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河北法学》
认知法律知识化的三个维度
【英文标题】 Three Dimensions on Cognitive of Legal Knowledge
【作者】 姜涛【作者单位】 江苏大学
【分类】 法律信息
【中文关键词】 法律知识化;法律哲学化;法律科学化;法律平民化
【英文关键词】 legal knowledge; philosophy of law; scientific of law; popularization of law
【文章编码】 1002-3933(2009)05-0089-07【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09年【期号】 5
【页码】 89
【摘要】

一个全新的社会,需要一门新的法律科学。法律知识化已成为知识社会背景下中国法学转型的时代要求。尽管法律知识化的主张是多元的,但从其整体看,它承袭了后现代法学的衣钵,坚持以下核心观点:即将法律知识化概括为法律哲学化、法律科学化和法律平民化三个实体逻辑贯通的维度。其中,哲学化的使命是将法学从一个纯粹的科学问题还原为一个价值问题;科学化增强了法学理想图景的科学性与可行性;平民化则打破了法学的神秘性,扩大了公民的法律参与。经由此三个维度,法律知识化之科学含义方能得以丰满和立体化凸现。

【英文摘要】

A new society needs a new legal science. Legal knowledge has become a times requirements for the transition of China lawunder the knowledge society. Although the idea of legal knowledge is diverse, but in a overall look, it inherited the man-tle of postmodern jurisprudence, adheres to the following key points: the legal knowledge is summed up by three entitieslogic dimension of philosophy of law, scientific of law and popularization of law. Among them, the mission of philosophyis to restore the value of law from a purely scientific issues; the scientific enhanceds scientific and feasibility of legal idealpicture; the popularization is breaking the mystery of law, and expands legal participation of citizens. Through this threedimensions, the scientific meaning of legal knowledge can be well-rounded and three-dimensional highlighted.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28114    
  
  

一、问题的导出

中国法学作为话题,还是“西学东渐”以后的事,它只有上百年的积淀,有过“摆设”的屈辱,也曾长期陷入受批判的困境。当中国迈入建设和谐社会时代的时候,法学是否能够走出困境,迎来新的发展机遇呢?我认为存在着这种可能性。但在“法学界普遍缺乏自省习惯,法学类成果从表面上看蔚为大观但创新明显不足的今天”{1},现在仍需追问的是,中国法学路在何方?

这是一个难以克服而又十分有趣的理论命题,意在发现那些潜藏于社会之中且能使法律科学成长的各种常见路径和措辞之下的法律的真实、统一的性质。我认为,在众多的回应之路中,最好是把法律理解成为知识,赋予法律以知识的特性,给予法律知识以权力的属性,走法律知识化之路[1],这是一个核心路径。事实的确如此,在与法学相关的命题中,没有几个像“法律与知识”这样的命题一样,如此反复地被提出并且由严肃的思想家们用形形色色的、奇特的甚至是反论的方式予以回答。十年前,梁治平先生在考察法律人与知识分子断裂时便已注意到,“法学只是在西学东渐过程中失去的那一部分。因为在我们所继承的现代知识的源头,法学差不多一直处在知识传统的核心位置。” {2}这表明,任何一种法律形态均有与其相适应的知识类型和知识基础。根据英国哲学家罗素的说法,一切确切的知识都属于科学。法学也不例外。法学与科学有着相同的历史起点,他们都是人类早期形成的理论体系,都是人类思想积累到一定程度的结果,是思维发展到逻辑的、理性的结果,而这个“逻辑、理性”处的最为明显的标志就是“法律知识化”。

遗憾的是,长期以来,“法律知识化”之命题却被关于法律本体的大量虚实之辞掩盖起来,并自然而然地被忽视甚至是误解,甚至在精通和了解法律知识、有思想的人的头脑中亦是如此。而且,中国法学一直以来被排斥在人文社会学科之主流学问之外,人们的一个基本观念是—法律作为白纸黑字的规定,人们大体上都能看懂,因此,专业的法学训练就似乎多此一举。这恐怕也是我们的法律职业资格考试制度独树一帜地向所有其他学科的本科学历者开放的原因所在。

