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湖北警官学院学报》
乡村振兴战略视角下农村社会治安防控体系建设研究
【英文标题】 Research on the Construction of Rural Public Security Prevention and Control System under the Perspective of Rural Revitalization Strategy
【作者】 云山城【作者单位】 湖北警官学院{教授}
【分类】 行政管理法
【中文关键词】 农村;乡村振兴战略;社会治安治理;社会治安防控体系建设
【英文关键词】 Rural Area; Rural Revitalization Strategy; Social Public Security and Administration; Construction of Public Security Prevention and Control System
【文章编码】 1673-2391(2018)06-0005-10【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18年【期号】 6
【页码】 5
【摘要】

乡村振兴战略下公安机关的重点工作之一是加快完善农村社会治安防控体系建设。农村社会治安防控体系建设应当解决赌博、滋事、伤害、盗窃、黑恶势力等治安突出问题。由于农村地域辽阔,居住分散,治安防控难度较大,为加快完善农村社会治安防控体系建设,必须从乡村振兴战略视角审视农村社会治安防控体系建设的重要性,进一步夯实防控基础建设;主动适应动态化、信息化条件下社会治安形势发展变化,打造“三化”防控格局;强化区域防控责任意识,构建环乡(镇)、村治安防控圈;以创新完善社会治安防控机制为根本点,进一步打造多层次的社会治安防控网络;以加大对违法犯罪打击力度为着力点,进一步维护农村社会治安稳定;以加强精神文明建设为立足点,进一步打牢维护社会稳定的群众根基;以建设平安乡村、实施乡村振兴战略为目的,加大农村社会治安防控体系建设保障力度。

【英文摘要】

The public security organs of China need to accelerate the construction of rural public security prevention and control system which is one of the key tasks in rural revitalization strategy. We should solve the prominent public security problems such as gambling, causing trouble, injury, theft, evil force and so on. Because of the vast rural area, the residence dispersal, and the difficulty of public security prevention and control, in order to speed up the construction of the rural public security prevention and control system, the relevant measures and methods include: Firstly, examine the importance of rural public security prevention and control system under the perspective of rural revitalization strategy, and further consolidate the prevention and control infrastructure. Secondly, actively adapt to the development and changes of public security situation under the conditions of dynamic and informatization, and create the "three-oriented" pattern in prevention and control. Thirdly, strengthen the sense of responsibility in regional prevention and control, and construct the circle of public security prevention and control around rural towns and villages. Fourthly, take the innovation and improvement of public security prevention and control mechanism as the fundamental point, and