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科技与法律》
知识产权损害赔偿评估
【作者】 陈洪赵英爽
【作者单位】 重庆市第五中级人民法院河北省人民检察院
【分类】 知识产权法【中文关键词】 知识产权;损害赔偿;计算方法;评估
【文章编码】 1003-9945(2013)06-0062-11【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13年【期号】 6
【页码】 62
【摘要】

在知识产权侵权诉讼中,如何确定知识产权侵权的损害赔偿数额,各国纷纷确定了不同的判定方法,理论界和实践界都倾向于在知识产权诉讼中引进资产评估方法对受侵害的知识产权的价值进行评估。然而,实践中,知识产权损害赔偿评估具有其自身的特点,对其进行正确评估需要结合它自身特点选择恰当的方法进行。通过厘清基本概念,梳理我国这一问题的现状,分析审判实践中亟待解决的症结,提出相关立法建议,将会对完善我国知识产权立法有所裨益。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80566    
  一、知识产权损害赔偿概述
  如何确定知识产权侵权诉讼中的损害赔偿额,不仅关系到权利人的利益实现程度,而且体现着司法的公正与否。尽管我国的相关法律对知识产权损害赔偿额的确定问题做了相关的规定,但由于知识产权价值在市场上本身存在不确定性,在司法实践中依然存在缺乏操作性问题,有待于在厘清基本理论问题的基础上进行完善。
  (一)知识产权损害赔偿的基本理论问题
  1.知识产权损害赔偿应以填补损害为目的
  确定损害赔偿数额,首先要确定的就是损害赔偿的目的。损害赔偿应以填补损害为目的,一直是我国法学界的通说,如台湾地区学者王泽鉴认为,损害赔偿的目的在于“使加害人就其侵权行为所生的损害负赔偿责任,非在惩罚,因损害赔偿基本上并不审酌加害人的动机、目的等,其赔偿数额原则上不因加害人故意或过失的轻重而有不同。”[1]我国现行的有关知识产权的法律及相关的司法解释确定了我国知识产权损害赔偿的目的是“补偿权利人因侵权所受到的损失”,这是值得肯定的。
  2.知识产权损害赔偿的性质应该是补偿性赔偿而非惩罚性赔偿
  传统的民法理论认为,损害赔偿具有补偿性,即“损害赔偿,旨在于保护个人之身体,财产等权利法益之不受损害,万一损害不幸发生,行为人不问其行为为故意、过失,负有填补该损害之责任。”[2]
  但是,随着社会的发展,越来越多的人们都认为补偿性损害赔偿难以真正保护权利人,遏制侵权的发生,因此都主张通过对恶意侵权人的惩罚来预防侵权的发生。[3]同时,世界上其它国家大都规定了惩罚性损害赔偿,以惩罚恶意侵权人,这也是我国学者主张应该确立惩罚性赔偿的原因之一。
  然而,正如上文所述,民事赔偿的目的应该在于“填补损害”而非遏制侵权,而且,在我国对知识产权侵权的处理方式,不仅包括民事损害赔偿,还包括民事制裁、行政处罚、刑罚等其它方式,{1} [4]对于恶意的侵权人,采取除民事损害赔偿外的其它方式加以处理更为妥当。否则,对于拥有类似权利的权利人,在同时受到侵害时,仅因侵权人是否具有恶意而获得不同的赔偿额,是明显不合理的。
  因此,建议在立法或相关的司法解释中完善民事制裁、行政处罚、刑罚等方式,从而形成对知识产权侵权的民法、行政法、刑法的保护体系,以弥补补偿性损害赔偿的不足。同时,针对诉讼资源浪费的问题,建议加快知识产权审判模式一体化的进程。[5]
  3.知识产权损害赔偿原则应是全面赔偿原则
  损害赔偿之目的在于填补所生之损害,故应回复者,并非“原来状况”而是“应有状况”。因此,损害赔偿的范围应包括现有的损失和预期利益的损失。对知识产权的损害赔偿较之于传统财产的损害赔偿有很大不同,应该充分考虑到侵权行为对侵权后权利的行使的影响程度来确定赔偿额。此外,赔偿范围还应包括权利人为制止侵权所支付的其它费用如合理的律师费、广告费等。
  (二)我国现行法律对知识产权损害赔偿额的有关规定及其分析
  我国法律对知识产权侵权损害赔偿额的规定,体现在下列法律中:
  《著作权法》48条规定:侵犯著作权或者与著作权有关的权利的,侵权人应当按照权利人的实际损失给予赔偿;实际损失难以计算的,可以按照侵权人的违法所得给予赔偿。赔偿数额还应当包括权利人为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合理开支。{2}
  权利人的实际损失或者侵权人的违法所得不能确定的,由人民法院根据侵权行为的情节,判决给予50万元以下的赔偿。
  《专利法》60条规定:侵犯专利权的赔偿数额,按照权利人因被侵权所受到的损失或者侵权人因侵权所获得的利益确定;被侵权人的损失或者侵权人获得的利益难以确定的,参照该专利许可使用费的倍数合理确定。
