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犯罪研究》
我国审讯模式的完善路径探讨
【作者】 杨林【作者单位】 江南社会学院{讲师}
【中文关键词】 审讯模式;询问;讯问;二阶审讯【期刊年份】 2018年
【期号】 4【页码】 37
【摘要】 随着我国审讯实务的不断发展,审讯相关的理论研究也在不断深入,审讯规则体系初步形成,但还存在审讯心理学策略方法研究不足,侦查应用技术在审讯中运用缺位,审讯环节重讯轻询等问题。而域外莱德审讯技术和PEACE询问模式渐趋成熟并对其域内审讯工作发挥出重要的指导作用,且两种模式在审讯实践应用中相互借鉴,逐步融合发展。因此,需根植于我国刑事诉讼和侦查工作为审讯模式提供的制度和实践土壤,借鉴域外审讯模式的合理要素,完善审讯规则体系,推动心理学方法和侦查应用技术在审讯中的应用,形成一套与我国侦查审讯实践相适宜的“询问—讯问”二阶审讯模式。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50169    
  引言
  从当前审讯理论界的研究成果与审讯实务来看,自新中国成立以来,国内的审讯工作在理论研究、制度建设、方法总结上都取得了长足进步。2012年至2017年新修订的《刑事诉讼法》《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程序规定》《人民检察院刑事诉讼规则》《关于办理刑事案件严格排除非法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以下简称《规定》)等法律法规司法解释的相继出台,为审讯设计了基本规则,实务部门也在审讯实践中不断积累新的审讯经验,总结出了一些较为有效的审讯工作方法和工作流程。但也同时存在着“侦查应用技术运用缺位”“审讯环节‘重讯轻询’”等问题,以致于我国迟迟未能形成与我国侦查审讯实践相适宜的系统性应用模式。而一套模式的建立,需要考量包括规则、制度、方法、工具、程序等在内的种种相关要素。审讯模式的构建亦应当把握这些方面:审讯的规则体系是模式建立的制度基础;审讯的策略方法和侦查应用技术是模式建立的工具依托;审讯工作环节的设计是模式的运行程序。但目前这些组成部分本身还不够稳定完善,各组分之间的衔接融合也有待加强。因此,有必要在我国刑事诉讼和侦查工作为审讯模式提供的制度和实践土壤之上,借鉴域外审讯模式的合理要素,对我国审讯模式的完善路径进行探讨。
  一、国内审讯发展现状
  (一)审讯规则体系初步构成
  自2012新修订的《刑事诉讼法》相关法律法规实施至今,其中与审讯相关的规则在实务中发挥的作用愈加重要。不得强迫任何人自证其罪、侦查阶段律师辩护权、讯问录音录像、非法证据排除等规则都有了相应制度设计,我国审讯规则体系已初步建立。[1]但在实践过程中有些规则内容仍不明确,有待完善:对“不得强迫任何人自证其罪”是否是犯罪嫌疑人一项基本权利的认识不统一;侦查阶段的律师辩护权利内容规定不明,且未明确规定讯问期间的律师在场权;对讯问期间录音录像制度的规定中的“全程”的理解存在争议,实践中也存在着不供不录,片段录制等问题;对非法证据排除规则的“非法证据”的范围存在争议,排除的范围集中于非法言词证据本身,对通过非法审讯方法获取供述之后,采集的物证、书证是否具有可采性缺乏明确规定。
  (二)心理学方法在审讯中应用研究不足
