权的一系列重要原则与规则的《人权宣言》,则具有至关紧要的特殊意义。《人权宣言》对于中国人权思想及观念的形成所产生的影响也是显而易见的,并且将贯穿整个中国近现代的人权史。所以,具体研究《人权宣言》在晚清的输入,以及其如何塑造中国的人权思想与法律制度,就是极具价值因而也是十分必要的。
  一、《人权宣言》在清季的译介
  西方思想、学术与制度在晚清的输入,是与译书直接关联在一起的。面对1840年以来国门洞开以及与之相伴随的危象与困局,中国的一些士人深刻认识到:“当今之世,苟非取人之长,何足补我之短。然环球诸国,文字不同,语言互异,欲利用其长,非广译其书不为功。……苟能以新思想新学术源源输入,俾跻吾国于强盛之域。”[2]因此,“译书之宗旨”,就在于“输入文化挽救衰亡。”他们指出:“两群相遇,欲互换其智识,则必译书。……然则今日之支那,其以布帛菽粟视译书也审矣。”[3]也正是在此背景之下,《人权宣言》被逐步译介到晚清的中国,从而让中国士人得以见识《人权宣言》的真实思想。这一译介主要有零散和全本两种方式。
  (一)零散译介《人权宣言》
  这种方式,一方面是透过翻译外国的政法论著,使中国士人了解《人权宣言》或其具体条文;另一方面则是中国士人在其撰述的论著中,因讨论相关问题而论述《人权宣言》。
  从前一方面来看,早在19世纪末,就已经有汉译的著作谈到《人权宣言》。如在1899年《清议报》上刊载的德国政治学家、法学家伯伦知理的《国家论》就说方今列国开明之运,实始于第18世纪。其间大事最当留意者有三。……1789年来,法国人主张自由人权,及人类平等之说,遂动干戈,以致革命,三也。”[4]其后,1906年《新民丛报》刊登的日本宪法学家美浓部达吉的《近世宪法上之权力分立主义》一文,也特别谈到《人权宣言》第16条的部分内容:“无权力分立之国家者,即其非有宪法者也。”[5]这些译介,虽然或者过于笼统,或者过于简略,但仍然不失为清季中国士人获知《人权宣言》的途径之一。
  就后一方面而言,其所涉及《人权宣言》的内容更加广泛和频繁。概而言之,有以下几类:
  其一,剖析《人权宣言》产生的原因。白作霖就指出:据历史家所言,《人权宣言》产生的原因有五:(一)自路易十六以来,中央集权之政治过盛,历代君主恣行专制;(二)贵族、教士恃权跋扈,民不堪命;(三)平民困穷,几等奴隶;(四)自由平等之学说深入人心;(五)北美合众国独立告成,予以刺激。……其特质所存为本于卢梭《民约》诸书,自无疑义。又其国民议会,敢于公布,大率歆动于北美独立之竟成。则此五因中,自以后二者为尤切于事实[6]。
  这样的剖析,在当时是不多见的。
  其二,综合性述说《人权宣言》的精神。如《民报》刊载的《再驳新民丛报之政治革命论》总结了《人权宣言》的“共和”精神,其中就指出:“即如法国,由1789年之《人权宣言》而定,1791年之第一回宪法,其主义纯乎共和。”[7]
  其三,描述了《人权宣言》与宪法、宪政之间的关系。如荪楼指出,《人权宣言》表明,人权实际上是宪法的根本:“夫宪法制定之由来,本缘人权竞争之趋势而生,钦定名义,渺无闻焉。盖欧洲十八世纪以前,专制之毒与中国现势正同,卢骚忿之,特创民约之义。北美拾其余,乃背英建制;法人逐其流,遂为公民权宣言。”[8]考察宪政大臣达寿也介绍了类似的观点。
  其四,介绍《人权宣言》的个别条款。如梁启超的《国家思想变迁异同论》(1901)写道法国大革命,开前古以来未有之伟业,其《人权宣言书》曰:‘凡以己意欲栖息于同一法律之下之国民,不得由外国人管辖之,又其国之全体乃至一部分,不可被分割于外国,盖国民者独立而不可解者也。’云云。”[9]这可能是对《人权宣言》第三条的叙述。《湖北学生界》第三期(1903年4月)发表的《论中国之前途及国民应尽之责任》一文,也介绍了这一条款的内容。而悬解所写的《论社会革命当与政治革命并行》一文,则概括地说《人权宣言》“有助长竞争及绝对承认私有财产权之点”[10],这涉及到《人权宣言》第4、17条的规定。
