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物权法》第24条对航空器所有权的影响
【英文标题】 Effects on Article 24 of Property Law to Aircraft Ownership
【作者】 张鸣胜顾梦迟
【作者单位】 南京航空航天大学人文与社会科学学院南京航空航天大学人文与社会科学学院
【分类】 物权
【中文关键词】 航空器所有权;物权法;登记对抗制度;第三人;善意取得
【英文关键词】 aircraft ownership; property law; registration adversarial system; third person; acquired in good faith
【文章编码】 1008-2204(2018)02-0069-06【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18年【期号】 2
【页码】 69
【摘要】 中国航空器所有权目前的相关规定还不完善,需要借鉴物权法相关规定来对航空器所有权的规定加以细化和补充。明确建造中的航空器所有权的性质是一般动产;交付说和登记只能产生对抗效力更具有合理性;对第三人范围应加以限制和适用善意取得制度;其他相关问题的完善包括改变航空器所有权变动形式的表述和扩充中国民用航空器物权登记事项的受理范围等。目的是厘清弄物权法和民用航空法中关于航空器所有权规定的关系,比较出其相同之处和不同之处,从而得出两个法律中对于航空器所有权的规定还存在的不足之处,使得法律中有关于航空器所有权的规定更加完善,在法律上全面保护航空器所有权的变动,推动中国的航空事业发展和法制建设。
【英文摘要】 The relevant provisions of the current aircraft ownership are not perfect, so it is necessary to draw on relevant provisions of the Property Law for refinement and supplement. The article clarifies the nature of the aircraft ownership under construction which is generally movable property. The articles holds the view that delivery and registration can only produce opposing effect. The article suggests the range of the third person be limited and innocent acquisition system be applied. Other related issues include changing the form of aircraft ownership and expanding the acceptance scope of property rights registration of Chinese civil aircraft. The aim of the article is to clarify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the Property Law and aircraft ownership, and compare the similarities and differences to find out drawback of the aircraft ownership, thus making laws on aircraft ownership more perfect. In order to promote the development of China’s aviation industry and the legal system, this article makes suggestions on aircraft ownership in law.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37563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一)(以下简称《物权法》解释(一))自2016年3月1日起施行,对特殊动产包括航空器在内的物权转让和善意取得制度作出细化规定。根据动产的法律定义,《物权法》第24条规定的“船舶、航空器和机动车”虽具有自身特殊性,仍应属于动产范畴。关于特殊动产的物权变动,因其本身价值较大,在产生权利冲突时,可能对出让人、受让人或“第三人”利益造成重大损失;此外,航空器等特殊动产多承载着公共运输的功能,与公共安全和公共利益休戚相关。加之中国航空运输行业正处于快速发展时期,《物权法》解释(一)的施行引起了学界和公众有关航空器所有权问题与航空法完善考辩的广泛关注。基于航空器物权转让的现实情况,兼顾考量公共秩序的维护,探究当前航空器所有权立法制度缺陷并提出完善之策,在《物权法》对特殊动产作出普适性规定的同时进行航空器等物权变动的专门立法,无疑具有深厚的理论价值与积极的实践意义。
  一、航空器所有权概述
  (一)航空器所有权的概念
  所有权是民法中一个重要的概念,在法律上是“对物完全的权利”。{1}《民法通则》第71条规定了财产所有权是指所有人依法对自己的财产享有占有、使用、收益和处分的权利。而航空器属于物权法中的物,因此,航空器所有权属于所有权的一种,它具有所有权的全部性质和特征,由此可以得出航空器所有权的定义为航空器所有权人依法对航空器享有占有、使用、收益和处分的权利。
  (二)航空器所有权的特征
  航空器所有权有着一般财产所有权的特征,其自身也存在一些独特的特征。{2}