  《商标法》63条规定:侵犯商标专用权的赔偿数额,按照权利人因被侵权所受到的实际损失确定;实际损失难以确定的,可以按照侵权人因侵权所获得的利益确定;权利人的损失或者侵权人获得的利益难以确定的,参照该商标许可使用费的倍数合理确定。对恶意侵犯商标专用权,情节严重的,可以在按照上述方法确定数额的一倍以上三倍以下确定赔偿数额。赔偿数额应当包括权利人为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合理开支。
  人民法院为确定赔偿数额,在权利人已经尽力举证,而与侵权行为相关的账簿、资料主要由侵权人掌握的情况下,可以责令侵权人提供与侵权行为相关的账簿、资料;侵权人不提供或者提供虚假的账簿、资料的,人民法院可以参考权利人的主张和提供的证据判定赔偿数额。
  权利人因被侵权所受到的实际损失、侵权人因侵权所获得的利益、注册商标许可使用费难以确定的,由人民法院根据侵权行为的情节判决给予300万元以下的赔偿。
  通过对上述规定进行研究可以看出,我国法律对知识产权侵权损害赔偿的相关规定,具有如下特点:
  第一,我国现行立法确立的知识产权损害赔偿的目的是填补权利人的损害,均规定可以通过权利人的损失确定赔偿额,如《著作权法》48条、《专利法》60条、《商标法》63条的规定。第二,我国现行立法确立的知识产权损害赔偿的原则是全面赔偿原则,赔偿范围不仅包括权利人的实际损失还包括权利人为维护权利而支付的相关的费用。
  第三,我国现行立法确立的知识产权损害赔偿的计算方法有根据权利人与侵权人协商的数额赔偿、根据权利人的损失赔偿、根据侵权人的获利赔偿、以及由法官根据法律所规定的赔偿范围确定赔偿额等方法。此外,对于专利权和商标权的侵权,法律还规定可以参照相应许可费的倍数确定赔偿额,如《专利法画风不对,如何相爱》60条的规定。
  第四,我国现行立法确立的知识产权损害赔偿的规定确定了法定赔偿。
  此外,还规定了著作权侵权的法定赔偿范围是50万元以下,专利权侵权的法定赔偿范围是5,000元以上30万元以下,最多不得超过50万元,商标权的法定赔偿范围是300万元以下。{3}
  第五,我国现行立法并没有明确规定对知识产权侵权的精神损害赔偿,实践中对涉及到知识产权侵权的精神损害赔偿问题一般参照民法的有关规定处理。{4}
  第六,尽管我国关于知识产权侵权损害赔偿一直体现着补偿性原则,没有明确规定对故意侵权人的惩罚性赔偿,{5}但是我国的一些相关法律规定却体现着惩罚性赔偿。如《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专利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20条第3款的规定,以及第21款的规定。
  第七,对于计算损害赔偿额的具体方法: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著作权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规定:权利人的实际损失=权利人因侵权所造成复制品发行减少量×权利人发行该复制品单位利润,或者权利人的实际损失=侵权复制品销售量×权利人发行该复制品单位利润,或者在发行减少量难以确定的,权利人的实际损失=侵权复制品市场销售量×权利人发行该复制品单位利润。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专利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规定:权利人因被侵权所受到的损失=专利权人的专利产品因侵权所造成销售量减少的总数×每件专利产品的合理利润,或者在权利人销售量减少的总数难以确定的,权利人因被侵权所受到的损失=侵权产品在市场上销售的总数×每件专利产品的合理利润。
  侵权人因侵权所获得的利益=该侵权产品在市场上销售的总数×每件侵权产品的合理利润,侵权人因侵权所获得的利益一般按照侵权人的营业利润计算,对于完全以侵权为业的侵权人,可以按照销售利润计算。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规定:侵权所获得的利益=侵权商品销售量×该商品单位利润乘积,或者在该商品单位利润无法查明时,侵权所获得的利益=侵权商品销售量×注册商标商品的单位利润。
  权利人因被侵权所受到的损失=权利人因侵权所造成的商品销售减少量×该注册商标商品的单位利润,或者权利人因被侵权所受到的损失=侵权商品销售量×该注册商标商品的单位利润。
  (三)其它国家及地区关于知识产权损害赔偿数额的规定及其分析
  1. TRIPS协议的有关规定及对其的分析
