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法学》
大清帝国的赎刑:基于《刑案汇览》的实证研究
【作者】 熊谋林刘任【作者单位】 西南财经大学法学院
【分类】 中国法制史
【中文关键词】 《大清律例》;《刑案汇览》;赎刑;收赎;纳赎;赎罪
【期刊年份】 2019年【期号】 6
【页码】 100
【摘要】

沈家本在《历代刑法考》中以“富者得生,贫者坐死,自汉以来,议赎法者皆以此为言”总结前人看法。《大清律例》以及《刑案汇览》中1736~1838年间的359份涉赎案例,为重新认识赎刑给出了证据。大清在袭前朝基础上有新发展,各种赎法在实体和运用程序上机制互补,司法裁判相对公正地“一准于法”。具体表现为:(1)以老幼废疾、妇女、过失等平民犯罪的收赎为主,以官员等特殊群体的纳赎、赎罪、军赎为辅;(2)犯罪类型广泛,赎刑主要用于暴力杀伤等人身安全犯罪,但违反礼制、扰乱司法、渎职徇私等均有涉及;(3)刑罚呈现出橄榄状,笞刑和死刑基本不赎,赎刑主要适用于杖、徒、流。正确认识大清赎刑司法的公平性和广泛性,有助于在中国法制史上重新定位传统赎刑。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63207    
  
  

一、引言:重新认识传统赎刑

赎刑在四千年中华法制史上具有重要地位,从夏朝到大清均以各种方式存续。然而,赎刑常被看成是司法特权的象征,尤以“富者得生,贫者坐死,自汉以来,议赎法者皆以此为言”为代表。[1]鸦片战争后,伴随西方刑事法律的传播和帝国统治力的衰落,晚清诸士基于“收回法权”和“变法图强”而作新律。[2]最终,以日为师的《大清现行刑律》废纳赎、赎罪而设罚金,并经《钦定大清刑律》取缔收赎后彻底废除赎刑。[3]自此,近代刑法得以登堂入室,并一度成为北洋政府和民国时期的重要法律参考,[4]取而代之的罚金刑成为可独立适用的刑种。[5]新中国虽声称废六法全书,[6]但1979年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仍难免“循前制”和“习西制”,继续将罚金纳入当代刑法体系。[7]

由此看来,现代意义上的罚金刑本是舶来品,而赎刑才是中国传统刑罚的精髓。遗憾的是,盖因“不公”和“废制”所形成的固定思维,清代赎刑及其应用在过去百年皆未被深入研究,这成为片面理解或误解大清乃至整个传统赎刑的重要原因。因此,要正确理解赎刑,必然绕不开鸦片战争前的大清刑事司法,此乃“挖掘和传承中华法律文化精华,汲取营养、择善而用”的应然选择。[8]一方面,清承明制,[9]明袭唐律,唐律又承诸朝之精华。[10]另一方面,鸦片战争又是中国法律文化的转折点,随着通商口岸和领事裁判权在华确立,以及商贸、传教和域外文化传播,西方法制文化逐渐影响着中华法制文化。[11]因此,将鸦片战争前的赎刑特点梳理出来,不仅以史为鉴可正视听,还能为反思当代罚金刑提供参考。

纵观既有的赎刑研究,立法层面的研究成果较为丰富,但对其司法适用却有不少臆断。对鸦片战争前的大清赎刑司法展开实证研究,可客观评价其适用特点和法制状况。为此,本文第二部分为大清赎刑基本回顾,主要勾勒出其继承和发展轨迹。第三部分为研究资料、编码、设计,主要介绍案例的采编和数据库搭建,以及研究议题和方法。第四部分为研究发现,展示各种涉及赎刑司法的描述和推论分析结果。第五部分为案例解读,结合刑部或皇帝的裁判依据,解释赎刑的公正性。第六部分为结语。

二、大清赎刑的基本回顾

清初比照明律制定《大清律集解附例》,历经四朝初步编成《大清律例》。瞿同祖指出,“律文除涉及官制职称、货币单位和徒罪科刑不同明制,以及少数律文有修改增删”外,《大清律例》中各种内容基本沿用前朝规定。[12]清朝吸收明律“律得收赎”和“例得纳赎”后,主要将赎刑分为纳赎、收赎和赎罪。[13]纳赎沿袭了明朝例赎中对“有力者照律纳赎”的相关规定,收赎继承《大明律》中有关律赎规定,赎罪则是将“官员正妻及例难的决并妇人有力者”从明朝例赎中抽离出来单独规制。[14]立法体例上,《大清律例》将法典中的应赎条款详列于五刑之后,这更加方便司法者引用。[15]在赎刑的替换物方面,因做工、运灰等项目在清朝已不再施行,故在编纂《大清律例》时将“运炭、运灰、做工”等字全行删改。[16]

及至乾隆三年(1738年),清廷以《大明律》“纳赎诸例图”为模板,勘修了《大清律例》中的“纳赎诸例图”,并新增了“过失杀伤收赎图”“徒限内老疾收赎图”和“诬轻为重收赎图”,[17]从而使赎刑的适用更为清晰、直观。与明律相比,《大清律例》中的“纳赎诸例图”则呈现出继承和发展的混杂局面。

《大清律例》的“纳赎诸例图”承袭的是明律“纳赎诸例图”中有关“(京)外在”的纳赎规定,但大清的“纳赎诸例图”又涵盖了收赎与赎罪等本不属于纳赎的内容。除适用赎罪的“有力”“稍有力”罪犯可用纳米、纳谷、做工等方式折银上缴外,《大清律例》“纳赎诸例图”中的收赎与赎罪只能以银两方式缴纳。同时,“过失杀伤收赎图”“徒限内老疾收赎图”和“诬轻为重收赎图”等特殊情形也只能以银两方式赎罪。对比明清两朝的“纳赎诸例图”可以发现,清朝有关“有力”“稍有力”的诸多规定均直接沿用明朝。以笞二十纳赎银额为例,清朝“纳赎诸例图”和明朝“纳赎诸例图(外在)”中皆规定为“有力者纳米一石或谷二石;稍有力者赎银四钱五分”。

