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厦门大学法律评论》
职业伦理:法律职业共同体之基点
【英文标题】 Professional Ethic: The Basis of Legal Professional Community
【作者】 范敏之【作者单位】 华东政法大学法律学院{博士研究生}
【分类】 其他【中文关键词】 法律职业共同体;职业伦理;伦理规范
【英文关键词】 legal professional community; professional ethic; ethical norm
【期刊年份】 2016年【期号】 2(下半年卷)
【总期号】 总第28辑【页码】 56
【摘要】 法律职业共同体作为虚拟概念的“想象共同体”,其成员具备相近的职业身份、职业技能、职业目标,更重要的是相似的职业精神和职业信仰。法律职业伦理是法律职业共同体在意识形态上的体现,致力于构建可被遵循的道德规范和道德原则,依靠其对共同体内部强大的凝聚力来维系“共同”的关系。法律职业伦理是法律职业共同体良好社会地位的有效保证,也是构筑司法公信力的必然要求。相反的,法律职业伦理的缺失则会直接引起共同体的失信危机,法律权威可能受到质疑,稳定的社会秩序就此被打破。法律职业共同体所有成员在遵循崇尚正义、信仰法律、保持独立等共同职业伦理外,基于具体角色和分工的不同,其各自应遵循的伦理规范在共识的基础上存在着差异。
【英文摘要】 The legal professional community, known as a virtual concept ofimaginedcommunity”,composed with members who have similar professional identities, skills, andgoals. Moreover, those members also share comparable professionalism and occupationalonviction. The legal professional ethic is an ideological embodiment of the legal professional community, which devotes itself to building the code of ethics and moral principlesthat can be followed, and relies on its powerful cohesion inside the community to maintainthe“common”elationship. The legal professional ethics are effective guarantees for theood social status of legal professional community; also, it is the inevitable requirement forthe construct of judicial credibility. Conversely, the lack of legal professional ethic wouldrigger directly a crisis of credit loss in the community, causing the suspicious about thecommunity from the mass and the fracture of stable social order. While all members of theegal professional community are complying with the common ethics of advocating justice, believing in law and remaining independent, there are also differences of the ethical principals due to their different specific roles and division of work.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30241    
  