  1.所有权的权利主体特定,义务主体不特定
  航空器所有权的权利主体是经依法登记,取得民用航空器所有权的公民、法人或其他组织。其义务主体是不特定的,包括了所有人以外的其他任何人,因为民用航空器物权是对世权。
  2.所有权客体范围具有特殊性
  所有权客体范围具有特殊性,指的是民用航空器及其外延。《中华人民共和国民用航空法》(以下简称《民用航空法》)第10条规定:航空器包括民用航空器构架、发动机、螺旋桨、无线电设备和其他一切为了在民用航空器上使用的,无论安装于其上或者暂时拆离的物品。由此可见,航空器所有权的客体与一般财产所有权的客体相比有其特殊性。明确航空器客体范围和外延的法律意义在于:基于民用航空器的所有权、使用权等所发生的民事法律行为,除非另有约定,其效力及于整个航空器,而非只是其各个组成部分。对于《物权法》中所涉及的“正在建造的航空器”,《民用航空法》中并无明确规定,但是基于其特殊性,正在建造中的航空器并不等同于文章所阐述的航空器的概念。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用航空器权利登记条例》的规定,只有那些办理了国籍登记的民用航空器才是登记权利的客体,因此,它不属于航空器所有权客体的范畴。
  3.所有权内容具有特殊性
  航空器所有权的的权能包括占有、使用、收益、处分。民用航空器经常被非所有人占有,因为民用航空器需要由具有航空执照的人员来进行空中航行活动。因此,当进行航行活动时,它常常处在航空人员的直接控制之下,而不是处于所有人的直接控制之下。
  主体对于航空器的使用、维修保养和保证适航状态具有特定义务。《民用航空法》第38条规定了民用航空器的所有人或者承租人应当按照适航证书规定的使用范围使用民用航空器,做好民用航空器的维修保养工作,保证民用航空器处于适航状态。
  在航行活动中,机长在遇到特殊情况时对民用航空器享有最后处分权。飞行中对于任何破坏民用航空器、扰乱民用航空器内秩序、危害民用航空器所载人员或者财产安全以及其他危及飞行安全的行为,在保证民用航空器及所载人员的安全的前提下,机长有权采取必要的适当措施,对民用航空器做出处分。
  二、《物权法》与《民用航空法》的关系及比较
  (一)一般法与特别法关系
  《物权法》是一般法,《民用航空法》是特别法。有关物权的特别法包括1995年10月30日主席令第56号公布的《民用航空法》(1996年3月1日施行),其中主要是第3章有关于民用航空器所有权、抵押权和优先权的规定。根据特别法优先于一般法的原则,即当两部法律对同一事项的规定发生冲突时,优先适用于特别法的规定;若特别法中对某一事项未有规定,才适用一般法。但是,由于《民用航空法》在1995年生效,而《物权法》在2007年生效,《物权法》在《民用航空法》之后制定,由于中国的法制的发展十分迅速,法制环境还不稳定,所以1995年制定的《民用航空法》在一定程度上不如2007年生效的《物权法》完善。因此,在适用法律时,选择特别法优于一般法原则的前提是这部特别法已经比较完善,且符合目前的国情和国家方针政策,才能够被适用。
  (二)《民用航空法》中航空器所有权的规定是对《物权法》的补充和细化
  《物权法》是对民用航空法中航空器所有权、机动车、船舶所有权这些特殊动产物权的规定总结归纳而成。正是由于《物权法》的规定,这些特殊动产物权其独特的登记对抗制度有了法律依据。除此之外,有关于第三人的的具体规定,包括善意取得制度在物权法中都有相应的细化。航空法具有社会功能、政治功能、经济功能、利益调控功能、激励功能等,这些功能也正是物权在航空器这一方面的作用体现。
  (三)《物权法》和《民用航空法》无法完全衔接
  《物权法》第24条明确规定了航空器物权变动效力的基本原则,即登记对抗制度。按照《物权法》与民航法的效力关系,作为一般法的《物权法》所确定的物权效力原则也应当被民用航空法所贯彻,但是民用航空器物权登记制度在可登记物权的种类方面事实上是无法贯彻。《物权法》规定的作为中国境内惟一供航空器物权登记的民用航空器权利登记簿只受理特定的航空器权利,产生了实践中某些航空器物权无从登记的困境。民用航空器与大型船舶一样,在建造过程中就存在着获得融资的需求,融资租赁有利于避免航空公司耗费巨资购买航空器,避免资金紧张的状况。中国《海商法》早就确定了建造中的船舶可以设定抵押权并且该权利应当办理登记的规定。后来,《物权法》将上述规定扩展到航空器,规定可以就建造中的航空器设定抵押权,该抵押权在抵押合同生效时设立、依法办理登记后产生对抗效力。但是航空器中对于建造中的航空器这一概念并无涉及。
  (四)《物权法》第24条与《民用航空法》第14条的比较
  有关于航空器所有权的规定,集中体现在《物权法》第24条与《民用航空法》第14条。关于物的归属标准,《物权法》在第14条和第23条进行了规定,确立了动产交付生效和不动产登记生效的物权变动模式。而《物权法》第24条就是关于特殊动产物权的规定,其规定为“船舶、航空器和机动车等物权的设立、变更、转让和消灭,未经登记,不得对抗善意第三人”。这三个特殊动产为船舶、机动车和航空器,而其中关于航空器的物权变动在《民用航空法》中也有相应的体现,其第14条中规定了“民用航空器所有权的取得、转让和消灭,应当向国务院民用航空主管部门登记;未经登记的,不得对抗第三人”。两个法条相同点在于:它们都是关于航空器所有权变动的法条,都采取的是登记对抗制度。其不同点在于:1.物权变动方式表述不同。在《物权法》第24条中,所有权的变动表述为“设立、变更、转让和消灭”,而在民用航空法中,航空器所有权的变动表述为“取得、转让和消灭”。2.民用航空法中规定了“应当向国务院民用航空主管部门登记”,但是《物权法》第24条未规定登记部门。3.第三人的范围不同。《物权法》中的“第三人”加了限定词“善意第三人”,可以看出《物权法》中的第三人范围小于航空法中第三人的范围。
  三、关于航空器所有权规定存在的问题
