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法治社会》
论经济法的人本主义与人本主义经济法
【副标题】 兼论住房政策性银行建立的必要性【作者】 殷继国
【作者单位】 华南理工大学法学院{副教授,法学博士}【分类】 经济法学
【中文关键词】 经济法;人本主义;住房政策性银行;居住权
【期刊年份】 2017年【期号】 4
【页码】 12
【摘要】

经济法的人本主义包括价值取向上实质公平优于形式公平、主体地位上侧重保护弱势群体、权益结构上的平衡协调、制度目标上的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以及执法手段上的协商性执法。经济法的主体制度、行为制度以及责任制度均体现了人本主义。房地产市场调节失灵和政府调控失灵可能会引发人本主义危机,公民居住权的确立和实现符合经济法人本主义的精神意蕴,住房政策性银行的建立是实现人本主义的重要途径。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71635    
  一、经济法人本主义的生成逻辑
  (一)人本主义的历史源流
  人本主义起源于文艺复兴时期,它把人看作“宇宙的精华,万物的灵长”,主张人的平等、自由、幸福和独立。近代人本主义的代表人物费尔巴哈提倡“人是人的最高本质”;斯宾诺莎认为“追求个人利益是人的最高自然权利”。总之,近代人本主义主张“人是自然的一部分并应支配自然,追求快乐是人的天然权利和社会发展的动因”。[1]资本主义进入垄断阶段之后,整个社会危机四伏、矛盾重重,使得现代人本主义建立在反唯物主义、反理性主义和反功利主义的基础上。叔本华、尼采作为现代人本主义的开拓者和继承者,主张极端的个人主义,将人本主义推向了顶峰。概言之,西方人本主义主张以人为中心,肯定人的价值,维护人的尊严和权利。
  在中国,儒、道是主张“我”的学派,但他们所强调的“我”,不是西方作为个体的我,而是“哲学意义上的‘我’即‘忘我’‘无我’之‘我’,作为宇宙的普遍的‘公我’‘大我’”。[2]因此,封建社会的人本主义强调的是人的抽象化,重视个人的道德修养与人际关系的和谐。孙中山的“民权”思想和五四运动的“民主”“科学”思想是对封建人本主义的否定。新中国成立后,宪法规定“一切权力属于人民”,但由于各种原因,社会主义人本思想一直停滞不前,尤其是改革开放之后,功利主义、物本主义横行,人本主义思想甚至出现了一定的萎缩。近年来,我国提出“以人为本”的理念,是对人本主义的继承和发展,以人为本把人的生存和发展作为最高的价值目标,个人全面发展的地位凸显,无论是在传统的中国还是当前中国都是前所未有的。
  综上所述,人本主义指在人与自然、人与社会的关系中人处于核心地位,以人作为价值的核心和社会的本位,尊重人,服务人,维护人的合法权益,以每个人的自由、平等、幸福作为最高目标。人本主义的要义在于“一切从人出发,以人为中心,把人作为观念、行为和制度的主体;人的解放和自由,人的尊严、幸福和全面发展,应当成为个人、群体、社会和政府的终极关怀;作为主体的个人和团体,应当有公平、宽容、自主、自强、自律的自觉意识和观念,人文精神以弘扬人的主体性和价值性,对人的权利的平等尊重和关怀为特质。”[3]
  (二)经济法人本主义的生成基础
  1.市场失灵是经济法人本主义生成的经济基础
  市场是资源配置的主要机制,自由竞争的市场机制存在固有的缺陷,单靠市场机制的“无形之手”引发了收入与财富分配不公、失业、外部负效应、公共产品供给不足、竞争失败和市场垄断地位的形成、区域经济发展不平衡等市场失灵现象,低收入人群、失业人群、经济发展落后和农村地区人群的生存和发展都受到了严重影响。市场失灵的存在必然要求政府运用“有形之手”干预经济运行,经济法应运而生。从经济法的产生原因来看,它是弥补传统民商法无力治愈“市场失灵”和行政法无力解决“政府失灵”产生的。由此决定了经济法必须在最大程度上关注“市场失灵”和“政府失灵”下“人”的生存和发展状况,关注弱势群体,注重社会公平。因此,经济法自产生之初就带有一定的人本主义倾向,市场失灵是经济法人本主义生成的经济基础。
  2.从物本主义向人本主义的转变是经济法人本主义生成的思想基础
