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159
侦查情报分析中的结果偏差及其修正
【英文标题】 Outcome Bias in the Analysis of Criminal Investigation Intelligence and Its Bias Correction
【作者】 刘杰【作者单位】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
【分类】 刑事侦察学
【中文关键词】 情报分析;侦查情报;结果偏差;认知偏差
【英文关键词】 intelligence analysis; criminal investigation intelligence; outcome bias; cognitive bias
【文章编码】 1008-2433(2017)04-0131-06【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17年【期号】 4
【页码】 131
【摘要】

侦查情报分析中的结果偏差会导致侦查人员以案件结果的好坏为依据来评估侦查情报分析过程的优劣。对此展开研究有助于强化对此类偏差的认知和防范,提升情报分析的准确性。通过对结果偏差的属性及其研究现状的考察,指出此类偏差的典型样态,如归因偏差、与程序正义背道而驰、严格责任的依据不足等,进而提出修正策略。认为加强对结果偏差的识别与了解、合理设置情报分析评估体系、构建决策评估模型等可有效削弱和降低此类偏差对情报分析的不良影响。

【英文摘要】

Outcome bias of investigation intelligence analysis will lead investigators to assess the merits of the process of intelligence analysis based on the results of the case. This study will help investigators to strengthen the awareness of such biases and prevention, to enhance the accuracy of intelligence analysis.Based on the investigation of the attribute of the result deviation and related research, this paper points out the typical patterns of such deviation in the investigation intelligence analysis, such as attribution deviation, procedural injustice and strict liability is insufficient, and then put forward the corrective measures.It can effectively weaken and reduce the negative impact of such deviation on intelligence analysis to strengthen the recognition and understanding of the outcome bias, set up the intelligence analysis and evaluation system reasonably, and build the decision-making evaluation model.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30274    
  
