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政法论坛》
论继承性共犯
【英文标题】 On Successive Joint Crime【作者】 侯国云
【作者单位】 中国政法大学【分类】 犯罪学
【中文关键词】 继承;被继承;犯罪;共同犯罪
【英文关键词】 Succession;Being Succeeded;Crime;Joint Crime
【文章编码】 1000—0208(2006)03—108—08【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06年【期号】 3
【页码】 108
【摘要】

继承性共犯,是指在先行为人已经实施了犯罪的手段行为或者结合犯的前一犯罪之后,以共同的犯罪故意单独或者帮助先行为人实施犯罪的目的行为或者结合犯的后一犯罪的犯罪人。继承性共犯只存在于两种犯罪形态中:一是由手段行为和目的行为结合而成的犯罪,二是结合犯。对继承性共犯应确定与被继承性共犯同样的罪名。

【英文摘要】

Successive joint criminal refers to the offender who intentionally commits an offence on his/her own or helps the prior actor commit the offence after the prior actor has committed the offence.or the offender of the subsequent offence after the previous offence of a combinative crime has been committed.The successive joint criminal exists only in two types of crimes:one is the crime which is committed by combining act of method and act of purpose.The other is the combinative criminal.The successive joint criminals and joint criminals of being succeeded should be subject to the same counts.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6162    
  继承性共犯,是共同犯罪中一个比较复杂的问题,在司法实践中也经常遇到。因其有一定的特殊性,故在定罪量刑上,都有一些疑难问题,若处理得不好,会影响到定罪与量刑的准确性。日本早在数十年前就对继承性共犯有所研究,但在我国至今尚未引起重视。
  一、继承性共犯的定义与特征
  继承性共犯,亦称继承的共犯,是指在先行为人已经实施了犯罪的手段行为或者结合犯的前一犯罪之后,以共同的犯罪故意单独或者帮助先行为人实施犯罪的目的行为或者结合犯的后一犯罪的犯罪人。例如,甲以抢劫的故意将丙打倒后,乙加入进来以共同抢劫的意思参与劫取财物。甲打倒丙是抢劫罪的手段行为,乙和甲一起抢走丙的财物,是抢劫罪的目的行为。虽然乙在甲伤丙前未与甲共谋,但乙在加入时与甲沟通了犯罪意思,明知甲在实施抢劫行为,因而,甲、乙二人构成继承性共同抢劫罪。甲属于被继承的共犯,乙属于继承的共犯。继承性共同犯罪,具有以下三个特征:
  其一,后行为人必须是在先行为人完成犯罪的手段行为或者结合犯的前一犯罪之后才介入进来,换言之,后行为人参与的只是犯罪的目的行为或者结合犯的后一犯罪。如果后行为人从手段行为或者结合犯的前一犯罪就开始参与,则不属于继承性共犯。后行为人对目的行为和后一犯罪的参与,既可以是参与实施,也可以是只为先行为人提供帮助。参与实施的,既可以与先行为人共同实施,也可以单独实施。为先行为人提供帮助的,既可以为先行为人继续实施犯罪提供辅助行为,如夜间为抢劫犯照亮、放哨等等;也可以为先行为人继续实施犯罪提供犯罪工具。
  其二,后行为人在参与犯罪之前或同时必须与先行为人具有犯罪意思的沟通。刑法理论强调,共同实施犯罪,必须具有犯罪的意思沟通,即必须具有共同的犯罪故意。继承性共犯,属于共同犯罪的一种,当然也必须具有犯罪意思的沟通。所谓犯罪的意思沟通,就是进行共同犯罪的数行为人彼此都明白要实施什么行为、达到什么目的,而且彼此相互利用对方的行为。假如数行为人之间不存在这种犯罪的意思沟通,则不存在共同犯罪,自然也不存在继承性共犯。
  与普通的共同犯罪一样,继承性共同犯罪的意思沟通,也可以存在两种表现形式。一种是双方的相互沟通,一种是单方的片面沟通。双方的相互沟通,是指双方彼此都明白对方的意思。其沟通的方式,既可以是当面进行语言交流,也可以是利用现代通讯工具如电话、电脑等进行交流,还可以利用文字进行书面交流,甚至可以通过手势、动作和眼神等进行交流。既可以彼此直接交流,也可以通过第三者传话间接交流。单方的片面交流,实际上不是交流,而是一行为人暗中对另一行为人犯罪意思的知情、估计或者猜测,并以共同犯罪的意思暗中参与或者帮助另一行为人实施犯罪,而另一行为人并不知情的情况。此种情况下,单方具有共同故意的行为人构成片面的共犯。
  其三,后行为人与先行为人的意思沟通也必须发生在先行为人将犯罪的手段行为或者结合犯的前一犯罪实施完毕之后,而且通过这种沟通,明白了先行为人的犯罪意图。如果后行为人与先行为人的意思沟通发生在先行为人犯罪手段行为或者结合犯的前一犯罪实施完毕之前,后行为人就不是继承性共犯,而是一般的共犯。例如,甲以抢劫的意思正对乙实行暴力之际,丙以共同的意思参与进来,与甲一起对乙实施暴力,并共同完成对乙的抢劫,甲就不是继承性共犯,而是一般的共犯。另外,如果后行为人与先行为人进行意思沟通后,并不明白先行为人的意思,或者受了先行为人的欺骗,那么,后行为人也不成立继承性共犯。比如,甲以抢劫的意思将乙打倒后丙来到现场,问其原因,甲欺骗丙说:之所以殴打乙,是因为乙欠甲的债长期不还,并要求丙帮助从乙身上搜钱。丙曾遭遇他人欠债不还的苦恼,怀恨欠债人,于是帮助甲从乙身上搜出现金并交给甲。该案中,丙因受骗,没有继承甲的犯罪意思,因而不成立继
  二、继承性共犯的分类
  按照不同的划分标准,可以将继承性共犯做如下分类:
  (一)以继承性共犯是否直接参与实施目的行为或者结合犯的后一犯罪为标准,可将继承性共犯分为继承的实行犯与继承的帮助犯
  1.继承的实行犯(亦称继承的正犯),是指后行为人在先行为人实施完毕手段行为或结合犯的前一犯罪之后,以共同犯罪的意思参与进来,与先行为人共同继续实施或者单独实施目的行为或结合犯的后一犯罪的犯罪人。例如,甲以抢劫的意思将乙打倒之后,丙参与进来,与甲进行意思沟通之后,单独或者与甲一起夺走乙的财物,丙就是继承的实行犯。
  2.继承的帮助犯,是指后行为人在先行为人实施完毕手段行为或者结合犯的前一犯罪之后,以共同犯罪的意思,实施有利于先行为人继续实施目的行为或者结合犯的后一犯罪的行为的犯罪人。例如,一天傍晚,甲为抢劫来到李家将李某打死。甲妻见丈夫手持棍棒外出,怕甲闯祸而尾随甲来到李家。甲妻到来之后,甲已将李某打死。甲又逼迫其妻点灯照亮,甲则寻找李家的财物。甲妻虽是被迫帮助,但仍是抢劫罪的继承性帮助犯。
