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政法论坛》
中日东海争端中自然延伸原则的重要地位
【副标题】 基于权利和划界规则之间关系的视角
【英文标题】 The Significance of Natural Prolongation Principle in the East China Sea Dispute between China and Japan
【英文副标题】 PerspectiVe from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Institution of Right and Rule of Delimitation
【作者】 张新军【作者单位】 清华大学
【分类】 海洋法与空间法
【中文关键词】 自然延伸原则;大陆架权利制度;权利主张的对抗;划界规则
【英文关键词】 Natural Prolongation Principle;Legal Institution of Continental Shelf;Dispute of Claims;Rule of Delimitation
【文章编码】 1000—0208(2006)04—107—11【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06年【期号】 4
【页码】 107
【摘要】

在法律适用上,当双方大陆架权利主张不同时,权利界限的划定问题产生的前提是这两个权利主张必须是等价的,相对抗的,并因此导致权利主张重叠。否则,通过大陆架权利制度已经分出权利主张之优先顺序,划界将不成为问题。更没有必要(尽管不妨碍)适用划界规则。中日争端的主要矛盾在于明确权利制度中不同权利主张的法律上的效力而非划界规则的适用。中方的东海大陆架自然延伸到冲绳海槽这一权利主张,无论在法律上还是在事实上都有充分的依据,其重要性应该得到充分的认识。