further build a multi-level security network of public security prevention and control. Fifthly, increase the efforts to crack down on illegal and criminal activities as the focus, and further safeguard the stability of rural public security. Sixthly, enhance the social construction of ideological infrastructure as the stand, and further reinforce the mass foundation in the maintenance of social stability. Seventhly, develop the safe village and implement the rural revitalization strategy as the aim, and will serve to ensure the protection of rural public security prevention and control system.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53717    
  
  2018年1月2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了《关于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意见》(即2018年中央一号文件),该《意见》指出:“实施乡村振兴战略,是党的十九大作出的重大决策部署,是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的重大历史任务,是新时代‘三农’工作的总抓手……健全落实社会治安综合治理领导责任制,大力推进农村社会治安防控体系建设,推动社会治安防控力量下沉。深入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严厉打击农村黑恶势力、宗族恶势力,严厉打击黄赌毒盗拐骗等违法犯罪”。为此,2018年1月24日,在京召开的全国公安厅局长会议要求“深入推进平安乡村建设,加快完善农村治安防控体系,依法严厉打击危害农村稳定、破坏农业生产、侵害农民利益的违法犯罪活动”。也就是说当前公安中心工作之一是“大力推进农村社会治安防控体系建设”。在实施乡村振兴战略视域下如何加快完善农村社会治安防控体系建设是公安学理论界和实务界应当研究的重要课题。
  一、加快完善农村社会治安防控体系建设应当解决的主要治安问题
  近几年,由于中共中央特别重视农村工作,每年印发的一号文件都是有关农村和农村工作的事项,并采取了一系列加强农村基层政权和扶贫的措施,如从机关、企事业单位选派党员干部担任村党支部第一书记,派出扶贫工作队对口扶贫等,加之各级政法机关尤其是公安机关对农村治安问题及其社会治安防控体系建设十分重视,采取了一系列诸如“一村一警”、“一村一辅警”、“一村一警务助理”、“农村治安中心户”、“网格化管理”、“流动治安巡逻车”、“组建治安巡逻队”等措施,目前农村社会治安问题有很大改观,基本趋于稳定。但是受农村经济发展缓慢、社会治安防控体系薄弱且不严密的影响,破坏农村社会治安稳定的因素已经由单纯的治安案件、刑事案件等违法犯罪活动发展为上地承包纠纷增多、封建迷信活动猖獗等多种矛盾共存的局面。这些治安问题主要是:
  (一)赌博、滋事等治安突出问题日渐增多,封建迷信活动屡禁不止
  受农业生产时忙时闲有规律的影响,冬季农闲时节给农民提供了大量空余时间,加之秋收后经济比较富裕,一些自制能力较差的农民便开始以赌博、饮酒打发时间,并由三五成群的邻里朋友间的小赌娱乐、聚会小酌,逐渐向大数额的赌博、酗酒等方向发展。少数法制观念淡薄的农民酒后滋事,在偏乡僻壤聚众赌博,输赢动辄过万的案件时有发生。由酗酒、赌博所引发的家庭纠纷、酒后滋事、伤害、调戏、强奸妇女等案件也已成为影响农村社会治安秩序稳定的主要因素。同时,传播封建迷信活动的现象依然存在。农村地区由于受教育观念和条件的限制,农民文化水平普遍偏低,一些封建迷信势力和宗教组织利用农村思想文化薄弱、防控不严的空隙,大肆灌输封建迷信思想,蛊惑愚弄群众,进而控制人心。有的农村地区乱建庙宇、滥塑宗教造像,非法宗教活动和境外势力利用宗教进行渗透的活动时有发生。少数农民在遇到生活、生意等方面棘手的问题后不能寻求正确的解决方法,而是通过求神烧香、花钱免灾等方式,借助封建迷信活动寻求安慰和破解。这就为走村串户开展封建迷信活动和邪教活动的传播者提供了空间和市场,由此引发的诈骗、邻里纠纷等问题给农村社会治安带来了严重的负面影响。
  (二)盗窃、诈骗等侵财类案件持续多发
