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经贸法律评论》
中美贸易摩擦背景下中国贸易反制措施的国际法依据
【英文标题】 The International Law Basis for China's Countermeasures under the Background of Sino-US Trade Friction
【作者】 廖诗评【作者单位】 法学{博士,北京师范大学法学院副教授}
【分类】 国际经济法【中文关键词】 中美贸易;关税;世界贸易组织;反措施
【英文关键词】 Sino-US Trade Friction; Tariff; World Trade Organization; Countermeasures
【文章编码】 2096-6180(2019)01-0055-07【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19年【期号】 1
【页码】 55
【摘要】

中国应对美国单边加征关税行为的措施应遵守国际法规则的统一性。作为一个具有典型自足特征的法律体系,WTO 规则要求成员诉诸争端解决机制解决贸易争端,这基本排除了单边措施的适用空间。这种安排固然有利于维护多边贸易体制的统一性,但在面临主要贸易成员之间大规模贸易摩擦时,WTO 争端解决机制耗时过长,无法及时有效地为冲突方提供“缓冲期”,这也减损了WTO对于成员方贸易政策的约束效果。

【英文摘要】

China’s response to the unilateral tariff imposed by United States is subject to its consistency with rules of international law. As a self-contained system,WTOprohibits the application of unilateral measures and its dispute settlement mechanism is a compulsory option for the dispute between its members. This arrangement is favorable to the consistency of multilateral trade system, due to its time consuming, however,WTOdispute settlement mechanism fails to set a “cooling-off ” period for the dispute resolution when intensive trade friction happen between major members. This also undermines the binding effect ofWTOon the trade policies of its members.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53734    
  
