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湖南警察学院学报》
伴侣机器人与警察治安管理的新思维探析
【英文标题】 Research for New Thought of Police Security Administration with Mate-Robot
【作者】 黄悦波【作者单位】 北京警察学院法律部{副教授,哲学博士}
【分类】 公安管理法【中文关键词】 人工智能;机器人伴侣;警察权
【英文关键词】 AI;mate-robot;security administration with;police power
【文章编码】 2095-1140(2019)02-0074-07【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19年【期号】 2
【页码】 74
【摘要】 人工智能是我们这个时代不可抗拒的潮流,然而模拟人类的人工智能正带来社会治安管理新问题,亟需拓展传统警察权的内涵。基于伴侣机器人的昂贵价格、优质服务能力等原因,人类将利用这些机器人从事卖淫嫖娼组织或淫秽表演、聚众淫乱,以及虐待他人、侵犯隐私等违法活动,这需法治新思维加以预防和妥善解决。
【英文摘要】 AI is an irresistible in our epoch. It needs more profound thinking with traditional police power, since the new phenomenon of police security administration with mate-robot. The mate-robot has two features, one is expensive, another is an ability of good services, In the future, mate-robot will use to do something which would be prohibit such as prostitution and whoring, obscene show, gather a crowd for promiscuous sex, violate right of privacy. Those security administrations all need new way to prevent and do well.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69738    
  
  人工智能(AI)是当下新兴的热门话题。按照专家们的理解,它是从理论、方法、技术及应用系统来展现人的智能的科学技术,重在对人的智慧能力进行“模拟、延伸和扩展”。这通常是通过计算机系统软件设计,借助传感器,让机器对外界的变化能够有条件的反应表现,展现出认知、识别能力,并通过大数据计算,展现出记忆、选择能力,由此通过“人机之间的虚拟交互”展现“人与人之间的现实交往”。{1}毋庸置疑,人工智能是我们这个时代不可抗拒的潮流,其中模拟人类的仿生人工智能承载了人类对自身和未来热切而深刻的想象。虽然目前仿生人工智能技术的运用困难重重,其效果尚为肤浅且参差不齐,但它们走进我们的社会生活却是迟早的事情。在这些“想象”的人工智能群体中,仿生伴侣机器人(简称“伴侣机器人”)正异军突起,由此构建出人类与机器人之间的新型社会关系,并将对传统的社会治安管理提出新挑战。
  一、伴侣机器人的现实运用及其市场前景
  作为人工智能的“伴侣机器人”是指能够模拟和展现人类伴侣功能和表现人类智慧能力的人形机器,别称“机器人配偶”或“性爱机器人”等。它们的基本功能定位一般由三个部分组成:完成性事互动;进行情感交流;操办家庭事务。其他功能如秘书、司机等,可以随着客户需求和技术进步而有所增加。与当前市场上的人偶型“充气娃娃”不同,它们将更加强调类似人的智慧能力与情感表达,以及人机互动的新型社会关系。这种新型人工智能产品正在研发和市场投人。
