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政治与法律》
中美商业秘密保护制度比较研究
【作者】 单海玲【作者单位】 华东政法学院
【分类】 反不正当竞争与反垄断法【中文关键词】 商业秘密;法律保护;中美比较
【英文关键词】 trade secrets; China America comparison;legal protection
【文章编码】 1005—9512(2003)05—0079—07【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04年【期号】 5
【页码】 79
【摘要】 在步入知识经济时代的当今世界,商业秘密对国别经济增长的贡献率,以及对商业竞争的影响力,尤其是其所固有的秘密性易于侵犯与难以管理的特性,相关的法律保护成为中美两国继确立传统知识产权制度之后又一立法热点,进而形成了各具特色的保护制度。比较中美保护商业秘密的立法与实践,有助于考察和展现两国现行机制及整体构架。
【英文摘要】 Protection of trade secrets has become an international issue seen from world scope.Relational international organizations and international pacts attach great importance to the trade secrets protection and have made out some regulations.According to these regulations, many countries and regions have enriched and consummated their laws on trade secret early or late in recent years.This article will introduce the legal system of trade secrets protection in China and America in a comparative view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32316    
  一、当代中美商业秘密保护法律渊源
  美国法律对商业秘密的保护始于19世纪中叶的习惯法,现代商业秘密法的雏形直到19世纪末方才在美国的习惯法得以显现。因此,在相当长的时期内,美国商业秘密的保护主要仰仗各州的习惯法,这种状况一直延续至上个世纪。
  为了明确商业秘密的定义,健全商业秘密保护制度,以鼓励科学研究与发明,维护商业诚信和道德,从上个世纪30年代末开始,美国法学会和律师协会分别相继发布了《侵权法重述》(1939年)、《统一商业秘密法》(1979年)、《不正当竞争法重述》(1995年)。这些文件中所涉及的主要内容及确立的基本原则,业已被美国多数州立法所接受,成为处理商业秘密纠纷的重要法律依据。1996年克林顿总统签署了《1996年美国经济间谍法案》,诞生了美国历史上第一个成文的联邦商业秘密法。
  1939年公布的 《侵权法重述》乃是美国法学会对各州及各级法院百余年商业秘密判例的总结,成为有史以来首次系统阐述商业秘密的含义、构成要素及侵犯商业秘密行为等示范法性质的文件。尽管该重述本身并不具有法律效力,但它已成为当时许多州的立法蓝本,时至今日仍旧为一些美国法院所引用。
  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科学技术的进步成为美国经济发展的重要原动力,这一变化不仅推进了美国知识产权法的发展,尤其是专利立法的完善,同时也促使法律界更多地关注那些具有商业价值但尚不具备专利申请条件的秘密信息。如何有效地保护这些未能列入专利法保护范围的技术及其他商业信息,业已成为美国法学界面临的重大课题。此时虽然各州的商业秘密法在处理商业秘密纠纷中起到了重要作用,但是不统一的各州立法,无法满足跨州交易中保护商业秘密的需要,加上科技的快速发展及市场竞争的加剧,对商业秘密保护提出了新的要求。这使得1939年《侵权法重述》中有关商业秘密的规定面临着前所未遇的挑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由美国律师协会专利小组于1968年开始起草并几经修改,美国 《统一商业秘密法》最终在1979年美国律师协会年会上得以通过,并获准向美国各州立法机关推荐。较之于1939年《侵权法重述》,《统一商业秘密法》在商业秘密保护范围、侵犯商业秘密行为认定等方面都有了新的发展。据统计,到1999年美国已有40个州先后采用了该法令。