  物本主义的价值观认为物是人追求的最终价值和最终目的,人的价值就体现在对物的占有和利用上,人类的终极价值就体现在物的追求。[4]物本主义引发了资本主义大繁荣,但物本主义在创造大量社会物质财富的同时也给人类带来了难以摆脱的危机。[5]经营者与消费者之间、经营者与劳动者之间、大企业与中小企业之间等不同利益群体之间的冲突加剧,环境日渐恶化,贫富差距日益拉大;市场机制的盲目性和经营者的自利行为还引发了更大的危机即经济危机,工厂倒闭,工人失业,物价飞涨,经济停滞。人们开始反思物本主义,追求人的全面发展的人本主义开始成为近现代人们思维方式的主流。人本主义要求调和不同群体之间的利益冲突,协调不同地区的经济发展,缩小贫富差距,这就需要政府运用经济法实施干预,人本主义也因此成为经济法的精神理念。
  3.社会转型是经济法人本主义生成的社会基础
  西方经济法产生于自由资本主义向垄断资本主义过渡时期,卡特尔、托拉斯等垄断组织为获取超额垄断利润,恣意损害消费者利益,引发了席卷全球的消费者权益保护运动。在此背景下,1890年美国《谢尔曼法》颁布,该法的颁布实施标志着现代意义上的经济法产生。《谢尔曼法》的重要使命就是限制大企业的恣意行为,保护中小企业、消费者和社会公共利益,这正是人本主义的基本要求。中国经济法产生于改革开放初期,此时正是计划经济体制向市场经济体制转型的阶段,计划经济体制下长期形成的服从、奉献、被动等观念被个体意识、独立思考精神、自我价值等具有鲜明人本主义的价值取向所取代。人从计划体制的枷锁中解放出来,尊重人、以人为中心的人本主义精神得以产生。因此,社会转型为经济法人本主义的生成提供了社会基础和实践平台。

光宗耀祖支撑着我去教室


  二、经济法人本主义的精神意蕴
  (一)价值取向的人本化:实质公平优于形式公平
  公平是法的基本价值,公平价值有多种内涵,如起点公平和结果公平、形式公平和实质公平等。传统的民商法体现传统的公平观,它以抽象的人格平等为基础建立其公平体系,给每个民事主体以平等的权利,赋予他们以获取收入或积累财富机会的公平,[6]即民商法追求的是起点公平和形式公平,即“同样情况同样对待”,但无法平衡主体之间的个体差异,对市场竞争的结果、经济发展的结果、个体努力的结果视而不见,不符合人本主义的价值取向。以弥补传统民商法不足为己任的经济法将结果公平引入自己的价值取向,在承认主体资源禀赋差异的基础上,赋予不同主体以相对特权,以实现实质公平,即“不同情况不同对待”。经济法的实质公平价值取向并不是对形式公平的完全替代,而是以形式公平为基础,对不符合人本主义要求的行为和领域,由政府实施微观规制或宏观调控。譬如在房地产领域,高收入人群不存在买房难的问题,但通过设立住房政策性银行,主要为低收入人群购买住房提供资金支持,让所有人均能住有所居,实现结果上的大致公平,契合了人本主义的要求。
  (二)主体地位的人本化:侧重保护弱势群体
  市场的优胜劣汰机制必然出现弱势群体和强势群体,弱势群体和强势群体的分野主要表现为两者对经济、政治、行政等各种社会资源占有的不均衡。经济法作为社会本位法,通过赋予弱势群体更多的权益进行保护,同时对强势群体进行适当限制,实现两者在资源占有上的大致均衡,让弱势群体拥有较高的生活质量和更好的发展前景,这是经济法人本主义精神在主体地位上的体现。反垄断法律制度、产品质量法律制度、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律制度、财政转移支付法律制度等都以均衡弱势群体与强势群体的权益为核心内容。住房政策性银行则能在一定程度上满足低收入阶层这类弱势群体的住房需求,“是人本主义和人道法则的基本诉求,也是法治国家应有之义。”[7]如果住房政策性银行的建立偏离了保护弱势群体这一宗旨,则是反人本主义的,这一机构也无存在的必要。
  (三)权益结构的人本化:社会整体利益之下的平衡协调