  1.伴侣机器人的影视作品想象。人类对伴侣的幻想由来已久,从古代东方人的“聊斋狐仙”、西方人“牧羊人的玩偶”,到现代人类与机器人的暧昧,可谓是延绵不绝且推陈出新。就机器伴侣而言,1927年弗里茨·朗导演的《大都会》电影开启了“人形机器人”的故事幻想,其中女主角玛利亚作为机器人“虽然戏份不多但充满了(伴侣机器人)启示录”。{2}在英国琪娜·木杨2015年导演的《真实的人类I》( Humans I)作品中,在显示机器人能够抢夺真实人类工作的同时,也显示其能够抢夺人类的伴侣,如剧中丈夫乔因为妻子劳拉忙于工作而受到忽略,竟然“和家里的机器人女仆做了羞羞的事情”,劳拉知道后“妒火中烧”,并将此行为“定性为出轨”。{3}由亚力克斯·嘉兰编剧兼任导演《机械姬》(Ex Machina)在2015年播出后反响强烈,于2016年获得第88届奥斯卡最佳视觉效果奖。该影片的女主角机器人爱娃是宅男们的梦想,而它真正给人们展示出的一个最基本的伦理困境就是“人工智能的最巅峰不是技术和智慧,而是感情”。{4}2016年HBO发行的科幻类连续剧《西部世界》讲述了在美国西部某地投资建立了一个名为西部世界(West World)的成人乐园,游客可以任意处置乐园中的仿真机器人,以发泄自己潜在的却又强烈的杀戮、性欲等情绪,这无疑把人们对伴侣机器人的想象推上了更新的舞台。[1]实际上,1973年由迈克尔·克莱顿导演《西部世界》电影,也曾经令美国万人空巷去拥抱各自不同层面的幻想。
  2.伴侣机器人生产及运用状况。英国人戴维·李维(David Levy)是全球知名的人工智能专家,他曾预测距今60年内,机器人能够与人类结婚,而机器人成为人类的恋人、性伴侣将是社会的一种常态。{5}不过,当前伴侣机器人生产市场的第一推动力是“完成性事互动”,这也是伴侣机器人运用的初级阶段。国内媒体星星点点地报道了当前世界各国伴侣机器人的生产及运用状况。美国研究伴侣机器人起步早。新泽西“真实伴侣”公司在1993年就设计了伴侣机器人泰迪(Trudy),因生硬而未受欢迎;2010年他们发布的“洛克茜”(Roxxxy)被誉为是“一款真正意义上的性爱机器人”,它不仅外形酷似女人,还储存了性事互动相关技巧,并提供不同的多媒体内容,以刺激人的各种感觉(如视觉、听觉、触觉甚至味觉)。2017年4月,美国成人用品公司Abyss Creation推出了女机器人何萌丽(Harmony),不仅有真实体温感,还能进行情感交流。日本在研究伴侣机器人方面积淀深厚。早年日本的模拟女性机器人如电子公司DMM推出的Premaid Al、 KOKORO公司研制的木户小姐、“HRP-4C”等,虽然长相甜美,动作柔和、眼神迷人,但主要还是用于跳舞娱乐。近年来日本的伴侣机器人研究技术大增,其产品不仅有体温,还能出汗,而有些伴侣机器人的内部结构已经与真人无异,被网友直呼为“机器人老婆”。加拿大的日裔设计师宗利(Le Trung)设计的“爱子”,温柔体贴,还能反击色狼,是“宅男”们的梦中情人。在奥地利,伴侣机器人萨曼莎对客人们的触摸、拥抱会有拟人反应(如呻吟)。2016年由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研发机器人“佳佳”赋予了善良、勤恳、智慧的品格,其秀外慧中的形象激起了人们对未来的无限遐想。总体说来,虽然目前机器人发展状况和我们想象中的“用途”还有差距,但人们有信心期待未来,尤其是它丰厚的市场利润(未来将达到300亿美元)。{6}目前,这些机器人已经产生丰厚的市场利益。据外媒报道,为满足世界杯期间足球迷的旺盛需求,2017年世界杯期间,俄罗斯在莫斯科的繁华区域开设了第一个性玩偶妓院并24小时开放,它“一直是足球迷经常光顾的地方”。加拿大成人玩具生产商“Kinky SdollS”2017年在加拿大多伦多开设首家“机器人妓院”,2018年又宣布将在美国休斯顿开设全球第二家、全美首家“机器人妓院”(但休斯顿政府已经叫停了开设计划)。荷兰也计划在未来60年内推广“机器人妓女”,其直接目的是为了减少艾滋病的传播,间接效应则是减低卖淫的道德罪恶感,让性回归欢愉。在奥地利,有用户体验报告显示,性爱机器人比妓院里的妓女更受当地人的欢迎。随着伴侣机器人技术的进展,人们对未来开始充满憧憬,甚至认为在2045年,人类将可以与伴侣机器人合作、恋爱、结婚,甚至共同抚育机器人孩子。