  对以往个案中信息搜集与分析方式,所采取的行动策略、措施与手段的解读,对于情报分析机构及其分析人员而言至关重要,它意味着对过去经验教训的积累,对现实以及未来环境变动的思考、预测与应对,以此更好地调整行动方案和工作计划。这一过程依赖于情报分析人员准确地区分以往所采取策略的有效性:是部分有效还是全部有效,无效或效果不足部分是哪些,是否应加以修正和完善等。然而,实践中情报分析人员难以客观地评估此前所采取策略的有效性。受结果偏差的影响,分析人员过于注重最终结果的好坏,乃至潜移默化之中将结果作为评价情报分析过程优劣的唯一指标,以此产生诸多不利影响,阻碍对情报分析经验的学习。国内情报学界对此研究几近空白。本文以侦查情报为例,对结果偏差的属性、研究现状、基本样态以及偏差修正方式进行研究。
  一、结果偏差的属性分析及其研究现状
  (一)结果偏差的属性分析
  结果偏差最早由Baron and Hershey提出,被试在评估某一决策质量高低时,往往以基于该决策所产生的结果之好坏为依据。即使被试所面临的评估决策需要的信息完全一致,当基于这一决策产生结果是成功而非失败时候,被试更加倾向于认为该决策是合理的、成功的决策。结果偏差是一种常见的认知偏差,其偏差的核心在于以结果的好坏作为评估决策优劣的根本依据,其基本的逻辑思路是如果积极的B结果是由A决策得来(A→B),那么评估者以B作为评估的参照点,得出A是一项好的决策(B→A)。可以发现评估标准和评估依据具有鲜明的结果导向性和目标指向性。应当说该种简捷便宜的决策评估方式能够在很大程度上节约评估者的认知资源,甚至可以说在多数情形下,该种评估方式尽管不符合逻辑,但却是可行而且有效的。因为评估者往往并非决策者,很难以彼时的具体的决策情境为依据来客观评价决策质量的高低。但这也正是结果偏差的问题所在:某一特定结果的出现一定是多种因素综合作用的产物,决策过程可能较好地反映了其中某些关键性因素,忽视或忽略了其中无关紧要的部分,以至于并未对“积极的”结果产生不良影响。但是不能排除的情形有二:一是,在决策过程中某些“无关紧要”的因素只是暂时性的无关紧要,或者只是在本次决策过程中无关紧要;二是某种决策结果的出现具有相当的随机性,其可能更依赖于运气而不是能力。所以,以某种结果的出现来评估决策质量的高低尽管符合常规的“总结经验教训”思路,但其科学性仍然值得疑问。
  结果偏差的主要特征在于:其一,结果偏差的存在具有普遍性和广泛性。结果偏差存在于现实生活中的诸多领域,且不论是对于他人决策还是自身决策的评估都存在着结果偏差;其二,结果偏差不可避免,也难以消除;其三,结果偏差以“结果”为导向,忽视具体的决策情境以及过程信息;其四,结果偏差以结果的“正义”、实质的“正义”论证过程的“正义”以及形式的“正义”;其五,结果偏差错误地构建了决策与结果的绝对因果关系。不利于对错误决策(该错误决策产生了积极结果)的反思,也不利于对良好决策(该决策导致了消极结果)的借鉴;其六,结果偏差容易导致错误的责任归因,使得决策者、执行者丧失工作积极性和主动性。
  (二)结果偏差的研究现状
  结果偏差作为一种典型的认知偏差发端于心理学,此后蔓延至其他社会科学领域。从我国的研究现状来看,主要集中于政府绩效评估中的结果偏差,且从研究主体与研究范围来看高度集中。国外对该话题的关注主要集中于会计审计领域{1},探讨该领域内研究结果偏差的重要性所在;结果偏差在该领域的表征;结果偏差的发生机制及其影响因素;信息的呈现顺序以及评估的时间范围对结果偏差的影响{2};紧急医疗中的结果偏差{3}等等。
  情报分析之中对结果偏差的关注不足。无论是军事情报、侦查情报、科技情报还是企业竞争情报,其本质上都是一种决策辅助资料,即“对决策具有价值的数据资料”,情报(分析)服务于决策,决策质量高低很大程度上依赖于情报分析的准确状况,而结果偏差等诸如此类的认知偏差对情报分析及其产品生产皆具有负面影响,如不对此加以关注,则可能极大地削弱情报产品质量,影响决策的准确性。基于此,笔者借助结果偏差的现有研究成果,从侦查情报分析角度展开研究,期望提高侦查情报分析科学性,提升侦查决策质量,充分发挥侦查工作在发现、揭露犯罪事实,打击和预防犯罪中的作用。
  二、侦查情报分析中结果偏差的基本样态
  (一)归因偏差
  人们对于自己和他人行为的解释通常思路会落入两种类型,即情境归因和个性倾向归因,前者强调情境或环境以及其中的某件事物对行为的影响,后者认为行为的产生是由于个人身上具备的某种性格特征。结果偏差中归因偏差表现在,情报决策评估者以情报分析结论及据此而作出的行动结果为依据来评估情报分析质量的高低优劣。在行动成功,结果令人满意时,决策评估者认为情报分析的结论准确可靠,情报分析人员业务能力强、专业素质高;但是行动失败,结果与预期相差较大时,决策评估者认为情报分析人员业务能力差,所采取的分析行为不符合规范,对失败的结果具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一味地将失败的原因归结于“人”的因素,而忽略了情报分析中复杂的环境因素。而事实上,根据情报分析结论所采取的行动无论成功与否,都是在“人”的要素和“物”的要素综合作用下的产物,在对分析结论作质量评估时,不应有所偏废,否则可能导致归因偏差的产生。有学者以佘祥林冤案为分析文本,指出当代中国法律人“充满对实际法律生活的想象,缺乏对司法的制度环境、社会条件的全盘关注和同情理解,表现出很强的教条主义倾向和泛道德化情绪”{4},此即结果偏差在法律适用中的典型表现,对结果信息的过分关注,而忽视其产生的环境因素。
  侦查情报分析所面临环境的复杂多变。大多数时候,侦查人员对案情的分析都是一种回溯式的判断,多是在案发以后重建犯罪事实的过程。与一般的情报分析不同之处在于,一方面犯罪嫌疑人具有一定的反侦查意识,犯罪后故意伪造或者是毁损犯罪现场给侦查人员分析现场制造障碍;另一方面,犯罪现场及其所遗留的物证,如痕迹、体液等具有变动性特征,一旦搜集检验不及时即容易消失毁灭,失去勘验、鉴定价值。复杂多变的环境因素给侦查人员的情报分析工作带来了极大的困难,面对千变万化的犯罪案件,侦查失败,甚至是侦查错案的形成往往也在所难免。因此,在侦查错案责任追究过程中也应适当考虑侦查的环境因素,防止将责任全部归属于某一侦查人员或侦查组织,产生归因偏差。北大法宝,版权所有
  (二)与程序正义背道而驰
  程序的意义在于匡正、约束、规范、导向、除噪(排除干扰)及其本身所蕴含的仪式感和所传达出的客观性与权威性。现代民主国家追求权力行使的组织化和制度化,将权力的行使以及可能出现的矛盾纠纷纳入制度和程序的轨道,使得政府以及社会具有稳定的制度基础。现代法治国家亦对程序推崇备至,“公正的法治秩序是正义的基本要求,而法治取决于一定形式的正当过程,正当过程主要通过程序来体现”{5}。程序正义首先作为一种法律理念和法律精神存在,它要求任何法律决定都应当经过正当的程序,特定主体的特定行为应当依据既定的法律程序做出。侦查行为是刑事司法体系中非常重要的组成部分,因其与权利冲突对抗的严峻性而始终为人们所警惕担忧。侦查情报的分析过程,特别是侦查强制措施的实施过程亦被牢牢地框定在各国的诉讼法律体系之内,严格侦查程序办案是依法侦查的基本原则的体现。
  侦查情报分析中的结果偏差对程序正义的违背在于,其一,过于注重结果导向,忽视了侦查的本体性价值。程序正义具有工具性价值也具有本体性价值,前者体现在为后续的诉讼程序做准备,推进起诉、审判工作的顺利进行,后者体现在侦查本身的独立性价值,及时、客观、全面、准确地搜集犯罪嫌疑人有罪无罪的证据材料;其二,以侦查情报分析的结果导向颠覆了司法运行的基本逻辑。司法三段论以规范为大前提,案件事实为小前提,此后根据逻辑三段论得出结论,作出判决。侦查情报分析的结果反映于起诉意见书,在结果导向的影响下,其形成过程可能是先有犯罪预设(包括何种犯罪),其后在该预设下寻求构成要件“事实”;其三,以侦查结果为导向,忽视了侦查过程的正当性和合法性问题。侦查的结果可能无限接近于客观真实,但通往客观真实的道路可能充斥着刑讯逼供,某次犯罪事实的查明可能是以非法的行为达到合法的目的。
  (三)严厉责任的生成过程值得怀疑
  近些年,刑事冤假错案不断曝光,法律制度的自我调整与修缮以及社会公众巨大的舆论压力使得政府愈来愈注重对侦查权行使的控制,对执法过错责任的追究。2015年2月中共中央通过了《关于全面深化公安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框架意见》,意见指出要“完善执法责任制,健全执法过错纠正和责任追究制度,建立冤假错案责任终身追究制。探索建立主办侦查员制度,落实办案质量终身负责制”。2016年3月1日公安部发布的《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Peecher M E, Piercey M D. Judging audit quality in light of adverse outcomes: Evidence of outcome bias and reverse outcome bias[J]. Contemporary Accounting Research,2008,25(1):243-274.

