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法治研究》
案外人异议之诉的程序适用
【副标题】 解读民诉法第204条中的“与原判决、裁定无关”
【作者】 蒋晓燕杨恩乾【作者单位】 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分类】 民事诉讼法
【中文关键词】 案外人异议之诉;审判监督程序;主文部分
【期刊年份】 2011年【期号】 10
【页码】 95
【摘要】 我国新修改的《民事诉讼法》第204条保留了案外人异议制度,引进了案外人异议之诉,并与审判监督程序相结合,形成了独具特色的案外人执行救济制度。然而,实践中就如何选择适用审判监督程序和案外人异议之诉仍存在不少争议。本文认为应当根据既判力规则,以原判决的主文内容为判断标准,从执行效率和程序安定的价值角度,在执行救济制度中从严适用启动审判监督程序的条件。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71307    
  一、问题的提出:执行异议之诉抑或审判监督程序
  案例:吴某驾驶车牌为沪C-XXXX货车转弯时将骑电动车的孔某带倒,车上所载机器设备配件失落造成孔某伤残,后孔某起诉吴某和上海新嘉公司要求赔偿,法院在查明事实部分后认定该车辆及设备为上海新嘉公司所有,并判决吴某与新嘉公司赔偿孔某各项损失60余万元。判决生效后孔某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法院依裁定查封了该辆货车及设备。在执行过程中,案外人李某向执行法院提出执行异议,称设备为其所有,要求法院解除查封,法院裁定驳回了其异议申请。李某为维护自身权益,遂起诉至法院,要求确认其对设备的所有权。
  对于本案,一种观点认为原判决认定事实错误,应当依照审判监督程序处理;另一种观点认为李某的异议与原判决无关,应按照确认之诉审理,法律依据均是《民事诉讼法》第204条。
  2007年新修订的《民事诉讼法》第204条是对执行救济制度作出的重大修改,规定了案外人异议之诉程序,本条也被称为是本次《民事诉讼法》修改的亮点之一。该条规定涵盖了诸多执行救济中的程序问题,既保留了以前的案外人异议制度,又将案外人异议之诉与审判监督程序相并列,应当说是一种不囿于理论的立法创新。然而,由于与其他大陆法系国家和地区的规定均不相同,又缺乏司法实践的考量,因此,本条具体应当如何理解和适用,不论在理论界还是司法界都引来很大争议。目前,特别突出的问题在于,如何在执行救济中区分适用审判监督程序和案外人异议之诉程序,对此尚无统一的标准,因此,有学者将该条规定的审判监督程序称之为“模糊、尴尬的审判监督程序”。[1]本文拟就此问题进行分析,提出粗浅看法。
  二、争议焦点:如何判定案外人异议与原判决、裁定无关
  《民事诉讼法》第204条规定,“执行过程中,案外人对执行标的提出书面异议的,人民法院应当自收到书面异议之日起15日内审查,理由成立的,裁定中止对该标的的执行;理由不成立的,裁定驳回。案外人、当事人对裁定不服,认为原判决、裁定错误的,依照审判监督程序办理;与原判决、裁定无关的,可以自裁定送达之日起15日内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对执行中案外人异议的处理,该条文的规定可概括为“两个阶段,三个程序”:第一阶段是执行部门对案外人异议的审查,即异议审查阶段;第二个阶段是诉讼阶段,包含两个程序,其一是按照审判监督程序处理,其二是按照案外人异议之诉程序进行。
  从立法沿革上看,第204条的规定保留了原有的案外人异议制度,同时,又在事实上将案外人异议作为提起异议之诉的前置程序。当然,也有学者认为案外人异议不构成案外人异议之诉的前置程序,理由是案外人异议之诉以实体事项为基础,而案外人异议以程序事项为基础,两者之间没有必然联系,因此案外人异议并非案外人异议之诉的前置程序。[2]对此,笔者认为,该条的立法目的在于提高执行效率,以前置的案外人异议过滤掉一些明显没有根据的异议请求,[3]因此,根据本条的条文逻辑,应当将案外人异议作为案外人异议之诉的前置程序。
  案外人提出异议并由执行部门作出裁定之后,《民事诉讼法》对案外人的异议分两种情况规定了不同的程序:第一种情况,案外人、当事人对执行部门的裁定不服,认为原判决、裁定错误的,依照审判监督程序办理;第二种情况,异议与原判决、裁定无关的,可以自裁定送达之日起15日内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由于审判监督程序本质是一种诉讼救济程序,而非执行救济程序,主要目的在于纠正存在错误的生效裁判,其启动程序较普通的诉讼程序要更为严格。因此,选择不同的程序对当事人的权利影响很大,而如何判断案外人的异议是否与原判决、裁定无关就成为选择适用两种程序的关键。目前,对该问题无论在理论上还是实践中都没有达成统一意见,主要有以下几种观点。
  第一,以利益是否不可分为标准。该观点认为,因案外人申请再审,人民法院审查认为与案件有不可分的利益存在,且无法另诉解决的,应当认为案外人申请再审的理由成立,裁定进人再审;经审查认为与案件没有不可分的利益存在的,或者即使有不可分的利益存在,但可以另诉解决的,应当认为案外人申请再审的理由不成立或告知另诉解决,不作裁定再审处理。[4]
  第二,以原判决是否有错误为标准。这种观点认为,如果认为作为执行根据的判决、裁定本身有错误,比如误将案外人的财产作为债务人的财产,判决债务人将该财产交付债权人,这实际上涉及到执行依据本身是否存在错误的问题,案外人对执行法院的裁定不服的,应当按照审判监督程序,以最终确定该标的物能否执行。[5]
  第三,归纳适用审判监督程序的情形。有学者归纳了在执行实践中需要通过审判监督程序予以救济的情形,主要有两种:其一,据以执行的原裁判错误地判令债务人将案外人所有的特定物交付给债权人;其二,据以执行的原裁判错误地将不需要承担担保责任的案外人的财产作为担保物并判令债权人对之享有优先受偿权。[6]
  上述几种观点都相当有道理,然而在实践中均不易操作。首先,在第一种观点中,孙祥壮博士提出了区分适用审判监督程序还是案外人异议之诉程序,主要看异议是否“与案件有不可分的利益存在”,如果没有则不能适用审判监督程序,如果有不可分的利益存在,但可以另诉解决的,仍然不启动审判监督程序。显然,孙祥壮博士虽然提出了利益不可分标准,但并非绝对地认为只要利益不可分就应当适用审判监督程序,而是在不能另案起诉的情况下才适用,其含义应是如果可以另案起诉,就应当另案起诉,而不是再审,克制适用审判监督程序的意思很明确,这一观点应该说是更契合审判监督程序的性质,笔者深表赞同。然而,利益是否可分相较于与原判决是否有关,两者除了表述不同,并无实质差别,而且以是否可以另案起诉作为条件,仍然难以准确区分两种程序的适用情形。其次,以原判决是否有错误为标准,实质上是以再审的标准来判断案外人异议是否与原判决有关,实践中同样存在如何认定和适用的问题。如果双方当事人都认为原判决没有错误,仅有案外人以原判决存在错误为由提起审判监督程序,无疑提高了案外人保护其实体权利的难度,在判断标准不一的情况下还可能导致审判监督程序的扩大适用。最后,以归纳适用审判程序的具体情形来区分两种程序的适用,虽便于操作,但仍存在不足之处,即这种归纳很难做到周延—很难把所有需要通过审判监督程序予以救济的情况都囊括其中。
  三、案外人异议之诉与审判监督程序的性质差别
  为了能够准确地适用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71307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相似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