  3.中国伴侣机器人的市场状况。根据中国最新人口数据显示,2018年中国人口总人数约为:13.9008亿,其中男性人口数量为71137万人,女性人口数量为67871万人,男性比女性多出3266万人。[2]有媒体称,我国是出生人口性别比偏高最严重的国家,预计到2020年,我国将会出现大约3000万光棍。目前中国正快速成为单身大国,2017年单身人口已达2亿。[3]与此同时,大数据透视中国婚姻现状,每3对人结婚,就有1对人离婚。[4]与之对应,当代中国婚龄人群也越来越表现出不婚和晚婚的趋势。根据国家统计的数据,2013年开始,中国的结婚率呈现下降趋势,并且大龄化婚姻逐年上升(初次结婚年龄在25-29岁以上)。不婚和晚婚加剧了中国男女的性矛盾问题,面对中国男女比例与性问题日益突出的现状,有研究显示,中国人对幻象伴侣的热情逐年高涨,甚至不同人群涌现出不同的行动。根据京东BD研究院发布《2017中国在线成人用品消费趋势报告》中提供的信息显示,通过网上购买“性慰品”(计生用品和情趣用品)的人群在逐年增加,并呈现出相对稳定的群体特征:(1)情趣用品越来越受欢迎,以2014~2017年为研究周期,情趣用品销量是计生用品销量的1.78~2.25倍。(2)情趣用品的用户更为年轻化,数据显示,“80后”倾向于使用计生用品,而“90后”则更倾向于使用情趣用品。(3)在校青少年对成人用品的需求逐年增大。2015年度在校青少年订购的成人用品同比增长142%,2016年度则同比增长144%。(4)中国成人用品利润惊人。京东BD研究院依据现有的销售数据预测,中国成人用品在2020年市场规模可达90亿美元。[5]如此巨大的市场表明,随着下一波伴侣机器人的到来,青睐者将有增无减。
  二、伴侣机器人现实运用引发的治安问题
  人工智能是我们这个时代不可阻挡的潮流,伴侣机器人的诞生和广泛运用将给传统的警察社会治安管理执法带来新问题。人工智能的创设与发展,其目的都在于实现人类的解放,但就其技术层面而言,乃是算法的创新。{1}这些算法从本质上来说是适用于数据处理的单纯的规则和方法,但它们一旦与能够思维的机器人结合在一起,就变革了既有的传统社会关系。伴侣机器人与以往的成人用品有很大的差异,主要体现在伴侣机器人的两个特性:其一,高度的类人程度;其二,具有初步的自我意识。这两个特性将引发人类的伦理问题,进而影响相关的法律制定及其实施或执法,比如说由于伴侣机器人高度类似人类,那么这就有着不同于对一般成人用品等同于物品的态度,即对高度类人伴侣机器人的摧残或虐待行为就可能会影响真正人类的喜怒哀乐情感反应。结合警察执行《治安管理处罚法》的相关法律规定,笔者试图探讨伴侣机器人带来的治安管理新问题。
  1.伴侣机器人与卖淫嫖娼。我国2005年制定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以下简称《治安管理处罚法》)第六十六条第一款规定了对卖淫、嫖娼违法行为处罚的两种情形,即:(1)一般情节,处10~15日拘留,可以并处5000元以下罚款。(2)较轻情节,处1~5日拘留,或者500元以下罚款。据此,卖淫嫖娼的主体可否是伴侣机器人呢?以卖淫为例,这实际上经历了四个阶段:其一,特指女性以金钱为目的为男性提供性服务;其二,变通男性以金钱为目的为女性提供性服务;其三,变通同性之间以金钱为目的所提供的性服务;其四,变通为以金钱为目的为他人提供的与性相关的服务。嫖娼实际上也经历了如上四个阶段,只不过其目的在于满足个人性需求而向该服务人员(或其组织者)支付一定金钱。今后会不会发展第五种模式,即借助伴侣机器人以金钱为目的为他人提供性服务的卖淫,或者为了满足自身性需求而向伴侣机器人的所有人(组织)支付金钱以换取其服务的嫖娼?在此,所谓第五种模式实际上隐含了两个前提条件。其一,伴侣机器人在价格上非常的昂贵,由此区别一般的成人用品,也因此有“寻租”的机会。如果伴侣机器人的价格与当前成人用品相当,人人都买得起,人人都可私藏,就不会有对伴侣机器人的卖淫嫖娼问题。伴侣机器人很贵,如何萌丽,售价1万美元起,今后的伴侣机器人比何萌丽复杂的多,售价也必然是它的很多倍。其二,伴侣机器人能提供优质服务,令人流连忘返,“上瘾”{2}。由于伴侣机器人是人为设计的,基于当前硅胶材质和软钢技术的发展,它可以有柔美漂亮的或刚毅帅气的脸蛋、完美的身材、优美悦耳磁性的声音、可以选择的肤色、温顺的脾气……。基于这些新情况,伴侣机器人能否成为卖淫嫖娼的行为主体?或者说,利用伴侣机器人从事卖淫嫖娼活动的个人或组织是否可以成为卖淫嫖娼的行为主体?