  我国传统的审讯策略方法大多是实践经验的归纳和总结,依托新老侦查人员“传帮带教”的模式延续和传承,使用的各种策略方法虽然短期有效,但对策略方法本身缺乏深入的心理学原理研究,对各种方法有效性的心理学根源认识不足。审讯实践中心理学方法只是被简单提及,缺乏深入运用。传统审讯的基本模式则是“打拉结合”。“打”即施加压力为主,增强犯罪嫌疑人的紧张与焦虑,如扩大风险、增加其罪责感、感知刑罚后果等;“拉”即减压,如利用犯罪嫌疑人求生的本能,以承诺为主减轻压力,使其在趋利避害的动机平衡中屈从或服从压力情境状态而供述。[2]具体来说,审讯实践中常见的审讯策略方法有重点突破、使用证据、分化瓦解、说服教育、造势用势、揭露谎言等,这些具体方法通过加压减压的混合运用来获取供述。然而,单纯借助羁押压力情境使审讯对象在屈从状态下供述,并非对象本身的态度改变,这种供述动机并不稳定,易因压力的减轻或者减压承诺的不可实现而翻供,使得审讯陷入僵局。因此,要注重对传统审讯方法的心理学原理研究,并借助国内外关于心理学审讯方法的研究成果,形成既有理论深度又有实践指导意义的审讯心理学方法,实现审讯方法由“硬”变“软”的深度转化。
  (三)侦查应用技术在审讯中运用缺位
  随着科学技术日新月异的发展和法制环境的不断健全,尤其是信息技术的飞速发展,犯罪行为越来越智能化、反侦查反审讯手段也呈多样化。如果侦查人员仍然采用传统的审讯方法,往往难以获得有效信息,案件突破难度增大,是故应借助于新兴的侦查应用技术在审讯工作中的作用发挥,尤其应当借助测谎、心理跟踪分析等审讯辅助技术为新形势下审讯工作创新思路方法。当前,微表情分析技术、深层语音情感评测技术、眼动模式辨认技术、心理跟踪分析技术等从原有的测谎技术中发展起来的新型审讯辅助技术越来越多地受到侦查实务部门的关注,但就全国来看,侦查人员对于审讯辅助技术的认识和使用还存在一些争议问题:第一,侦查人员对审讯辅助技术引导作用认识不清。该类审讯辅助技术可作甄别供述真伪、嫌疑程度之用,或可作打击施压之用,或可在审讯全程中监测审讯对象心理变化过程,筛查审讯重点,为审讯突破指明方向,而实务工作中,审讯人员只是在审讯工作长时间难以突破的情况下,才考虑将该类技术拿出来“碰碰运气”,使用存在着很大的随意性。第二,审讯人员对辅助技术测评的准确性存有疑虑,担心误导审讯。实然,由于案件还处在审讯阶段,审讯对象的嫌疑尚不明朗,偏信技术指引,恐有错放有罪,滥抓无辜之可能,但审讯人员需要明确,技术只是辅助审讯工作推进的手段,其辅助参考作用的发挥,依赖于侦审人员对全案信息的分析研究,而不能将其作为审讯突破的唯一依据。
  (四)审讯环节设计“重讯轻询、讯询不分”
  审讯实务中由于犯罪嫌疑人拒供心理突出,抗审现象普遍存在,审讯人员借助权力优势,在与审讯对象接触问话时,往往直接采取居高临下、针锋相对的讯问姿态,很少进行必要的询问以甄别审讯对象的嫌疑程度,而只是根据减压的策略需要穿插询问,审讯的各个环节的安排均是依照讯问的压力情境展开,从第一次审讯到口供固定,审讯经历试探摸底、对抗相持、动摇反复、供述罪行四个主要环节,各环节都体现着“重讯轻询”的高压审讯观念。高压强势的审讯方式固然能够促进审讯对象供述,但也伴随着话语权不平衡、信息传递方式一元化、问话语言偏向、有罪预设等问题,侦讯关系紧张、对立,且在没有通过先期询问判明审讯对象的嫌疑程度之前,审讯人员易受到有罪推定、特殊群体歧视等偏见影响,为获取有罪供述而忽略审讯对象的无罪辩解,甚或不择手段采取刑讯逼供等非法审讯方法,从而使口供的自愿性和真实性大打折扣。
  二、域外审讯模式发展经验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构建国内审讯模式,还需要借鉴域外经验。目前域外有两种典型的审讯模式:一是美国模式——莱德技术,二是英国模式——PEACE询问模式。两种模式从提出到运用至今,对其域内的审讯工作发挥了推动作用,但也存在一些不足之处。结合我国当前审讯工作的发展现状,应取其精华、去其糟粕地吸收借鉴。
  (一)美国莱德技术(Reid Technique)
