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人民司法(应用)》
家事审判的司法理念与运行原则
【作者】 李徐州王道强【作者单位】 江苏省徐州市贾汪区人民法院
【分类】 婚姻、家庭法【期刊年份】 2016年
【期号】 34【页码】 14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20905    
  
  编者的话 专业化家事审判的提出,是以家事审判的整体裁判思路和理念为基础的,由此凸显人民法院裁判和救治的双重职能。从本期选登的两篇论文中,我们可以提炼出这样的关键词:弘扬、协调和多元。它们很好地指示了法官在家事审判中的用力之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和中华民族传统美德,是家风建设的润滑剂,是既有传统内涵又有现代意识的认识标准。所以,在家事审判中要弘扬这个主旋律,传递这个正能量;要强调民事权利和民事义务的协调统一,特别是对未成年人、妇女和老年人等弱势群体的倾斜性保护。当家事审判不仅涉及家庭成员利益,也关系社会秩序稳定的时候,家事审判就面对心理、社会等多学科研究对象,就需要与相关方面建立多层次、常态化的合作机制,争取吸纳更多有专长的人从事辅助工作或直接参与家事纠纷的调处,保证家事审判的科学性和有效性。
  江苏省徐州市贾汪区法院在家事审判改革试点工作过程中,根据家事纠纷案件的特点,提升审判理念,确定运行原则,改进审理方式,创新工作机制,探索出一套符合家事审判规律的运作模式,引起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
  一、家事纠纷案件特点
  家事纠纷案件,又称婚姻家庭纠纷案件,是指家庭成员内部之间缘于身份关系发生的各种人身权纠纷案件、财产权纠纷案件,如婚姻案件、赡养抚养扶养案件、遗产继承和析产案件、收养关系案件等。家事纠纷案件是传统民事纠纷案件的重要组成部分,但由于其自身特有的血缘、伦理关系,又明显有别于普通的民事纠纷案件。
  (一)婚姻家庭的伦理性
  婚姻家庭是以两性关系与血缘关系为其自然条件而形成的社会关系,是人类社会最基本的社会关系,具有自然属性和社会属性,因两性关系而产生的自然繁衍以及亲属间的血缘联系是人类社会得以延续和发展的最基本的人伦关系和社会基础。婚姻家庭法是性爱关系与亲情的自然人伦关系受到社会认可并得到社会保护所确立的有关亲属身份关系与财产关系的规则和行为规范,它是由婚姻家庭的自然属性和社会属性共同决定的,必然具有伦理性的特征。[1]婚姻家庭法在本质上是调整亲属之间缘于身份关系而引起的权利、义务关系,被调整的主体之间因存在血缘、姻亲等人伦关系,权利和义务不对等,相对人之间的纠纷往往涉及整个家庭,会引起其他家庭成员利益的变更,故维持平等、和睦、文明的婚姻家庭关系,以有利于家庭成员共同生活的团体主义为家事法律追求的价值取向。[2]伦理性是家事纠纷区别于普通民事纠纷的本质特征。
  (二)身份关系的本源性
  在普通民事纠纷中,财产关系是冲突双方争执的主要法律关系;在人身法律关系中,人格权纠纷所占比例较小,最终亦主要以损害赔偿的方式予以解决,故普通民事纠纷,财产争端是其最终的表现形式。家事纠纷案件以身份关系的建立、发展、变更和消灭过程中产生的人身关系、财产关系为主要争端;身份关系是本源,财产关系始终依附于身份关系。审理普通民事案件,法律追求形式正义和价值正义,如追求等价有偿、诚实信用、公平合理等。审理家事案件,法律追求伦理正义和实质正义,如团结互助、养老育幼、分享利他等,实现个人幸福与家庭和谐的统一。由此可见,身份关系的本源性是家事纠纷区别于普通民事纠纷的显著特征。
  (三)争议标的的公益性
  婚姻家庭关系是建立在男女两性自然关系基础上的社会关系,是一切社会关系的基础,是社会秩序的重要组成部分。与婚姻家庭关系相关的身份关系如果可以随意形成和变更,则社会秩序极易发生混乱,甚至还可能引发恶性的治安事件或刑事事件。因此,婚姻家庭关系不仅涉及当事人私益,且具有鲜明的公益性。[3]
  在普通民事纠纷中,财产关系是其核心,是典型的私益纠纷,与社会公益无关,仅由私法调整,实行私法自治原则。婚姻家庭关系的和谐稳定关系到社会建设和社会治理的成败,法律调整呈多元化趋势,家庭成员之间的身份关系不允许任意设立和变更,当事人间的意思表示受到国家法律必要的约束,不实行私法自治原则。[4]争议标的的公益性是家事纠纷区别于普通民事纠纷的重要特征。
