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法学教育研究》
我国法学教育的目标定位与人才培养模式改革
【作者】 胡平仁【分类】 法律教育
【中文关键词】 法学教育目标;人才培养模式;应用型人才;复合型人才
【期刊年份】 2010年【期号】 2(第三卷)
【摘要】

法学教育的目标定位与人才培养模式的选择,关涉到法学教育的全局。在较为深入地谈讨了这两个问题的基础上,本文进而提出并论析了围绕我国法学教育机构的资质、法学法律硕士的培养方案、复合型法律人才的培养等问题中表现出来的当前法学教育中值得注意的几个倾向和一些似是而非的观点。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73012    
  众所周知,法学教育是一国教育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是以传授法律知识、训练法律思维、弘扬法治精神、培养合格法律专业人才为内容的教育活动。而其中的法学教育目标的定位与人才培养模式的选择,关涉到法学教育的全局。当今中国法学教育存在的许多问题,都与这两个方面息息相关。
  一、法学教育的目标定位
  法学教育的目标或目的是法学教育所要达到的境地或结果,是法学教育的方向所在。遗憾的是,新中国的法学教育理论与实践中一直没有解决“法学教育的目标到底是什么”这个问题。
  中国现代史上著名的法学教育家先生(1902~1958年)在20世纪30年就指出:法律教育的目的,是培植为社会服务为国家谋利益的法律人才。{1}这一观点在20世纪90年代中期以来有着更为具体的表述:“法学教育的目的在于:为国家和社会培养精通法律的社会和国家管理人才,为法学教育和法学研究的发展培养法律理论人才,为立法与执法培养法律实践人才。”{2}孙晓楼先生在东吴大学法学院的同事丘汉教授在《法律教育与现代》(原载东吴大学《法学杂志》1934年第7卷第2期)一文中则认为:“法律教育的目的,浅而言之,不外四端:其一,训练立法及司法人才;其二,培养法律教师;其三,训练守法的精神;其四,扶植法治。”{3}丘汉先生所说的这四点,概括起来就是两个方面:一是培养法律人才,二是养育法治精神。与此相类似的观点如:“从大的方面说,法律教育的目标不外乎两个,一是为法律行业培养新人,一是为更广泛的社会成员提供法律知识与意识上的训练。”{4}
  笔者认为,在探讨法学教育的目标或目的时,必须首先区分法学教育和法律教育这两个概念。许多学者往往将二者混为一谈,结果导致一些提法似是而非。在我们看来,法学教育指的是由专门学校或其院、系、专业所进行的关于法的专门教育,通常具有较强的法律知识的系统性、较高的理论性和较严的职业伦理性。而宽泛意义上的法律教育既包括专门化的学校法学教育,也包括社会一般的法律教育,如国家机关和社会主体所进行的普法宣传、中小学的法律知识教育、大中专学校非专业化的法律教育等。因此,在宽泛的法律教育的意义上,将法律教育的目标定位于“培养法律人才”和“养育法治精神”这两个大的方面比较全面和准确,而且也更符合当今时代的需要;但从严格的法学教育的角度讲,法学教育的目标只能是一个,这就是培养法律人才,而“养育法治精神”只是法律人才培养的一个重要方面。
  那么,什么样的法律人才才是我国法学教育的目标所在呢?
