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黑龙江省政法管理干部学院学报》
论网络著作权领域ISP信息披露制度的完善
【作者】 何雨菁【作者单位】 华东政法大学
【分类】 知识产权法
【中文关键词】 ISP;直接侵权者;个人信息保护;信息披露
【文章编码】 1008-7966(2017)05-0071-04【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17年【期号】 5
【页码】 71
【摘要】 网络环境下网络用户可以匿名实施多种行为。尽管虚拟的网络环境给网络用户带来了好处,但侵权者身份的隐蔽性却为打击盗版带来了不小的挑战。网络服务提供者(以下简称ISP)作为具备技术优势的网络控制者可以获得侵权用户的虚拟信息及部分个人真实信息,负有协助著作权人追诉直接侵权者的义务,但ISP随意披露侵权用户的信息可能导致个人信息被不当利用。ISP信息披露制度的进一步完善是平衡权利人与侵权者利益的关键。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29366    
  一、ISP承担信息披露义务的必要性
  网络世界提供给网络用户在此虚拟空间以虚拟身份进行活动的自由,但却为著作权领域的文件共享侵权活动的肆虐埋下了隐患,加大了著作权人网络维权的难度。识别网络侵权者的身份是权利人维权的前提,ISP有必要披露侵权用户的个人信息。
  (一)P2P技术诱发大量网络盗版
  P2P技术的发展无疑创造了一个信息大爆炸时代,网络无形载体的特性决定了用户复制并上传这些共享内容成了轻而易举的事,共享行为有可能在未经著作权人许可下进行,这就使得P2P技术沦为盗版盛行的“沼泽地”。自P2P技术出现以来,各国法院收到著作权侵权起诉的数量呈现井喷式增长。美国法院认为P2P文件共享的过程是指数式的,而不是线性的,将可能形成大规模的著作权侵权{1}。在Twentieth Century Fox Film Corp.诉Streeter案中,美国法院描述了P2P技术,认为P2P技术使原告作品“易受大规模、重复和世界范围的侵权”{2}。2005年,未经许可的音频文件交换数量将从2001年的51.6亿上升至74.4亿。并且,随着全球范围的宽带建设升温,影视文件也将成为P2P用户交换的主体。2003年全球约有价值800亿美金的软件被安装到计算机中,但其中只有510亿美金的软件为合法版本,其余的都是盗版[1]。P2P文件交换技术已对网络知识产权构成巨大威胁。利用法律手段禁止网络用户通过P2P技术实施著作权侵权行为,维护著作权人的权利势在必行。
  (二)追诉直接侵权者所必需
  网络用户可以为自己注册任何形式的网名以进行网络活动,这些网名代表了网络环境中的网络用户。P2P平台上的用户可以匿名上传及分享文档、歌曲、电影等等,其他用户可以下载分享在P2P平台上的内容。但随着技术的发展,越来越多的盗版作品出现,ISP作为盗版信息提供的平台在明知或应知的情况下应当对用户的侵权行为承担一定的责任。我国《著作权法》中没有引入“间接侵权”的概念,根据我国《侵权责任法》36条的规定,ISP在明知或应知的情况下与直接侵权人一起承担的是连带责任。司法实践中只要其中一方给予著作权人赔偿,著作权人就不得再向另一方主张赔偿。在ISP构成间接侵权的情况下,著作权人自然能从ISP那里获得赔偿,ISP作为间接侵权者,在侵权责任制度的震慑下也会积极寻找直接侵权者以追偿,信息披露没有显示出其重要地位。然而美国DMCA(数字千年版权法案)的“避风港”规则却为ISP提供了一定的免责条件。在免责条件下,ISP不对网络用户的侵权行为承担责任,再加上受著作权保护的任何作品都可能通过不同的用户以及不同的平台进行传播,权利人有必要从源头打击盗版,起诉侵权的网络用户。但直接侵权者在网络空间中的虚拟身份却使著作权人主张权利救济陷入了困境。按照我国民事诉讼法的规定,起诉必须有明确的被告,原告是与本案有直接利害关系的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2]。获取侵权用户的真实个人信息就成为了提起侵权诉讼的前提。从这个意义上来说,ISP的信息披露义务是“避风港”规则延伸而来的义务。
  (三)ISP拥有获取侵权用户信息的技术优势
  相对于著作权人身份因其权利存在而具有广知性及易于识别性,侵权者的身份却很难识别[3]。作为服务中介者的ISP可以为用户获取侵权者真实身份提供帮助。网络用户在享受ISP提供的服务时通常需要进行用户注册,网络中介服务提供商拥有几乎所有登录其系统或网站的用户的个人信息,有些网络空间平台服务提供商甚至要求必须提供个人的真实信息,例如真实姓名、联系方式、地址、邮箱等。至于网络搜索平台服务提供商,虽然其没有用户注册这一程序,但是其可以对网络用户的IP地址进行反追踪,锁定并掌握侵权用户的信息{3}。用户作为个人受到技术条件的限制仅仅只能查看到显示在网页上的部分关于侵权用户的信息。ISP相当于网络中的一个个信息站,聚合了大量的内容信息及用户信息,集运营、管理、监督等职能于一体,既是网络服务的提供者同时也是控制者,其技术优势决定了他负有协助著作权人获取直接侵权者的真实身份的义务,这也是ISP主要民事义务之一{4}。
  二、个人信息保护与ISP不当信息披露之冲突
  (一)ISP负有用户个人信息保密义务