  (四)法律关系的差异性
  普通民事纠纷案件,当事人的法律地位平等,不受职务、地位、性别等诸方面的约束。家事纠纷案件当事人的地位具有双重性,即法律地位的平等性和血缘伦理关系的不对等性;一般民事主体权利义务具有统一性,民事主体在享有权利的同时,必然要履行相应的义务。家事主体之间由于存在特殊的身份关系,导致相互之间的权利、义务常常表现出单向性,权利、义务往往表现出双重性,如抚养子女,既是权利又是义务,不得抛弃是法律的强行性规定;普通民事纠纷通常不会涉及第三人的利益,能做到案结事了,但家事纠纷的处理通常会涉及第三人的利益,且处理结果具有面向未来性,对当事人及第三人的影响是长期的甚至是终生的;普通民事纠纷当事人之间注重合法明理,重视规则,而家事纠纷的核心是亲属之间的情感纠葛,很难简单地作出是非分明的判断,需要情绪疏导、消除对立和恢复情感。此外,家事纠纷还有私密性的特点,当事人的性格、习惯、嗜好、缺陷等都是当事人的隐私,应予以特别保护。法律关系的差异性是家事纠纷区别于普通民事纠纷的又一重要特征。
  家事案件区别于一般民事案件的特点,决定了按普通民事案件的审理模式审理家事案件,在审判理念、遵循原则、审判程序、审判方式、裁判功能定位等诸多方面会存在冲突,不能反映家事案件的审判规律,制约了家事案件的有效处理和解决,一定程度上造成审判结果的偏差和裁判导向的偏离,所以,厘清家事纠纷的特点对家事审判的改革与创新具有极其重要的意义。
  二、家事审判工作理念
  民事审判强调平等自愿、诚实守信、等价有偿和公平公正,其目的是建立诚信体系、确立市场规则、形成法制秩序;家事审判则强调男女平等、养老育幼、团结互助、利他共享,目的是促进家庭和睦、实现家庭职能,改善社会秩序。因此,在处理家事纠纷案件时,必须牢固树立符合家事审判特质的审判理念。
  (一)坚持弘扬文明进步的婚姻家庭伦理道德观念,维护健康向上的婚姻家庭制度
  家庭伦理是一切德性的始发点,是一切社会规范的渊源,是正义秩序的渊源,是人类社会迄今为止最为大众化、最为稳定持久的伦理。个人幸福与家庭和谐是婚姻家庭法的终极目标。[5]社会普遍认可的婚姻家庭主流伦理道德观念,通常是文明进步的伦理道德观念,是每个社会成员应当遵守的婚姻家庭核心价值观,也是人民法院审理家事纠纷案件必须坚持的基本理念。[6]
  什么是当代婚姻家庭文明进步的伦理道德观念呢?在2015年春节团拜会上,习近平总书记给出了最好的诠释:“家庭是社会的基本细胞,是人生的第一所学校。不论时代发生多大变化,不论生活格局发生多大变化,我们都要重视家庭建设,注重家庭、注重家教、注重家风,紧密结合培育和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发扬光大中华民族传统家庭美德,促进家庭和睦,促进亲人相亲相爱,促进下一代健康成长,促进老年人老有所养,使千千万万个家庭成为国家发展、民族进步、社会和谐的重要基点。”[7]
  审理家事案件对于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和中华民族传统美德,唱响主旋律,传递正能量,促进家风建设,维护和谐、美满的家庭关系,具有重要意义。[8]维护平等、和睦、文明的婚姻家庭关系,贯彻男女平等、养老育幼、亲属互助的宗旨,改善家庭关系,促进家庭和睦,实现家庭职能,是人民法院审理家事案件必须具备的基本职能。
  家庭是社会的细胞,家事纠纷的解决,关乎个人、家庭及社会公益,家事审判在维护婚姻家庭稳定,促进社会和谐,实现社会职能方面应发挥重要作用。[9]因此,应坚持把改善、维护、稳定婚姻家庭关系作为家事审判最基本的功能定位。
  (二)坚持用柔性的司法手段实现法律的刚性要求,确立以职权主义为主导,以“和”为主、刚柔相济的诉讼模式
  家事纠纷的基础是身份关系,其背后隐藏着复杂的人际关系,表面上看,有财产分割、扶养费、抚慰金等支付金钱的请求,实质上则是夫妻间、亲属间情感、心理上的纠葛。正是基于血缘、情感的因素,当事人之间权利、义务表现得比较复杂,不能简单地作出是非分明的处理,必须把消除对立、恢复感情、实现和解作为纠纷解决的目的和价值取向,[10]故用柔性的司法手段实现法律的刚性要求成为各地法院家事审判改革试点的首要选择,最大限度地追求“和”的效果。