一如我们所知,只要有社会,任何实用都转化为该实用的知识。法学既然系人类交往行动中的实践理性,也以实用为基本要求,也是一种实用化的知识{3}。更何况,法学并不是简单发生的,它之所以发展是因为法律知识允许它发展;它之所以发展,是由它所继承的法律知识的性质和法律知识本身的发展决定的。诚如密尔所指出,“好的制度的运转和持续存在需要人民的一定知识和美德支撑,缺乏一定的知识和道德,好的制度也仅仅只能在名义上存在,或者连名义上的存在也维持不下去。”{4}卢梭也十分赞同真正最重要的法律不是书写在纸上的法律,而是一种知识的力量,他指出:“这种法律既不是铭刻在大理石上,也不是铭刻在铜表上,而是铭刻在公民的内心里。”{5}密尔等人关于知识作用的思想是很深刻的,它实际上揭示了法学自身在其发展过程中与知识相互依赖的规律。由此看来,中国法学的形成与发展不仅是一个过程,一种活动,还是一个知识体系或者一种固定的“建筑”秩序(庞德语)。

唯其重要,20世纪后期,发达国家陆续进入知识社会时代[2],知识要素在经济增长和财富增加方面的贡献率达50%以上。在知识社会时代,知识资本、知识资源、知识产权、知识产业、知识创新、知识交易是最基本的概念,是社会运动的表征{6}。对中国法学的建构而言,上述结论照例适用。以司法为例,在知识经济时代“知识司法”的要求下,一方面,司法机关作为专业司法部门更具备专业条件和专门知识,对高度专业化、技术性强的行为性质判定更准确(如证券、商标、专利、商业秘密等领域的各种违规行为);另一方面,司法活动需要以知识为中介更加贴近国情民意,走向民间,以增进民众对法律的信仰。这表明,知识社会时代的法学在价值理念、方法选择、体系结构、运行模式等方面都将呈现出不同于其他社会形态的新面貌,迫切需要明其本体,显其意义。

那么,这种复杂的实践背后体现的理念是什么?对这种理念的理解与接受又是什么?很显然,这种理念以及对这种理念的理解与接受意味着法律知识化的存在,知识的特性很自然地与法学发展的特征相联系,渗透于法学发展的规律性之中,并引申出了“法律知识化”的命题。这对于奉行马克思主义法学的当代中国来说,尤是如此。一如朱景文教授所指出:“马克思主义法学是对法现象多方面研究的有机统一,特别是法哲学(价值)、法社会学(事实)和法实证论(规范)的有机统一。” {7}这表明了法学的知识整合性,指出了当代中国法学面临知识整合的社会转型。

域外的视角,我们不难看出,虽然西方国家的法学发展在知识上也并非一以贯之的,同样时常陷于科学话语和公共话语两难选择的困境中。但是西方法学发展中的每一次建构失偏总是伴随着矫正而来,使之始终处于科学话语和公共话语的对话机制之中。这种“对话机制”就表现在西方法学的哲学化、科学化和平民化三个层面交叉共进之中。其中,法律哲学化是理论之思,即维持法律合法性与产生法治之本体轨道,故是“理性之体”,而法律科学化与法律平民化则是“实践之术”,即保证法律自身实践品格与取得民众认同之客观形态,故是“智慧之明”。由此可以看出,“法律知识化”这一命题的生命力在于它是一种复合的理论,汇融了不同种类的知识规则。经由此三个维度,法律知识化之科学含义方能得以丰满和立体化凸现。