  当代法治国家的建设,一方面,需要构筑完善的法律体系确保法制的健全;另一方面,需要进行法律人才的培养,使职业者具备法律知识、逻辑思维和道德品格。然而,在当前制度体系不健全的情况下,法律职业及其执业群体面临内部的自我否定和外部的不被信任。法律职业伦理的缺失已成为法治建设中日益突出的问题。职业伦理规范关涉问题的是非对错,能够支配法律职业共同体,迫使他们按照一定的准则要求行动,也能对职业者个体的价值取向加以限制,禁止他们超出界限之外。根据这一特质,法律职业伦理对于法律职业共同体最大的贡献就在于它只服从凌驾于共同体之上的道德,以此来构建共同体的道德规范和道德原则,并为共同体的行为提供可以实际遵循的准则。
  一、作为职业的法律人共同体
  (一)法律职业共同体的内涵具有抽象性
  法律职业共同体作为一种特殊的社会现象,在西方经历了近500年的发展才逐渐成形,与近代西方法治实践相得益彰。而该提法在我国兴起于20世纪90年代,与我国公务员制度改革、人才专业化建设、司法资格考试统一相契合。在这里,共同体一说采用了社会学的概念,泛指由社会关系联系在一起的种种社会群体。其含义一般可以分为两类:一类是功能主义的观点,认为共同体是共同目标、共同利害关系的人组成的社会团体;另一类是地区性的观点,认为共同体是在一个地区内共同生活的有组织的人群。而我们所说的“法律职业共同体”明确了“法律”存在场域下的职业群体,故强调其功能主义方面,是人与人之间形成的亲密关系以及对法律群体的归属感。以从事法律事务为业的人由于现代社会劳动分工日益细密、社会关系日益复杂,职业者具体身份多样化,仅靠某种单一的价值观念或道德规范作为群体的凝聚纽带已不再可能。并且伴随着法治理念被社会广泛认同,法律职业专业化程度的提高使法律事业趋向行业化,使得法律职业者由个性走向了共性。虽然个体成员在品格、价值观、行事方式上仍不尽相同,但是殊途同归,凭借思维模式、辨析技术、道德理念、职业操守标准等多重相同要素确立起了以法律为信念,以正义为追求的法律人共同体。
  需要说明的是,法律职业共同体不同于行会、协会、社团等,它是一种“想象的共同体”[1],是一个“没有疆界、没有机构组织、只有对法律的信仰的意念上的法律帝国”[2],是法律职业人依赖感、认同感形成的精神家园。作为一个虚拟的概念,法律职业共同体在社会实践活动中没有统一的实体组织或者机构来统一指挥和协调共同体内部个体的行动,但是职业者个体之间有着选择的共通性,“如果没有这样一种同意,人就不适合文明的交流”[3]。当然,这与法律职业个体依附于自己的工作机构(如法院、检察院、律师事务所)或者联合团体(如法官协会、律师协会)并不矛盾,并且职业共同体与上述团体的性质也不相同。
  (二)法律职业共同体的属性具有多样性
  通过上述对共同体的分析不难看出如果仅以从事法律职业的身份作为共同体的区分标准并不准确,因为这样组合在一起的群体虽然可能具有一致的知识背景、思维习惯和职业利益,但是却不必然包含相似的价值观念和理性诉求,进而使个体间在伦理准则上无法达成共识。所以,法律职业共同体不同于传统的以血缘、地缘或身份为基础形成的共同体,它要求个体职业者具备相近的职业身份、职业技能、职业目标,更重要的是相似的职业精神和职业信仰。这样一种因精神与情感的连带而形成的全新共同体具有如下的多重属性。
  第一,法律职业共同体是一个知识的共同体,即成员间分享共同的知识、经验和技能。鉴于法律职业的特殊性,它要求较高的专业化知识技能。法律职业者往往以“系统的法律学问和专门的思维方式为基础,并不间断地培训、学习和进取”[4],掌握独特的语言知识体系和思维技能模式,以期达到“技术理性”层面。“这套共同的知识、经验和技能实际上构成了法律人集体生产、积累、传承、使用的公共性知识。”[5]这样的公共性的知识技能为迥异的法律职业个体提供了有效的沟通和交流平台,对促进共同体的融合和凝聚功不可没。
