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法学》
股东会召集程序瑕疵与撤销
【副标题】 一则申请撤销股东会决议纠纷案评析
【英文标题】 Procedural Defects and Withdrawal of Holding a Shareholders’Meeting
【英文副标题】 Case Study of a Petition to Withdraw a Shareholders’Meeting
【作者】 黄学武 葛文【作者单位】 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分类】 公司法【中文关键词】 股东会决议 召集程序 瑕疵 民事救济
【期刊年份】 2007年【期号】 9
【页码】 133
【摘要】 根据我国《公司法》第22条第2款规定,股东会或股东大会、董事会的会议召集程序、表决方式违反法律、行政法规或者公司章程,或者决议内容违反公司章程的,股东可以自决议作出之日起60日内请求人民法院撤销。股东会召集程序瑕疵并不必然导致决议无效或可撤销。股东会决议应当得到充分的尊重,特别是对程序上存在的瑕疵请求撤销的,应当加以慎重对待和限制,维护股东会决议的安定性。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14127    
  【案情】
  某股份有限公司于2003年3月经工商管理部门登记后依法成立。王某持有该公司2%股份。2006年6月30日该公司准备召开临时股东会,于6月15日向各位登记股东发出召开股东会的通知,内容为决定是否分配股东的利润及变更公司的注册资金。王某于6月20日将本人的股份转让给张某。张某已经支付了部分的股款,但尚未到公司办理股东变更登记。后该公司于6月30日形成股东会决议,到会股东(全体股东2/3以上)一致认为:公司目前经营困难,利润空间不大,为了公司进一步扩大生产,保证公司经营的后劲,决定暂不分配利润,到年底再形成利润分配的方案;为了满足海华工程项目的投标要求,公司的注册资金由目前的500万元增加到1000万元。王某因出差在外,并没有收到股东会临时开会的通知,但通过其他途径得知后,告知张某参加。张某到会后,因其没有办理股东变更登记,公司遂拒绝张某参加临时股东会。公司在形成决议后,用电话形式告知王某决议的内容,但王某没有明确表示反对。公司认为王某所占公司股份的份额非常小,即使到会参加表决,也不影响决议的内容,遂没有再行通知王某参加股东会。
  公司根据股东会决议,向工商管理部门办理了变更注册资金的登记,而且参加海华工程项目的投标并中标。后王某通知张某股东会决议的内容,张某认为这个决议侵犯了其将在公司获得的权益,遂表示不再履行其与王某之间的股权转让合同,并要求王某负责返还相应的股款。王某认为其股东权利遭受公司的侵犯,遂到法院提起诉讼。
  王某诉称:根据《公司法》第22条第2款的规定,临时股东会召集通知的时间应当在15日前,而公司的通知期间不够15天;另临时股东会不能审议股东年会决定的注册资金的变更,决议的内容违法,而该决议导致其与张某的股权转让协议无法履行,特请求撤销公司的这次股东会决议。
  公司辩称:王某在股东会表决前已经不是公司的股东,不具有股东会决议撤销权人资格,且股东会召集通知的期间已满足公司法规定的15天的要求,召集程序并不违法。公司变更注册资金是为了公司整体发展的需要,并不侵害王某的利益。公司变更注册资金后,已经对海华工程项目进行投标,并与他人签订合同并履行。公司临时股东会决议应当得到维持。
  法院经审理后认为,王某在股份有限公司的股份仅有2%,其到会也不影响决议形成的结论,且王某在股东会表决前已经转让其股份,不具备实质的股东资格。王某与张某之间的股权转让纠纷应另案处理。公司临时股东会召集通知已经满足了公司法规定的15天的要求,召集程序并不违法。关于注册资金应由股东会年会决定问题,由于该决议形成后,公司已经与他人履行相关的合同,为维护交易的安全与稳定,保护善意第三人的利益,其不能变动。王某的股东实质性权利并没有遭受到侵害,遂驳回王某的诉讼请求。王某未上诉,一审判决生效。
  本案争议的焦点问题是:股份有限公司拟于6月30日召开临时股东会,而于6月10日向各位股东发出股东会召集通知,股东王某未收到开会通知,王某是否具备股东会决议撤销权人资格?股东会召集期间如何计算?召集的事由是否符合公司法的规定,即该次股东会召集程序是否违法?