现在,我们可能已经弄清楚:为什么法律通常都需要理论的指导?为什么法律现象都以法律概念的形式表现出。来?为什么已有的法律规则都贡献甚微以至于不能解决司法实践中这种持久的难题与困惑?为什么几十年来中国法律虽如洪水般蜂拥,但民众对法律的信仰却如潮水般退缩?作为法律知识化的启示提醒我们:知识在法学发展中的作用应当得到提升,这是解决法学与其他科学关系的重要路径。这是因为,知识在通常情况下能够提供这样一张地图—在同一的时空范围内,它可以指导法学工作者如何用知识的潜在力量化解法学发展危机,量定法学发展方向,提升民众的法律信仰,表示法学与其他科学的关系。因此,法律科学成长虽然不完全是,但却主要是通过“法律知识化”的路向拓展来实行的。这不仅是中国法学得以形成的路向,而且完全可以被认为是从当前法学世界跨入未来法学世界的重要路向。

至此十分清楚的是,本文经由对法律知识化维度的解说与定位至少可能达致这样的两个目的:一是对传统法学的时代性突破、批判、扬弃和超越,在法学的质态中包容、传承和改造传统理性的形式和内容,使其在新的时代背景和理性意蕴下创造新意境,开辟新天地,展现新形态;二是从相对单一的、宿命的、教条的盲从或凝固化、模式化甚至是曲解化的非理性的解读向多元化、知识化、民主化、应用化、主体化、科学化的现实理性的“精神转换”,使法学在现代性的体系建构和不断完善中本应有的民主与科学的精神、开放与竞争的意识、变革与创新的观念、民众与世俗的品格、批判与超越的本性,贯穿和融汇于中国法学的各个领域,使法学给人类带来现实的利益,从而使其得到现代社会的承认和现代人的尊重而真正成为社会秩序的主体知识。在此,笔者也十分期望,这样的讨论能够成为读者阅读和理解“法律知识化”时的有益性导读文字。

二、法律哲学化

近年来,随着传统法律文化的复盛和对法学的再衡估,法学的现代变革方式备受人们关注,其哲学化的走向亦成为反思的焦点:法学有必要哲学化吗?法学的哲学化叙述何以可能?从法学到哲学是法学的终结还是法学的新生?这些问题都充满了挑战性、复杂性,也带有根本性,必须直面回答。

一如我们所知,任何社会控制方法主要是由传递给各类人的一般行为规则组成的。“规则主义”的错误之一,可能正是这样一种想法:法院采取的每一步骤都包含在某种预先授权去做的一般规则之中。不过,明显的情况是,法律规则没有办法把最低限度的法律保护及保护的利益实施到他们范围内的每一个人,仍会留下一大堆“可能性”,因而产生一大堆有待解决的疑问。与“规则主义”的不确定性相对照,以明确的、普遍的知识传递一般行为规范是清楚的、有效的、主要的。在如是情况下去解决规则留下的疑问,解决者就必须在公开的可选择项之间作出选择,而此选择必然需要思想的指引。一如庞德所说,法律思想家所致力于解决的问题始终是如下几个首要的问题:第一,如何将规定法律的思想与变化、发展和制定新法律的思想相协调;第二,如何将法律理论与立法理论统一起来;以及第三,如何将司法制度与司法人员执法的事实统一起来{8}。对于法学家来说,或许,哲学印象是最贴切的法学知识形态。

然而不仅如此,一门学科只要需要有关于思想的思想,实际上就要求有哲学。正如张世英教授所说,“哲学问题是渗透到各种具体现象与具体知识领域中的,所以哲学要使自己现实化,就不能老是停留在一般地讲哲学,而是要具体地讲各门现象和知识的哲学。”{9}这表明,哲学是整个学科的元语言,这种元语言的意义在于使一种文化成为具有自我塑造、自我表述的完整语言—假如一门学科只能表述各种外在事物,而不能自我表述和自我塑造,那么一定是相当呆滞的,它将只有习惯而不会有创造力。因此,现代法学的进步离不开价值的引导,关注法律价值是法哲学的使命。在某种意义上说,当今法学对哲学的忽视已经损害了法学的整体感觉。