  1995年美国律师协会又颁布了 《不正当竞争法重述》(第三次),对于那些阻碍市场有效运行的不正当的商业行为,包括侵犯他人商业秘密的行为,从竞争法的角度做出界定并提供相应的法律救济措施。自1939年美国第一次《侵权法重述》问世以来,商业秘密纠纷不断增多。在众多纠纷中,许多当事人侵犯他人商业秘密的动机是出于求得市场竞争中的优势地位,以获得更多的经济利益。他们的行为违反了在商业竞争中的商业道德规范,扰乱了正常的竞争秩序,因此,1979年美国法学会在起草第二次 《侵权法重述》时决定,将有关侵犯商业秘密的行为列入已经酝酿起草的《反不正当竞争法重述》中,视为特殊的侵权行为加以规制。但是,美国法学会在起草第三次《反不正当竞争法重述》时,在有关商业秘密法的基本原则及商业秘密的定义等问题上,与美国统一商业秘密法中的规定保持了一致。
  在私法方面,美国对商业秘密的保护不同于专利权、商标权及版权,没有制订统一的联邦商业秘密法,在处理相关商业秘密纠纷的民事法律救济实务中,美国各州仍以本州的法律为依据,其中大多适用习惯法中的原则。然而,美国律师协会起草的《统一商业秘密法》以及美国法学会颁布的相关法律重述,为各州的立法提供了可资参考的法律蓝本,客观上起到了统一各州相关法律规定的作用。法律重述是由著名法学家起草,并经法学会会员正式同意的规范性文件,美国法学会编撰并出版法律重述的目的在于借助清晰简明的重述剖析典型及复杂的判例。判例业已成为美国法院经常引用的权威典据,并构成了美国法律中最具影响力的第二渊源。
  但是,无论是美国 《统一商业秘密法》还是 《反不正当竞争法重述》,都对其适用范围作出限定。例如,美国《统一商业秘密法》仅适用于法律所规定的、具有竞争意义的秘密信息的责任,而不能满足保护当事人约定的保密合同义务的需要,也无法追究其他非基于法律所规定的 “盗用”商业秘密的行为而产生的民事法律责任,如代理人基于忠诚义务对其委托人所担负的保密职责等。此外,对于刑事救济责任,《统一商业秘密法》也同样无法适用。美国第三次《反不正当竞争法重述》亦无力解决下列问题:干涉保密合同关系的责任、违反忠诚义务的责任以及侵犯其他秘密关系的责任。
  1986年10月克林顿总统签署了《1996年经济间谍法案》,标志着美国第一部联邦商业秘密法的诞生。这部具有公法性质的法律设立了经济间谍罪和盗窃商业秘密罪。前者主要是惩治那些意图或者明知其行为有利于任何外国政府、外国机构或者外国人,而故意实施窃取商业秘密的犯罪行为;后者是制裁那些为了商业秘密权利人以外人的利益,损害商业秘密合法所有人利益的行为。从根本上讲,美国商业秘密间谍法案关注的是国家的利益,其目的是惩治严重侵犯商业秘密的行为,对侵犯商业秘密的行为起到威慑作用。在诉讼过程中,政府充当主要角色,依据联邦检控标准提起诉讼,担负艰巨的调查取证工作,并承担调查及诉讼中发生的各种费用。而受害人则不能依据该法令起诉有关当事人,只有通过民事诉讼途经获得损害赔偿。
  中国现行的商业秘密保护法律体系是以国际条约为依据,以反不正当竞争法为中心,由合同法劳动法刑法等法律构成的。1985年至2002年期间,中国颁布与实施与商业秘密(含技术秘密)保护相关的重要法律及法规共计130余个,其中国家法律24个,国务院行政法规15个,国务院部门规章和地方性法规分别为76个和15个。这些法律和法规交融共同构成了商业保护的法律渊源。
  在保护商业秘密立法的进程中,中国迈出的最坚实的一步是1993年9月颁布实施 《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不正当竞争法》,从维护社会经济秩序和保障经营者的合法权益角度,将商业秘密的保护纳入了反不正当竞争范畴,并第一次明确地对商业秘密的构成要件、侵权的主体、侵权行为、侵权的法律责任等实质性内容作出了法律界定,使得商业秘密保护的司法实践有了切实可行性,填补了知识产权保护在这一领域内的空白。