  (一)“建造中的航空器”所有权的特殊性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用航空器权利登记条例》规定,只有那些办理了国籍登记的民用航空器才是登记权利的客体,由此看来,建造中的航空器并不是航空器所有权的客体范畴。“建造中的航空器”在《物权法》中有相关规定,但是在民用航空法中未涉及。《物权法》第180条规定,债务人或者第三人有权处分的下列财产可以抵押:正在建造的建筑物、船舶、航空器。这一条明确规定了正在建造中的航空器可以设立抵押权。那么建造中的航空器是否属于《物权法》第24条规定的航空器,是否属于民用航空法中规定的航空器?它的所有权变动是否应该适用第24条关于特殊动产的规定,还是属于适用一般动产的所有权规定?建造中航空器的所有权变动用不用向航空主管部门登记?未登记,能否对抗第三人?这些都是对于建造中的航空器所产生的问题,在《民用航空法》中并没有关于建造中的航空器的相关规定,这就会产生法律的空缺,导致正在建造的航空器的所有权概念得不到明确,所有权变动得不到法律保护。
  (二)登记对抗制度存在的问题
  1.所有权变动的生效效力——合意说和交付说
  关于这一问题,理论上有两种观点。一种观点认为特殊动产的所有权自合同生效时发生物权变动,于登记时发生对抗善意第三人之效力。这种观点被称为“债权意思+登记对抗”,简称合意说,债权意思主义是指“物权因法律行为而变动时,仅需由当事人订立债权合同即为足以,不需以登记或交付为其成立或生效的要件”。{3}另一种观点认为特殊动产所有权自交付时发生效力,登记时产生对抗效力。这被称为“交付生效+登记对抗”,简称交付说。{4}两种观点相同之处就是都承认登记只能产生对抗效力,不同之处在于特殊动产所有权转移是否需要交付:前者认为特殊动产所有权自合同生效时变动,整个转移过程并不涉及交付,因此,将交付排除在特殊动产公示之外。后者认为合同只能产生债权,交付才能发生所有权变动。
  2.登记是生效要件还是对抗要件
  在当事人之间,单纯登记能否导致所有权的变动,也存在两种观点。一种观点认为《物权法》第24条本意上包含了登记生效效力的规定,登记和交付都是特殊动产的公示方法,单纯登记可以导致所有权的变动。{5}124—137另一种观点认为《物权法》第24条仅仅是关于登记对抗效力的规定,是不完全条款,特殊动产所有权只能自交付时发生变动。{6}49—55因此,单纯登记不能导致所有权变动。
  3.登记对抗制度本身的局限性
  虽然采取登记对抗主义可以保障交易便捷,但是司法实践中特殊动产物权变动的情形多种多样,适用登记对抗主义并不难为每一种情形提供有效的解决办法。其次,适用登记对抗主义与《物权法》公信原则相互冲突,无法解释未登记的所有权在性质上应该如何认定、不能有效地保护第三人的利益。除此之外,登记对抗主义和中国物债二分的民法体系相互冲突。在一次性买卖和多重买卖中,第一,不能认定未交付、已登记的物权变动是否生效。第二,多重买卖中,登记对抗主义不能在一方完成交付、另一方完成登记时很好地进行利益平衡。
  (三)第三人的范围不同以及善意取得的争议
  《物权法》条文中的第三人主耍涉及三类:物权变动中的第三人、作为担保人的第三人和内部共有关系之外的第三人。仅就物权变动中的第三人而言,“第三人的利益就是交易秩序的化身,保护第三人的利益就是保护交易的安全。{7}《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王利明.《物权法》论[M].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3:245.
  {2}郝秀辉.航空器权利研究[J].中国民航学院学报,2005,23(1):54—60.
  {3}江平.民法学[M].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11:261.
  {4}戴永盛.论特殊动产的物权变动与对抗:上[J].东方法学,2014(5):.
  {5}王利明.特殊动产物权变动的公示方法[J].法学研究,2013(4):124—137.
  {6}崔建远.再论动产物权变动的生效要件[J].法学家,2010(5):49—55.
  {7}孙宪忠.中国《物权法》总论[M].2版.北京:法律出版社,2009:380.
  {8}郝秀辉,王锡柱.民用航空器适用善意取得制度的可行性辨析[J].烟台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5,28(5):54—62.
  {9}梁慧星.中国《物权法》研究[M].北京:法律出版社,1998:136.
  {10}孟繁超,朱彤彤.民用航空器物权体系建构若干问题研究[J].安徽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8,32(1):38—42.
  {11}于丹.中国民用航空器物权登记制度:成就、问题与完善[J].北京理工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4,16(2):98—104.
  {12}李小年,李攀.《物权法》第24条规定对船舶所有权变动的影响[J].法学,2009(11):111—120.
  {13}王立志.船舶物权登记论——实体法实现的程序进路[M].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10:35—36.
  {14}朱彤彤.民用航空器权利体系若干问题研究[D].南京:南京航空航天大学,2009.
  {15}刘俊,刘融斌.完善我国特殊动产物权登记制度的若干思考[J].法学论坛,2007,22(1):65—71.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37563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