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法律科学》
我国区际法院判决承认与执行制度之比较
【作者】 李广辉 王瀚【作者单位】 汕头大学法学院
【分类】 国际私法
【中文关键词】 区际私法;区际法院判决;判决的承认与执行
【英文关键词】 interregional conflict of laws; the judgment interregional courts; recognition and enforcement of judgment
【文章编码】 1671-6914(2009)02-0118-(07)【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09年【期号】 2
【页码】 118
【摘要】 近年来,我国在区际法院判决相互承认与执行方面取得了进展,先后生效的几个区际司法协助规定与安排的达成无疑将有助于进一步推动我国区际法院判决相互承认与执行的开展。但是,这仅仅是一种权宜之计或是一种带有过渡性质的“半成品”,而较为理想的模式应是进一步制定一部统一适用于大陆与港澳台地区的判决承认与执行的专门立法。
【英文摘要】 Recently, great progress has been made in terms of the recognition and enforcement of regional judgments in China. It is held that the newly passed regional judicial cooperation Provisions and Arrangements will surely promote the further development of our recognition and enforcement of regional judgments. But the essays argues that this is only a tem-porary measure or a semi-finished product with a transitional character, and the ideal mode to resolve the issue is to makea uniform interregional judgment recognition and enforcement legislation under the policy of "one country, two systems".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28215    
  一、香港特区对域外法院判决承认与执行制度
  对于外国法院的民商事判决承认与执行问题,香港原有的有关普通法或成文法仍然继续适用[1],其主要有两个方面的法律依据:一是成文法依据,即香港先后颁布的三部有关承认与执行外国判决的成文法例:1921年《判决(强制执行措施)》、1960年《外地判决(相互执行)条例》[Foreign Judgments ( ReciprocalEnforcement)Ordiance]以及1985年《外地判决(限制承认及强制执行)条例》;二是普通法依据。而1960年《外地判决(相互执行)条例》,专门适用于承认与执行某些特定管辖区域[2]高级法院所作的判决,普通法适用于承认与执行包括内地法院判决在内的非特定管辖区域的国家或地区法院的判决。
  (一)香港承认与执行外国法院判决的条件
  并非所有的外国判决均可以依据普通法在香港得到承认与执行。[1]承认与执行外国判决的条件主要包括:(1)判决是终局的且尚未执行行;[2](2)判决是特定的支付金钱的判决,但并不属税款或其他类似性质的费用或罚金之类的支付;(3)作出判决的法院具有管辖权。依据香港法律规定,在下列情况下,外国法院具有管辖权:首先,当原告起诉时,被告的居住地在该国或该法域,对法人而言,其主要营业地位于该国或该法域。其次,被告自愿接受管辖。作为被告的败诉债务人自愿参加了诉讼并承认该外国法院的管辖权。此外,被告在法院地拥有财产、被告具有法院地国国籍、住所或诉讼原因发生时,被告在外国出现或法院地与香港存在互惠关系并不是外国法院具有管辖权的充分依据。[3]
  但是,香港法院不承认与执行具有下列情形的外国判决:(1)原判决法院对该案无管辖权;(2)判决债务人未能及时收到起诉通知,并未出庭诉讼;(3)判决是通过欺诈取得的;(4)判决的执行违反香港的公共秩序;(5)判决确定的权利并不属于登记申请人;(6)判决不属于《1933年外国判决(相互执行)法》所适用的范围[3]。[4]630