  《与贸易有关的知识产权协定》( Agreement on Trade-Related Aspects of Intellectual Property Rights,以下简称“TRIPS协议”)第45条规定:1、对已知或有充分理由应知自己从事之活动系侵权的侵权人,司法当局应有权责令其向权利人支付足以弥补因侵犯知识产权而给权利持有人造成之损失的损害赔偿费。2、司法当局还应有权责令侵权人向权利持有人支付其他开支,其中可包括适当的律师费。在适当场合即使侵权人不知、或无充分理由应知自己从事之活动系侵权,成员仍可以授权司法当局责令其返还所得利润或令其支付法定赔偿额,或二者并处。{6}
  TRIPS协议规定要支付足以弥补权利人损失的赔偿费,还包括律师费等权利人支付的其它合理的开支。其规定的计算损害赔偿的方法包括:以权利人的损失为赔偿额、侵权人的利润为赔偿额、法定赔偿额。
  2.美国相关法律的规定及对其的分析
  《美国版权法》(The Copyright Act of 1976)504条的规定:权利人可以根据因未行使自己的权利所实际遭受的损失的金额以及侵权人从侵权中获得的利润额来计算赔偿额。此外,由于在实际侵权行为中权利人的实际损失额
  很难计算,该法例外规定了一种法定赔偿额即:“版权所有者在终局判决以前。任何时候可要求赔偿诉讼中涉及的任何一部作品版权侵权行为的法定赔偿,而不是实际损失和利润。此项法定赔偿的金额,每部作品至少不低于250美元,最多不超过1万美元,由法院酌情判定。”同时,为了加大对故意侵权人的惩罚,法院可在一定情况下将法定赔偿额增加到10万美元以下。此时,若侵权人证明自己出于不知或不应该知道,则法院可将赔偿金减少到200美元。[6]P404-408
  《美国专利法》(Patent Act)第284条规定了专利侵权损害赔偿额的计算方法,即可以通过权利人所受到的实际损失或者合理的使用费来确定赔偿额。第289条规定,外观设计的专利权人可以以侵权人的利润作为赔偿额。对于恶意侵权人,法院可增加该认定之损害额度最高至三倍。此外,在一定情况下,法院还可以判给胜诉一方合理的律师费。[6]P142-144
  《美国商标法》(Lanham Act){7}35条规定了商标侵权的损害赔偿额的计算法,即以被告从侵权中获得的利润为赔偿额;以原告所遭受的一切损失为赔偿额;包括合理的诉讼费用。同时,在估算赔偿金额时,如果法院认为理由充分,可以裁定为原利润或损害赔偿金额三倍的赔偿额
  (两者中取数额较高者)连同合理的律师费用。[6]P279-280
  美国法律为著作权人、专利权人和商标权人提供的救济的最大特点就是规定了惩罚性损害赔偿,对于恶意侵权人,可以令其加倍支付赔偿金。而且,在《商标法》和《版权法》中明确规定侵权人“利润”的返还是救济的一种方法。[7]
  3.德国相关法律的规定及对其的分析
  德国法律对知识产权损害赔偿的规定则较为笼统,理论和实践对于工业产权和著作权沿用三种计算损失的方法,即1、赔偿所受损失,包括利润的损失;2、支付适当的许可证费;3、偿还侵权人所获利润。
  实践中最简单常用的计算方式是索赔适当的许可证费,即适当的许可费,因为,侵权人以很低的价格出售侵权制品所获得的利润反映不出其实际获利,他真正的利润在于他没有支付作为一个正直守法的生产者必须支付的“正当的许可证费”而获得的收入。[8]
  4.日本相关法律的规定及对其的分析
  《日本著作权法》114条规定:1、著作权所有者、出版权所有者或者著作邻接权所有者,对因过失或故意侵犯其著作权、出版权或著作邻接权的人,请求赔偿因遭侵权所受到的损害时,若侵权者因侵权行为获利,则所获的金额即推定为该著作权所有者、出版权所有者或著作邻接权所有者所造受损害的金额。2、著作权所有者或著作邻接权所有者,对因故意或过失侵犯其著作权或著作邻接权的人要求赔偿时,可用相当于行使该著作权或著作邻接权通常应接受的金额作为自己所遭损害的金额。3、前款的规定,不妨碍请求赔偿的损失超过同款规定的金额。此时,侵犯著作权或著作邻接权的人,若非故意或重大过失,法院可斟酌裁定损害赔偿的金额。此外,在著作人格权受到侵害时,法院还可以根据著作权人的社会身份、知名度以及损害程度等确定对著作权人的精神损害赔偿额。
  日本《图案设计专利法》39条规定:1、享有图案设计专利权者或专用实施专利权者,对于故意或过失侵犯自己的图案设计专利权或专用实施专利权者,在请求损害赔偿时,依据该人的侵权行为所得利益额,推定享有图案设计专利权者或专用实施专利权者遭受损害的金额。2、享有图案设计专利权者或专用实施专利权者,对于故意或过失侵犯自己的图案设计专利权或专用实施专利权者,可以对于该专利注册的图案设计或实施与此相类似的图案设计所获得的相当于通常应获得的金钱数额的金钱,作为自己遭受损害额,请求赔偿。3、前款的规定,不妨碍请求赔偿的损失超过同款规定的金额。在这种情况下,对于图案设计专利权者或专用实施专利权者的侵犯,如不是故意或严重过失时,法院可斟酌裁定损害赔偿的金额。
  日本的法律对知识产权损害赔偿的规定较为详细,可以根据权利人的损失、侵权人的获利或者行使相应权利可以获得的收益为赔偿额。
  5.我国台湾地区相关法律的规定及对其的分析