  (二)以继承性共犯是否与被继承性共犯进行双向沟通为标准,可将继承性共犯分为共谋的继承性共犯和片面的继承性共犯
  1.共谋的继承性共犯,是指后行为人在与先行为人进行双向沟通之后,实施或者帮助先行为人实施未完成的目的行为或者结合犯的后一犯罪的犯罪人。所谓双向沟通,是指先行为人与后行为人通过相互交流,使后行为人理解了先行为人的犯罪意图,并使先行为人明白了后行为人愿意执行自己的犯罪意来自北大法宝
  2.片面的继承性共犯,是指在先行为人不知情的情况下,后行为人单方明白先行为人的犯罪意图,并自愿暗中帮助先行为人完成尚未完成的目的行为或者结合犯的后一犯罪的犯罪人。例如,甲以抢劫的意思将乙打倒在地,搜了乙的全身,未发现钱财,只好离去。丙在一旁看到了此过程,待甲离去后,丙又去搜乙的全身,在乙的袖筒上半部搜出了现金,丙为巴结甲,追上去把钱交给甲,甲分给丙一部分。丙就是抢劫罪片面的继承性共犯。
  三、继承性共犯的存在范围
  关于继承性共犯存在的范围问题,在日本刑法论著中,未见专门研究。但从他们给继承性共犯所下的定义中可以看出,他们似乎认为,继承性共犯在所有的故意犯罪中都可以存在。[1]只要先行为人已实施一部分实行行为后,后行为人以共同犯罪的意思参与实行或者提供帮助,后行为人就属于继承性共犯。按照这种理解,先行为人以伤害的故意将被害人殴打一阵之后,后行为人再加入进来一同殴打,直至将被害人打伤,由于后行为人是在先行为实施一部分行为之后才加入进来的,后行为人就是继承性共犯。但笔者认为,像伤害、盗窃这类由单一行为构成的犯罪,[2]不会发生继承性共犯。继承性共犯只能存在于以下两种犯罪形态中:
  一是由法定的手段行为和目的行为组成的单纯一罪。此种犯罪的特点是,手段行为和目的行为都是法律明确规定的。比如抢劫罪、强奸罪、绑架罪都属于此类犯罪。其中的手段行为,是指行为人为便利于目的行为的实施而预先实施的行为。目的行为,是指行为人为追求犯罪目的而实施的能够直接造成危害结果的行为。例如,行为人为抢劫财物而先以暴力将被害人打伤,然后再抢走被害人的财物。打伤被害人属于抢劫罪的手段行为,抢走被害人的财物属于抢劫罪的目的行为。如果先行为人以抢劫的故意实施暴力之后,后行为人加人进来与先行为人进行意思沟通,并以共同抢劫的意思参与劫财行为的实施或者帮助,二人就构成继承的共同犯罪,后行为人是抢劫罪的继承性共犯,先行为人是抢劫罪的被继承性共犯。
  二是结合犯。结合犯,是指刑法将数个原本独立的犯罪结合在一起,规定为另一个新的独立犯罪的犯罪形态。如日本刑法241条规定的强盗强奸罪,就是典型的结合犯。结合犯具有以下几个特征:(1)被结合为结合犯的数罪,原本都是刑法上独立的犯罪。(2)结合犯是将数个原本独立的犯罪,结合成另外一个独立的新罪,这个独立的新罪,在刑法中是惟一的,即不可能有任何其他的行为也构成此罪。(3)数个原本独立的犯罪被结合成另外一个新的犯罪后,每个原本独立的犯罪在新罪中都失去了各自的独立性,但又都是新罪有机的、不可分割的组成部分。(4)数个原本独立的犯罪结合成另外一个新的犯罪,是基于刑法的明文规定。如果没有刑法的明文规定,便没有结合犯。依据结合犯的上述特征进行分析,我国刑法229条第2款规定的犯罪是由“受贿罪”和“提供虚假证明文件罪”结合而成的;第321条第2款规定的犯罪是由“运送他人偷越国(边)境罪”和“妨害公务罪”结合而成的,因此,这两款规定的犯罪均应视为结合犯。结合犯的显著特点是,它由前后数个独立的犯罪所组成。如果这数个犯罪由数个行为人共同实施,而且其中有人只参与实施后一个犯罪,就可以成立继承性共犯。比如,甲、乙运送他人偷越国(边)境,丙、丁明知甲、乙行为的性质但并未参与运送行为,后在边防人员对甲、乙的运送船只进行检查时,丙、丁却以暴力方法帮助甲、乙抗拒检查。这样,丙、丁和甲、乙就构成了继承的共同犯罪,丙、丁属于继承性共犯,甲、乙属于被继承性共犯。