  还有一些论文,记述了《人权宣言》关于自由的规定。如蜕庵说:“法国大革命时之《人权宣言》曰:‘苟非害群之事,则法律无禁之之权力。法律之所不禁,一切可任吾民之自由。无论何人,必不能强以法律所不命之事。’彼其绌肆滥之威权,坚自由之保障,是诚可谓无上之良法矣。”[11]
  《时报》(1907年7月3日)发表的《论国民法律上之地位》一文也指出:“盖自美国之《独立宣言书》,法国之《人权宣言书》,皆列入民种种之自由权,视为神圣不可侵犯者。”[12]
  以上这类介绍与论述,非常清楚地表明,晚清的中国士人对《人权宣言》已具有较为丰富的了解与认知。
  (二)全本译介《人权宣言》
  所谓“全本译介”,是指对《人权宣言》这个文本的全面翻译(包括评注)。就笔者目前所知,清季的中国士人对《人权宣言》的全本译介,主要有两个中文译本。其一是由小颦女士翻译的《法兰西人权宣告书》。该《宣告书》与《美利坚独立檄文》(今为《美国独立宣言》)等四个文件,集合成《政治思想之源》一书,由支那翻译会社(日本京都法政专门学院出版部)1903年印行。这是《人权宣言》第一次以中文本的面目面世。一些关于晚清民主思想史、人权思想史的论著,对该译本有所提及。其二是《法国宪法人权十七条译注》(以下简称《人权十七条译注》)。该译注的作者署名为“川”,译注全文刊登于1907年的《申报》。{2}这一译注无疑是极其重要和十分珍贵的。
  《人权十七条译注》并非仅仅是《人权宣言》条款的汉译,还包含了说明和注解方面的内容,这使我们有可能去探知译注者翻译《人权宣言》的动机及其对该宣言的理解。
  《人权十七条译注》首先有一段“译者序”,该序全文很简短:
  地球各国之宪法,除英国外,大半则取则于法国。而法国宪法之纲领,全在人权十七条。此十七条人权,系于1789年由国会投票决定而宣布者也,故名曰《人权之宣告》(人权者,犹言人人应有之权利也。此权利系天赋者也。既为人既为国民,皆有此权利。)
  这一“译者序”,简明地表达了译注者之所以要译注《人权宣言》的基本动机,同时也阐明了他对人权的理解,以及关于人权与宪法关系的见解。而译注者将《人权宣言》称之为《法国宪法人权十七条》,可能是因为该宣言已成为法国1791年宪法的一部分。我不休息我还能学
  《人权十七条译注》的主体内容,当然是译注者对《人权宣言》十七条条文的翻译。考虑到可能“原文词意简赅,阅者不易领悟”,译注者对其大部分条文(除第9、13、14、15条外)作了精炼的注解。这些注解,大略可以概括为三类:一是说明条文及其概念的含义;二是描述条文的背景;三是进一步阐释某种人权所具有的重大意义。以上这些注解,对于清季士人认识和理解《人权宣言》的基本精神、宗旨以及具体内容,无疑是大有助益的。
  在《人权十七条译注》的末尾,译注者再次对人权与宪法的关系作了阐述,指出:所译人权十七条,“系法国预备立宪之文告也,所订宪法,皆不外此十七条之宗旨。”这一观点,也是清季中国士人在人权上的重要认知。
  此外,还有两件涉及《人权宣言》的译事值得一提。第一,1908年的《民报》转载了公侠所译《印度自由报》发表的《神圣权利宣言书》。该《宣言书》共有七段文字介绍了“1789年法国《权利宣言书》”的一些条款,但几乎全部都属于《神圣权利宣言书》对《人权宣言》的归纳或概述。如其中介绍《人权宣言》部分的第1段,是对《人权宣言》第1、2、10、11条的概述。{3}另外六段,则主要是对《人权宣言》第3、4、5、6、13条的归纳。这些段落,虽然是对《人权宣言》一些条款的归纳或概述,但是《民报》的转载,也有助于增强清季中国士人对《人权宣言》的了解。第二,1907年的《民报》刊载了由德国的耶陵湼(耶里内克)所著的《人权宣言说》(即今译本《<人权与公民权利宣言>:现代宪法史论》)。这一论著正是耶利内克于1895年所著并在欧美政法学术界享有盛名的著作。但非常可惜的是,《民报》该期刊载其前四节(即前四章)之后,则未见其续刊第五至第九章。题为《法国和美国宣言的比较》的第五章,正是《人权宣言》各条与美国一些州的权利宣言(包括弗吉尼亚州《权利法案》、马萨诸塞州《权利法案》、马里兰州《权利法案》、北卡罗来纳州《权利法案》、新罕布什尔州《权利法案》、宾夕法尼亚州《权利法案》和佛蒙特州《权利法案》)相关条款的比较[13]。这就无法让人得见清季更多的《人权宣言》译本,不禁让人扼腕叹息。