  【评析】
  一、股东会决议程序瑕疵与救济的立法目的
  股东会是股东可以“干预”公司经营管理者及控股股东的唯一方式,在这个会议上少数股东可以要求大股东解释其政策并提出微弱的反对意见。[1]坚持股东会程序,可以避免股东间产生混乱、怨恨和争议。这种少数股东的怨恨,从长远来看只能给公司、控股股东、资本市场带来损害,这种怨恨必须设法化解,至少应该做到谨慎地重视股东会程序。股东会决议存在瑕疵的情形,有两个主要方面:一是内容的瑕疵,即决议实体内容违背法律、行政法规;二是形式的瑕疵,即决议的程序违背法律、行政法规、公司章程。前一种情形是无效的情形,而后一种是可撤销的情形,有待于股东的提出,在股东未提出撤销诉讼之前,其是有效存在的,并发生法律效力。对于有瑕疵的股东会决议,存在以下几个方面的利益和不当:一方面,决议必须是在遵守法律、行政法规和公司章程的前提下作出,少数股东未经正当程序的通知和必要方式行使表决权,是对少数股东权利的侵害,必须赋予少数股东必要的救济;另一方面,股东会决议投入了大量人力、财力、精力、时间,是资本民主的结果,撤销决议的结果造成的损失是高昂的;同时决议的产生还有对世的效力,一经作出并付诸实施,就会产生一系列的法律关系,随意撤销,将对信赖该决议的善意第三人利益造成损害,不利于交易的效率、安全,以及法律秩序的稳定。再者,少数职业股东干扰股东会决议形成,存在轻易提起撤销股东会决议的诉讼、谋求不当利益的情形。因此股东会撤销诉讼应当在上述三者之间找到平衡。总之,股东会决议应当得到充分的尊重,特别是对程序上存在瑕疵请求撤销的,应当加以慎重对待和限制,维护股东会决议的安定性。基于以上理由,不认为存在程序瑕疵的股东会决议无效,而规定准许股东于一定期间内对瑕疵股东会决议提起撤销诉讼,使之无效。[2]此即该决议依法成立后,在未经撤销前,仍为有效;股东超出法定期间,未提起撤销诉讼或提起撤销诉讼而无理由被驳回的,该决议自动有效。
  二、股东会召集程序瑕疵的类型及撤销权的行使条件
  我国《公司法》第22条第2款规定,股东会或股东大会、董事会的会议召集程序、表决方式违反法律、行政法规或者公司章程,或者决议内容违反公司章程的,股东可以自决议作出之日起60日内,请求人民法院撤销。一般而言,撤销原因可以分成三大类:(1)召集程序上的瑕疵;(2)表决程序上的瑕疵;(3)决议内容违反公司章程。[3]上述案例主要体现在股东会召集程序上是否存在瑕疵。通说认为,股东会决议撤销诉讼是一种形成之诉。[4]所谓形成之诉是指原告主张法律上一定事由即形成原因的存在,而当此种存在为法院所认可时,根据法院判决形成新的法律关系的诉讼。形成之诉与给付之诉不同,其将产生一种对世的权利,对股东会决议撤销而言,则涉及众多股东、董事、监事、公司债权人、债务人、公司职员等人的利益,并影响公司的正常运营,故对撤销诉讼必须加以限制。[5]所谓的“召集程序违法”,一般认为包括两个方面:一是通知、公告;二是召集事由。按照《公司法》的规定召集程序存在瑕疵主要表现在以下条款:第101条关于股东大会的召开的规定;第102条关于股东大会的召集与主持程序的规定;第103条关于股东会通知时间及方式的规定。故对该案件应从以下几个方面加以探讨。
  (一)具备股东会决议撤销权人的资格
  依上述规定,股东会决议具有撤销原因时,对可以起诉撤销股东会决议的股东的资格并无限制,但是否股东会决议在程序上具有违法的原因时,所有股东均可以起诉请求撤销该股东会决议?如股东未出席股东会或股东在决议形成时并不具备公司股东资格等情形时,是否准许其提起股东会决议撤销诉讼,值得研究。依据现行实务及学说见解,参照国外立法例,并非所有股东均可以成为撤销权人。
  1.提起撤销诉讼时,撤销权人是否具备股东会决议形成时的股东资格。
  根据《公司法》第22条第2款的规定,要考量两个时间点的股东身份:一是提起诉讼时;二是股东会决议形成时。而提起诉讼时具备股东身份是必要条件。如果提起撤销诉讼时具备股东身份,而诉讼中其不具备股东身份时,其诉权不因股份转让而消灭,应由诉讼提起人的权利继受人即股东权受让人参加诉讼,否则应认定原告不具备诉讼主体资格。而对于股东会决议形成时股东身份的情况是否为股东会决议撤销诉讼的必要条件,此问题较为复杂。股东权利是可以不断流转的,股东提起股东会决议撤销诉讼时,其可能并未参加股东会,也可能在股东会决议形成时并不具备股东资格,但并不能否定其提起撤销诉讼的资格。一般认为,只有股东会决议作出时具备股东资格,而且在提起撤销诉讼时亦具备者,才能成为股东会决议撤销权人。通说亦认为,起诉时具备股东身份,而股东会决议形成时并不具备股东身份,但其前手具备股东会决议形成时股东资格时,亦具备撤销权人的资格,否则,其不具备股东会决议撤销诉讼的原告资格。[6]再者,股东会决议形成后才取得股东身份的,不具备股东会决议撤销诉讼的撤销权人的资格。本案中,王某与张某之间签订股权转让协议,但并没有变更股东名册或工商登记中的股东身份,所以按登记对抗原则,王某并不具备股东会决议撤销权人的主体资格。
  2.出席股东会未当场对召集程序或表决方式表示异议,事后是否具备撤销权人资格。此处的当场,并不是指股东开会时必须自始至终均在现场,而是指在股东会开始时到现场为必要条件。如股东于开会当日到达会场后,未待股东会开始即先行离去,即使其对股东会决议方式有所异议,也不能认定为当场。一种意见认为,如果出席股东会的股东未当场对召集程序、表决程序表示异议,而准许事后主张召集、表决程序违法,等于准许股东任意推翻股东会决议,影响公司安定性。但该意见存在诸多商酌之处:如果股东出席股东会,必须当场提出异议,才能提起股东会决议撤销诉讼,对并不清楚股东会决议开会程序的一般股东而言,这是不利的,且对于部分股东会召集、表决程序违法的事由,股东在股东会召开时并不知情,如何提出异议?不论出席股东是否知悉股东会违法事项,一律认为未当场表示异议,即不得提起撤销诉讼,有失妥当。笔者认为,股东出席股东会即知悉股东会程序上违法,但未表示异议,对其后对股东会决议的撤销诉权,固应加以限制,但应以公司法明文规定加以限制,对有证据表明股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14127      关注法宝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