而这个“损害处”主要表现在:目前国内关于法学的话语虽多,但却不能形成精神—不是通常所说的精神失落了,而是形成不了精神,于是出现一种悖论性的法学研究状况—话语很多但又非常缺乏话语{10}。有鉴于此,对作为人类学科体系中的一个组成部分的法学来说,应该自然地与哲学发生密切的关系。我国学者指出:“在历史上,有很多法学流派—概念法学、利益法学与自由法学等,可以说,概念法学是法律哲学化的极端,在概念法学理念下,案例事实是抽象的基本素材,通过法学金字塔以及对最初原始概念的逐步抽象,观念漏洞与规则漏洞得以消除,在这里案例事实包含的价值判断不被顾及。”{11}这个似乎荒诞的结果暗示着法律哲学化的另类定位:法律哲学化不可能是任何意义上的一种知识化,而是敞开智慧的各种意义的一种操作。这时的法学知识,其根据不是科学实验所发现的事实,也不是科学研究所揭示的规律,而是先验的哲学假设或法律追求的价值目标。在这样的定位之下,法学现象的表达,中国法学的建构,法律规则的阐释,都不妨理解为从社会博弈角度论知识。

20世纪以来,随着我国法哲学研究队伍逐步扩大和深入到具体法律领域,出现了一批从法哲学层面,用法哲学方法探讨宪法和部门法中一般理论的论著,如宪法哲学、刑法哲学、民法哲学等。这些法哲学论著提供了对宪法与部门法的知识支撑、伦理基础、价值关涉、社会正义及其发展规律的哲学反思,构成把法哲学与宪法学和部门法学联结起来的纽带与桥梁{12}。然而正如有些学者所尖锐指出的是,中国还处于一个向公共哲学教育看齐的阶段,既远离时代、远离现实,又远离生活、远离学术{13}。事实的确如此,哲学界的声音可以佐证这一问题,“当今学术界对一联串现实问题的研究,之所以难以推出具有重大影响的成果,关键在于缺乏一种成熟的、有着强烈的穿透力和处理问题能力的理论框架,缺乏一种广阔的、有着极高包容能力的思想视域。” {14}这一见解深邃独到,指出了中国哲学发展中的问题,法学研究亦是如此,而要提升法学研究的哲学底蕴,法学知识的提炼与汲取是必不可少的。正所谓“缺乏哲学意识的法学家,不可能是优秀的法学家;而缺乏法学知识的法哲学家,不是真正的法哲学家。”{13}因此,当前的一个急迫任务就是加强和延伸法律哲学化的研究。这应是中国法学新生的一个契机。

对法律哲学化的延伸来说,首要的是进行如下的深刻反思:在中国,经常出现这样的现象,实务界指责理论界与实践的脱节,而理论界则指责实务界没有理论。为什么会出现这一怪象、乱象?原因应该是多方面的,但主要原因还在于法律哲学化程度的低下。因为在法学发展过程中,如果疏忽了法律哲学化工作,产生的最大消极影响就是解决问题的目标体系无法建立,法学理论也就很难与本土实践结合。在这里,法律哲学化的功能是将个别整合为一般的关联,这一功能就决定了理论的实践性与应用性。事实上,没有什么比一个好的理论更具实践意义了。没有实践意义的法学理论也是没有意义的科学{15}。一般地说,只要存在着理想和现实,就存在着立法与司法选择问题,立法与司法选择虽然有客观的因素,但也包括主观的方面,而当立法与司法选择问题转变为主观选择问题就成为哲学问题,或者说,法学试图提供各种有助于人类行为的相关知识,这些知识所依赖的基本假设并不是一些基本描述(descriptions)或技术性约定,而是价值性的理解{10}。反思性的知识对法律的整编,扩大了法律控制范围,强化了法学时空延伸。现代知识与法律控制的内在关系可以从“法律权威”这一概念的双重含义说明,“法律权威”既可指特定知识领域的权威,又可指对他人拥有的权威。而正是以法律哲学化的方式,知识的权威与人的权威两者得以协调一致。