{2}Mertins L, Long J H. The influence of information presentation order and evaluation time horizon on the outcome effect[J]. Advances in Accounting,2012,28(2):243-253.

{3}Gupta M, Schriger D L, Tabas J A. The presence of outcome bias in emergency physician retrospective judgments of the quality of care[J]. Annals of emergency medicine,2011,57(4):323-328. e9.

{4}陈柏峰.社会热点评论中的教条主义与泛道德化——从佘祥林冤案切入[J].开放时代,2006(2):97-117.

{5} John Rawls,A Theory of Justice,The Belknap Press of Harward University Press,1971,p,239.

{6}陈虎.逻辑与后果——法官错案责任终身制的理论反思[J].苏州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6(2):63-70.

{7}Gupta M, Schriger D L, Tabas J A. The presence of outcome bias in emergency physician retrospective judgments of the quality of care[J]. Annals of emergency medicine,2011,57(4):323-328. e9.

{8}相鹏,徐富明,等.决策评估中的结果偏差[J].心理科学进展,2013(8):1473-1481.

{9}Tostain M, Lebreuilly J. Rational model and justification model in ‘outcome bias’[J]. European Journal of Social Psychology,2008,38(2):272-279.北大法宝,版权所有

{10}叶鹰,武夷山.情报学基础教程(第二版)[M].北京:科学出版社,2012:154.

{11}何文盛,廖玲玲,等.我国地方政府绩效评估结果偏差的分类研究:概念、类型与生成机制[J].福建论坛(人文社会科学版),2012(10):165-171.

{12}Bhandari G. Debiasing investors with decision support systems [J]. Decision Support Systems,2008,46(1):399-410.

{13}Keren G, De Bruin W B. On the assessment of decision quality [J]. Thinking: Psychological perspectives on reasoning, judgment and decision making,2003:347.

{14}Mertins L, Long J H. The influence of information presentation order and evaluation time horizon on the outcome effect[J]. Advances in Accounting,2012,28(2):243-253.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30274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