  近年来,随着国家惠农政策的出台,农村经济形势不断好转,生活质量不断改善。一些好逸恶劳、别有用心之人不惜铤而走险,将犯罪目标从城市转向农村,企图通过犯罪手段达到致富目的。由于农民的防范意识不强、居住分散,大部分青壮年外出务工,少数老弱、妇女、儿童、孤寡、病残人员留守农村等特点,导致农村盗窃、诈骗等侵财类案件持续多发。从发案类型上看,盗窃、诈骗案件仍是主要发案类型。违法犯罪人员往往盗窃现金、家禽、电力通讯设备等,或以交友婚恋、假冒家人借钱、购物退税、办理福利等形式实施诈骗。目前农产品交易诈骗、电信诈骗、利用封建迷信诈骗等诈骗案件的发案率有所上升。从作案手段上看,以入室盗窃居多,大都备有专用工具,且事前准备充分。有些盗窃案件犯罪嫌疑人在实施犯罪过程中一旦被发现便使用暴力,从而转化为抢劫,危害极大。从侵害目标上看,以盗窃现金、金银手饰、三轮车、摩托车以及变压器铜芯或铝芯、通信光缆为主,部分农村地区盗鸡、盗鸭、盗猪、盗牛等牲畜被盗现象也时有发生。
  (三)涉及人身伤害的违法犯罪行为凸显
  由于部分农民文化素质偏低,法律意识淡薄,“面子”意识强烈,思考处理问题简单,不会运用法律武器有效保护自己的合法权益。因承包地、排灌水、宅基地边界等相邻关系而引起的民间纠纷时有发生,并伴有斗殴、伤害等情节。当事人往往感情、意气用事,一旦与他人发生冲突,情绪不够冷静,争强好胜,加剧矛盾激化,吃一点亏便大打出手甚至激情伤人、杀人,导致恶性刑事案件发生。
  (四)各种矛盾纠纷错综复杂
  因土地征收征用、房屋拆迁、山林水利纠纷、环境污染和维权、公共收益分配等大量矛盾纠纷的存在,加上当地政府、派出所和村干部又不及时进行化解,有时欺瞒村民,隐藏了大量不安定因素,成为引发治安、刑事案件及群体性事件的导火索。受限于我国农村传统的家族式居住环境,往往触及利益的群众大多是亲戚关系、朋友关系,极易串联并形成“一呼百应”的态势。目前农村中各类民间纠纷较为繁多,主要体现在家庭成员间因为赡养老人、财产分割、恋爱婚姻、子女教育、家庭琐事等时常发生矛盾纠纷;邻里之间因宅基地、农田土地、山林场地、建房修路、经济债务、用水用电等因素引起的纠纷;因涉及农村土地征用、房屋拆迁、移民安置、劳务纠纷、环境污染、重点工程建设等社会重大和敏感问题造成当地一些群众不理解、不支持,甚至极力阻挠而产生的纠纷。与此同时,因溺水死亡、交通事故、医疗救治等造成的非正常死亡,以及农民工因欠薪讨薪等问题引发的集体闹事事件也日渐增多,由此产生的暴力阻碍执行公务案件、上访案件和群体性事件苗头不断增加,并且处置难度较大。由于受诸多因素制约,一些难以彻底调解的矛盾容易升级,因而可能引发更多治安或刑事案件。有些案件甚至全家族一哄而上,大打出手,造成很恶劣的社会影响,一旦处置不当,就有可能引发集体上访等群体性事件,以及堵塞交通甚至围攻政府等更多违法犯罪行为发生。
  (五)个别地方黑恶势力、宗族恶势力严重扰乱社会治安秩序
  个别农村的村组黑恶势力、宗族恶势力活动猖獗,一些不法之徒纠合成团伙,横行乡里,为非作歹,惹事生非。有的聚众斗殴、寻衅滋事、骚扰群众;有的相互勾结、宗族抱团,形成错综复杂的关系网和势力网。有的涉黑案件其骨干成员和宗族的领袖人物均占据村支书或者村主任位置多年,在当地形成了较为广泛的人脉,一呼百应,称霸一方。他们以暴力威胁等手段,强买强卖、欺行霸市、敲诈勒索、搞非法垄断经营,严重危害当地社会稳定,成为影响农村社会治安的罪魁祸首。
  当前,由于公安机关在城市范围内投入的警力较多,采取的治安防控措施比较到位(如在治安复杂、交通繁华的地段建立警务综合服务站;巡警、安保队等巡防力量全天候巡逻;建立社区警务室;实行网格化管理;全方位安装社会治安视频监控设备等),社会治安秩序较为平稳。相对而言,由于农村地广人稀、经济条件总体较差,公安机关投入的警力较少,普遍存在警务运行机制滞后、群防群治工作薄弱、技防建设存在短板等问题,社会治安秩序不稳定,有些地方甚至相当混乱。在深入推进社会治理和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今天,加快完善农村社会治安防控体系建设迫在眉睫。做好这项工作既是中央政法委提出的“平安中国”建设的要求,又是构筑社会治安防控体系建设城乡一体化的要求,同时也是保证中央实施“精准扶贫”和“乡村振兴战略”的总体要求。
  二、目前农村社会治安防控体系建设现状和问题原因
  农村社会治安防控体系建设是国家社会治安防控体系建设的重要组成部分。党的十八大以来,党中央、国务院和公安部十分重视社会治安防控体系建设。2012年11月8日,中共中央总书记胡锦涛在中国共产党第十八次全国代表大会上所作的题为《坚定不移沿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前进,为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而奋斗》的报告提出要“深化平安建设,完善立体化社会治安防控体系,强化司法基本保障,依法防范和惩治违法犯罪活动,保障人民生命财产安全”。2013年11月12日,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提出要“加强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创新立体化社会治安防控体系,依法严密防范和惩治各类违法犯罪活动”。