【英文摘要】

Maritime delimitation becomes an issue only if the claims to the continental shelf are legally opposable and thus the two claims overlap somewhere.Otherwise,in the process of application of laws,the legal institution of continental shelf must have made the superiority of a claim determined.In such a case,there will no longer be necessary to consider the problem or apply the rule of maritime delimitation(though not to prevent).The main and immediate issue in the East China Sea dispute between China and Japan is the opposability of the respective claims but not delimitation.The Chinese claim of a continental shelf“naturally prolonging”to the Okinawa Trough is valid both in law and fact with concrete basis.The significance of natural prolongation principle should be fully appreciated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6229    
  一、外交立场和法律主张:中Et东海争端谈判中自然延伸原则对我方的重大意义
  在中日东海大陆架争端中,中国政府从中日两国关系的大局出发,提出了搁置争议、共同开发的解决方案。作为公开的外交立场最早见于2004年9月7日外交部发言人孔泉在例行记者会上的答记者问:
  “……(对于东海争端)我们的基本态度是,通过谈判协商解决这个问题,同时在东海要搁置争议,共同开发。如果概括中方的立场,就是这两层意思。”[1]
  这一方案遵循着我国在和平共处五项原则下和近邻国家处理纠纷的基本外交方针,应当充分肯定。但是,严格地说,搁置争议、共同开发不是一个法律主张而是一个外交立场。这一方针的前提是“主权在我”。从法律上看,共同开发是由于双方的权利主张出现重叠时,作为处理划界问题的一个组成部分,以维护两国的友好相邻关系为目的而被提出的一个善意的、友好解决的方案。划界的前提是与他国存在权利主张的重叠,在这一点上,中国政府的立场是一贯的。1998年颁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法》第2条第3款规定:
  “中华人民共和国与海岸相邻或者相向国家关于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的主张重叠的,在国际法的基础上按照公平原则以协议划定界限。”[2]
  在中日东海争端中,日方的权利主张是以200海里的距离基准为权利基础,并基于此单方面提出了以中间线为界线的划界主张。[3]与此相对,尽管近来公开场合中方多强调“共同开发”这一立场,但自然延伸原则自始就是中方的权利主张,这一点在中国法律上是明确的。[4]在权利主张上,日本国际法学界已为其基于距离基准的权利主张在理论上做了大量的准备,矛头直指中方的法律主张并提出了否定自然延伸原则的一系列系统性的论证作为其立场的支撑。[5]非常明显地,日方对其权利主张表现出充分的重视,并认识到其“中间线”的划界立场,不论是否符合“公平原则”,首先必须建立在其否定自然延伸的权利主张之上。反观中方,无论是学界和实务界,在东海大陆架争端中,不仅没有针对对方权利主张提出反驳,也缺乏对自己权利主张的应有重视,有意无意中忽视了对自然延伸主张的法律基础和事实基础的论证支持,只是把注意力集中在“共同开发”的外交立场上。
  笔者希望以此文唤起我国学界和实务界对自然延伸原则在东海大陆架争端中的重视。笔者认为,重外交立场、轻法律主张,在实践上会带来一系列的问题。首先,重视法律主张是我国在处理当前国际关系问题中迫切的现实需要。在国际关系中,谈判的外交立场,本质上反映争端中的国家利益所在,它在事实上是以国家在政治、军事、经济、法律等各方面为支撑点的,这些支撑构成国家的谈判资源。国家在不同的历史时期,针对不同的对象,其掌握的谈判资源不同。相应地,国家从国际关系的现实出发,对其立场的支撑点的选择当然会有所不同。在中日关系的现况下,对日本这样的地域性大国,由于我方掌握的谈判资源有限,通过运用国际规则保障国家利益是一个必然的选择。另外,作为倍受猜忌的崛起中的强国,我方在处理国家争端的谈判中适当侧重法律运用更是中国作为和平崛起的一个大国的时代要求。具体在中日东海争端中,归根到底,中日双方都认为依照国际法来解决争端是解决问题的基本原则。在日方把东海争端作为法律问题提出并围绕其谈判立场(中间线),在权利主张和划界规则上大做文章时(且不论其结论正误),我们在法律规则运用上的消极,实践上会引起国际舆论和第三者(特别是地缘政治中的相关国家)对中国的误解和猜忌,不利于我国和平崛起的国际形象。运用国际规则保障国家利益在当前我国的对外关系(包括对日关系)处理上具有现实意义,这是本文强调法律主张的前提。
  其次,从法理上说,在争端中权利主张是法律主张的核心。无论是国内法还是国际法,在有关争端解决的法律适用上都遵从着“先行确权,再行分配”的法理。权利主张的对抗性的建立之所以如此重要,是因为在作为争端解决方法之一的司法诉讼中,对抗作为诉讼程序的结构性要素普遍性地存在于西欧型诉讼制度中{1}(P.59)。国际司法诉讼制度作为近代西欧法律思想的产物,对抗的重要意义也是不言而喻的。在国际争端中,即使国家无意选择以诉讼作为争端解决方法,只要他们通过外交手段解决争端时,双方都坚持必须依照国际法的话(实际上几乎所有国家都这样坚持),确定本国优位的或起码是等价可对抗的权利主张就有着极为重要的意义。总之,在国际争端中,重视法律主张首先就必须重视权利主张。
  最后,对日方否定自然延伸原则、主张距离基准的法律主张,中方如不在理论上做出有力的回应,不仅有损于我方主张的一贯性,也会在谈判中被对方钻空子。事实上,日方在回应我方的共同开发提案时,就甚至要求我方提供不在争议区域的春晓油田的资料,意图将“共同开发”扩大到包括我国近海大陆架的整个东海区域。这种“共同开发”的理解,将毫无疑问受到中方的驳斥。这一事实说明,中日东海争端中中方向对方释放的“共同开发”的善意,如果不是坚实地建立在我们的法律主张的基础上,不仅不能得到对方善意的回报,弄不好反而会陷于因对方乘虚而入而可能带来的被动。
  本文的中心任务是在理论上对中方的作为划界暂定安排而提出的“共同开发”和作为大陆架权利主张“东海大陆架自然延伸至冲绳海槽”之间究竟是什么关系进行梳理,在此基础上指出中方在中日东海大陆架争端中进行法理论证的方向。
  二、自然延伸原则和法律适用
  中日两国都签署了1982年的《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以下简称《公约》),并在1994年11月公约生效后各自完成国内批准程序(分别于1996年),公约对两国都具有约束力。双方权利主张和划界上的立场都必须在《公约》上有法律依据。在中日东海争端中,日方提出以距离基准为基础的权利主张而中方主张自然延伸原则。中方的自然延伸原则和日方的基于距离基准的权利主张比较,从《公约》上看,两者在大陆架争端中究竟处于何种地位?它们和大陆架划界又有何种关联?