  二、《人权宣言》对晚清士人人权思想的影响
  近代人权概念及其思想在晚清的引进、认同、开拓与演变,无疑与中国内部社会、政治局势的激剧变迁紧密相关,但是,从概念和思想所凭借的资源上来说,译书的作用尤其不可低估。正如有文化士人在20世纪初所指出的那样:“自志士东游以来,译本书如风发云举,一切学科日见进步,政法诸书尤辟浑茫,欧西巨子之学说,滔滔焉飞渡重洋,竞灌输吾同胞之意识界矣。”[14]《人权宣言》在清季的译介,同样也是“滔滔焉飞渡重洋,竞灌输吾同胞之意识界”。正是透过这类译介,晚清士人逐步接受人权,形成人权观念。所以,《人权宣言》对晚清士人人权观念、人权思想的生长与嬗变,乃至运用人权思想来思考、解决种种政治法律的问题,的确产生了至为重大的启蒙与引导、规范与推动作用。“人权”这一现代文明的概念,不断扩展其传播的空间,而“天赋人权”、人人生而自由平等、依靠宪法保护公民的基本权利等等人权思想,也为近现代中国人权思想观念与法律制度的形成奠定了极为重要的基础。
  这里有一个标准的问题,需要略作讨论:应当怎样去判断晚清士人的人权思想,明确受到了《人权宣言》而不是别的人权论著或人权文本的影响?显而易见,晚清士人的人权思想,从域外的来源来讲,无疑是多样化的,不仅有卢梭、孟徳斯鸠和密尔等西方思想家的著作,而且还有《自由大宪章》、《独立宣言》和《人权宣言》等多种人权文本,以及一些国家的宪法,如美国的第1至10条宪法修正案(《权利法案》)等。晚清士人在论说人权的各种观点与主张时,对其思想渊源或引述的材料,往往又缺乏必要的注释,从而使得上述判断与认定变得更加困难。笼统地分析晚清的人权思想与西方的人权思想之间的关系,相对而言较为容易,然而要清晰地判定晚清的人权思想与西方哪本著作或哪个人权文本之间的关系,则显然要复杂得多。那么,如何认定晚清士人的哪些人权思想,是出自于《人权宣言》的呢?
  笔者认为,大致上可以有四个基本的判断标准:一是中国士人在关于人权的论著中直接援引了《人权宣言》的条款,以作为其论说的佐证或论证的根据。这当然是最有力的证据,可以据此作出肯定性的认定。二是一些编译文献或论著在介绍、分析法国大革命时,论述到当时的人权问题,尤其是自由问题,虽然并未明确提及《人权宣言》,但不妨视为是指涉《人权宣言》,除非作者明言另有所指。三是中国士人的著述,虽然没有直接援引《人权宣言》,但其对人权思想或者人权主张的表述,在文句或形式(如列举式)上与《人权宣言》相近似,也可看作《人权宣言》一定程度上的翻版或汉语重述。四是看中国士人的著述,是否表达了与《人权宣言》相同的观点。这一标准具有较大的风险,因为不少思想家的著作与其它的人权文本,也阐述或表达了与《人权宣言》一样的观点。如“天赋人权”说,在《人权宣言》出世之前,就已在卢梭的《社会契约论》中得到阐明,而该书正是晚清译介的重要著作,从而为不少士人所熟悉。但身为作者的某个中国士人,在其撰著作文而论及人权问题时,则未必肯定阅读过《人权宣言》,或通过其他人的论著而了解了《人权宣言》的内容。这当然不意味着,我们可以断然排除他们的思想灵感来自于《人权宣言》的可能性。不过,这种渊源关系很难得到史料的确证。有鉴于此,笔者采取较为保守的态度,只根据上述前三个标准,来把握和分析《人权宣言》对晚清士人的人权思想所产生的影响。
  综观晚清研究、论说人权的主要文献,《人权宣言》对晚清士人人权思想的影响,主要表现在以下三个方面。
  (一)“天赋人权”的认识