  在先生看来,法律人才至少要有三个要件:一要有法律的学问,才可以认识并且改善法律。“我们研究法律,不是只求认识法律而已,应当于认识法律之外,进而推求其法律应有的态度,这是法律人才的第一个要件。”二要有法律的道德,才有资格来执行法律。“所谓法律的道德,不仅是研究法律的在执行律务时所应当注意的,在平时亦当有道德的修养:第一点应当有守正不阿的精神,有孟子所谓‘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不徇私情不畏疆御,保有不屈不挠的大无畏的精神。第二点是有牺牲小己的精神,所谓牺牲小己,便是什么议案或法律,既经合法的手续以产生,那么无论如何应当牺牲个人的意见,来拥护这法案之实行,不应当固执成见,做出阳奉阴违的事来。”三要有社会的常识,才可以合于时宜的运用法律。“所谓法律不外乎人情,人情便是社会的常识。一个法律问题,都是人事问题,都是关于人干的事体的问题;……假使我们能于社会上发生的种种问题,加以详细的研究,得有相当的经历,那么当然对于是非的批评,曲直的判断,比较的可以清楚些,周到些;将来于运用法律的时候,不至一知半解,专顾学理而不顾事实。”{5}
  丘汉先生则认为:“所谓适当的法律人才,至少须具备五项条件:其一,要认识时代的精神及时代的倾向;其二,要了解法律的旨趣及现行法的文义;其三,须熟谙审判方法及应用心理学;其四,须知悉人情世故及社会的复杂组织;其五,须有道德的涵养并能舍弃小己。”{6}丘汉先生对其中第四点的解释是:“熟悉人情世故,是习法者应该常常追求的,我们常说:‘法律不外乎人情’,适用法律,离开人情,便是走错了路。所谓人情不是普通所说的‘情面’或‘交情’,是说一般人在社会上应该如此如此的。……一时代有一时代的法律,同时亦有一时代的人情。若以甲时代的法律依照甲时代的人情,当然是符合的。如果以甲时代的法律施用于乙时代的人情,那便是牛头不对马嘴了。”{7}
  同属东吴大学法学院的先生在《法律教育之目的》(原载东吴大学《法学杂志》1934年第7卷第2期)一文中认为,一个学习法律的人,于取得法律专门知识而外,还必须具备“法律头脑”。“它的意义的要点是说于学习法规之外必须得到一种法学的精神,才算是完成了法律教育。学习法律的人必须取得这样精神,他所学的知识,才能变化而成为了解的认识;它的机械的法律知识才有了生机,有了动力,才可以说是死知识变为活知识,死法律变为活法律。”{8}
  近年来,我国法学界也对这一问题展开了热烈的讨论。有的学者认为,作为基础法学教育的本科法学教育,“法律人”应作为中国法学高等教育的人才目标。它所具有完整的内涵包括:高尚的法治信仰是“法律人”的首要价值标准,严谨的法律思维是“法律人”的必备技术,扎实的专业知识知实践技能是“法律人”的生存之本,良好的人文素养和综合素质是“法律人”的基础条件。{9}有的通过对当前我国法学高等教育结构和法律职业结构的性质分析后提出,法学本科专业人才培养目标应当进行全面调整和改革,调整和改革的方向是推行分类培养模式,将法学本科专业学生按照法学研究型、法律应用型、法律辅助型三种人才类型进行分类教育培养。{10}还有的认为,法学教育应重视学生法治人格的塑造,通过各种手段,促使学生内化法律知识,领悟法律精神,升华法律信仰,养成法治人格。{11}
  新中国成立以来,我国法学教育一直徘徊在一条曲折的羊肠小道上。即使是20世纪80年代以来走向正常的法学教育,也主要是侧重于知识教育。这已越来越难以适应新时代的需要。21世纪的法学教育应当是知识、能力、素质三位一体(即KAQ)的教育,21世纪的法律人才必须是知识、能力、素质全面发展的人才。爱法律,有未来
  知识教育是整个法学教育的基础,也是我国传统法学教育的长处。但传统法学教学知识面过窄,信息量不足,已经不能适应社会对法学教育的要求。首先,知识经济的兴起,人类社会信息爆炸,我们不可能在有限的三年或四年时间内教给学生今后一生所需的各种法律知识,但要求法学和法律工作者必须具备最核心、最基本的法律核心知识以及扎实而宽广的基础知识和基本理论;其次,随着法治建设的不断推进,法律与社会各领域的内在联系更为密切,法律不仅仅要调整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人与社会之间的关系,还要调整人与自然之间的关系,这意味着法学教育需要补充大量先进的自然科学技术和人文社会科学知识,法律专业人才要有大跨度复合的交叉知识;再次,立法技术的不断进步,法律和法学各部门的专业化发展趋势日益明显,这要求法律专业人才必须掌握先进而现代化的专业知识,才能在激烈竞争的现代社会中立于不败之地。