不过,大清赎刑也发展出不同于前朝的新类型。一方面,《大清律例》创设有针对官员犯罪的赎刑制度。清朝将明朝的“罚役”和“赎罪”相结合,增加了需由皇帝决定的“发往军台效力赎罪”的军赎制度。[18]军赎源于明朝充军,[19]又与发遣刑相似,文献显示始于康熙时期。[20]因此,军赎兼具武官从军“赎罪”和文官“罚役”等开垦边疆的双重特征,故依然是赎刑之列,唯主体特例也。[21]另一方面,《大清律例》对不得纳赎而情有可原者,也设奏闻请旨的捐赎制度,并专用于筹款事宜。捐赎始用于顺治年间,并在雍正《营田例》和《运筹粮运事例》中成为定制。[22]

甲午战争后,适用近两百年的《大清律例》因清末修律运动而黯然退场。1910年,新颁布的《大清现行刑律》废除了赎刑中的纳赎和赎罪,改笞杖为罚金,但对收赎稍作改动后予以保留。[23]《大清现行刑律》并未就收赎作专门规定,而是散见于其他条文,但其内容与《大清律例》相比仍有所不同。例如,《大清现行刑律》特别规定“妇人犯罚金罪名”和“犯奸及例内载明应收所习艺者”不可赎,[24]但“老幼废疾及过失杀伤情可矜者”按律仍可收赎。[25]及至1911年,清廷公布由冈田朝太郎主持起草的《钦定大清刑律》,这部未能实施的近代刑法废除了收赎制度,[26]从而标志着历经四千多年的传统赎刑彻底消亡。[27]

一言以蔽之,《大清律例》基本延用了夏商周以来的传统,在赎刑层面上广泛继承和发展了自秦汉以来的律例定制。[28]一方面,《大清律例》“五刑俱有应赎之款”的渊源最早见于先秦,[29]且秉承自汉代以来的禁赎对象,[30]并吸收北齐的“重罪十条”和隋唐以来的“十恶”等条文。[31]另一方面,在适用的犯罪类型上,大清对于过失杀人收赎的规定至迟可追溯于汉代,[32]老幼废疾和妇人收赎则可见于唐律。[33]

应当肯定,大清在保障赎刑公平性上做了诸多努力,极大地弥补赎刑制度的缺陷,主要集中在以下两点。首先,在赎刑金额上,大清按不同对象设置了可承担的金额。较之汉代以“金”“斤”为单位的巨额赎金,[34]明律大幅度降低了赎金,[35]大清更是按不同类型赎银异制。纳赎虽以银“两”“钱”计算,但收赎、赎罪一般仅以“钱”“毫”“厘”为单位,这无疑降低了平民用赎的门槛。[36]其次,大清在吸取明律罚役、纳物、折银赎法不一、难以计算等教训后,[37]直接规定低价的折银制度,进一步提高赎刑的可操作性。虽然仍有较大金额的捐赎,但这并没有影响广大平民适用收赎,这正是大清不同种类赎刑相互补充的力证。但问题是,《大清律例》所规定的“五刑俱有应赎之款”是否能在司法中得以运用,以及平民可赎的立法机制是否在实践中也是如此?这正是本文探索的课题,下文将利用《刑案汇览》中的案例分析作答。

三、研究资料与设计

(一)研究素材

《刑案汇览》已成为研究清代司法的一个重要工具。就海外学者来说,最著名的应该是布迪和莫里斯在1959年摘选、翻译的190个案例,为观察《大清律例》在帝国司法中的作用贡献巨大。[38]国内学者对《刑案汇览》的研究成果数量颇丰,[39]但系统研究汇览案例的文献相对较少,尤其是开展实证分析的成果更为稀缺。

本文的研究素材为北京古籍出版社2004年出版的《刑案汇览(三编)》(共四本)。该书涵盖《刑案汇览》《续增刑案汇览》《新增刑案汇览》。因主题为鸦片战争前的大清帝国刑事司法史,未对以光绪和同治年间案例为主的《新增刑案汇览》进行研究。据张晋藩、林乾介绍,同期的刑案汇编有几十种,但《刑案汇览》以案多和跨度长备受推崇。[40]然而,以《刑案汇览(三编)》(以下简称“古籍版”)为分析样本,讨论大清赎刑可能存在两个不足。一方面,古籍版删减了“赦款章程,及少数不涉及具体案例的条款”,《刑案汇览》和《续增刑案汇览》实际所收录的案例数量至少比宣称的“5600余件”少800余件(见表1);[41]另一方面,《刑案汇览》主要收录的是刑部或皇帝等中央机构审理的案件,地方司法的一般裁判情况仍有待考证。因此,本文有关大清赎刑的讨论还需继续验证,但在解决未知问题前进行探索还是利大于弊。

(二)资料概览

表1是本文所研究的案例情况,除33件无法判断年号的案例以外,《刑案汇览》和《续增刑案汇览》共计4722件命名的案例。这些案件由说帖、成案、通行、邸抄、集案五部分组成,案例落款的帝号和年号可整理出裁判的年份。其中,前三本《刑案汇览》共计60卷,完成时间为1834年,裁判的案件横跨1736~1834年,共计3560件。第四本中的《续增刑案汇览》于1840年完成,收录1824~1838年裁判的案件,共计1212件。总体来看,四本案例汇编分布较为均匀,各占案例约四分之一。

表1 《刑案汇览(两编)》中的案例汇编情况

┌───────┬───┬─────┬────┬────┬───────┬──────┐

│卷名     │册  │卷    │案(件) │百分比 │年度范围a   │页码    │

├───────┼───┼─────┼────┼────┼───────┼──────┤

│刑案汇览   │一  │1~20卷  │1112  │23.55% │1741~1834  │1~738   │

├───────┼───┼─────┼────┼────┼───────┼──────┤

│刑案汇览   │二  │21~40卷 │1155  │24.46% │1736~1833  │739~1480  │

├───────┼───┼─────┼────┼────┼───────┼──────┤

│刑案汇览   │三  │41~60卷 │1243  │26.32% │1738~1834  │1481~2257 │

├───────┼───┼─────┼────┼────┼───────┼──────┤

│续增刑案汇览 │四  │1~16卷  │1212  │25.67% │1816~1838  │1~509   │

├───────┼───┼─────┼────┼────┼───────┼──────┤

│总计     │   │     │4722  │100%  │1736~1838  │2766    │

└───────┴───┴─────┴────┴────┴───────┴──────┘

注:a.33件案例无帝号和年号,未纳入年度统计范围;