  莱德技术是一种通过提问方法来评估审讯对象可信度并获取其有罪供述的审讯技术。该技术因有助于从审讯对象处提取相关信息而被广泛地运用于北美的执法机构,但由于容易诱发无辜者的虚假有罪供述而为学界广泛诟病。[3]莱德技术的审讯环节有两个重要的基本阶段:一是非指控性询问,即是在正式讯问之前,由审讯人员在询问室与对象进行一次非指控性的询问,通过对象在询问中表现出的言语和非言语行为表现评估对象有无犯罪嫌疑及嫌疑程度。[4]二是正式讯问,即确定对象的有罪嫌疑之后,将审讯对象转入讯问室,告知米兰达权利,开展指控性的讯问。在这个阶段,莱德技术通过“九步讯问法”的组合使用来获取审讯对象的有罪供述:第一步,提出正面指控,即使审讯对象认识到警方有证据相信其具有犯罪嫌疑,再给审讯对象提供一个解释犯罪之所以发生的优先机会;第二步,主题发展,即将罪责归咎于审讯对象本身之外的他人或者情境因素,发展主题包含证明犯罪或者为犯罪寻找借口的理由,将主题发展为审讯对象为何犯罪,而非是否犯罪;第三步,处理重复否认,即阻止审讯对象对有罪的重复否认,并使讯问回到构成第二步寻找犯罪的道德借口上来;第四步,应对反驳,此时审讯对象通常会以无相关犯罪动机或者理由反驳指控,用赞同或者理解的语言讨论如果反驳的理由不真实时的后果会很严重;第五步,取得并保持审讯对象的全部注意力,即通过加强主题和建立身体亲近并塑造一个理解的态度以获取其全部注意;第六步,处理审讯对象的负面情绪,当审讯对象只听不说甚至哭泣时,审讯人员应该把握其消极情绪的本质因素并为之提供选择;第七步,提供一组选择性问题,这种选择性问题为审讯对象归罪提供两种选择,一种是“可以为社会所接受的”,另一种是不能接受的,但无论何种选择结果都是承认有罪;第八步,要求审讯对象口头陈述案件所有细节;第九步,将口供转化为书面供词或者录音录像。[5]
  莱德技术使用讯前访谈以评估审讯对象有罪或无罪,在推定审讯对象的有罪嫌疑之后,在审讯对象放弃米兰达权利的基础上获取口供,这种步骤设计可能伴生虚假供述的技术性缺陷:第一,无论是讯前访谈还是审讯均依赖于审讯人员对审讯对象可能罪行的识别,但审讯人员的个人准确识别欺骗的能力并不高,无辜者可能没有在询问阶段被排除;第二,在美国的刑事司法中,欺骗和诈术一般被认为是可以接受的审讯技术。美国各法院的判决表明,美国警察在采用各种欺骗和诈术进行审讯。例如,谎称犯罪嫌疑人的同案犯已经招供,犯罪嫌疑人的指纹已经在犯罪现场被发现,意图杀害的被害人还活着。[6]审讯人员甚至可以使用包括呈现虚假证据、使用诱导性问题等对抗性或欺骗性的手段,或者暗示审讯对象可能具有的犯罪动机并作出虚假承诺:如果审讯对象交代了犯罪,审讯将结束,其将被释放。虽然这种审讯手段为美国法律所默许,但是审讯的巨大情境压力足以使审讯对象开始怀疑相关事件的记忆,尤其是对心理、情感和认知能力不成熟的青少年,其结果往往是虚假供述。
  (二)英国PEACE询问模式(PEACE Interview Model)
  在英国刑事诉讼中,出于对审讯对象人权的保障,警察的侦查权,尤其是审讯权,受到较大限制,审讯对象被视为广义的证人,因此英国警察的审讯不同于莱德技术的高压审讯,而是一种较为温和的询问模式。自1984年以来,由于一系列案件因虚假供述被上诉法院推翻,英国要求对审讯对象的询问进行电子记录。自此,英国警察的调查询问不再仅是专注于获取供述,而是更关注发现真实。这推动了更高技能的询问技巧的发展,其中最引人注目的就是PEACE询问模式的开发。1991年英国内政部成立督导小组探索询问技巧并开发了这一模式,该模式使用“RESPONSE”强调询问人员在与被询问人员构建亲和关系时应注意的关键因素,包括尊重(Respect)、同情(Empathy)、支持(Supportiveness)、积极(Positiveness)、开放(Openness)、非评价态度(Nonjudgmental attitude)、简洁的交谈(Straightforward talk)和平等(Equals),这有助于从审讯对象处获得准确可靠的信息。