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法学杂志》
“BIT条款”和“协议条款”对ICSID管辖权的影响
【英文标题】 Impacts of BIT Clause and Contractual Clause on ICSID's Jurisdiction
【作者】 向玉兰【作者单位】 佛山大学政法学院
【分类】 国际投资法【中文关键词】 BIT条款 协议条款 管辖权 影响
【期刊年份】 2006年【期号】 1
【页码】 127
【摘要】

BIT中的争议解决条款(“BIT条款”)为ICSID)管辖权提供了基本条件,也为投资者提供了许多诉因,但BIT条款能否推翻投资者与东道国之间投资协议中的管辖模式选择条款(“协议条款”)?BIT中的争议解决条款赋予投资者的选择权究竟有多大?协议条款能否影响ICSID的管辖权?在多大程度上影响呢?ICSID最近的一些判例值得我们思考。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0293    
  
  1991年7月,法国与阿根廷签订了一份促进和互惠双边投资保护协定(BIT)。该BIT的第8条规定:如果缔约一方与缔约另一方的投资者之间发生投资方面的争议,而该争议不能在6个月内通过友好方式解决,投资者可以选择将投资争议提交给东道国负责争议解决的司法机构,或依ICSID(解决投资争议国际中心)(以下简称“中心”)公约提交“中心”仲裁庭,或依联合国国际贸易委员会规则提交专门仲裁庭裁决。1995年,当BIT和ICSID公约对两国都有拘束力时,阿根廷的Tucuman省政府与法国CGE公司设在阿根廷的子公司CAA签订了一份《特许协议》,允许CAA负责全省的用水系统和污水处理系统的运营。该《特许协议》的第16条第4款规定:有关协议条款的解释或适用的争议,Tucuman省行政争议法庭拥有唯一的管辖权,但《协议》并未提及投资者享有的BIT和华盛顿公约提供的救济。从1995年7月起,CAA和ICGE(申诉人)与Tucuman省之间产生纠纷,最后导致申诉人以Tucuman省政府企图干扰他们履行合同以削弱合同效力为由宣布合同无效。1996年12月,申诉人启动ICSID仲裁程序,要求阿根廷政府赔偿损失3亿美元。他们认为,阿根廷政府没有履行制止Tucuman省采取错误行动的BIT义务,应该对Tucuman省政府官员的行为负责。然而,阿根廷政府认为,中心对此案没有管辖权,因为根据阿根廷的宪法,阿根廷不必对其下属机构的行为承担责任,而且,作为BIT缔约一方,他们已经履行了为投资者提供良好、安全的投资环境和公平公正待遇的义务,本案的诉因是《特许协议》中的权利义务关系问题,应根据该协议第16条第4款将争议诉诸Tucuman省的行政争议法庭,因为协议第16条第4款实际上是排除了中心的管辖权。
  “中心”仲裁庭将该案的诉讼分为两种请求权:一是针对Tucuman省政府的违反合同之诉,二是针对阿根廷政府的违反条约之诉。仲裁庭认为,法国投资者针对阿根廷政府的条约之诉不在Tucuman省法院的管辖之内,中心具有对此案的管辖权,因为,《协议》第16条第4款并不构成CGE对BIT赋予他起诉阿根廷政府的权利的放弃。然而,仲裁庭同时认为,由于该案中的争议与《特许协议》之间的关系非常密切,中心不可能确定Tucuman省政府的哪些行为是行使国家主权,哪些行为是行使《协议》权利,而且本案提供的证据大部分都与《协议》的履行和税率问题有关。因此,在没有解释或适用《特许协议》中的条款之前,很难将违反条约和违反《特许协议》区分开来,而根据《协议》第16条第4款的规定,解释或适用《协议》条款的权利应该属于Tucuman省行政争议法庭[1]。鉴于此,除非申诉人依据《协议》第16条第4款的要求,在向Tucuman省行政争议法庭主张其权利时,在程序上和实体上都遭到拒绝,否则,“中心”的管辖权并未成熟[2]。基于此,仲裁庭驳回了申诉人的诉讼请求,实际上否定了“中心”对此案的管辖权。