图一是根据裁决时间制作的年度分布图,图1-1是涉赎刑案在各年度的频数,图1-2是涉赎案占当年度所收案件的百分比。如图一所示,《刑案汇览》中的案件主要集中在1810~1834年,

1736~1810年和1835~1838年分别只占12.22%、2.77%。因此,汇览最能反映1810年以后25年内的大清司法情况,但其他年份的案例仍可作为参考。图一两图分别显示,涉赎案件的发案趋势与全案数量基本吻合。除1785年以前有些年份所编案例只有涉赎案件(100%)外,1810年后各年度基本维持在7%左右,这与附录一按“卷”统计出的赎刑案比例基本持平。

图一 《刑案汇览》和《续增刑案汇览》中的案件年度分布图

《刑案汇览》除卷一专门收录“赎刑”案件外,大量涉赎案例还散见于他卷,主要以各地都抚、刑司上报刑部或皇帝的咨、奏、题等方式呈现。附录一是汇览各卷中的涉赎案分布情况,赎刑案平均占总案的7%(5.5%~9.3%)。除5卷无赎刑案例外,其他70卷(1~24件)内均有涉及。如此看来,清代赎刑的适用范围较广泛。从案件本身来看,部分收录的赎刑个案中还包含有先前的“成案”,本文同时对此两类案例进行采编分析。359个涉及赎刑的案例中,祝鲍编撰的直接案例为331件,先前的比附案例(成案)为28件。成案在律例不符的条件下被赋予法律效力,因此在断案引证时有法理依据。[42]

(三)变量与编码

有关清代汇编案例的研究,学界已有探索。陈志武等利用清代1732~1895年间《刑科题本》中近五千件命案记录,对民间借贷双方的关系有定量分析。[43]借助他们的经验,我们先用汉字将汇编中的若干关键变量录入Excel。然后,借助工具导入Stata软件,用“encode”命令对案例进行数据化处理后,对相关变量进行结构化编码(见表2)。除出版信息和裁判时间外,结构化数据包括案件来源地、人口信息(性别和年龄)、身份地位(官员等)、健康状态(废笃疾等)、犯罪类型(哪类犯罪)、刑罚(五刑等)、赎刑类型(军赎、收赎、纳赎、赎罪)、裁判结果(是否批准、批准方式)等。因部分类别样本较少,故将相似变量整合在一起。例如,将废疾与笃疾(5例)归入“废笃疾”,精神病与聋哑人(1例)归入变量“精神病聋哑”。总体来看,汇览中的赎刑共四种,并以收赎为主。遗憾的是,大量案件未描述赎刑金额,故难以对金额的影响因素展开量化分析。

由于《大清律例》和汇览中的犯罪名目较为松散且混杂,研究团队按三步骤分别对各种犯罪进行命名、归类和整合。第一步,参考汇览目录中的命名和案例细节,首先归纳出近60个三级犯罪类型,主要根据目录中的案例显著性字段重新命名(附录二)。同时,对无法从目录中识别案例类型的,根据其事实细节进行命名,如“两人踢毽相戏误踢旁人身死”案定义为“戏杀”。[44]相反,《汇览(一)》将案例“殴死人命减流之犯呈请减罪”归入赎刑卷内,[45]该案描述的细节被刑部认为定性有误,我们重新将其命名为“斗杀”。第二步,根据第一步命名后的三级犯罪类型,重新归类为17个二级分类。例如,“故意伤害致死”和“故意伤害”归类为“故意伤害致死伤”。同理,“戏杀”“误杀”“过失杀”“戏杀误杀过失杀伤人”归入“戏误过失致死伤”。第三步,按照第二步归类后的犯罪类型,参考当前的刑法排列规则,大致归纳为人身安全、违反礼制等7个一级大类犯罪。另有14起涉及程序问题的案件,犯罪事实不详,故归入“成案不详”。

表2 《刑案汇览(两编)》中的案例编码表

┌──────────┬────┬────┬───┬───────────────┐

│变量(总样本)    │样本量 │百分比 │编码 │说明             │

├───┬──────┼────┼────┼───┼───────────────┤

│赎刑 │不准    │105   │29.25% │0   │多元分析时(参照)       │

│(359) │      │    │    │   │               │

│   ├──────┼────┼────┼───┼───────────────┤

│   │准予    │241   │67.13% │1   │批准赎刑           │

│   ├──────┼────┼────┼───┼───────────────┤

│   │缓免    │2    │0.56%  │2   │归类为准予          │

│   ├──────┼────┼────┼───┼───────────────┤

│   │未知a    │11   │3.06%  │3   │多元分析时排除        │

└───┴──────┴────┴────┴───┴───────────────┘

(续表)