2014年10月23日,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推进依法治国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提出要“完善立体化社会治安防控体系,有效防范化解管控影响社会安定的问题,保障人民生命财产安全”。2015年4月,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加强社会治安防控体系建设的意见》,提出应加强“社会面治安防控网、重点行业治安防控网、乡镇(街道)和村(社区)治安防控网、机关、企事业单位内部安全防控网、信息网络防控网”等五张社会治安防控网建设,同时还提出应当“运用法治思维和法治方式推进社会治安防控体系建设”。为贯彻该《意见》,公安部制定了《关于加快创新完善立体化社会治安防控体系的实施方案》。为了推进立体化社会治安防控体系建设,公安部于2014年11月4日、2015年9月23日、2016年5月23日分别在武汉、大连、呼和浩特召开了全国社会治安防控体系建设工作会议。孟建柱同志于2017年1月12日在中央政法工作会议上的讲话中指出:“抓细抓实社会治安防控体系建设,维护公共安全。不同公共安全风险具有不同特点,排查管控标准规范不能大而化之,必须细化实化,促进精准防控。我们要抓住影响公共安全的核心治安要素,分门别类制定监测预警、基础管控、巡逻防控、应急处置工作规范,增强防控工作实效”。{1}2017年10月18日,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上所作的《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夺取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胜利》报告指出:“加快社会治安防控体系建设,依法打击和惩治黄赌毒黑拐骗等违法犯罪活动,保护人民人身权、财产权、人格权”。公安部及其各级公安机关2014年至2016年用了三年时间主抓了社会治安防控体系建设方面存在的问题,虽然把主要精力放在城市,农村投入的人、财、物要少一些,但社会治安防控的整体效果还是比较明显的,主要表现在:一是维护国家政治安全工作取得新成效。深化反渗透、反间谍、反分裂、反邪教斗争,提高了维护国家政治安全的能力和水平。二是反恐斗争取得新进展。深化严打一暴恐专项行动,强化社会面巡逻防控,掌握了反恐斗争主动权。三是社会治安综合治理迈出新步伐。深入开展打黑除恶、治爆缉枪、禁毒扫黄等专项行动,创新立体化社会治安防控体系,确保了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和上海亚信峰会、南京青奥会、北京APEC会议、G20杭州峰会等重大活动安全顺利进行,维护了社会大局的持续稳定。2016年,全国严重暴力犯罪案件比2012年下降43%,命案下降30%,人民群众安全感进一步提高。四是社会矛盾化解工作实现新突破。坚持和发展“枫桥经验”,加强和创新群众工作,完善重大决策社会稳定风险评估机制,构建多元化纠纷解决体系,改革信访工作制度,促进了社会和谐稳定。{2}2017年,我国每10万人中发生命案0.81起,是命案发案率最低的国家之一;严重暴力犯罪案件比2012年下降51.8%,重特大道路交通事故下降43.8%;人民群众对社会治安满意度从2012年的87.55%上升到2017年的95.55%,对政法队伍满意度从2012年的69.43%上升到2017年的80.24%。[3]但由于2017年公安机关在主抓社会治安防控体系建设方面的力度相对弱化了一些,因而基本上没有相关重大举措实施。2018年,按照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出的《关于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通知》,公安机关把主要精力都运用在了抓扫黑除恶工作方向,虽然加快完善农村社会治安防控体系建设是2018年公安机关的重点工作之一,但采取的具体措施和工作方法却不尽如人意。
  目前农村社会治安防控体系建设现状主要是:
  (一)“三化”防控格局没有形成
  根据国家和省、市、自治区有关部门的要求,社会治安防控体系建设要依托信息化、夯实网格化、推进社会化。要主动适应动态化、信息化条件下社会治安形势的发展,要做到科技引领、信息先行,做实网格、精细防控,发动社会、全民参与,形成治安防控新格局。由于农村派出所警力有限,加上村干部事务繁忙、不精通电脑,并且有的村干部还要忙自家农活,因而围绕人、地、物、事、组织等基本治安要素和吃、住、行、消、乐等基本活动轨迹的基础信息采集不到位,有的信息采集内容根本不符合公安部的要求,有的地方连最基本的标准地址和实有人口、实有房屋、实有单位(简称“一标三实”,下同)信息都采集不上来,采集上来的信息也不准确。农村派出所依托综治网格化管理体系,会同综治部门推进网格化管理做的不到位,社会治安防控工作精细化做的不细致,没有完全确保警力在网格中聚集、信息在网格中掌握、矛盾在网格中化解、治安在网格中防范、服务在网格中延伸。同时农村派出所在新形势下协调社会各方力量参与治安防控的工作机制没有建立起来,基层政府组织、社会组织、经济组织的作用没有充分发挥出来,工会、共青团、妇联等人民团体和群众组织参与社会治安防控体系建设的积极性不高。