  (二)香港法院承认与执行域外法院判决的程序
  深受英国普通法影响的香港法院承认与执行外法域判决主要采取两种程序:判例法上的程序(即以判决为依据提起申请承认与执行之诉)和成文法上的特殊登记程序。
  1.关于判例法上的程序。如果作出判决的法院所属国(或地区)与香港未有相互承认与执行判决的协议,则外国判决不得在香港直接予以执行,而只能作为香港法院重新起诉的依据。外国判决的胜诉方可向香港高等法院提起申请执行之诉,由香港法院采取重新审理的方式对外国判决予以审查,对符合承认与执行条件的,则作出一个自己的判决,内容与外国判决基本相同,然后交付执行。中国内地法院判决倘若申请在香港承认与执行,也应遵循这一程序。不过,因为涉及重新诉讼的高昂费用从而使内地的当事人望而却步。
  2.关于特殊判决登记程序。该程序主要适用于与香港签订有互惠协定的国家和地区(包括英国)。上述判决执行条例规定,债权人应在外国或地区判决作出后6天内或在有关上诉判决后6天内向香港高等法院申请登记。不过,判决登记之后,香港高等法院仍会对判决予以审查,如认为不存在构成撤销登记的因素,才颁发判决执行令,对该判决予以承认和执行。需要说明的是,此种判决登记程序的适用范围很窄:(1)仅适用于英联邦和其他以对等条件给香港提供司法协助的国家和地区;(2)只适用于三类案件:①支付一定数额的金钱判决;②离婚及分居的民事判决;③刑事判决中有关金钱赔偿部分。相对于判例法程序而言,特殊登记程序更为直接和简便。
  (三)香港回归后两地判决相互承认与执行的尴尬与解决
  由于两地司法体制上的原因,香港对大陆司法判决的公正性与独立性有所疑虑;两地法律的巨大差异也使相互间承认与执行判决存在着一定障碍,再加之大陆一些不符合国际通行做法的规定也令香港颇感疑虑。香港回归后,是否应沿袭原来做法实际上存在一些法律上、事实上无法理顺的问题。
  首先,香港回归后与大陆同属一个国家、一个主权,奉行一个宪法,大陆法院与香港法院判决理应属于同一个主权之下法院作出的判决,因此是否还应沿用以前对外国法院判决承认或执行方法确实值得商榷。
  其次,香港回归后与大陆的联系包括政治和经济上的联系日益紧密,相互间司法协助尤为必要,在司法实践当中由于法域不同而造成当事人形式上赢得官司而事实上却无实益的情况比比皆是,这不仅极大地损害了两地法院的权威性,而且也阻碍了两地之间正常的贸易往来。
  其三,截止2008年3月31日,我国签订了99个司法协助、引渡、被判刑人移管和打击三股势力双边条约,其中有31个含有民商事司法协助的内容[4],对缔约方法院作出的判决的承认和执行问题都做了类似原则性规定。这些规范性文件实际上已对外国或外法域作出的判决在大陆承认和执行问题确立了一个较为完整的实体性以及程序性规则。而反观大陆与香港之间判决承认与执行的不合作状况,我们不禁会问:难道大陆与香港之间的司法沟通还不能达到我们与外国之间司法信任的水平吗?大陆在相互承认与执行外国裁判问题上奉行单边主义。相较香港而言,大陆在相互承认与执行外国裁判问题上也采取了一种较为生硬的态度,这主要体现在《民事诉讼法》以及其他有关条款和司法解释上。根据这些规定,除外国或地区与中国有条约或互惠协议之外,外国或地区法院作出的判决若想得到我国法院承认和执行须由当事人直接向我国有管辖权的法院申请承认和执行,但无论如何,该外国法院判决须符合一定条件。尽管我国与相当多的国家签订了司法协助协议,但由于香港的特殊政治地位,相互之间司法协助却显得有些滞后。
  据统计,中国在2001年12月加入WTO之前,内地法院审理的涉外案件中有60%以上涉及香港。目前两地间有关诉讼文书的相互送达[5]以及仲裁裁决的相互承认与执行已签署了互助协议[6],[5]但两地法院判决的承认与执行问题却显得稍微滞后一些。由于两地间并未实现真正意义上的民商事司法协助,这势必将严重阻碍两地投资贸易的发展。有鉴于此,两地已意识到这一问题的重要性与紧迫性,最高法院和国务院有关部门已多次派员到香港协商此事,港方也作出积极响应,香港政务司于2002年起草了重要的咨询档《香港特别行政区与内地相互执行商事判决》,向社会广泛征求意见。2004年11月,两地签署了相互执行民商事判决安排,可望在该安排的基础上建立起两地民商事法院判决相互承认与执行的有效机制。2006年7月,最高人民法院与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关于内地与香港特别行政区法院相互认可和执行当事人协议管辖案件的民商事判决的安排》正式签署,至此内地与香港之间终于有了一个相互认可与执行判决的法律制度。