┌──────────┬────┬────┬───┬───────────────┐

│变量(总样本)    │样本量 │百分比 │编码 │说明             │

├───┬──────┼────┼────┼───┼───────────────┤

│类型 │军赎    │28   │7.80%  │1   │描述统计为主,多元分析未分类比│

│(359) │      │    │    │   │较              │

│   ├──────┼────┼────┼───┼───────────────┤

│   │收赎    │304   │84.68% │2   │同上,主要部分,多元分析时重点│

│   │      │    │    │   │考察             │

│   ├──────┼────┼────┼───┼───────────────┤

│   │纳赎    │19   │5.29%  │3   │描述统计为主,多元分析未分类比│

│   │      │    │    │   │较              │

│   ├──────┼────┼────┼───┼───────────────┤

│   │赎罪    │3    │0.84%  │4   │同上             │

│   ├──────┼────┼────┼───┼───────────────┤

│   │未知a    │5    │1.39%  │5   │多元分析时排除        │

├───┼──────┼────┼────┼───┼───────────────┤

│皇帝 │乾隆    │38   │10.58% │1   │多元分析时(参照)       │

│(359) │      │    │    │   │               │

│   ├──────┼────┼────┼───┼───────────────┤

│   │嘉庆    │123   │34.26% │2   │多元分析时=1         │

│   ├──────┼────┼────┼───┼───────────────┤

│   │道光    │198   │55.15% │3   │多元分析时=1         │

├───┼──────┼────┼────┼───┼───────────────┤

│犯罪b │人身安全犯罪│171   │47.63% │1   │多元分析时(参照)       │

│(359) │      │    │    │   │               │

│   ├──────┼────┼────┼───┼───────────────┤

│   │国家安全犯罪│9    │2.51%  │2   │多元分析时=1         │

│   ├──────┼────┼────┼───┼───────────────┤

│   │扰乱司法秩序│42   │11.70% │3   │同上             │

│   ├──────┼────┼────┼───┼───────────────┤

│   │扰乱社会秩序│26   │7.24%  │4   │同上             │

│   ├──────┼────┼────┼───┼───────────────┤

│   │渎职徇私  │33   │9.19%  │5   │同上             │

│   ├──────┼────┼────┼───┼───────────────┤

│   │财产犯罪  │14   │3.90%  │6   │同上             │

│   ├──────┼────┼────┼───┼───────────────┤

│   │违反礼制  │50   │13.93% │7   │同上             │

│   ├──────┼────┼────┼───┼───────────────┤

│   │成案不详  │14   │3.90%  │8   │案例细节不明,同上      │

├───┼──────┼────┼────┼───┼───────────────┤

│刑罚 │杖刑    │359   │40.39% │1   │多元分析时,0=非杖刑     │

│(359) │      │    │    │   │               │

│   ├──────┼────┼────┼───┼───────────────┤

│   │徒刑    │359   │19.50% │1   │同上,0=非徒刑        │

│   ├──────┼────┼────┼───┼───────────────┤

│   │流刑    │359   │30.92% │1   │包含41个军流,同上,0=非流刑 │法宝

│   ├──────┼────┼────┼───┼───────────────┤

│   │死刑    │359   │3.34%  │1   │同上,所有死刑案皆未准赎,0=非│

│   │      │    │    │   │死刑             │

│   ├──────┼────┼────┼───┼───────────────┤

│   │监刑    │359   │3.90%  │1   │同上,从酌量到永远监禁,0=非监│

│   ├──────┼────┼────┼───┼───────────────┤

│   │枷刑    │359   │5.85%  │1   │同上,0=非枷刑        │

│   ├──────┼────┼────┼───┼───────────────┤

│   │发为奴   │359   │5.85%  │1   │同上,0=非发为奴       │

│   ├──────┼────┼────┼───┼───────────────┤

│   │革去公名  │359   │1.95%  │1   │同上,0=非革去公名      │

│   ├──────┼────┼────┼───┼───────────────┤

│   │刑罚不明  │359   │17.27% │1   │同上,含另(21件)、未(41件),0=│

│   │      │    │    │   │非不明            │

├───┼──────┼────┼────┼───┼───────────────┤

│性别 │男     │235   │65.46% │0   │多元分析时(参照)       │

│(359) │      │    │    │   │               │

│   ├──────┼────┼────┼───┼───────────────┤

│   │女     │124   │34.54% │1   │含1个鸡奸c          │

├───┼──────┼────┼────┼───┼───────────────┤

│年龄 │无     │321   │89.42% │0   │多元分析时(参照)       │

│(359) │      │    │    │   │               │

│   ├──────┼────┼────┼───┼───────────────┤

│   │15岁以下  │15   │4.18%  │1   │多元分析时=1         │

│   ├──────┼────┼────┼───┼───────────────┤

│   │70岁以上  │23   │6.41%  │2   │同上             │

├───┼──────┼────┼────┼───┼───────────────┤

│身份地│无     │267   │74.37% │0   │多元分析时(参照)       │

│位(359│      │    │    │   │               │

│)   │      │    │    │   │               │

│   ├──────┼────┼────┼───┼───────────────┤

│   │官员    │56   │15.60% │1   │多元分析时=1         │

│   ├──────┼────┼────┼───┼───────────────┤

│   │尊长    │11   │3.06%  │2   │同上             │

│   ├──────┼────┼────┼───┼───────────────┤

│   │功名    │9    │2.51  │3   │多元分析时为其他(1)      │

│   ├──────┼────┼────┼───┼───────────────┤

│   │奴仆    │3    │0.84%  │4   │同上             │

│   ├──────┼────┼────┼───┼───────────────┤

│   │宗室    │2    │0.56%  │5   │同上             │

│   ├──────┼────┼────┼───┼───────────────┤

│   │旗人    │5    │1.39%  │6   │同上             │

│   ├──────┼────┼────┼───┼───────────────┤

│   │服刑再犯  │1    │0.28%  │7   │同上             │

│   ├──────┼────┼────┼───┼───────────────┤

│   │道士    │1    │0.28%  │8   │同上             │

│   ├──────┼────┼────┼───┼───────────────┤

│   │邪教    │4    │1.11%  │9   │同上             │

├───┼──────┼────┼────┼───┼───────────────┤

│健康 │健康    │333   │92.76% │1   │多元分析时(参照)       │

│(359) │      │    │    │   │               │

│   ├──────┼────┼────┼───┼───────────────┤

│   │废笃疾   │17   │4.74%  │2   │5个笃疾,多元分析时=1     │

│   ├──────┼────┼────┼───┼───────────────┤

│   │精神病聋哑 │9    │2.51%  │3   │同上,聋哑1个         │

└───┴──────┴────┴────┴───┴───────────────┘

注:a.案例因“疑窦、别情、未确”需发回重新查实,无法具体归类而设成“未知”;

b.表1只显示整理后的一级犯罪类型,二级分类见后文;

c.同(通奸)妇女,见“恋奸藏匿虽未出境即属拐逃”案。[46]