  确立职权主义为主导的诉讼模式,是世界两大法系国家审理家事案件的通行做法。就理念而言,英美国家和地区早已放弃了严格的对抗式审理方式,而是积极地介入到具体事实中寻求妥当的解决方法。[11]确立职权主义为主导的诉讼模式,要求法院始终处于主导地位,对程序的启动、运行、终止有绝对的决定权,对当事人的辩论权和处分权进行必要的限制。[12]家事审判确立职权主义为主导的诉讼模式,归根到底是由家事纠纷案件争议标的的公益性以及追求实质正义、真实正义的价值取向所决定,故是家事案件审理模式的应然形式。
  针对家事纠纷的特点,在遵循民事诉讼法的整体框架结构前提下,江苏省徐州市贾汪区法院探索出法院主导、以“和”为主、刚柔相济的诉讼模式,以适应家事案件审判规律。具体而言,即各诉讼主体基于对法律的理性认识,在和谐的诉讼秩序和氛围下,由法院主导双方以诚实、文明的诉讼态度进行对话,促使当事人之间减少对抗、化解矛盾、解决纷争,以追求实质正义,促使家庭和睦。所谓“刚”,指在诉讼过程中,为追求实质正义,法官可以依职权主动调查取证、可以考虑甚至重点考虑家庭其他成员如未成年人的利益、可以强制调解如离婚案件、可以拒绝调解如严重的家暴案件、可以主动采取保全措施、可以考虑裁判的社会影响、可以超范围全面解决当事人诉请如要求离婚必须对子女与财产一并解决等。所谓“柔”,指在诉讼过程中,以家庭的环境布置审判法庭营造温馨氛围,以家人的情怀善待当事人以解心结,以家事的模式构建审理程序化解纠纷,以家和的理念作为处理原则弥合亲情。
  (三)坚持家庭本位的裁判理念,对家庭财产关系的处理以有利于家庭成员共同生活的团体主义为价值追求
  婚姻家庭法作为身份法,与国家及社会公共利益相关,带有浓厚的公益色彩,其内容不由当事人自由处分,相应地,身份关系之纠纷不能简单用财产、契约纠纷之自治性程序来解决。亲属之间的身份关系不是出于功利目的而创设和存在,由亲属身份关系所派生的财产关系亦不体现直接的经济目的,它所反映的主要是家庭成员共同生活和家庭职能的要求,不具有等价有偿的性质,更强调夫妻之间、家庭成员之间是利益共同体,提倡分享、利他和奉献精神。[13]
  用审理财产案件的理念和方式审理家事案件不利于维护婚姻家庭稳定,也不能满足保护公民人身和财产权益及我国社会发展的需要。[14]在坚持平等、自由等人格独立的前提下,婚姻法所设立的以人身关系为前提的财产关系均以有利于夫妻、亲子以及其他家庭成员共同生活的团体主义为价值追求。如夫妻之间、父母子女之间有相互扶养的义务,且为无条件的生活保持义务,扶养人必须在自己的能力范围之内履行义务,确保被扶养人与自己的生活水平相当。[15]
  在离婚案件财产契约认定过程中,应突出夫妻财产作为附随身份而产生的特殊性,只有在亲属法中无特别规定的情况下夫妻财产制契约才可以适用财产法的一般规定,但在适用中同样应顾及亲属关系特有的伦理。[16]在离婚债务清偿制度的立法和司法适用过程中,应根据具体情境适用伦理关怀原则,即考虑性别的因素、道德的因素和实际履行能力,维护弱者利益,维护债权人利益,实现实质正义。[17]还应建立家务贡献补偿制度,通过一方对另一方的救济和补偿实现法律的公平和正义。[18]
  (四)坚持以人为本,恢复家事审判的诊断、修复、治疗作用,实现家事审判司法功能与社会功能的有机结合
  国外的家事法院不仅具有司法功能,还具有社会功能,甚至还具备一定的行政功能,[19]反映出家事法院与普通法院不同的功能定位,归根到底还是因为家事法院的设置必须针对家事案件的自身特点,能够符合家事案件的审判规律,能够实现家事审判的基本功能。
  我国没有设立家事法院,但家事审判的基本功能要求家事审判应当具备一定的社会职能。解决家事纠纷无疑是家事审判最重要的司法功能,诊断、修复、治疗家庭关系则是解决家事纠纷的根本途径和有益方法。诊断和裁判是家事审判应有之意,修复和治疗则是家事审判实现社会功能的必然要求。
  家事案件当事人之间的人伦身份关系,决定着感情、心理纠葛是冲突的根本根源,决定着家事审判必须以人为本,彰显司法人文情怀。在审理家事纠纷案件时,应围绕人的身份关系、心理情感、伦理道德,逐步深入到身份关系产生的财产关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20905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