  我国台湾地区“著作权法”第88条规定,因故意或过失不法侵害他人之著作权或制版权者,负损害赔偿责任。数人共同不法侵害者,连带负赔偿责任。前项损害赔偿,被害人得依下列规定择一请求:1、依“民法”第216款规
  定{8}请求。但被害人不能证明其损害时,得以其行使权利依通常情形可得预期之利益,减除受侵害后行使同一权利所获利益之差额,为其所受损害;2、请求侵害人因侵害行为所得之利益。但侵害人不能证明其成本或必要费用时,以其侵害行为所得之全部收入,为其所得利益。依前项规定,如被害人不易证明其实际损害额,得请求法院依侵害情节,在新台币1万元以上50万元以下酌定赔偿额。如损害行为属故意且情节重大者,赔偿额得增至新台币100万元。[9]
  我国台湾地区“专利法”第89条规定,被害人得就下列各款择一计算其损害:1、依“民法”第216款之规定。但不能提供证据方法以证明其损害时,发明专利人得就其实施专利权通常所可获得之利益,减除受害后实施同一专利所得之利益,以其差额为所受损害。2、依侵害人因侵害行为所得之利益。于侵害人不能就其成本或必要费用举证时,以销售该物品全部收入为所得利益。3、法院嘱托专利专责机关或专家代为估计之数额。除前项规定外,发明专利人之业务上信誉,因侵害而致减损时,得另请求赔偿相当金额。依前两项规定,侵害行为如属故意,法院得依侵害情节,酌定赔偿额以上之赔偿。但不得超过损害额之2倍。
  我国台湾地区“商标法”第66条规定,商标专用权人,依第61条请求损害赔偿时,得就所列各款择一计算其损害:1、依“民法”216条之规定。但不能提供证据方法以证明其损害时,商标专用权人,得就其使用注册商标通常所可获得之利益,减除受侵害后使用同一商标所得之利益,以其差额为所受损害。2、依侵害商标专用权者因侵害行为所得之利益。于侵害商标专用权者不能就其成本或必要费用举证时,以销售该项商品全部收入为所得利益。3、就查获侵害商标专用权商品零售单价500倍至1,500倍之金额。但所查获商品超过1,500件时,以其总价定赔偿金额。{9}前项赔偿金额显不当者,法院可酌减。商标专用权人之业务上信誉,因侵权而致减损时,并另请求赔偿相当金额。
  由此可见,我国台湾地区的“专利法”、“商标法”和“著作权法”对权利所受损害的赔偿数额的计算方法均体现了损益相抵原则,即规定以权利人所受损害和所获利益的差额为赔偿额。而且,台湾地区的知识产权法律也规定了对故意侵权人的惩罚性赔偿。
  此外,我国台湾地区对知识产权侵权损害赔偿的法律规定还具有一个不同于其它国家和地区的特点,即在专利侵权损害赔偿中,可以嘱托专利专责机关和专家代为估计赔偿数额,体现了其立法的科学性。由于专利的专业性比较强,加之市场的瞬息万变,法官作为法律专业人才,很难准确地确定所受侵犯专利的价值,进而确定赔偿额,有了专利专责机关和专家的协助,有助于解决此类问题,使案件的审判更具合理性。
  (四)现有的知识产权侵权损害赔偿额的计算方法存在的问题爬数据可耻
  尽管各国立法对知识产权侵权损害赔偿额的计算方法进行了相关的规定,但是无论是理论界的学者还是实践中的法官,都认为这些方法存在着诸多的问题,在理论上依据不足,在实践中难以操作,表现在:
  1.以权利人的损失计算损害赔偿额难度较大,难于操作首先,由于知识产权自身的特殊性,使得权利人的损失难以被证明,根据民事诉讼法中“谁主张,谁举证”的原则,无形中增加了权利人的举证责任,当其不能充分证明自己的损失时,便只能采用其它方法来确定自己的损害赔偿额。其次,在具体的案件中,权利人的损失往往并不仅是因为侵权人的行为所致,权利人自身营销策略的变化、市场竞争的加剧等均可能造成权利人的损失,在众多的因素中确定侵权所占的份额,极其复杂,难于操作。
  2.以侵权人的获利为损害赔偿的计算方法在很多案件中难以实现{10}
  首先,侵权人的获利可能是质量水平、相关产品的研发等多种原因所产生的,因此在具体案件中确定因侵权的获利的范围就很困难。其次,在权利人难以举证证明自己的损失的情况下,需要由侵权人提供财务账册等证据加以证明,但是往往会遭到侵权人的拒绝,即使可以通过法院保全证据,却会耗费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从而使这种方法难以适用。再次,在某些情况下,侵权人实施了侵权行为,却并不一定获得收益,在这种情况下,也无法依据侵权人的获利计算损害赔偿额。
  3.法定赔偿适用范围过宽,但法定赔偿额的规定却存在着诸多不合理之处{11}
  首先,法定赔偿额范围过宽,且没有相应的具体的执行标准和幅度,不仅不便于法官操作而且使法官自由裁量权过大。{12}其次,法官限于自身业务素质以及对案件的主客观把握的不同,可能对类似案件的处理标准不一。{13}
  4.缺乏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王泽鉴.侵权行为法(第一册)[M].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1:7-8.