  其二,伴侣机器人与淫秽表演。基于伴侣机器人价格昂贵以及能够优质服务的特点,以金钱为目的利用伴侣机器人为他人提供性服务,这是完全有可能的。并且这种收益比组织现在的“失足女”卖淫更高,因而会吸引更多的人从事这里组织活动。不过,组织卖淫是我国刑法打击的对象。我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六十九条第二项规定淫秽表演的行为处罚,即“(二)组织或者进行淫秽表演的”,将处10~15拘留,并处500~1000罚款。当前组织或者进行淫秽表演的只能是自然人(或法人),而参加表演的只能是自然人。该参加表演的自然人可以利用成人用品作为道具进行表演,但那些成人用品只是道具,利用道具本身的演示并不能单独构成淫秽表演。比如说,自然人或法人陈列成人用品道具本身并不是违反治安管理的行为。但是,基于伴侣机器人的智能和高度类似人类的情况,如果自然人或法人组织其自己购买的或者租借来的伴侣机器人进行淫秽表演,足以令人产生真实的联想,这是否属于违反治安管理的行为?
  3.伴侣机器人与聚众淫乱。我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六十九条第三项规定了“聚众淫乱”行为的处罚,即“参与聚众淫乱活动的”,处10~15日拘留,并处500~1000罚款。所谓“聚众淫乱”是指多人在没有间隔的空间内参与性活动。在伴侣机器人时代,多人参与性活动有三种情况,其一是张三购买了两个以上的伴侣机器人并与它们有性活动,可否算聚众淫乱?其二,张三购买了一个伴侣机器人,邀请李四一起参与围绕该伴侣机器人的性活动,这是属于多人(三人)的情形,还是属于两人情形?其三,张三和李四各自购买了自己的伴侣机器人,相约一起玩,这是不是聚众淫乱?另外,按照京东BD研究院发布《2017中国在线成人用品消费趋势报告》,校园市场成人用品销量增长非常快。如果在校学生购买伴侣机器人在寝室里用,是否属于聚众淫乱?
  4.伴侣机器人与伤害他人。我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四十三条第一款规定了“殴打他人”行为的处罚,即处5~10日拘留,并处200~500元罚款。该法第四十四条规定了“猥亵他人”行为的处罚,即处5~10日拘留;第四十五条还规定了“虐待家庭成员”行为的处罚,即处1~5日拘留,或者警告,前提是“被虐待人要求处理”。这些规定当前公安机关均可依法独立处罚,其共同特征是“侵犯人身权利”,因而置放在《治安管理处罚法》的第三章第三节。如果殴打、猥亵、虐待的是伴侣机器人,可否对行为人进行处罚?毋庸置疑,当前公安机关对上述行为的处罚,是针对违法嫌疑人对其他自然人的侵害行为。伴侣机器人在本质上不属于人,但它们高度的拟人性让人足以产生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吴汉东,张平,张小东.人工智能对知识产权法律保护的挑战[J].中国法律评论,2018(2).
{2}刁生富,蔡士栋.情感机器人伦理问题探讨[J].山东科技大学学报, 2018(3).
{3}杨玉生.警察权的法律解读—兼谈警察职权的法治意义[J].湖北警官学院学报,2013(10).
{4}中国警察学会.中国警察法学[M].北京:群众出版社,2002:112.
{5}黄悦波.行政法学本体论研究初探:以公安行政执法实践为视角[M].北京: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2018:64.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69738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