  能力是学习和应用知识、解决实际问题的一种智力,它通过良好的表达、动手、创新、组织才能表现出来。法学能力教育的内涵至少包括三个方面:第一是培养学生获得、分析、辨别、接受和创造知识的能力;第二,培养学生具备敏捷的思维能力、较强的口头表达与文字表达能力,以及与他人交往的能力,说服他人的能力;第三,培养学生具有准确陈述法律事实、寻找甄别法律证据、理解和适用法律的法律思维能力。
  素质是一种表现人的思维方式和行为修养的内在品质。法学素质教育也包括三项内容:其一,法律是社会正义的集中体现,法学教育应着重于人格人品教育,从一般道德文化和法律职业伦理的熏陶中使受教育者全面展现其公共责任心和个人人格魅力。其二,法律是法治的基础,法学是法治精神的摇篮,法学教育应当通过多种途径和方法养育法治精神,使法律专业的学生在受教育阶段就牢固树立尚法理念、平等意识、权利意识、民主意识、自治意识、公正和效率观念、理性与宽容精神、守法与护法精神,并在今后执法、司法和其他法律工作中践行这些观念和精神。其三,法律是实践的艺术,法学教育不仅要从过去偏重法律知识传授转向着重现代法律观、法律精神、法律思维方法、法律解释、法律推理、法律论证等法律技术的训练,而且应当提高学生从社会发展、人类进步、人与自然和谐的战略高度理解、把握和应用法律的素质。
  二、法学教育的模式
  法学教育的模式关涉法学教育目标、招生与学位制度乃至整个法学教育体制,实际上是一个法学教育走什么路的问题,也就是以何种方式通达既定的法学教育目标的问题。
  当代国外的法学教育可以粗略地归纳为三种不同的模式:
  第一种模式是英国和欧陆模式,即法学院面向高中生招收法律本科生,学生毕业后获法学士学位(LL.B.)。但学生毕业后如果要从事法律职业,必须再念一年的法律职业培训课程,然后还要进行1到2年的专业实习,才可以取得专业资格,成为正式的法律工作者。
  第二种模式是北美模式,即把法学教育放在大学本科之后(即研究生层次)进行,那些希望进法学院攻读法律学位的人,必须先有一个非法律专业的本科以上的学位,并经过严格的法学院入学考试才能进入法学院学习,学制3年。学生毕业后所获学位为“法律博士”(Juris Doctor,简称J.D.;20世纪60年代以前的美国则叫做法学士Bachelor of Laws,LL.B.加拿大至今仍然称这种学位为LL.B.)。近些年来,这一模式也在为英国及其他欧洲国家所借鉴。
  第三种模式是澳大利亚模式,即把法学本科教育与其他专业的本科教育同时进行,学生经过6年左右的学习获得法律和其它一个专业的双学士学位。20世纪80年代后期我国也曾在部分高校的知识产权法专业和环境法专业试行过双学士学位制度。由于我国双学士学位获得者的工资待遇介于学士和硕士之间,缺乏吸引力,因而难以推广。
  中国国家教育部高等教育司1998年颁布的《普通高等学校本科专业目录和专业介绍》中要求,法学专业的培养目标是:“培养系统掌握法学知识,熟悉我国法律和党的相关政策,能在国家机关、企事业单位和社会团体、特别是能在立法机关、行政机关、检察机关、审判机关、仲裁机构和法律服务机构从事法律专业工作的高级专门人才。”这显然是一种比较具体层面的概括和规定。
  在1999年5月于北京召开的“21世纪法学教育及国际法学院校长研讨会”上,有的学者认为,法学教育应该是一种专业教育,但我国的法学(本科)教育乃是一种素质教育和专业教育的结合。理由是:第一,我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爱法律,有未来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73012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