  二、澳门特区对域外法院判决承认与执行制度
  澳门对域外法院判决及仲裁裁决的承认与执行问题,在《澳门民事诉讼法》第14编作了规定。
  (一)承认与执行域外法院判决的条件
  澳门承认与执行域外法院判决的主要条件有:(1)判决是真实的。对载有有关裁判文件的真实性及对裁判之理解并无疑问。(2)判决已生效。依据判决作出地法,该判决已确定。(3)原判决法院具有管辖权且不违反澳门法院专属管辖权规定。判决作出国法院并非在法律欺诈的情况下具有管辖权,且裁判不与澳门专属管辖权相抵触。(4)不存在诉讼竞合。不得以案件已由澳门法院审理为由提出诉讼系属的抗辩或案件已有确定判决的抗辩,但澳门之外地方法院首先行使审判权者除外。(5)原判决法院诉讼程序正当。依据原审法院国法律,已经合法传唤被告,且有关诉讼程序中已遵循辩论原则和当事人平等原则。(6)不违反澳门公共秩序。外国判决中并无包含一旦获得确认将会导致明显与公共秩序不相容结果的决定。
  (二)《澳门民事诉讼法》第24条、第680条及第14编对域外判决的承认与执行程序问题作了规定
  除非存在条约或互惠关系,申请承认与执行的当事人必须向具有管辖权的澳门初级法院提出申请,连同外国判决一并提交,由澳门法院予以书面审查,对符合承认与执行条件的判决,作出确认书。该确认书连同外国判决一起构成执行名义。
  此外,该法第1199条对外法域裁判予以审查的必要性和免于审查的情形作了规定:(1)澳门之外的法院或仲裁员所作关于私权之裁判,经审查确认后才可在澳门产生效力,但适用于澳门的国际条约、属于司法领域的协定或特别法另有规定者除外。(2)如上述裁判系在澳门法院正处待决之案件中纯粹被援引的证据,且该证据须由应对该案件作出审判的实体审理者,则有关证据无须经过审查。
  (三)关于《内地与澳门特别行政区关于相互认可和执行民商事判决的安排》的签署
  值得注意的是,经过两地多轮磋商,2001年8月15日签署了《关于内地与澳门特别行政区法院对民商事案件相互委托送达司法文书及调取证据的安排》,[6]然而,该安排对两地判决的相互承认与执行问题却并未作出相应的安排。那么,一个切实可行的方法,就是在不违反“一国两制”原则基础上,可以参照大陆与香港解决两地之间承认与执行仲裁裁决的做法,由最高人民法院与香港、澳门特区政府或终审法院进行协商以期达成有关相互承认与执行法院判决的安排。
  经过两地的共同努力,2006年2月13日最高人民法院审委会通过了《内地与澳门特别行政区关于相互认可和执行民商事判决的安排》。该《安排》于2006年4月1日生效。《安排》第2条所称的“判决”,在内地包括:判决、裁定、决定、调解书、支付令;在澳门特别行政区包括:裁判、判决、确认和解的裁定、法官的决定或者批示[7]。这一《安排》的通过暂时性地解决了长期以来困扰着内地与澳门特区民商事判决相互认可和执行的实际难题。
  三、台湾对域外法院判决承认与执行制度
  应当指出,台湾有关外法域判决承认与执行制度在中国四个法域之中是最为全面的。台湾不仅有有关外国判决承认与执行的规定,而且还有特别针对大陆地区以及香港、澳门区际判决承认与执行制度。台湾学者指出,对域外判决的承认与执行问题,在国际私法上的重要性则并不逊于法律的选择问题。[7]
  (一)台湾承认与执行域外法院判决的条件
  台湾“民事诉讼法”第402条[外国法院确定判决之效力]规定,已生效的外国法院判决才可以被承认与执行,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外国判决将不予承认与执行:(1)依据台湾法律,外国法院无管辖权;(2)诉讼程序不符合自然正义。败诉一方为台湾人而未应诉,但开始诉讼所需的通知或命令已在该国送达本人或依台湾法律上之协助者,不在此限;(3)外国法院判决违背台湾公共秩序或善良风俗;(4)没有互惠关系存在。根据2000年2月2日修订的“强制执行法”第4条之一的规定,承认与执行外国判决的申请应向债务人住所地法院提出,债务人无住所时,则向标的物所在地或应为执行行为地的法院提出。如果没有上述不予承认与执行情形的,台湾法院对外国判决将以判决方式加以承认与执行。根据台湾有关司法解释,对外国法院确定判决以承认为原则,以拒绝承认为例外。拒绝承认外国判决的要以裁定方式具体说明理由,而不能仅以依“民事诉讼法”第402条规定等语为理由,就不承认该判决的效力。[8]713
  (二)大陆法院判决在台湾的承认与执行条件