  法律是利益的保护器,权利是利益的载体。在社会整体利益作为一种独立的利益种类需要法律予以承认和保护的现代社会,民商法和行政法无法回应这种诉求。经济法的社会本位理念要求经济法调整个人利益与社会利益、短期利益与长远利益、全局利益与局部利益之间的关系,以维护社会整体利益。社会整体利益并不必然排斥个人利益和国家利益,而是以个人利益和国家利益的基础,并对个人利益和国家利益进行整合出现的一种新的利益形态。为了维护社会整体利益,经济法要对各类市场主体的权利和利益进行平衡协调,让所有的市场主体都能在经济法的框架之内获得人本主义关怀。2014年3月15日实施的新《消费者权益保护法》(下文简称“新消法”)在赋予消费者后悔权的同时,为了防止消费者滥用这一权利,对消费者的后悔权进行了一定的限制,以平衡消费者与经营者之间的权益。同样,住房政策性银行在为低收入人群的购房需求提供政策性资金扶持的同时,也应当对其进行必要的限制,最大限度的发挥住房保障资金的效益。
  (四)制度目标的人本化: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
  公共产品供给不足是市场失灵的重要表现,政府必须采取政府供给、市场化供给、政府采购与市场供给相结合等多种方式提供更多的公共产品,全体公民都能享受最基本的公共产品和服务,因而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成为了经济法律制度的重要目标。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是政府要为社会成员提供基本的、与经济社会发展水平相适应的、能够体现公平正义原则的大致均等的公共产品和服务,是人们生存和发展最基本的条件均等。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是缓和当今社会矛盾和科学发展的现实需要,是促进社会公平正义的重要举措,是使全体人民共享改革成果的制度安排,体现了人本主义的精神。《国家基本公共服务体系规划(2011-2015年)》中,明确规定了“基本公共服务体系”涵盖公共教育、就业服务、社会保险、社会服务、医疗卫生、人口计生、住房保障、公共文化体育和残疾人基本公共服务九个方面。其中,住房是全体公民的最基本的需求,是享受其它基本公共服务的基础。住房政策性银行的建立是全体公民尤其是低收入人群、夹心层享受住房保障基本公共服务的重要手段,是经济法律制度人本化的重要内容。
  (五)干预手段的人本化:协商性政府干预的日渐普及
  传统的政府干预模式主要是一种简单的、粗暴的强制性干预,将被干预者视为纯粹的干预对象,完全忽视被干预者在政府干预过程中的主体性和能动性,在干预机关与被干预者之间人为地制造对抗的氛围,导致“上有政策、下有对策”“零和博弈”现象严重,中央政府的干预措施遭到了地方政府、市场主体等利益相关者的抵制或变相抵制,导致了政府干预失灵。为了减少政府失灵,人们开始反思传统的政府干预模式,一种与传统政府干预模式不同的强调干预机关与被干预者协商合作的干预模式开始应用于实践。这种新型的干预模式重视被干预者在干预过程中的主体性和能动性,干预进程允许干预机关与被干预者之间的协商,被称为“协商性政府干预”。协商性政府干预尊重被干预者,在法律允许的框架下充分考虑被干预者等利益相关者的利益,深受被干预者欢迎,是人本主义在政府干预模式中的体现。当前,协商性政府干预主要运用于反垄断执法、反不正当竞争执法、税务执法、反倾销执法、证券执法、房地产调控等领域。
  三、人本主义经济法的制度解读
  经济法调整的一系列经济关系,诸如宏观调控关系、市场竞争关系等都应当从不同侧面体现对人的价值和尊严的肯定和尊重,对人的独立人格、个性、生存和生活及全面发展的终极关怀,弥补了传统法律制度在人本主义上的不足。
  (一)人本主义经济法的主体制度
  人本主义就是以人为核心,经济法的主体制度必然体现人本主义精神。从宏观层面看,经济法主体制度涉及政府与市场的关系,微观层面涉及调控主体与调控受体以及调控受体内部的关系。在宏观层面,2012年10月10日出台的《国务院关于第六批取消和调整行政审批项目的决定》旗帜鲜明地提出“两个凡”:凡公民能自决的,政府都要退出;凡市场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71635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