  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中明确了用户享有匿名言论的权利,不得被侵犯。互联网用户已经习惯于认为他们的在线活动是私密的:“许多人很少评估网络监控带来的风险,并继续从事网络活动,完全没有意识到这样做会导致信息暴露。”他们通常在完全匿名的情况下访问互联网,他们的身份被认定为是私有的,除非有正当的原因才会被揭露{5}。一般来说,用户在注册时都会与ISP之间存在协议,ISP负有用户个人信息保密义务,必须采取相应的技术措施防止他人盗取用户个人信息,同时不得随意泄露用户个人信息,否则将承担一定的法律后果,例如违约责任。我国《关于加强网络信息保护的决定》2条中明确规定了网络服务提供者在业务活动中收集、使用公民个人电子信息的规范。第3条则要求网络服务提供者对公民个人电子信息进行保密,不得泄露。在《电信和互联网用户个人信息保护规定》9条中同样明确了网络服务提供者收集用户个人信息应当遵循一定的规则。
  根据我国《电信和互联网用户个人信息保护规定》4条的规定,个人信息突出的是“识别性”特点。而“隐私权”主要指那些常人不易获得的个人信息,具有较大私密性。个人信息中有一部分属于隐私,他人不能随意获取并泄露,一旦泄露将触及法律责任,这部分信息强调的是私密性。而剩下的部分则是不涉及隐私的个人信息,这部分个人信息的私密程度不高,更多强调的是识别性。但这并不意味着这部分个人信息能够全部被他人知悉。虽然姓名、性别等个人信息在传统隐私权中并不被当成是隐私内容,但在网络环境下由于他们之间的联系形成了具有商业价值的个人信息,可以直接或间接确定个人的身份,随意披露有可能对个人造成损害,因此ISP负有保密的义务。至于联系方式及住址这类具有更高私密性程度的信息,随意披露还有可能涉嫌侵犯隐私,对ISP保密义务的要求就更加严格了。
  (二)个人信息保护受到ISP不当披露的威胁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ISP在网络著作权领域所承担的信息披露义务似乎与其个人信息保密义务相悖,不可并存。但从利益平衡角度来看,有保护就必然有限制,任何权利都不可能进行绝对的扩张,基于特定事由个人信息保护存在一定的限制。TRIPS协定中规定对未披露的信息予以保护的同时将“保护公众所必需”作为例外[4]。在Promusicae v. Telefónica案[5]中,欧盟法院反驳被告观点,认为个人信息保护法不能成为阻止网络著作权维权的法定事由,依据是《欧盟个人信息保护指令》第13条第一款专门对信息保护做出的限制,将“他人的权利与自由”作为限制个人信息保护的事由之一。信息披露只要控制在合理限度内就能与个人信息保护并行不悖。
  按照前述欧盟法院的观点,著作权属于他人的正当权利,著作权人为了维护自己的权利而要求ISP披露侵权用户的信息本应当属于限制个人信息保护的合理事由。然而由于披露标准的缺位,ISP极易对用户个人信息进行不当披露,使得个人信息得不到合理的保护。美国DMCA(数字千年版权法案)第512(h)条规定的传票制度是为了追究实施直接侵权行为者的责任而设计的,著作权人可以向法院申请向ISP发送传票要求披露直接侵权者的真实信息。在解决网络盗版问题的压力之下,披露侵权者的个人信息成为了侵权诉讼的必由之路。但披露侵权者个人信息的标准始终很低,原因在于法院认为著作权侵权与其他涉及网络言论自由的案件不同,在网络中进行文件共享的行为有别于发表具有价值的言论的行为,打击盗版的需要已经超越了保护侵权者身份本身,不需要第一修正案对侵权者身份进行扩张保护[6]。尽管宪法及程序法保护用户的匿名权利,但许多法院并不因此对涉嫌著作权侵权者进行任何保护,即使原告主张的理由并不充分{6}。一方面,著作权人在维权过程中理所当然地认为出于诉讼维权的目的,涉嫌侵权者的个人信息应当被披露;另一方面,法院对侵权事实等证据没有进行审查就发送传票,这些都导致了ISP不当披露侵权者个人信息的现象出现。美国无名氏诉讼是后期发展而来的一种针对未知被告提起的诉讼,它还一度被认为是可以取代传票制度的理想诉讼形式,能够适当保护侵权者的个人信息。但无论是传票制度还是无名氏诉讼,都有可能因为ISP的不准确披露导致识别的并非是真正侵权者,并同时引发程序滥用、他人信息被不当利用等问题。
  我国曾在已失效的《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Elektra Entertainment Group,Inc. V. Bryant ,No. CV 03-6381,2004 WL 783123, at *7(C.D.Cal. Feb.13,2004).
  {2}Twentieth Century Fox Film Corp. v. Streeter,438 F. Supp.2d 1065,1073(D. Ariz.2006).
  {3}卞豫.论网络中介服务提供商的侵权责任[D].北京:北京邮电大学,2012.
  {4}蒋志培.网络与电子商务法[M].北京:法律出版社,2001:202-205.
  {5}Alice Kao, RIAA v. VERIZON: APPLYING THE SUBPOENA PROVISION OF THE DMCA.19 Berkeley Tech. L.J.405(2004),at 419.
  {6}Patrick Fogarty, Major Record Labels and the RIAA: Dinosaurs in a Digital Age?9 Hous. Bus.& Tax L.J.140,157(2008),at 156.
  {7}郭娟,易健雄.网络服务提供者(ISP)信息披露制度——以著作权法领域为中心[J].重庆邮电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6,(3).
  {8}李舒.网络著作权执法中信息披露制度的构建[D].北京:中国政法大学,2015.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29366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相似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