大清刑罚体系较为复杂,汇览中的涉赎案例既有笞、杖、徒、流、死等五刑,也有军流、鞭、监、枷、发为奴、革去功名等五刑之外的附加或独立适用刑罚。与此同时,涉及赎刑的具体刑罚执行方式也各有差异,如死刑就有绞、斩、绞监候、斩监候四种。从整体情况来看,多种刑罚混合使用情况较多。因此,本文采用刑种分别归纳法进行整理,将个案的刑种拆分后分别编码计数(1=有,0=无)。例如,“将调奸之夫兄殴死比例减流”中,案犯被判杖一百,流三千里,则杖刑(=1)和流刑(=1)均有记录。除62件另、未等处罚不明的案件外,汇览中有194件是单独刑罚。剩下103件案例多种刑罚混合使用,主要是杖、徒、流交叉使用或与其他刑罚混用。鞭刑只有2例,且和枷合用,故未对鞭刑单独归类。

(四)问题与方法

表2的描述统计已能看出有关涉赎案件的具体分布,但赎刑是否批准,以及因何原因未被批准还无法作答。下文围绕如下问题展开分析,以期展现出大清赎刑真实的应用特征:(1)赎刑主要用于谁?以犯罪主体为核心,赎刑是否仅适用于特定群体,或者是否仅适于特权阶级?(2)赎刑主要用于什么犯罪?以犯罪类型为核心,赎刑是无差别地适用于所有犯罪,还是主要适用于特定轻罪或特定重罪?(3)赎刑主要用于何种刑罚?以刑罚为核心,赎刑是无差别地适用于所有刑种,还是只在轻刑罚上批准,或重刑罚不批准赎刑?

在回答上述三个问题的方式上,本文按由简到繁步骤逐一展开统计分析,并最终用案例裁判理由进行解读。首先,借助于赎刑数据的平均值或百分比进行客观描述、解释,用学生T(Student’ t)检验和皮尔逊卡方(Pearson Chi-square)验证组内差异的显著性,并辅用一元方差(Oneway ANOVA)中的谢夫多组比较(Scheffé Multiple Comparison)检验赎刑准予率存在差异的具体组别。其次,以赎刑是否批准为因变量,控制皇帝、犯罪类型、性别、年龄、地位、健康、刑罚等诸多因素,建立多元逻辑回归分析(Multivariate Logistic Regression)模型进行参数分析。为观察不同变量的影响,回归模型在多元背景下逐步展开,从而寻找到影响赎刑批准与否的核心因素,并进而通过法律内和法律外因素的优势比(Odds Ratio)解答大清赎刑公正性。在具体模型安排上,先以所有赎刑案件组合成的整体情况为分析单位,再对收赎案分析,从而比较控制相关变量后的变化情况。再次,结合案例内容进行分析,通过梳理《大清律例》及汇览中各案例的裁判理由,解读描述统计和推论分析产生的真实原因。

四、《刑案汇览》中的赎刑特征

(一)赎刑种类及准予

本部分对汇览中涉及赎刑的种类及批准情况进行描述。如表2所示,赎刑以道光年间为主(198件,55.15%),乾隆年间最少(10.58%)。在赎刑类型上以收赎为主(304件,84.68%),且表3显示各皇帝时期均占绝大部分(84.21%~92.11%)。军赎(7.80%)、纳赎(5.29%)、赎罪(0.84%)依次递减,且表3显示三朝时期均是如此。

表2显示赎刑的不核准率只有29.25%(105件),直接核准(67.13%)或缓免(0.56%)表示赎刑基本会获得同意。从表3的具体类型准予率来看,最高的是军赎(27件,100%)和赎罪(100%),其他依次是收赎(67.00%)、纳赎(61.11%)。纳赎较少,重要原因在于《大清律例》限制过多,且可能用收赎替代。如乾隆二十三年(1758年)谕旨:“斩绞缓决各犯纳赎之例永行禁止,遇有恩赦减等,其惮于远行者,再准收赎。”[47]赎罪少(3件)与其自身发案群体“例难的决”较少有关,汇览也未发现有官员正妻犯案涉赎。在不考虑样本代表性情况下,各时期的军赎和赎罪均完全准予,这与《大清律例》中官员发往军台效力赎罪的背景有关。收赎在道光(160件,70.00%)和嘉庆(69.52%)年间均比乾隆(45.71%)年间高。纳赎的批准有下降趋势,道光比乾隆年间可能更加慎用纳赎。皮尔逊卡方检验显示,道光年间的四种赎刑类型的准予情况存在显著差异(10.090,p=0.018),并因此造成整体差异(14.658,p=0.002)。辅以一元方差分析和Scheffé配对比较后发现,主要原因在于道光年间军赎和纳赎(-0.5,p=0.033)、收赎(-0.3,p=0.075)的核准率存在差异。

表3 《刑案汇览》中各时期赎刑类型及准予情况

┌──┬──────────────┬──────────────┬──────────────┬─────────┐

│  │乾隆            │嘉庆            │道光            │总计a       │

├──┼────┬────┬────┼────┬────┬────┼────┬────┬────┼──┬───┬──┤

│  │不准  │准予  │合计  │不准  │准予  │合计  │不准  │准予  │合计  │合计│不准 │准予│

├──┼─┬──┼─┬──┼─┬──┼─┬──┼─┬──┼─┬──┼─┬──┼─┬──┼─┬──┼──┼───┼──┤

│类型│n │(%) │N │(%) │n │(%) │n │(%) │n │(%) │n │(%) │n │(%) │n │(%) │n │(%) │n行 │(%)  │(%) │

│  │ │  │ │  │列│  │ │  │ │  │列│  │ │  │列│  │ │  │  │   │  │

├──┼─┼──┼─┼──┼─┼──┼─┼──┼─┼──┼─┼──┼─┼──┼─┼──┼─┼──┼──┼───┼──┤

│军赎│0 │0  │2 │100 │2 │5.26│0 │0  │8 │100 │8 │6.7 │0 │0  │17│100 │17│8.6 │27 │0   │100 │