  晚清士人较为普遍认为,“天赋人权”是人类的公理和通义,这固然与卢梭等思想家的天赋人权学说东渐大有关联,但无疑也受到了《人权宣言》的启发。《人权宣言》的前言阐明人权是“自然的、不可让与的、神圣的”,其第一条规定“人人生而自由、平等”,第二条又规定“自由、财产、安全和反抗压迫”是“自然的、不可消灭的人权”。这些阐述和规定,给了身处于困境中的晚清士人以极大的震撼。因此,思想家、学者和革命志士对这两条规定的内容有着更为深刻的阐释与感悟。如邹容在1903年的《革命军》中高唱杀尽专制君主的“革命”大义,“以复我天赋之人权”,使“人人皆得有天赋之权利可享”。在其《革命军·革命独立之大义》中重申:“各人不可夺之权利,皆由天授。”(第15条)“生命自由及一切利益之事,皆属天赋之权利。”[15](第16条)邹容既了解卢梭等人的思想,也对法国大革命达到了顶礼膜拜的地步。因此,邹容宣扬“天赋人权”,也有得益于《人权宣言》之处。《人权十七条译注》的译注者“川”,在“天赋人权”问题上,更明显地表现出《人权宣言》的深刻影响。他将“自然的、不可让与的、神圣的的人权”一句,译为“天然应有之人权、不可卖蔑之人权、神圣不可侵犯之人权”。根据这一观点,他定义说:“人权者,犹言人人应有之权利也。此权利系天赋者也。”“川”翻译《人权宣言》的第2条为:“各种政会之目的,无非保全此天赋之人权,保全此永久不灭之人权。此人权者,何也?曰自由也,曰安全也,曰财产之主权也,曰压制之抗力也。”他进而解释说:“所谓永久不蔑者,言此人权非如他事之可随时更张,乃与天地同休者也。不为人则已,既为人则必有此天赋之权利。”可见,他们都接受了《人权宣言》中所表达的人人生而平等的学说,以及天赋人权神圣因而不可让与、不可侵犯的主张。
  (二)对具体人权的解读
  在《人权宣言》的启蒙、号召之下,清季士人不仅阐述了一些具体人权的涵义,而且强调了这些人权及其保障的重大意义。这些士人论及较多的人权包括:
  第一,自由权。《人权宣言》第四条对“自由”一词下了被广为认同的定义,并且规定个人的自然权利的行使,只能以他人能享有同样的权利为界限,这些界限只应由法律来予以确定。清季的一些士人也接受了这样的定义和规定。如《论国民法律上之地位》一文说:
  自由一语含有两种之意味,其一谓政治上之自由,换言之,国民有参与政治之权利,即参政权是也。其一谓于法定限制之外,不受国家之侵害也,所谓自由权者即指此言之。盖自美国之独立宣言书,法国之人权宣言书,皆列举人民种种之自由权,视为神圣不可侵犯,近者各国莫不规定于宪法中[12]。
  这里明确提到《人权宣言》对种种自由权的列举和保障。该文还进一步引伸道所谓居住转移之自由、身体之自由、书信秘密之自由、集会结社之自由、言论出版之自由、所有权不可侵、住所不可侵,皆等金科玉律,以为人民权利之保障也。”[12]而其中的大部分也出自《人权宣言》如发表意见的自由以及思想、言论、著述和出版自由。这些自由,都引起了晚清一些士人的极大关注和阐发。如邹容在其《革命军·革命独立之大义》第十七条中就规定了思想自由,即“不得侵人自由,如言论、思想、出版等事”。
  “川”对于《人权宣言》关于发表意见自由第10条(他译为:“苟不紊法律所定之公共秩序,则各人意见不当馁而不发。”)的解释,也极为详尽和另有新意:
  不曰不必馁而曰不当馁,则法律非但示人以勿畏,且不啻语人曰:‘畏’字,是法律所禁也;则法律非但许人以昌言,且不啻语人曰:不昌言,是法律所禁也。不紊公共秩序者,犹曰勿轻举暴动也。盖言论固可自由,而杀人放火则不可自由也。
  所以,他特别高扬思想、言论、著述及出版自由的价值。正如他针对规定思想、言论、出版自由的第11条评注说:“言论自由、著作自由、印刷自由,此三者具而立宪之根基始立。若此三者未能自由,则断断无宪法之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格奥尔格·耶里内克.人权与公民权利宣言:现代宪法史论[M].李锦辉,译.北京:商务印书馆,2012:8.