法律是理性的事业,其关系就像鱼离不开水一样。惹尼(Ceny)在《法律的科学与技术》(Science and Technique ofLaw)一书中以较大篇幅提醒我们,法学发展的思想与观念应与近代哲学的基本思想相适应{16},但惹尼做的只算是一个“前言”。对此,哈特同前人一样,总有精彩的言论。他提出,“如果将徘徊在法学发展周围的问题以哲学知识加以“润滑”的话,不仅那些与法学家专业有关的专门法律概念,如权利与义务、法律的效力与渊源、立法和司法以及制裁,以这些因素的结合可得到最好的阐释,而且国家、权威和官吏等跨法律与政治理论之上的概念也需要同样的分析”{17}以此逻辑,我们则可以这样认为,当知识的权力完全交给了法学,法律哲学化的含义就会发生根本的变化。

同样的视野和方法在另一位著名的哲学家海德格尔的研究中也取得了丰硕的成果。他指出:“法学并不是一个学派,它是不时地进行自我改变并因此而持存着的思的可能性,即能够符合有待于思的东西的召唤。”{18}这种观点如果从哲学的方面考察,演绎出的结论就是:哲学化不仅赋予法学以价值的合理性,而且也正是在赋予法学以价值合理性的过程中才能获得和确证自身的价值合理性。哲学所展开的思想诠释显然更能拓展法律文化传统可以想象的空间,也更能在历史与现实之间寻找到某些观念的触合点,所以含藏乃至孕育中国法学之新的生命力的期盼也就落在了哲学的头上。当务之急是,我们应该把有限的法学研究力量集中起来,在对法的哲学问题进行独立思考的基础上,通过合作与对话的学术活动,有效地进行知识积累,从而推进法学的发达,真正地提高法学的理论水平,提升中国法学的思想精神与知识品格。夫妻本是同林鸟

既然我们坚持认为哲学化是法律知识化的一个必要维度,那么就需要考察法律哲学化的意义。对此,正如苏永钦教授所言,“概念愈精确,规范之间的矛盾愈少,概念抽象的层次愈高,所形成的规范体系能处理自治事务的“复杂度”也愈高,自然也愈具有时空的超越性。概念越抽象,适用的具体案例类型就越多,抽象概念保障了法律的一体性与法律安全性。”{19}而法律哲学化的核心意义在于它能够适应人们意思的多样化。一个真正有生命力的法学,是能满足人们多种需要的法学,只要不违反公共利益,在多种利益衡量中,不被认为不值得追求的即可。另外,法学一方面要提供多种发展路径,另一方面也要提供多种制度资源,而多种制度资源的形成全仰仗于法律哲学化程度之功劳{3},法律哲学将告诉人们,法律如何产生,如何成长,发展的未来走向。当然,以上对法律哲学化及其基本意义所做的说明,并不是想再次徒劳地尝试对“法学是什么?”这个问题做出确定的回答。

历史经验却表明,法律在取消了上帝的权威之后,代之以各个知识领域里专家的权威。上帝的权威为我们提供意义,专家的权威为我们提供了知识。这便是西方法哲学研究盛行所导致的“知识与意义相分离”的主题思想。如今,我们正处于法学和理性并在的时代,法学和哲学分别从各自视角向我们展示了各自的价值和风采。但是,它们两者绝不是风马牛不相及,也不会老死不相往来。相反,它们构成了人类思维和认知之两翼。当我们已经深切地认识到这两翼之重要性的时候,对任何一个方面的忽视、怠慢,都意味着我们的学术研究和认知视界出现了失衡。这对理解和认知法律现象、认知社会而言,并不是恶梦,相反是福音。