├──┼─┼──┼─┼──┼─┼──┼─┼──┼─┼──┼─┼──┼─┼──┼─┼──┼─┼──┼──┼───┼──┤

│收赎│19│54.3│16│45.7│35│92.1│32│30.5│73│69.5│10│87.5│48│30 │11│70 │16│84.2│300 │33.0 │67.0│

│  │ │  │ │  │ │  │ │  │ │  │5 │  │ │  │2 │  │0 │  │  │   │  │

├──┼─┼──┼─┼──┼─┼──┼─┼──┼─┼──┼─┼──┼─┼──┼─┼──┼─┼──┼──┼───┼──┤

│纳赎│0 │0  │1 │100 │1 │2.63│1 │20.0│4 │80.0│5 │4.2 │6 │50 │6 │50 │12│6.3 │18 │38.9 │61.1│

├──┼─┼──┼─┼──┼─┼──┼─┼──┼─┼──┼─┼──┼─┼──┼─┼──┼─┼──┼──┼───┼──┤

│赎罪│ │  │ │  │ │  │0 │0  │2 │100 │2 │1.7 │0 │0  │1 │100 │1 │0.5 │3  │0   │100 │

├──┼─┼──┼─┼──┼─┼──┼─┼──┼─┼──┼─┼──┼─┼──┼─┼──┼─┼──┼──┼───┼──┤

│合计│19│50 │19│50 │38│10.6│33│27.5│87│72.5│12│33.9│54│28.4│13│71.6│19│55.5│348 │30.5 │69.5│

│行 │ │  │ │  │ │  │ │  │ │  │0 │  │ │  │6 │  │0 │  │  │   │  │

├──┼─┴──┴─┴──┴─┴──┼─┴──┴─┴──┴─┴──┼─┴──┴─┴──┴─┴──┼──┴───┴──┤

│Chi-│3.2571(p=0.195)       │4.401(p=0.221)       │10.090(p=0.018)       │14.6582(p=0.002) │

│x2 │              │              │              │         │

└──┴──────────────┴──────────────┴──────────────┴─────────┘

注:a.实际涉及赎刑的司法裁判案件359件,准予率基数为348件,11例处理结果不明。其中5个案例因“疑窦、别情、未确”需发回重新查实,另6个案例未直接说明处理结果。(下同)

(二)赎刑对象及准予

如表2、表4所示,本小节对汇览中赎刑对象及其批准情况进行描述。从性别来看,男性比女性的赎刑案例多一倍,占所有赎刑案件的65.46%(235件)。从具体类型来看,军赎、纳赎、赎罪只有男性,这与职官犯罪有关。收赎均适用于男性和女性,且女性(124件,75.00%)准予情况显著高于男性(61.93%)。在年龄问题上,涉及老幼赎刑案件共计38件(10.58%),剩下321件均为一般年龄。从赎刑的具体类型和批准情况看,收赎中十五岁以下的批准率最高(73.33%)。就身份地位来看,267件(74.37%)案例没有特殊身份或地位,官员占身份地位的主要部分(56件)。从批准情况看,官员犯罪主要是军赎,准赎率达100%。收赎中有身份地位(25.00%~66.67%)并不比那些没有身份地位(68.97%)的核准率高,甚至官员和尊长更低。从健康状况看,无健康问题的案例共计333件(92.76%),其次是废笃疾(4.74%)、精神病和聋哑(2.51%)。从赎刑类型来看,健康问题主要集中在收赎上,核准率最高的是精神病(100%)和笃疾(100%),废笃的核准率(41.47%)远低于平均水平,另有1例聋哑案未准赎。

就各组间的差异率来说,除女性的收赎率显著高于男性以外(T=-2.39,p=0.009),其他可供检测的组间差异均不显著。如此看来,有关清代赎刑造成的司法不公现象并不成立,赎刑在司法运作中还算比较公正。例如,官员犯罪的收赎(50%)低于平均水平,相反奴仆的核准率为66.67%,甚至没有任何身份地位的核准率也维持在69.08%。至于男性官员的军赎,则是因开发边疆而发往军台效力的例制所定,司法本身并无特殊性。三件赎罪案例,皆因特殊事由而依谕旨作赎。因此,本部分的结论是,除性别差异外,赎刑的核准情况在各群体不存在差异。