  回答这个问题首先应该明确的是,在大陆架争端中,所涉及到的大陆架权利制度和大陆架划界制度是不同的法律制度。《公约》分别通过第76条和第83条对这两个制度进行了规定。《公约》76条对大陆架制度做出了如下的规定:
  76.1.沿海国的大陆架包括其领海以外依其陆地领土的全部自然延伸,扩展到大陆边外缘的海底区域的海床和底土,如果从测算领海宽度的基线量起到大陆边的外缘的距离不到二百海里,则扩展到二百海里的距离。
  ……[6]
  在《公约》76条大陆架权利制度的设定上,存在三种可能的主张。一为坚持自然延伸原则是大陆架权利制度的基础;二是自然延伸原则和200海里的距离基准等价,都是大陆架权利的基础;三是200海里的距离标准已取代自然延伸原则成为大陆架权利制度中的基础。在《公约》土豪我们做朋友好不好76条有关大陆架权利制度中自然延伸原则和距离基准的地位的解释问题上,国内外学者在学说上仍然存在很大的分歧,并未形成所谓的“通说”。在国际海洋法学界,支持自然延伸作为大陆架权利基础的固有性和优先性的学者有如杜比一韦金斯(Dupuy and Vignes){2}(P.341—342),欧康纳(O’Connell){3}(P.482—484)等;与此相对,埃文森(Evensen)/小田(Oda),[7]约翰斯顿(Johnston){4}(P.199)等学者则主张距离标准优先。至于哪一个观点更为有力,也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比方说埃文森和小田两教授,虽然是国际海洋法学界的知名学者(其中埃文森在联合国第三次海洋法会议的有关大陆架权利制度的非正式协商会议上起了主导作用),也长期担任过国际法院的法官。但是作为《公约》(当时还是草案)76条解释上主张距离基准取代自然延伸的首倡者,他们的意见在突尼斯一利比亚案中并未被法庭的判决意见采纳,只是作为反对意见出现。在中国海洋法学界,尽管近年的讨论中有观点认为“自然延伸原则的消亡”已成为“趋势”,以已故的(前)国际海洋法法庭法官赵理海教授为代表的主流观点是支持自然延伸原则,认为自然延伸原则和距离基准两者之间主次分明{5}(P.67—68)。[8]即使在日本海洋法学界,尽管主流学界在结论上强调距离基准已代替自然延伸原则成为大陆架权利制度的基础,但就《公约》76条的解释而言,至少在条约解释论上,认为《公约》76条的规定,对沿岸国基于自然延伸原则下的对大陆架的固有权、既得权,仍然尊重;只是对在200海里之内,对该权利基础在和划界问题的关系上如何处理这一问题上,公约没有加以明确{6}(P.43—44)。
  与大陆架权利制度的《公约》76条条文中对“自然延伸”和“200海里距离”的明文规定相对照,《公约》83条的大陆架划界制度规定:“海岸相向或相邻国家间大陆架的界限,应在国际法院规约三十八条所指国际法的基础上以协议划定,以便得到公平解决。”[9]这其中,既没有提到自然延伸原则也没规定所谓距离基准,只是要求按照在国际法下的公平原则,协商解决划界问题。在国际法院和国际仲裁的与海洋划界的相关案件的判决中,不论是自然延伸还是距离基准,都没有被看成是构成“公平原则”的要素。
  从以上的分析可以得出的结论是,《公约》76条《公约》83条条文不同,各自规定的也是不同的法律制度:前者是大陆架权利制度,后者是划界制度。在法律适用上,自然延伸原则作为大陆架“权原”或权利主张的法律基础,只发生与《公约》76条相关的法律解释和法律适用问题。但是,大陆架争端最终又往往是通过适用划界规则来解决的。那么在解决争端的法律适用上,大陆架权利制度中的“自然延伸原则”和划界又有何关系呢?
  三、大陆架权利和划界规则的关系
  从法理上看,当双方权利主张不同时,权利界限的划定问题产生的前提是这两个权利主张必须是等价的、相对抗的,并因此导致权利主张重叠。也就是说,由于权利主张的不同而导致的争端,并不当然导致权利界限的划定规则的适用。如果通过权利制度的适用已经分出权利主张之优先顺序,权利界限的划定将不成为问题,更没有必要。因为此时权利的归属已经明了。
  一个可以用来说明的国内法类比可见于继承法中的有关法定继承的规定。我国的继承法规定,在多个可能主张法定继承权利的主张人中,其权利主张由法定继承顺序区分优劣。劣位继承顺序权利主张者,除非法律另有规定,因其权利主张无法和优位权利主张者对抗,权利的归属通过权利制度本身就已经得以确定。在这两者之间,不存在适用遗产分配规则(继承法10条、第11条和第12条)的情形。只有处于同一继承顺序的,权利主张可以对抗的情况之下,才有遗产划分的问题(继承法13条)。并且遗产分配规则也不排斥某种“公平”的考虑。[10]对无继承权利者在一定情况先也可做非义务性的分配安排。[11]
  同样,在国际法中也遵从着相同的法理,即“先行确权,再行分配”。国际法院在1974年的渔业管辖权案中,围绕冰岛提出“优先渔业权”是否优越于英国的权利主张这一问题做出了判决。这一判决为权利制度和权利界限的划定制度之间的关系提供了一个很明晰的法理。在该案中,冰岛基于“优先渔业权”(preferential rights of fishing),采取了排除英国基于历史性渔业权的渔业活动的措施,从而引起的两国间的争端。与“优先渔业权”字面上的“优先”无关,法院在判决中判定冰岛的权利主张并不优越于同一海域存在的英国的历史性渔业权主张。因此,两者权利之间有必要进行调和。法院在此基础上判决两国应依公平原则,谈判划定两国渔业权利和利益的界限。[12]
  具体到大陆架权利和划界规则的关系,在有关海洋划界的诉讼案件中,国际法院在判决中提示划界原则或给出具体划界方案之前,从没有忽视过对双方权利主张的判定。在北海大陆架案中,国际法院明确指出,在权利制度中自然延伸原则作为“权原”(title)将否定其他权利主张。这时无适用划界制度之需要。例如,国际法院认为如果某海域大陆架并非是某沿岸国领土的自然延伸,那么即使该海域距该国的距离比其他国家近,该海底也不能被看作是为该沿岸国所有。[13]反之,如果自然延伸原则本身都可为争议双方用来作为权利主张,此时应当考虑某种划界规则。例如,国际法院认为海岸相对的两个国家之间的大陆架用中间线划分可能会满足自然延伸的要求。[14]在突尼斯一利比亚案中,国际法院在判决A(2)中指出,由于划界关联区域由两当事国陆地领域的自然延伸的单一大陆架构成。因此,本案中大陆架区域划界的基准由自然延伸原则本身(权原)不能导出。[15]
  1969年北海大陆架案所确定的自然延伸原则在大陆架争端中的意义,在判决的推理中其法理是非常明晰的。首先,国际法院以自然延伸原则作为大陆架权利制度的惟一基础或权原,明确争端各国的大陆架权利主张是否是法律上可以相对抗的。其次,由于德国和荷兰,丹麦在地质上出于共架,其源于各自的自然延伸的权利主张的确会导致权利的重叠而必须适用划界的法律制度来确定各自的权利范围。在此情形之下,法院不认为自然延伸原则在划界制度中再有直接适用之需要,相反,在划界的法律适用中,法院只指出应当适用的习惯法原则和规则是“公平原则”。[16]
  明确大陆架权利和划界规则的关系在明确中日东海争端中的法律适用问题上具有重要的意义。从法理上说,有关大陆架的争端的法律适用实际上分为两步,第一是适用《公约》76条对争议双方的权利主张进行判定。除非双方另有约定,只有在判定双方的权利主张为等价可对抗的情况下才会适用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王亚新.对抗与判定:日本民事诉讼的基本结构 (M) 北京:清华大学出版社,2002.