[2]周树奎.译书交通公会序[G]//张静庐,辑注.中国出版史料补编.北京:中华书局,1957:57.

[3]论译书四时期[G]//张静庐,辑注.中国出版史料补编.北京:中华书局,1957:62,60.

[4]伯伦知理.国家论卷一[J].清议报,1899,(15).

[5]美浓部达吉.近世宪法上之权力分立主义[J].与之,译.新民丛报,1906,(89).

[6]白作霖.论各国宪法成立之原因[J].宪政杂志,1907,(2).

[7]再驳新民丛报之政治革命论[J].民报,1906,(6).

[8]荪楼.宪法大纲刍议[G]//张枬,王忍之.辛亥革命前十年间时论选集:第3卷.北京:三联书店,1977:681.

[9]梁启超.国家思想变迁异同论[G]//张品兴.梁启超全集:第2卷.北京:北京出版社,1999,(459).

[10]悬解.论社会革命当与政治革命并行[J].民报,1906,(5).

[11]蜕庵.论法律与道德之关系[J].新民丛报,1903,(36).

[12]论国民法律上之地位[J]东方杂志,1907,(7).

[13]耶陵湼(耶里内克).人权宣言说[J].伯阳重,译.民报,1907,(13).

[14]公奴(夏清贻).金陵卖书记[G]//张静庐,辑注.中国现代出版史料甲编.北京:中华书局,1954:384-385.

[15]邹容.革命军[G]//周勇.邹容集.重庆:重庆出版社,2011:237,255,257.

[16]支那子.法律上人民之自由权[J].浙江潮,1903,(10).

[17]梁启超.立宪法议[G]//张品兴.梁启超全集:第2卷.北京:北京出版社,1999:405-406.

[18]说国民[J].国民报,1901,(2)

[19]熊范舆.立宪国民之精神[J].中国新报,1907,(4).

[20]再驳新民丛报之政治革命论[J].民报,1906,(7).

[21]孙中山.在旧金山丽蝉戏院的演说[G]//广东省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室.孙中山全集:第1卷.北京:中华书局,1981:441-442.

[22]驳革命可以生内乱说[J].民报,1906,(9).

[23]天津自治研究所.立宪纲要·述臣民之权利义务第七[J].东方杂志,1907,(临时增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81696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