  通过对现行的商业秘密保护立法体系的考察,我们可以清楚看到,中国对商业秘密保护立法是置于反不正当竞争法律整体框架之下,以德国《制止不正当竞争法》为主要蓝本,同时兼采国际公约的若干原则和重要精华,并结合本国国情经过不断充实而逐步健全和完善起来的。其基本特点及创新之处,大致体现在以下二个方面:
  一是通过国家对不正当竞争行为的积极干预,是中国商业秘密的法律保护机制的重要特点。中国对商业秘密保护立法是置于反不正当竞争法律体系框架之下的,具有明显的公法与私法合体的属性。中国反不正当竞争法的宗旨是通过制止包括侵犯商业秘密在内的不正当竞争行为,维护市场公平竞争,保护经营者和消费者的合法权益。为了实现这一目的,反不正当竞争法同时规定了民事责任和行政责任,并且采取了行政机关执法与司法机关审判并行的执法制度。对于包括侵犯商业秘密在内的不正当竞争行为,行政执法机关负有采取措施,制止不正当竞争行为的职责。他们可以主动查处不正当竞争行为,责令行为人停止违法行为,并承担罚款、没收违法所得等行政责任。受害人以及其他任何人可以向行政机关投诉,请求行政机关追究有关当事人的行政责任。但是,如果受害人要获得损害赔偿,只能向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
  二是地方性法规的内容更加宽泛。在中国反不正当竞争法颁布以后,包括上海、北京、深圳等近20个地方人大颁布了地方性反不正当竞争法规。从内容看,这些地方性法规更加具体,适用范围更加广泛。首先,扩大了适用主体的范围。中国反不正当竞争法中规定的不正当竞争行为的主体是从事商品经营或营利性服务的法人、其他经济组织和个人,即经营者。许多地方性法规将该法适用的主体范围进行了扩展,使其适用于经营者以外的从事与市场竞争有关的单位和个人。其次,增加了行政强制措施。中国反不正当竞争法没有规定保护商业秘密的强制性措施。许多地方性法规根据执法实践的需要,强化了行政强制措施,如规定了查封(封存)、扣押(扣留)、冻结等措施。
  二、中美法律中商业秘密的基本含义
  美国1939年《侵权法重述》(第一次)指出商业秘密“可以是任何配方、图形样式或任何信息的汇编产品,其使用于某人的商业活动,且由于这种使用使该当事人其有机会取得较之不知或未使用该商业秘密的竞争对手的优势地位”。根据该重述规定,商业秘密应当是那些由所有者在其商业活动中连续使用的信息。这一限制性的规定将一些非连续使用,然而有价值、需保密的信息排除在商业秘密保护的范围之外,例如投标前,标书中的内容等。此外,一些没有或无法实施的秘密信息(negative information),也同样被排除在保护之外。
  较之《侵权法重述》,美国《统一商业秘密法》所定义的商业秘密的内涵更为宽泛。《统一商业秘密法》没有采纳这一限制性规定,而是将商业秘密规定为一些特定的信息,包括配方、样式、汇编、程序、设计、方法、技术或工艺等。它同时规定这些信息应当具备以下条件:(1)具有实际或潜在的独立经济价值,同时(2)在特定情势下,已尽合理保密措施。因此,美国《不正当竞争法重述》(第三次)仿效了美国统一商业秘密法中的规定,对商业秘密作出如下界定:“商业秘密是指能够运用于商业或者其他企业的经营之中的任何信息,该信息具有充分的价值和秘密性,使其相对于其他人具有实际的或潜在的经济优势”。
  在中国,“商业秘密”作为一个法律术语,最早出现在1991年4月修订颁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中。此前,有关的法律法规分别从不同的角度,对商业秘密中的技术秘密作了不同程度的规定。中国现行对商业秘密保护的法律,除了对名称的表述和构成条件略有不同外,基本上与国际通用标准相吻合。
  中国法律对商业秘密的定义是指 “不为公众所知悉,能为权利人带来经济利益,具有实用性并经权利人采取保密措施的技术信息和经营信息。” 《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32316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