表4 身份地位和健康的赎刑应用情况

┌────────┬───────┬────────┬───────┬───┬────┐

│身份地位类型  │军赎     │收赎      │纳赎     │   │赎罪  │

├───┬────┼──┬────┼───┬────┼──┬────┼───┼────┤

│   │    │n  │准予(%) │n   │准予(%) │n  │准予(%) │n   │准予(%) │

├───┼────┼──┼────┼───┼────┼──┼────┼───┼────┤

│性别 │男   │27 │100   │176  │61.93  │18 │61.11  │3   │100   │

│   ├────┼──┼────┼───┼────┼──┼────┼───┼────┤

│   │女   │— │—   │124  │75.00***│— │—   │—  │—   │

│   │    │  │    │   │    │  │    │   │    │

├───┼────┼──┼────┼───┼────┼──┼────┼───┼────┤

│年龄 │无特殊 │27 │100   │263  │67.30  │18 │61.11  │3   │100   │

│   ├────┼──┼────┼───┼────┼──┼────┼───┼────┤

│   │15以上 │— │—   │15  │73.33  │— │—   │—  │—   │

│   ├────┼──┼────┼───┼────┼──┼────┼───┼────┤

│   │70以上 │— │—   │22  │63.64  │— │—   │—  │—   │

├───┼────┼──┼────┼───┼────┼──┼────┼───┼────┤

│地位 │无特殊 │— │—   │261  │68.97  │1  │0.00  │—  │—   │

│   ├────┼──┼────┼───┼────┼──┼────┼───┼────┤北大法宝,版权所有

│   │功名  │— │—   │5   │60.00  │3  │100.00 │1   │100   │

│   ├────┼──┼────┼───┼────┼──┼────┼───┼────┤

│   │奴仆  │— │—   │3   │66.67  │— │—   │—  │—   │

│   ├────┼──┼────┼───┼────┼──┼────┼───┼────┤

│   │宗室  │— │—   │1   │0.00  │— │—   │—  │—   │

│   ├────┼──┼────┼───┼────┼──┼────┼───┼────┤

│   │官员  │27 │100   │10  │50.00  │13 │53.85  │1   │100   │

│   ├────┼──┼────┼───┼────┼──┼────┼───┼────┤

│   │尊长  │— │—   │11  │63.64  │— │—   │—  │—   │

│   ├────┼──┼────┼───┼────┼──┼────┼───┼────┤

│   │旗人  │— │—   │3   │33.33  │1  │100.00 │1   │100   │

│   ├────┼──┼────┼───┼────┼──┼────┼───┼────┤

│   │服刑再犯│— │—   │1   │100   │— │—   │—  │—   │

│   ├────┼──┼────┼───┼────┼──┼────┼───┼────┤

│   │道士  │— │—   │1   │100   │— │—   │—  │—   │

│   ├────┼──┼────┼───┼────┼──┼────┼───┼────┤

│   │邪教  │— │—   │4   │25.00  │— │—   │—  │—   │

├───┼────┼──┼────┼───┼────┼──┼────┼───┼────┤

│健康 │健康  │27 │100   │277  │67.51  │18 │61.11  │3   │100   │

│   ├────┼──┼────┼───┼────┼──┼────┼───┼────┤

│   │废笃  │— │—   │12  │41.67  │— │—   │—  │—   │

│   ├────┼──┼────┼───┼────┼──┼────┼───┼────┤

│   │笃疾  │— │—   │2   │100   │— │—   │—  │—   │

│   ├────┼──┼────┼───┼────┼──┼────┼───┼────┤

│   │精神病 │— │—   │8   │100   │— │—   │—  │—   │

│   ├────┼──┼────┼───┼────┼──┼────┼───┼────┤

│   │聋哑  │— │—   │1   │0    │— │—   │—  │—   │

└───┴────┴──┴────┴───┴────┴──┴────┴───┴────┘

注:单项准予率差异(≠0.50)用T检验,多组间差异为一元方差分析(Scheffé)检验(下同)。

*p ≤0.1;**p ≤0.05;***p ≤0.01(单边)