PEACE询问模式具体包括以下五个步骤:第一步,计划和准备(Planning and Preparation),包括询问室准备、案件相关问题逻辑结构安排和相关法律权利义务告知如会见律师等;第二步,参与和解释(Engage and Explain),即记录询问的时间、地点,介绍参与的询问人员、法律顾问或是翻译人员,告知审讯对象逮捕依据,并录音录像,此步骤中询问人员致力于建立询问中的亲和关系并最大可能公正地获取审讯对象所知与案件相关的全部信息;第三步,提供说明(Account),此步骤中询问人员致力于获取审讯对象有关案情的全部解释并再次澄清其解释,必要时,使用其他询问对象的证言加以质疑,最后总结审讯对象提供的详细案件信息并与其他案件情节相印证,如果案件信息有模棱两可或者矛盾细节,询问人员应当要求进一步阐明;第四步,澄清、质疑、收尾(Clarification,Challenge and Closure),询问人员应花足够时间回顾审讯对象提供的案件信息并再次询问案件信息中矛盾点和异常点,通过使用证据或者其他矛盾信息要求审讯对象作出最终解释,其间可以要求会见律师,此步骤中询问人员不允许使用合理化和最小化策略从审讯对象处获取坦白,但可以使用审讯对象自己的陈述中矛盾设计陷阱,敦促其作出全面供述;第五步,评估(Evaluation),即评估询问所获取审讯对象供述的真实性和可靠性,证据是否已经充分,以此决定是否需要补充调查和询问,同时评估询问人员在询问中是否有不当的行为表现。
  PEACE模式存在对抗性不足和审讯压力有限的缺陷。英国刑事法律严格禁止欺骗审讯对象或呈现虚假证据以获得口供,且英国绝大部分郡县对警察询问都采取了录音录像,这一定程度上提高了对审讯的监控力度。因此,英国警察在审讯中采用了较为温和的询问主导的审讯模式,该模式在警察询问开始到询问结束,警察询问时对审讯对象施加的压力相对较低。[7]就审讯双方的博弈特点来看,该种审讯模式的对抗性不足,营造的审讯压力有限,然而审讯对象只有在询问后期的压力情境下才有可能作出供述,这使得审讯人员获取真实有罪供述的能力受到限制,尤其是对于否认罪行不配合的审讯对象,获取审讯对象真实供述的效率较低。
  (三)莱德技术和PEACE模式呈现融合趋势
  莱德技术和PEACE模式到底哪种模式更能够促使审讯质量和效率的双重提高,目前理论界还没有相关的研究证实。笔者认为无论是哪一种审讯模式,都是在其诉讼文化和侦查工作实践的土壤上形成发展的,不能草率武断评价其优劣。虽然英国选择了PEACE模式这种对抗性和压迫型较低的审讯模式,审讯对象可能行使沉默权加以抵抗,但英国1984《警察与刑事证据法》对审讯对象沉默的“不利推论”(Adverse inference):如果审讯对象保持沉默,沉默将可能被法庭用作对之不利的证据,法庭将建议陪审团在讨论决议时考虑审讯对象的沉默。[8]但是,美国宪法第五修正案规定了“反对自证其罪原则”,而且在实务中规定了米兰达告知程序,对审讯对象的权利设计了严格的前置保障程序,故当审讯对象自愿放弃米兰达权利之后,审讯人员选择更具对抗性和压迫性的审讯模式。然而,在美国的审讯实践中迫于审讯对象的权利保护意识的强化,该模式不断吸收PEACE模式的低对抗低压力的询问模式中的合理要素,两种模式呈现融合趋势:
美国联邦调查局高等嫌犯审讯组(High-Value Detainee Interrogation Group,简称HIG),一个隶属于联邦调查局旨在提高审讯能力而设置的理论与实务研究中心,由情报专家、审讯相关学科专家学者和一个国际的多学科的研究员团队组成,自2010年成立至今,该机构一直致力于为联邦政府国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50169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