  第二,法律职业共同体是一个事业的共同体,即成员之间有着相似的利益诉求及理想信念。法律从业者以从事法律活动作为主要生活来源,诉讼等法律事务是其安身立命之本。但是职业者个体以此谋生之外也同时提出了自身存在和发展的需求。法律事业对于法律职业共同体而言,与其说是工作或职业,不如说是一项彰显他们社会价值和生活意义的事业或者使命。在法律面前,共同体中的职业者们是虔诚的卫士,捍卫法律公平正义的原则,守护内心坚定的职业良知,一旦出现损害法律权威性的个体行为,法律职业共同体大厦将遭遇一同崩坏的风险。可见,法律职业者任重而道远,他们对法律事业的共同经营让不同的法律职业和所有的法律人成了一个“一荣共荣,一损俱损”的命运攸关共同体。
  第三,法律职业共同体是一个道德伦理的共同体,即拥有相似的道德信念以及遵循共同的行为规范准则。法律职业共同体非实体性的性质决定了共同体成员聚合的重要因素是精神层面上对法律的信仰和行为层面上对规则的遵守。法律职业者们对法律的原则和价值有着自觉和一致的倾向能力,特别重视权利和义务的对称性和客观性,坚持人与人之间的平等和自由,恪守法律职业操守。这些内化了的个体成员的职业信条加强了共同体的伦理观念,成为整合这些非正式联合在一起的法律职业个体的强大精神力量,同时共同体的伦理也是其形成与担起法治发展之责的内在标志和不可或缺的重要条件。
  (三)法律职业共同体构成具有差异性
  对于法律职业共同体的构成,其中比较经典和全面的论述是埃尔曼在其《比较法律文化》中的划分方式,他把法律职业分为五类:第一类是那些对法律冲突予以裁判的人,其中最重要的是法官和治安官,另外还有仲裁人、检察官、在准司法机构以及行政法院中工作的官员等等;第二类是代理人,即代表有关当事人出席各种类型审判机构的审判人员;第三类是法律顾问,通常他们不出席法庭;第四类是法律学者;第五类是一种各国极不一致,然而其重要性却在不断增加的人员,即受雇于政府机构或私人企业的法律职业者。[6]由于不同国家的发展历史和制度构成并不一致,这种划分并不能全然地适用于每一个国家。而且就法律职业本身而言,由于采取的认定标准不同,法律职业的定义亦会随之发生改变,法律职业共同体的范围也当然不会相同。单只从法律本质出发,它是可谓“社会控制的首要工具”[7],为这个国家机器的运转设定了一系列方案。法律职业是围绕法律展开运行的,一般来说,它主要涉及立法、执法、司法和守法等各个环节,并且排除隶属性强、独立性差、带有强烈行政色彩的法律工作。其中,司法处于关键和核心的环节,服务于司法的职业群体就是我们所谓的法律职业共同体中的中流砥柱。因此,法官、检察官、律师、法学学者这四类人最具法律职业的典型性,而且这四类不同的职业普遍存在于世界各国,承载着整个法律运作的职责,也是法治理念和法治精神最主要的传播者。
  二、职业伦理对内提供凝聚力,是共同体存在的方式
  道德伦理作为法律职业共同体的一个重要属性,主要指的是职业伦理方面,它是共同体之所以共同的实质内核,是该共同体存在的方式。法律职业伦理归属于伦理学范畴,“将决定着法律职业共同体的‘技术理性’层面,是法理职业者不可或缺的素质”[8]。可以说,法律职业伦理本身就是共同体在意识形态上的体现,它通过“表现、解释和评价现实世界的方法来形成、动员、指导、组织和证明一定的行为模式和方式,并否定其他一些行为模式和方式”[9]来指引法律职业共同体认识、理解社会,并再现法律职业共同体的真实生存状况。同时,职业伦理这种意识形态并不具备物性,无法独立存在,只有通过共同体作为社会的实践形式让它流转起来,才能发挥应有的作用。因此,法律职业伦理致力于构建可被遵循的道德规范与道德原则,依靠其对共同体内部强大的凝聚力来维系“共同”的关系,并保证整个共同体成为公正的象征。
  (一)法律职业伦理是法律职业共同体的逻辑起点