(三)犯罪类型及准予情况

如附表2、表5所示,本部分对汇览中适用赎刑的犯罪类型及其准予情况进行描述。表5 犯罪类型及赎刑应用情况

┌─────┬───────┬─────┬─────┬─────┬─────┬────┬────┐

│犯罪类型 │犯罪类型   │分布   │军赎   │收赎   │单项组差 │纳赎  │赎罪  │

├─────┼───────┼──┬──┼──┬──┼──┬──┤     ├─┬──┼─┬──┤

│(大类)  │(小类)    │n  │列(%│n  │准予│n  │准予│     │n │准予│n │准予│

│     │       │  │)  │  │(%) │  │(%) │     │ │(%) │ │(%) │

├─────┼───────┼──┼──┼──┼──┼──┼──┼──┬──┼─┼──┼─┼──┤

│人身安全(A│合计     │171 │47.6│2  │100 │159 │64.7│****│  │4 │100 │1 │100 │

│)     │       │  │3  │  │  │  │8  │  │  │ │  │ │  │

│     ├───────┼──┼──┼──┼──┼──┼──┼──┼──┼─┼──┼─┼──┤

│     │故意伤害致死伤│10 │2.79│— │— │9  │66.6│  │  │1 │100 │—│— │

│     │(a)      │  │  │  │  │  │7  │  │  │ │  │ │  │

│     ├───────┼──┼──┼──┼──┼──┼──┼──┼──┼─┼──┼─┼──┤

│     │故意杀人(b)  │26 │7.24│— │— │25 │36.0│*  │  │—│— │—│— │

│     │       │  │  │  │  │  │0  │  │  │ │  │ │  │

│     ├───────┼──┼──┼──┼──┼──┼──┼──┼──┼─┼──┼─┼──┤

│     │戏误过失致死伤│77 │21.4│1  │100 │73 │68.4│****│  │—│— │—│— │

│     │(c)      │  │5  │  │  │  │9  │  │  │ │  │ │  │

│     ├───────┼──┼──┼──┼──┼──┼──┼──┼──┼─┼──┼─┼──┤

│     │威逼人致死(d) │23 │6.41│1  │100 │21 │76.1│*** │  │1 │100 │—│— │

│     │       │  │  │  │  │  │9  │  │  │ │  │ │  │

│     ├───────┼──┼──┼──┼──┼──┼──┼──┼──┼─┼──┼─┼──┤

│     │殴打致死伤(e) │27 │7.52│— │— │23 │60.8│  │  │2 │100 │1 │100 │

│     │       │  │  │  │  │  │7  │  │  │ │  │ │  │

│     ├───────┼──┼──┼──┼──┼──┼──┼──┼──┼─┼──┼─┼──┤

│     │疯病杀人(f)  │8  │2.23│— │— │8  │100 │  │  │—│— │—│— │

├─────┼───────┼──┼──┼──┼──┼──┼──┼──┼──┼─┼──┼─┼──┤

│国家安全(B│合计     │9  │2.51│— │— │9  │33.3│  │  │—│— │—│— │

│)     │       │  │  │  │  │  │3  │  │  │ │  │ │  │

│     ├───────┼──┼──┼──┼──┼──┼──┼──┼──┼─┼──┼─┼──┤

│     │逆案(a)    │1  │0.28│— │— │1  │0.00│  │  │—│— │—│— │

│     │       │  │  │  │  │  │  │  │  │ │  │ │  │

│     ├───────┼──┼──┼──┼──┼──┼──┼──┼──┼─┼──┼─┼──┤

│     │邪教(b)    │8  │2.23│— │— │8  │37.5│  │  │—│— │—│— │

│     │       │  │  │  │  │  │0  │  │  │ │  │ │  │

├─────┼───────┼──┼──┼──┼──┼──┼──┼──┼──┼─┼──┼─┼──┤

│扰乱司法(C│合计     │42 │11.7│— │— │38 │63.1│*  │  │2 │50 │1 │100 │

│)     │       │  │0  │  │  │  │6  │  │  │ │  │ │  │

│     ├───────┼──┼──┼──┼──┼──┼──┼──┼──┼─┼──┼─┼──┤

│     │诬告(a)    │22 │6.13│— │— │19 │63.1│  │  │2 │50.0│1 │100 │

│     │       │  │  │  │  │  │6  │  │  │ │0  │ │  │

│     ├───────┼──┼──┼──┼──┼──┼──┼──┼──┼─┼──┼─┼──┤

│     │其他(b)    │20 │5.57│— │— │19 │63.1│  │  │—│— │—│— │

│     │       │  │  │  │  │  │6  │  │  │ │  │ │  │

├─────┼───────┼──┼──┼──┼──┼──┼──┼──┼──┼─┼──┼─┼──┤

│社会秩序(D│合计     │26 │7.24│3  │100 │21 │90.4│*** │DE**│2 │50 │—│— │

│)     │       │  │  │  │  │  │8  │  │  │ │  │ │  │

│     ├───────┼──┼──┼──┼──┼──┼──┼──┼──┼─┼──┼─┼──┤

│     │买卖人口(a)  │10 │2.79│— │— │10 │80.0│** │  │—│— │—│— │

│     │       │  │  │  │  │  │0  │  │  │ │  │ │  │

│     ├───────┼──┼──┼──┼──┼──┼──┼──┼──┼─┼──┼─┼──┤

│     │其他(b)    │16 │4.46│3  │100 │11 │100 │  │  │2 │50.0│—│— │

│     │       │  │  │  │  │  │  │  │  │ │0  │ │  │

├─────┼───────┼──┼──┼──┼──┼──┼──┼──┼──┼─┼──┼─┼──┤

│渎职徇私(E│合计     │33 │9.19│17 │100 │5  │0.00│  │EG* │6 │33.3│—│— │

│)     │       │  │  │  │  │  │  │  │  │ │3  │ │  │

├─────┼───────┼──┼──┼──┼──┼──┼──┼──┼──┼─┼──┼─┼──┤

│财产权利(F│合计     │14 │3.9 │— │— │13 │76.9│** │  │1 │100 │—│— │

│)     │       │  │  │  │  │  │2  │  │  │ │  │ │  │

├─────┼───────┼──┼──┼──┼──┼──┼──┼──┼──┼─┼──┼─┼──┤

│违反礼制(G│合计     │50 │13.9│5  │100 │42 │78.5│****│  │3 │66.6│—│— │

│)     │       │  │3  │  │  │  │7  │  │  │ │7  │ │  │

│     ├───────┼──┼──┼──┼──┼──┼──┼──┼──┼─┼──┼─┼──┤

│     │通奸(a)    │28 │7.8 │1  │100 │27 │74.0│*** │  │—│— │—│— │

│     │       │  │  │  │  │  │7  │  │  │ │  │ │  │

│     ├───────┼──┼──┼──┼──┼──┼──┼──┼──┼─┼──┼─┼──┤

│     │其他(b)    │22 │6.13│4  │100 │15 │86.6│****│  │3 │66.6│—│— │

│     │       │  │  │  │  │  │7  │  │  │ │7  │ │  │

├─────┼───────┼──┼──┼──┼──┼──┼──┼──┼──┼─┼──┼─┼──┤

│成案不详(H│合计     │14 │3.9 │— │— │13 │69.2│*  │  │—│— │1 │100 │

│)     │       │  │  │  │  │  │3  │  │  │ │  │ │  │

├─────┴───────┼──┼──┼──┼──┼──┼──┼──┼──┼─┼──┼─┼──┤

│总计(均值)        │359 │100 │27 │100 │300 │67.0│****│  │18│61.1│3 │100 │

│             │  │  │  │  │  │0  │  │  │ │1  │ │  │

└─────────────┴──┴──┴──┴──┴──┴──┴──┴──┴─┴──┴─┴──┘

*p ≤0.1;**p ≤0.05;***p ≤0.01;****p ≤0.001(单边)。

可见,赎刑分布较为广泛,从故意杀人和利用邪教反清,到通奸和自杀未遂等案件均有涉及。总体来看,排名前三的犯罪类型是暴力杀伤等人身安全犯罪(以下简称“人身安全犯罪”,171件,47.63%)、违反礼制(13.93%)、扰乱司法(11.7%)。从收赎案件的准予率来看,社会秩序(90.48%)、违反礼制(78.57%)、财产权利(76.92%)依次最高,最低的是渎职徇私(0)和国家安全中的谋逆案(0)。官员军赎之所以全部被核准(表4),表5显示主要为渎职徇私(17件)和违反礼制(5件)。犯罪类型分布显示,大清赎刑案例并非集中于某一或几类轻罪,而是对轻重罪均有准予。甚至连故意伤害致死伤(9件,66.67%)和故意杀人(25件)等重罪都有准予收赎,只是重罪案的准予可能性稍低。

整体上看,大清赎刑核准率较高。表2显示赎刑准予率达67.69%,表5显示的收赎案件准予率也达67.00%。大类犯罪的T检验显示,人身安全(64.78%,p=0.000)、财产权利(76.92%,p=0.024)、违反礼制(78.57%,p=0.000)犯罪中核准率显著较高,扰乱司法(63.16%,p=0.087)的核准率仍有可能较高。同理,在具体类型上,人身安全的戏误过失致死伤(68.49%)和威逼人致死(76.19%),违反礼制的通奸(78.57%)和其他(86.67%)也更容易准赎。从不同类型的配组比较来看,除扰乱社会和渎职徇私(p=0.030)外,其他六大类之间差异不明显。具体类型的百分比比较显示,虽然人身安全犯罪中的故意杀人比其他类别的核准率普遍较低,但也只是故意杀人和疯病杀人的准予率差异显著(-64%,p=0.045)。这再次印证大清赎刑有可能适用于各种犯罪,但律例本身对差异起到很大作用。

(四)刑罚种类及准予情况

本部分通过所赎刑罚及其分布情况进一步解读大清赎刑。

表6 刑罚种类及赎刑应用情况(n=348a)

┌───┬───────┬──┬───────┬───────┬──┬───────┬───────┐

│刑罚 │合计     │  │军赎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63207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