  然而,依《华盛顿公约》成立的专门委员会却依据同样的事实做出了相反的裁决。委员会认为,依《华盛顿公约》第52(1)(b)条,ICSID仲裁庭尽管对针对Tucuman省的诉讼请求具有管辖权,却因《协议》第16条第4款的原因而没能对此作出裁定,明显超出了其权力,应该予以撤消[3]。专门委员会在分析其决定时指出,本案中的诉讼是基于条约的,“协议条款”不能影响双方政府签订的“BIT条款”赋予“中心”仲裁庭的管辖权,专门委员会因此辙销了仲裁庭的裁决结果。
  二、问题的分析与讨论
  对本案做出裁决的两个仲裁机构都是依《华盛顿公约》设立的,仲裁员都是一些知识渊博、经验丰富的高级法官,可他们对同一事实作出了截然不同的裁决结果,这确实值得我们思考。感觉黑人都特别团结
  (一)BIT条款赋予投资者的权利究竟有多大
  首先,当BIT规定投资者可以选择在国际法庭或国内法庭解决争议时,他可以在何时、以何种方式做出选择?从“中心”仲裁庭的裁决结果看,投资者可以在争议出现之前通过合同方式选择管辖模式。而且,一旦选择了某一模式,就意味着放弃了其他模式,投资者不能在争议出现之后、提交约定机构仲裁之前又重新选择别的模式。
  其次,当投资者选择在争议出现之前通过合同形式行使BIT赋予他的权利时是否需要征得其母国的同意呢?笔者认为,这要视具体情况而定。如果作为缔约一方的东道国和另一缔约国的投资者之间的投资协议是根据BIT签订的,而且双方选择的是BIT中提供的管辖模式之一,显然不需要征得其母国的同意,因为,既然缔约双方在条约中已经确定了可供投资者选择的模式,说明缔约双方都认为所选的管辖模式能保证充分而客观地解决争议。但如果BIT中只提供了一种管辖模式,投资者能否在争议出现之前通过协议与东道国约定另一种管辖模式呢?笔者认为,如果投资协议是在BTT效之后签订的,根据诚实信用原则,双方应该履行BIT条款。因为,在这种情况下,一方面,条约中没有供其选择的其他管辖模式,投资者也就失去了行使BIT赋予他的选择权的前提条件。另一方面,东道国也不应该不顾BIT条款的约束而同意选择其他管辖模式,否则,其行为就会违反其在条约中作出的承诺,从而违背公正善意的原则。但如果投资协议是在BIT生效之前签订的,而且双方约定的管辖模式与BIT规定的不同,投资者能否在争议出现之后又重新选择BIT提供的管辖模式呢?专家们认为,尽管BIT中只规定了“中心”仲裁庭对投资争议的管辖权,但由于协议是在BIT生效之前订立的,BTI、也没有明确表明“中心”具有唯一管辖权,投资协议中的管辖模式选择条款是有效的协议条款,“中心”仲裁庭应该尊重其在合同之诉中的效力。至于条约之诉,仲裁庭认为,经投资者书面同意,“中心”具有对条约之诉的唯一管辖权。
  再次,在确定“中心”管辖权时,东道国政府与投资者母国之间约定的争端解决条款能否构成缔约国下属机构或其代理机构的有效“书面同意”呢?从《华盛顿公约》第25条第1款规定看,“同意”(consensus)是“中心”管辖的基石,只有当争议双方同意将争议提交“中心”调解或仲裁,“中心”才能行使管辖权。尽管《华盛顿公约》的缔约国没有将特定投资争议交由“中心”调解和仲裁的强制性义务,但一旦作出同意,任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开弓没有回头箭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0293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