  (二)社会治安防控圈没有完全筑牢
  社会治安防控圈是分层级的,用以明确和解决社会治安防控责任的问题。就全国来讲,中国大陆、领海、领空就是一个大防控圈,主要由公安部来负责构建。防控圈由大到小,主要分别由省(市、自治区)公安厅(局),市(地、州、盟)公安局(处),县(市、区、旗)公安局,乡(镇、街道办事处)公安派出所来负责构建。目前环省(市、自治区)治安防控圈、环市(地、州、盟)治安防控圈、环县(市、区、旗)治安防控圈基本构建完成,但环乡(镇)、村治安防控圈没有完全筑牢,存在违法犯罪人员随意进出村庄,肆意妄为的隐患。
  (三)社会治安防控网没有完全织密
  国家和省、市、自治区根据社会治安形势任务需要,要求不断完善和深化街面巡逻防控网、城乡社区村庄防控网、重点人群防控网、单位场所防控网、技术视频防控网、网络社会防控网等“六张防控网”,构建全覆盖、全时空、立体化的社会治安防控网络。根据农村实际情况,有些社会治安防控网没有完全织密:一是在织密城乡社区村庄防控网方面,没有把网格化管理列入乡(镇)、村发展规划,人、地、物、事、组织等基本治安要素没有纳入网格管理范畴,没有做到信息掌握到位、矛盾化解到位、治安防控到位、便民服务到位。乡(镇)综治中心没有建立起来,没有完全做到矛盾纠纷联调、社会治安联防、重点工作联动、治安突出问题联治、服务管理联抓、基层平安联创。二是在织密重点人群防控网方面,对矛盾突出、生活失意、心理失衡、行为反常等人员群体的排查力度不够,疏导机制没有完全建立起来,社会治安防控风险随时存在。三是在织密技术视频防控网方面,农村地区特别是村级技防建设相对滞后,物防、技防设施不够完善,治安防控存有盲区,大部分农户还停留在养狗防盗、砌墙围院的阶段。部分家庭安装的铁门、防盗窗陈旧老化,已起不到有效防护作用。目前适合农村的技防产品还不多,一些群众自行购买安装了简易的红外线报警装置,但由于这些产品科技含量不高,已远远不能适应社会治安形势发展的需要,因而没有发挥出明显的作用。农村视频监控建设始终落后于城市,村与村的交通要道视频监控没有完全覆盖,有的行政村目前还没有安装高清监控探头,更谈不上与农村派出所和县(市、区)公安局(分局)联网。
  导致农村社会治安防控体系建设出现上述现状的主要原因是:
  (一)农村地域辽阔,居住分散,建设难度较大
  “农村社会环境已从原先的相对静态封闭状态向全面动态开放状态转变。在这一过程中,农村滋生违法犯罪的空间也在扩大,原本积累的一些社会矛盾也日益凸现,农村社会治安形势面临严峻的挑战”。{4}由于农村地区大多乡(镇)、村地域辽阔,边界不清晰,居住分散,交通不便,公共设施缺乏或者陈旧,基础建设薄弱,社会治安防控体系建设确实有难度。
  (二)部分农村基层组织对治安问题认识不足
  某些农村基层组织片面地追求当地经济发展,忽视社会治安等涉及老百姓安全方面的工作,对社会治安以及社会治安防控体系建设等问题不管不问,导致当地社会风气恶化,治安问题频发。有的地方片面认为这是公安机关的职责,与自己没多大关系,导致大部分责任和压力都落在公安机关身上;有的地方基本上就只靠公安机关在“单个跳舞”;有的地方认为社会治安防控体系建设难度较大、作用不大,因而工作积极性不高。
  (三)农村治安综合治理工作基础薄弱
  一些乡(镇)、村综治经费得不到保障,综治人员素质参差不齐,工作积极性不高,对一些闹事苗头不及时化解,导致“小事拖大,大事拖炸”,最终酿成难以收拾的局面。“农村社区治理主体缺失、经济利益分化严重、村民自治能力培育不足、不良选举文化频繁入侵等问题广泛存在”。{5}现在农村大多数村委会没设专职的治保主任,一般是由副主任或者其他村干部兼任,治保干部工作水平有待提高。近年来,农村劳动力大量外流,农村留守人员多为妇女、老人、儿童及病残人员,群众治安防范队伍无力组建,邻里守望等群众治安防范工作无法有效开展,致使一些盗窃、诈骗等可防性案件难以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2}孟建柱.增强政治责任感提高工作预见性为党的十九大胜利召开营造安全稳定的社会环境—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关于政法工作的重要指示[N].人民公安报,2017-02-16(1).

{3}徐隽.去年社会治安满意度上升到95.55%[N].人民日报,2018-01-24(4).

{4}廖于.加强农村地区治安问题治理的实践与思考[J].湖北警官学院学报,2018 (2):80.

{5}林瑜胜.我国农村社区治理的“破”与“立.” [J].湖北警官学院学报,2017 (5):61.

{6}郑海,陈嘉鑫.社会主要矛盾转化背景下的社区警务实践发展进路[J]湖北警官学院学报,2018 (3):5.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53717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