[2]曾世雄.损害赔偿法原理[M].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1:15.

[3]庄秀峰.保护知识产权应增设惩罚性赔偿[J].法学杂志,2002,(5):59.

[4]文奇.知识产权案例与优秀裁判文书精析[M].北京:法律出版社,2001:145-157,81-105.

[5]胡新桥,李正国.知识产权审判“武汉模式”全面启动[N].法制日报,2008-07-18(5).

[6][美]Arthur R. Miller, Michael H. Davis.知识产权法——专利、商标和版权[M].宋建华,郑小敏,注.汤数梅,校.2版.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4.

[7]阳平.论侵害知识产权的民事责任——从知识产权的特征出发的研究[M].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5:175.

[8][德]迪茨.著作权问答[C]//郑成思.知识产权研究(第四卷).北京:中国方正出版社,1997:6.

[9]陈樱琴,叶玟妤.智慧财产权法[M].台湾:五南图书出版公司出版,2005.

[10]郑成思.论知识产权的评估[J].法律科学,1998,(1):44.[11]叶京生(主编).国际知识产权学[M].北京:立信会计出版社,2004:570.

[12]李红娟,孙济庆.知识产权的价值评估模型研究[J].科技情报开发与经济,2007,(27):165.

[13]张爱珠.法务会计在知识产权侵害赔偿诉讼中的支持[J].商业研究,2005,(23):197.

[14]张军,卫聪玲.论知识产权精神损害赔偿[N].生产力研究,2006,(5):106.

[15]张雪松.给著作权定个准星——解读《关于确定著作权侵权损害赔偿责任的指导意见》[J].中国知识产权报,2005-03-25(003).

[16]王毅.知识产权损害赔偿评估研究[J].中国发明与专利,2007,(12):57.

[17]董晓峰,李小英.对我国知识产权评估方法的调查分析[J].经济问题探索,2005,(5):122.

[18]韩成军.著作权侵权损害赔偿的原则与立法建议[J].郑州大学学报,2007,40(4):113.

[19]展银戌,曹刚.著作权损害赔偿若干问题[J].人民司法,2000,(10):44.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80566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相似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