  对于法律职业共同体而言,它标志化的“同质性”成分使其区别于单纯的法律职业群体或团体。“作为一个群体,它依然处于模糊不清、粗陋不堪的伦理状态,这表明它仍然缺乏整合。”[10]只有在这一群体共享并信奉同一职业伦理时,才宣告个体职业者的聚合体已转化为一个拟人化的稳定共同体。第一,法律职业伦理是共同体“同质化”的直接动力。对于一个共同体而言,只有一种主导的价值观得到其个体成员普遍而自愿的接受和认同,发挥潜移默化的辐射效应,进而才能催化共性的生成和壮大。法律职业伦理为法律职业共同体提供了一种群体性的世界观,并要求不同职业个体都应该像一个法律人一样思考和行事以自觉形成对法律的确认和信服,培育法律至上的道德素质。在共同伦理理念的指引下,法律职业者们强化了自己区别于其他社会团体的主体意识,将共同的知识背景与思维模式作为基础,把法律当成了共同的事业,最终导致了这样“一种富有独立性和专业性的社会阶层和社会力量,即法律职业共同体的形成”[11]。第二,法律职业伦理是共同体“稳固化”的内在源泉。由于法律职业者处于同一法律体系和程序构造中,参与法律运行的各个环节,相互间持久密切的接触与合作必然加深了彼此间的认同和默契,这种认同基于对伦理精神和法治命运的共识,从而深刻感知自己在共同体中的内部身份。共同体内部身份意识的诞生是个体间建立伙伴关系的先声,也“只有人们奉守伙伴关系原则,并承认有义务尽其所能满足这一原则的要求,才能构成一个社会共同体并作为其成员共同生活”[12]。另外,法律职业者们也应在事实上严格依照法律职业伦理的要求进行活动,不做有损法律职业形象和荣誉的行为,珍视共同体在社会中的地位与声誉,致力于增进共同体的整体利益。默契的伙伴关系及强烈的职业荣誉感促进了个体间的相互提携和肯定,而“法律职业者间越是相互理解、认同和肯定,其结合就越是牢固和紧密,则法律职业共同体就越是彰显和持久”[13]。由此,法律职业伦理的确立创造了法律职业共同体,而为了维护共同体的永续与特质,法律人必须以此作为行为准则并将其渗透到自己的职业行为中。
  (二)法律职业伦理是法律职业共同体的理性支撑点
  众所周知,人们在社会生活中都扮演着一系列的角色,在这些角色背后都蕴含着不同的伦理责任。比如“士兵的天职是服从命令”“医生的职责是救死扶伤”“法律人必须忠于法律”等。但法律人所扮演的角色与一般职业相比更为特殊,遭遇着一种道德困境:“他们职业本身就是要解决价值冲突和利益矛盾。由于工作性质决定,他们要时时处理相互冲突的价值观和利益追求。”[14]在这里需要明确的是,在一般意义上,法律职业者的职业道德修养与职业伦理都属于社会伦理道德层面,但是两者之间依然存在差异性。“伦理”在中西方语境中有着不同的含义:英文中的ethics源于希腊文ethos,意指本质、人格、风俗或习惯;在汉语中,“‘伦’意味着辈分、等次、顺序,‘理’是治理、整理、条理的意思,伦理是一种客观的关系,是一种特定的人和人之间的关系”[15],它描述了一种公共和群体关系的原则和规范。相较于道德侧重与个体层面相关联,涉及个人道德选择和个人道德品性,伦理是与社会层面相关联的,着重关注人类社会中的人伦关系及其秩序。因此,“道德系自由意志决定,而伦理则是个人所在的社群脉络”[16]。虽然我们一直强调职业者个人的德性,即在法律职业共同体中的美德与良知,但是在共同体的职业伦理层面对所有成员提出共同的道德要求时,它却因特殊的逻辑思维方式脱离了大众道德评价标准和个体道德体验方式,更多地指向理性的执业行为规范。从法律职业者的实践角度来看,他们必然需要对矛盾利益冲突作出取舍,法律是作出判断的永恒和唯一标准而无关乎道德,这对共同体的所有成员都提出了理性的要求。在法律与道德相分离的实证主义思潮影响下,现代法律职业伦理在保有最低限度善的情况下日益凸显规范化和制度化的特征,它不过度强调普适性的道德义务,更多的是为职业者在规则化实践过程中提供理性支持,树立行为导向。但不同于完全有意识地排除道德的纯粹技术功能理性,法律职业伦理的另一个特殊之处在于它既具有理性化的行为规范要求,又同时是一种善的艺术。可见,法律职业伦理“可能是对职业病进行某种弥补和矫正的一帖良方”[17],就这一角度而言,它得以平衡和克服技术理性的弊端。一言以蔽之,法律职业伦理对于法律职业共同体而言具有基础性和构建性地位,同时也直接契合了其理性规范要求,因此“法律职业共同体的存在、形成、延续及社会功能的实现与其应遵从的职业伦理互为表里”[18]。
  三、职业伦理对外提供公信力,是共同体信义的担保
  法治社会中的法律职业共同体一般被看作是专业技能娴熟、社会地位较高的社会精英团体。而一个共同体社会地位的高低、口碑的好坏主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30241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