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中外法学》
论国际组织的国际法主体性
【英文标题】 On International organizations’ Status of Subject in international law
【作者】 杨合林【分类】 国际条约与国际组织
【期刊年份】 1990年【期号】 2
【页码】 24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763    
  关于“国际法主体”的定义有多种解释,不过现在一般认为系指国际法上的权利、义务的主体,即国际法上的权利、义务所直接归属的主体。简言之,即必须具有可在国际法上追求权利,并被赋予义务的属性。
  一般说来,广义上的国际组织不仅包括政府间国际组织(IGO),并且也包括非政府间国际组织(NGO)以及跨国公司等。但是从严格的意义上讲,国际组织仅指政府问国际组织。而且从国际组织的国际法主体性这一角度来看,虽然最近非政府间国际组织的国际法主体性问题也逐渐引起了人们的注意,但迄今为止,在国际法学界及国际实践上引起争论的主要是政府间国际组织。因此,本文考察对象仅限于政府问国际组织。
  一、国际组织国际法主体性的确立
  传统国际法是作为调整主权国家间关系而逐渐形成的。因此,根据传统国际法,否定国际组织的国际法主体性,认为“主权国家是唯一的国际法人格者——即国际法的主体”的主张曾一度占统治地位。自1912年国际联盟成立至第二次世界大战之间,关于国际法组织是否具有国际法主体性的问题,虽然引起了一些争论,但当时国际组织数量极少,而且在国际社会所起的作用有限,所以在国际法学界,除个别学者外,对此大都持否定态度。
  但是,二次大战以后,国际社会的构造发生了很大变化,逐渐由单一的国家间社会向有机的组织化发展。为了推进单靠个别国家已无法完成的政治、经济、社会等方面的机能,以联合国为主,涉及国际社会各个领域的国际组织迅速增加,其数量甚至超过了国家。不仅如此,这些国际组织还自身缔结条约,与国家以平等的地位进行交涉,和国家并列活跃在国际舞台上,并形成了国家与国际组织,以及国际组织问的法律关系。随着国际组织的剧增及其活动范围的扩大、机能的增强,传统国际法在把国家作为主要国际法主体的同时,也不得不承认国际法的主体不仅仅限于国家。
  对国际组织法主体性的确立起到决定性影响的,则是国际法院1949年4月11日“关于执行联合国公务中所受伤害的补偿案的咨询意见”(即伯纳多特伯爵被害案)。国际法院在该咨询意见中认为:“联合国是当今最高形态的国际组织,如若没有国际人格(international personality),则无法实现其创设者们的意图。”并据此做出结论,认定“联合国拥有国际人格。”由此,国际法院在历史上第一次正式对国际组织的国际法主体资格给予了权威性的承认。此后,诸如非洲开发银行等,一些国际组织开始在其组织宪章中明文规定享有国际法上的法律人格以及法行为能力,国际法的权威者们也都认为对政府间国际组织的国际法主体性必须予以承认。可以说,现在关于国际组织是否拥有国际法主体资格的争论已经成为历史,作为国际组织即拥有国际法主体性这一惯例已经得到确立。
  二、国际组织国际法主体性的法律依据
  作为国际法主体的国家,根据一般国际法都被赋予一定的基本权限,例如主权、平等权、自卫权、管辖权等。而关于国际组织在国际法上的权利、义务的具体内容,一般国际法并没有做出任何规定。因此,尽管国际组织的国际法主体已经得到确立,而且从大多数国际组织的设立文件及国际组织的实践来看,国际组织在国际法上的主要权限,如①与国家或国际组织缔结条约的缔约权;②能动及被动的使节权;③享受特权、豁免的能力; ④对国际责任的能动及被动的当事者资格等已经得到公认,但对于国际组织的国际法主体性及其各项具体权限的法律依据或基础何在,至今在国际法学界仍然有很大意见分歧。下面我们来探讨一下其主要代表性学说。
  1.设立文件限定说
  设立文件限定说认为,国际组织本身就是依据国家间协商同意的组织宪章而设立的,因此,国际组织的国际法主体性与国家的国际法主体性不同,是派生的、限定性的、特殊的。其权能也只能严格限定在该组织设立文件所规定的范围内。
  例如,设立文件限定说的代表性学者凯尔逊认为,“如组织设立文件中没有明文规定赋予该组织以国际法人格,即基于国际法之上的无限制的法人格,这一组织则仅拥有组织设立文件具体规定所给予该组织的特定的权限。”Schermers指出,“国际组织的所有权限,仅限于其组织法明示确认的范围内,任何决定都不能逾越该权限的范围。”