  台湾承认与执行大陆地区法院判决的依据是2001年2月20日实施的“台湾地区与大陆地区人民关系条例”(以下简称“两岸关系条例”)。该条例第74条规定:“在大陆地区作成之民事确定判决、民事仲裁判断,不违背台湾地区公共秩序或善良风俗者,得声请法院裁定认可。前项经法院裁定认可之裁判或判断,以给付为内容者,得为执行名义。”相比较而言,台湾对大陆法院判决承认与执行的条件较为宽松一些,台湾是否承认与执行大陆法院判决的条件实际上只有一个,即大陆法院判决不违背台湾公共秩序。由于当前两岸政治上的对立尚未缓和,台湾拒绝承认与执行大陆法院判决最常见的理由将会是“公共秩序保留”,凡不违反台湾地区公共秩序或善良风俗的大陆地区判决、仲裁裁决,台湾法院将对裁定予以承认并连同原判决交付执行。但何谓“公序良俗”,“两岸关系条例”并未有明确解释。台湾“司法院”司法行政厅研究认为,不违背台湾公序良俗有三项认可标准:(1)大陆法院判决违背专属管辖的。例如有关婚姻无效或撤销婚姻、禁治产、收养无效、死亡宣告、不动产分割等,因与公益有关,不予认可。(2)认可大陆法院的判决,仅审查其判决内容有无违背台湾公序良俗。(3)公共秩序和善良风俗,原是不确定的法律概念,是否违背该规定应具体案件具体分析。[9]
  目前台湾人民可以自由进出祖国大陆,可以在大陆法院方便地参与民商事诉讼,而且诉权也有保障。然而,台湾方面至今尚未开放大陆人民到台参加民商事诉讼。因此,笔者建议台湾当局应修正和制定有关保障大陆人民在台的诉讼权利以及建立有利于两岸司法协作的操作程序与体系方面的法规,以利于增进海峡两岸各方面的交流与合作。笔者相信,2008年5,6月间,江丙坤的大陆之行与中断九年之后的两会复谈以及此后开放的大陆人民赴台旅游,交出15年间第二份亮丽的成绩单,在促进海峡两岸民商事交往方面一定会起着积极的推动作用。
  (三)台湾民商事判决在大陆的承认与执行
  1998年最高法院发布了《关于人民法院认可台湾地区有关法院民事判决的规定》[8],对承认与执行台湾法院判决问题作了规定,并于1998年5月26日施行。其主要内容有:台湾法院的民事判决,当事人的住所地、经常居住地或被执行财产所在地在其他省、自治区、直辖市的,当事人可根据本规定向人民法院申请认可。申请由申请人住所地、经常居住地或被执行财产所在地中级法院受理。申请人应提交申请书,并附有不违反一个中国原则的台湾地区有关法院判决正本或经证明无误的副本、证明文件。第4条规定,申请书应载明以下事项:(1)申请人姓名、性别、年龄、职业、身份证号码、申请时间和住址(申请人为法人或其他组织的,应记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See Dennis Campbell and Christian Campbell : Enforcement of Foreign Judgments, LLP Ltd.(1997) p.219.
{2} Caffall Brothers Forest Products Inc. v. Chic Ku-yin Trading as Sin Lie International Enterprises. See[1987]1 HKLR 92.
{3} Dicey and Morris : The Conflict of Laws, London, Stevens, 11th ed. 1987,pp. 436-450.
{4}张学仁.香港法概论(修订版)[M].武汉:武汉大学出版社,1996.
{5}李广辉.论仲裁裁决在香港特区的承认与执行[J].当代法学,2002,(6):24-28.
{6}李广辉.论内地与澳门特区民商事区际司法协助[J].当代法学,2003,(3) :74 -77.
{7}苏远成.外国法院判决之承认及执行[M]//马汉宝.国际私法论文选集.台北:五南图书出版有限公司,1973.
{8}刘铁铮,陈荣传.国际私法论[M].台北:三民书局股份有限公司,2001.
{9}李梦舟.祖国大陆法院的民事判决到台湾地方法院申请认可和强制执行的法律实务问题[J].两岸关系月刊,2004,[4].
{10}张明杰.涉台法律问题总论[M].北京:法律出版社,2003.
{11}Morris: The Conflict of Laws, 12th ed. 5,1993.
{12}邓正来.美国现代国际私法流派[M].北京:法律出版社,1987.
{13}沈涓.中国区际冲突法研究[M].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1999.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28215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