{2}Edited by Rene Jean Dupuy,Danial vignes.A Handbook On the New Law of the Sea(M).Dordrecht,Boston:Mani.nus Nijhoff Publishers,Vo1.I,1991.

{3}D.P.O’Connell.The International Law of the Sea(M).Oxford:Clarendon Press,V01.I,1982.

{4}D.M.Johnston.The Theory and History of Ocean Boundary Making(M).Montreal:McGill—Queen’s University Press 1988.

{5}赵理海.海洋法问题研究(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1996.

{6}(日)中村洗.排他的经济水域と大睦棚の在系(A).山本草二,杉原高横,编.海洋法の历史と展望:小田滋先生还のと记念(M).有斐各,1986.

{7}余民才.中日东海油气争端的国际法分析—兼论解决争端的可能方案(J).法商研究,2005,(1).

{8}赵西豫,罗刚.从国际海洋划界实践看中13东海之争(J).云南大学学报(法学版),2005,(4).

{9}高健军.国际海洋划界论—有关等距离/特殊情况规则的研究(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05.

{10}试论中日东海大陆架划界问题(J).大连海事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5,(02).

{11}王一轩.我国东海大陆架权益的法理基础浅论(J).理论导刊,2005,(12).

{12}李广义.东海大陆架划界争端国际法依据辨证(J).当代法学,2005,(03).

{13}李令华.中国海洋划界与国际接轨的若干问题(J).中国海洋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5.

{14}林昊,钟广池.等距离一特殊情况原则与大陆架划界习惯国际法的发展(J).海洋开发管理,2003,(3).

{15}曹世娟,黄硕琳,郭文路.中日海域划界方案的初步研究(J).水产学报,2003,(1).

{16}S.Rosenne.The World Court:What It Is and How It Works(M).Dordrecht:M Nihoff Publishers,4th Revised edition,1989.

{17}(日)三好正弘.大睦棚境界画定准则一考查(A).林久茂,山手治之,香西茂,编.海洋法の新秩序(C).束信堂,1993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6229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