  此外,日本的国际法学者高野雄一也持这种观点,即“国家的存在是基于一般国际法的,其权利、义务关系也是国际法上一般性的。而受国际法规律的这种国际团体,其存在本身则依靠特定国家间的条约,而且其独自的地位、权限也仅限于以上条约的规定。”

下跌你应该笑还是哭


  苏联国际法协会会长童金则进一步断言:“国际组织国际法主体性的基础,在于决定该法主体性范围的组织设立文件。”
  在中国国际法学界,经过否定国际组织国际法人格的阶段,现在也大致属于该学说。例如,在高等学校国际法教材中就指出,国际组织的“国际法主体资格不是产生于国际组织自身,而是产生于国家之间通过缔结条约而制定的组织章程。因此,国际组织的职能和活动范围必须严格按照有关条约和组织章程的规定。”
  从以上列举的代表性例子可以看出,设立文件限定说似乎已成定论。由于目前对国际组织所享有的各项权限,现实上只能通过其设立文件及条约予以确定,因此,在成文的设立文件中寻求其法律依据的设立文件限定说,可以说是较为慎重、稳妥的观点。
  然而,如前所述,目前在设立文件中明文规定享有国际法人格的国际组织尚属少数,其大多数仅仅是对于诸如缔约权等具体的权能作出规定,这一现实也是不可忽视的。正如阿库斯特所指出的那样,“在《宪章》里没有给联合国以国际法上人格的相应的条文。但是一般都认为联合国至少有某种程度的国际人格”。如若国际组织的设立文件中缺少有关该组织国际法主体性的明文规定并不意味着否定其国际法主体性,那么换言之,则可以认为国际组织国际法主体性的基础并不在于其设立文件的明文规定,即使设立文件中明文规定拥有法人格,也只是宣言性的。
  以国际组织的代表性权限——缔约权为例,在国际组织的实践中,超越设立文件明文规定范围而缔结条约的例子很多。而且联合国国际法委员会在起草国际组织间缔结条约的条文草案时曾指出,“国际组织的条约缔结能力受该组织的有关规则(relevat rules)规律”(第6条)。那么,规定国际组织缔约权的“有关规则”又是什么呢?如果其“有关规则”是设立条文或条约,则可以认为国际组织权能的法律根据来自国家间的条约。但是,《维也纳条约法公约》第5条规定,“本公约适用于作为一个国际组织设立文件的任何条约,并适用于在一个国际组织内议定的任何条约,但不妨碍该组织的任何有关规则。从而很明显,此处国际组织缔约权的根据并不是设立文件。
  另外,国际组织为了达到其宗旨,谋求设立文件中未明示的国际法上的权利,从事法律行为的惯例是现实存在的。假如国际组织的这些惯例没有法律依据,则都成为遵法行为。如果承认它不是违法的,则可以认为国际组织的国际法主体资格及其权能的根据不在于设立文件的明文规定。
  设立文件限定说的最大弱点就在于拘泥于规范性的法理论,对国际组织的这些惯例,无法作出令人信服的解释。国际组织的设立文件所规定的各项权能只不过是为达到其宗旨、完成其任务的“方法”而已,并不是日的。从客观上讲,制定设立文件时,对将来国际关系的发展等作出完全预测是不可能的。在某种意义上,对仅有具体规定的国际组织,正如欧洲共同体司法法院所作出的见解一样,“在国际法上也应与国内法相同,适用得到一般承认的解释原则一一根据该原则,国际条约或国内法的各项规范内,包括如果少之,最初记载的规范则毫无意义或无法得到合理而有益适用的各项规范。”对为达到国际组织的宗旨、完成其任务所必需的合理而有益的权能,应该考虑予以补充或增加。如将国际组织的权能严格限制在其设立文件的明文规定上则有失弹性,很难充分发挥国际组织应有的作用和机能。
  2.目的必要说
  针对设立文件限定说,目的必要说则立足于国际组织的惯例,不是将其国际法上的权能限定在设立文件明文规定的范围内,而是承认为达到该国际组织的宗旨及机能所必须的各项权能。  
  国际法院关于“伯纳多特伯爵被害案”的咨询意见(1949年4月1日)是目的必要说的代表性先例。国际法院在该咨询意见中裁决联合国是否拥有宪章没有明文规定的国际求偿能力时,曾认定“为实现(联合国)的各项宗旨,赋予其国际人格是不可缺少的”,主张“类似该组织的权利与义务应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北大法宝,版权所有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763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