  近年来,中美之间的贸易摩擦不断升级。首先是美国依据1962年《贸易扩大法》第232条针对中国进口的钢铁和铝产品加征关税(“232措施”)所引发的争议:中国认为美国的措施构成“保障措施”,随后根据《保障措施协定》对美国进口的水果和肉类产品加征关税,并将美国的措施诉诸世界贸易组织(WTO)争端解决机制,美国也将中国加征关税的措施诉诸WTO争端解决机制。随后是美国针对中国知识产权和技术转让措施发起“301调查”所引发的争议:美国针对中国价值500亿美元的进口产品加征关税[1],中国则马上宣布,基于国际法基本原则和中国国内法规定,对来自美国的价值500亿美元的产品加征关税。[2]针对中国加征关税的措施,美国宣布将针对价值2000亿美元的中国进口产品加征关税[3],中国也同样宣布了自己加征关税的反制措施。这一过程中,双方均在指责对方所采取的措施违反WTO规则。本文的目的并非研究美国上述“232措施”和“301措施”的WTO 合规性,而主要聚焦中国针对“232措施”和“301措施”以加征关税措施为主要形式的反制措施,分析这类措施所可能存在的国际法依据。
  一、中国针对“232措施”采取反制措施的国际法依据
  在向WTO争端解决机构(DSB)提交的书面请求中,欧盟、中国和其他WTO成员均将美国发起的“232措施”视为保障措施,这也为中国根据《保障措施协定》第8.2条的规定采取中止减让措施提供了一定的法律依据。也就是说,中国认为自身加征关税的反制措施是有国际法依据的,而且这一依据就体现在WTO协定之中。不过,如果中国意图援引第8.2条作为采取贸易反制措施的依据,还需要满足该条所设定的以下条件:第一,实施保障措施成员与受影响的出口成员未能在30天内达成补偿协议;第二,中止减让需取得货物贸易理事会同意;第三,中止减让需在保障措施实施后90天,并在货物贸易理事会收到中止减让通知之日起30天后才能实施。从目前情况看,第一个条件已经满足,而后两个条件尚未成就。对此,美国一直辩称自己所实施的措施并不构成保障措施,这一点还需要WTO争端解决机构在 DS544等案件的进程中作出判断。从这个意义上说,中国是否能援引《保障措施协定》针对“232措施”采取反制措施,尚无定论。
  二、中国针对“301措施”采取反制措施的国际法依据
  相比于针对“232措施”采取反制措施的国际法依据,中国针对“301措施”采取加征关税措施的国际法依据是一个更为复杂的问题。国际贸易法学者、官员和律师对此持有不同意见:如杨国华教授指出,中国可以尝试援引《建立世界贸易组织的马拉喀什协定》(下称《WTO 协定》)第9条第3款作为反制措施的依据,也可以援引自卫、重大违约和危急情况等一般国际法规则作为国际法依据[4];龚红柳教授等则认为中国反制措施不在《关于争端解决规则与程序的谅解》(DSU)第23条第1款的适用范围内,因为反制措施的目的不是为了“纠正”违反义务的行为;还有部分律师主张,此时应援引1994年《关税与贸易总协定》(GATT1994)第21条的一般例外作为抗辩。下文将对这些意见进行简单介绍和分析,并在此基础上提出本文的观点。
  (一)援引《WTO 协定》第9条第3款
  中国是否可以援引《WTO 协定》第9条第3款“例外情形”(exceptional circumstances)寻求义务豁免?从目前情况分析,这一途径在理论上是可行的。不过,根据该款的规定,中国若想针对对等加税措施提出豁免请求,应先将请求提交货物贸易理事会,由该理事会在90天之内进行审议并向部长级会议提交报告,部长级会议作出此类豁免决定应由成员四分之三多数决定。不过,第3款并没有规定部长级会议审议货物贸易理事会报告的时限,这可能对中国的豁免请求产生一些影响。目前,中国尚未根据该款程序提出豁免请求。人丑就要多读书
  (二)援引自卫、重大违约和危急情况等一般国际法规则
  DSU 第23条第1款规定,当成员寻求纠正违反义务或寻求纠正其他造成适用协定项下利益丧失或减损的情形,或寻求纠正妨碍适用协定任何目标实现的情形时,应援用并遵守本谅解的规则和程序。中国加税措施与该条款的关系是中国贸易反制措施的核心问题,即在 DSU第23条似乎已经明确禁止成员采取加税措施作为反制措施的情况下,中国的加税措施是否具有国际法上的正当性。这一判断无疑是非常准确的,因为 DSU 第23条似乎已经明确禁止了成员不经WTO授权采取单方反制措施或者报复措施的可能性,即使中国认为美国加税措施违反WTO规则,也只能通过 DSU 所设定的途径寻求救济,不得单方面采取报复措施。有鉴于此,杨国华教授试图论证,尽管有第23条的规定,中国的加税措施仍然可能具有国际法上的正当性。为此,他提出了理解DSU第23条规定的两条路径:法律解释路径与法律适用路径。
  1. 法律解释路径
  杨国华教授认为,可以引用“自卫”(《联合国宪章》第51条)、“重大违约”(《维也纳条约法公约》第60条)或“危急情况”(《国家对国际不法行为的责任条款草案》(下称《草案》)第25条)等“国际法基本原则”,论证中国贸易反制措施的合法性。即在理解第23条的规定时,可以将“自卫”“重大违约”或“危急情况”等解释成一种例外,实现这一目的的途径,即为《维也纳条约法公约》第31条第3款(c)项的规定,因为该款规定,解释条约可以考虑“适用于当事国间关系之任何有关国际法规则”,即可以结合其他国际法规则进行解释,这为将“自卫”“重大违约”或“危急情况”等引入WTO提供了通道。
  应该说,引入第31条第3款(c)项作为解释工具,这一思路可能具有合理性,从理论上说也是可行的,但仍需要注意以下方面的问题。
  第一,需明确解释对象。就条约解释的对象而言,可以是条约具体措辞的含义,也可以是条约具体条款的含义,还可以是条约条款之间的关系,以及条约与其他条约之间的关系。在解释 DSU 第23条时,解释对象应为该条具体条款的含义,即该条是否有可能存在例外,允许成员采取单方措施。第二,条约解释的第一步是对条约约文进行文义解释。DSU 第23条规定,如果成员方意图纠正其他成员违反义务的情形,或者寻求其他造成适用协定项下利益丧失减损的救济措施,或者寻求纠正妨碍适用协定任何目标实现的情形,都应援用 DSU 中的规则和程序。这一规定清楚表明,如果中国认为美国针对500亿美元进口商品征收25%关税的行为违反适用协定,或者妨碍适用协定目标实现,应根据 DSU 规定使用WTO争端解决程序寻求救济。
  第三,从上下文解释角度看,GATT1994第23条甚至要求成员将非违法之诉和导致本协定项下利益丧失或减损的任何其他情况都提交给WTO争端解决程序处理,这基本表明,DSU 在“属事管辖”上采取的是穷尽性的列举,只要事项涉及适用协定项下利益的丧失或减损,就必须适用WTO 争端解决程序。也就是说,除非美国加征关税的行为不损害中国在适用协定项下的利益,否则中国必须通过WTO争端解决程序寻求救济。
  第四,就《维也纳条约法公约》第31条第3款(c)项的适用而言,需要满足若干条件:解释时参照的应该是国际法规则;被作为解释工具的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北大法宝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53734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