三、法律科学化

按照柯勒的定义,文明就是“最大限度地展现人类力量的社会发展”,而此“最大限度”表现为人类为了自身目的最大限度而控制自然,其中包括对人性的控制。他同时认为,法律秩序的任务是双重的—既要维护文明的既存价值,又要促进人类力量的全面发展{20}。显而易见,柯勒的这些主张至少包含两个逻辑上紧密相关的要点:第一,法律的对象乃是内在性质的各种表现,而他们表现为主张或努力实现个人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周光权.中国法学知识的形态与反思(二)—中国刑法学的想象力与前景[J].政法论坛,2006,(6).

{2}梁治平.法治进程中的知识转变[J].读书,1998,(1).

{3}姜涛.法律发展与法律知识化[J].法律科学,2008,(4)

{4}[英]J. S.密尔.汪煊译.代议制政府[M].北京:商务印书馆11981.20.

{5}[法]卢梭.何兆武译.社会契约论[M].北京:商务印书馆,2001.73 -74.

{6}张文显.WTO与中国法律发展[J].法制与社会发展,2003,(1).

{7}朱景文.现代西方法社会学[M].北京:群众出版社,1994.13.

{8}[美]罗斯科·庞德邓正来译.法律史解释[M].北京:中国法制出版社,2002.2.

{9}张世英.哲学导论[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02.11.

{10}赵汀阳.知识论之后[J].读书,1999,(8).

{11}[德]维亚克尔.黄建辉,陈爱娥译.近代私法史[M].上海:上海三联出版社,2006.401

{12}张文显.二十一世纪西方法哲学思潮研究[M].北京:法律出版社,1996.9.

{13}刘远.刑事法哲学初论[M].北京:中国检察出版社,2004.12,27.

{14}赵剑英,等.当代中国哲学从对话走向创新[J].中国社会科学,2004,(1).

{15}[德]卡纳里斯,克劳斯·威廉.理论继受与理论结构[M].柏林北川应况文集,1992.74,72.

{16} Ceny. Science et Technique en droit Prive Positif [J].vol. 1. p. 80.

{17}[英]哈特.张文显,郑成良,等译.法律的概念[M].北京: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2003.99.

{18}[德]海德格尔.陈小文,等译.面向思的事情[M].北京:商务印书馆,1999.77.

{19}苏永钦.走入新世纪的私法自治[M].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2.93.

{20} Roscoe Pound .Interpretations of Legal History [M].Cambridge. 1923. p. 143, 130.

{21}殷杰.当代西方的社会科学哲学研究现状、趋势和意义[J].中国社会科学,2006,(3).

{22}[英]霍布斯.黎思复,黎廷弼译.利维坦[M].北京:商务印书馆,1985.28.

{23}景海峰.儒家思想现代诠释的哲学化路径及其意义[J].中国社会科学,2005,(6)

{24}[德]哈贝马斯.李黎,郭官义译.作为“意识形态”的技术与科学[M].上海:学林出版社,1999.108.

{25}冯亚东.罪刑关系的反思与重构—兼谈罚金刑在中国现阶段之适用[J].中国社会科学,2006,(5).

{26}许宝强.知识、权力与现代性发展论述[J].读书,1999,(2).

{27}梁治平.法治进程中的知识转变[J].读书,1998,(1).

{28}郭剑鸣.政治知识化.建立科学执政模式的基本进路[J].学习与探索,2007,(4).

{29}郭剑鸣政治知识化.早发型国家的经验与后发型国家的补构[J].国家行政学院学报,2004,(4)

{30}叶传星.法治的社会功能[J].法律科学,2003,(5).

{31}谢晖.见识多元与知识整合.中国法理学的两难境遇[J].法学评论,2000,(1).

{32}谢晖.法律方法.法律认知之根本[J].法学论坛,2003,(1).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28114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