  除了上述两种犯罪形态之外,在其他的犯罪形态中不会发生继承性共同犯罪。这是因为,只有在结合犯和由手段行为与目的行为结合而成的单纯一罪中,犯罪行为才可以明显地分为两部分,也只有在这两种犯罪中,后行为人才有可能在后半部分行为即目的行为或后一犯罪中参与进来而成为继承性共犯。在那些只由单一行为构成的犯罪中,由于犯罪行为不能明显地区分为两个阶段,不论后行为人在先行为人实施到什么程度才加入进来,其与先行为人实施的都是同样的行为,因而便不能形成继承性共犯。比如故意伤害罪,不论后行为人在先行为人实施伤害行为的任何阶段加入进来,实施的都仍然是伤害行为,与先行为人实施的行为没有性质上的差别,不存在犯罪性质和责任范围的争论,因而都属于一般性共犯,而不是继承性共犯。杀人罪也是一样,虽然先行为人已实施了部分杀人行为,但只要在被害人死亡之前,后行为人加入进来对被害人实施杀害或帮助行为,不论被害人是否死亡,二行为人均应负共同的责任,后行为人不属于继承性共犯。
  在单一行为构成的犯罪中不存在继承性共犯的另一个原因是,理论上提出继承性共同犯罪问题,目的在于研究解决先行为人与后行为人在犯罪性质和责任范围上所遇到的疑难问题。而在由单一行为构成的犯罪中,不存在这样的疑难问题,因而也就没有必要提出继承性共犯的问题。
  四、继承性共犯的责任
  继承性共犯就其参与的目的行为或后一犯罪与被继承性共犯构成共同犯罪是没有疑问的,问题是,继承性共犯对被继承性共犯先行实施的手段行为及其结果或前一犯罪应否承担责任?就此问题,在日本刑法学界存在着肯定说与否定说两种完全对立的观点。肯定说认为,继承性共犯对被继承性共犯先行实施的手段行为及其结果或前一犯罪应当承担责任,理由有三:(1)既然继承性共犯知悉被继承性共犯的犯罪意图,并利用被继承性共犯已经造成的结果,就表明二者就行为整体形成了共同故意。(2)在法律上,共同犯罪是因为相互了解和参与实施而对他人的行为也承担责任,至于相互了解的时间则不是重要问题。(3)继承性共犯利用被继承性共犯已经造成的结果,就如同利用自己引起的结果,理应对此结果承担责任。[3]否定说认为,继承性共犯对被继承性共犯先行实施的手段行为及其结果或前一犯罪不应当承担责任,理由有二:(1)继承性共犯实施的行为不可能成为被继承性共犯先行实施的行为及其结果的原因,因而不应该对被继承性共犯先行实施的行为及其结果承担责任。(2)共同犯罪以共犯者具有共同的故意为必备要素,继承性共犯虽然知悉被继承性共犯先行实施的行为及其结果,但毕竟是事后才知悉,这并不表明二者对该行为及结果有共同故意,也不表明该行为及结果是由二者共同造成的。[4]该问题,不仅在日本刑法学界形成两种对立的观点,而且在日本法官中也形成了两种对立的观点,并且在司法实践中形成了两种不同的判例{1}(P.400)。
  笔者不赞成上述肯定说的观点,认为他们所讲的三点理由都不能成立。其第一点理由是说,“继承性共犯知悉了被继承性共犯的犯罪意图,并利用了被继承性共犯造成的结果,就表明二者就行为整体形成了共同故意。”这一见解不符合刑法上共同故意的基本理论。按照刑法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日)野村稔.刑法总论(M).何力,译.北京:法律出版社,2001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6162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