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青少年犯罪问题》
未成年男犯人际信任与家庭环境的调查分析
【作者】 张智 陈海赟 王永杰 马瑜 李娜 付慧慧【作者单位】 云南师范大学 云南省未成年犯管教所
【分类】 犯罪学
【中文关键词】 未成年男犯;家庭功能;人际信任;调查分析
【文章编码】 1006—1509—(2009)06—045—04【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09年【期号】 6
【页码】 45
【摘要】

采用信任他人量表、自尊量表等对294名未成年男犯进行测查。发现其在文化程度、家庭结构及家庭教养方式等方面存在缺陷,对狱犯及狱警缺乏人际信任感。应从改进家庭教养方式、完善家庭功能入手预防未成年人犯罪,积极营建狱内和谐人际关系、加强人际信任以促进其改造和转变。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46596    
  一、问题的提出
  未成年人犯罪是社会各界普遍关注的问题,加强对违法犯罪青少年的教育改造,使他们由违法犯罪者转变为遵纪守法、对社会有用的公民是一项特殊工程{1}。改革开放以来,国内社会经济形势、生活水平、家庭结构与道德观念等发生了巨大变化。与之相应,未成年人的生活条件、文化水平、思想观念、行为方式以及个性心理等方面也呈现出新的发展趋势{2}。未成年犯狱内人际关系与其改造密切相关,但有关研究十分欠缺。为此,我们从未成年犯信赖他人和自尊的特点以及家庭影响因素入手,进行探讨。
  二、研究方法
  (一)对象
  随机抽取某未成年犯管教所318名男犯进行问卷调查。剔除无效问卷后,有效被试294人,问卷有效回收率92.5%。罪种包括抢劫、贩毒、故意杀人等。入狱时年龄14—17岁,均未成年,刑期1—12年;现平均年龄17.58±2.37岁。其中汉族231人,少数民族63人;独生子女35人,非独生子女259人;来自农村、乡镇、城市者分别为184、55、55人;家庭经济收入差、中等、好者依次为63、194和37人。
  (二)方法
  1.采用信任他人量表(FPS){3}测查未成年男犯对他人的可信度、诚实、善良和友爱等本性是否有信心。共5个测题,总分在1—6分之间,得分越高表示对人的可信度及诚实越缺乏信心。
  2.采用自尊量表(SES){3}测查对自我价值和自我接纳的总体感受。共10个测题,总分范周为10—40分,得分越高表示自尊程度越高。
  3.自编一般情况调查表,调查未成年男犯的文化程度、民族、性别、家庭结构、父母教养方式等人口学变量,以及与狱犯、狱警的关系和改造情况。
  4.运用SPSS15.0软件对数据进行统计分析。
  三、结果与分析
  (一)未成年男犯家庭结构、教养方式、父母职业和受教育情况
  未成年男犯中29.9%的人生活在不健全(单亲、父母双亡、离异)以及父母失和的家庭;其余家庭虽然父母和睦,但教养方式存在缺陷、不能发挥正常的家庭功能。35.4%的家庭采取打骂体罚、专制甚至抛弃式教育,50.3%的家庭对子女溺爱放纵,仅14.3%的家庭采取民主教育方式。
  在父母职业中,务农的比例分别为71.2%和75.0%,从事个体职业分别为18.9%和19.6%,为工人、民工和职员者不到10%。父母中文盲者分别为14.6%和27.2%,小学文化为41.8%和44.9%,初中为34.7%和21.8%,高中及以上文化为8.9%和6.1%。
  (二)犯罪前的个人情况及与父母关系
  未成年男犯入狱前身份为:无业46.6%、打工22.8%、学生10.9%、务农19.7%。文化程度:文盲4.4%、小学30.3%、初中61.6%、高中3.7%。大部分人无固定生活来源,游手好闲,怠惰怕苦,法制观念淡薄。即便在校也无心学习,常加入社会帮伙偷盗斗殴,最终走上犯罪道路。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
  40.8%的男犯入狱前与父母关系一般,45.2%的人与父母亲密,11.5%的人疏远甚至憎恨父母,2.5%的人不愿谈及父母。反映出不良的亲子关系和病态的家庭结构特点,父母对他们缺乏有效的情感交流和正确的教育引导,不能起到防范孩子误入歧途的作用。
  (三)狱内人际关系
  未成年男犯信赖狱犯、狱警并与之关系密切者分别占17.7%和19.4‰关系一般者分别占73.1%和75.2%,关系不良者(疏远、反感、憎恨)分别占9.2%和5.4%。表1表明,未成年男犯在狱内人际信赖评分上的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进一步LSD比较显示,与狱犯关系反感和疏远者在信赖他人量表的得分上显著高于与其关系亲密及一般者;与狱警关系疏远和憎恨者在信赖他人量表的得分也显著高于与其关系亲密和一般者,反映出他们对狱犯以及狱警缺乏人际信任感。
  表1:未成年男犯对狱犯、狱警信赖得分的比较 (分,□±s)
  注:测查中没有对狱警反感者。下表同。
  (四)未成年男犯自尊得分的比较
  不同狱内人际关系的未成年男犯在自尊评分上的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进一步LSD比较显示,与狱犯关系一般和疏远者在自尊量表的得分显著高于与其关系亲密者;与狱警关系一般和疏远者在自尊量表的得分也显著高于与其关系亲密者。提示其自尊的高分可能与男犯采用的否认他人的防御机制有关;与狱警、狱犯疏远者虽然人数不多,但他们常认为自己比别人更具有价值。见表2。
  表2:不同狱内人际关系男犯自尊得分的比较 (分,□±s)
  四、讨论与结论
  (一)家庭环境对未成年男犯的影响
  不良的家庭环境影响了未成年男犯的思想道德教育、健康生活态度和良好个性的形成。多数父母为文盲或小学文化,缺乏正确的教育理念和能力,普遍存在法律意识淡薄、兴趣爱好狭窄、生活情趣单调,除无法辅导孩子学习外、对子女教育存在严重缺陷,相互间缺乏情感交流和正确表达,孩子对父母心存芥蒂甚至怨恨。不能发挥正常家庭所具有的信息沟通、情感介入、情感反应、行为控制和问题解决等功能{4}。
  在教养方式上,35.4%的家庭经常采用粗暴命令和拳棒相加的打骂体罚,父亲在家独具霸权、很少与家人协商解决问题。这不仅给孩子的身心带来创伤,加重了相互间感情的对立{5},而且由于长期缺乏亲情温暖和亲子互动,加剧了孩子的叛逆心理,容易引发偏激或越轨行为。此外,粗暴的教育方式通过潜移默化的影响使孩子仿效、炫耀武力,常以冒险手段和侵犯行为去征服别人。后续的不良影响表现为部分未成年男犯在监押期间,处理与狱犯之间的问题或冲突时仍会沿袭蛮不讲理、挑衅攻击的不良应对方式,甚至再度犯法。超过半数以上的家庭则对孩子过于溺爱放纵,只知道满足孩子对金钱财色、吃喝玩乐等本能需求,而不培养其辨别是非的能力以及对家庭和社会的义务感与责任感。由于父母一味宽容、包庇袒护,孩子自私自利、好逸恶劳的恶习膨胀,同情心与道德感逐渐沦丧,为了满足个人无限度的欲望而无视社会行为准则、铤而走险触犯法律。
  家庭是儿童安全依恋形成和社会化的关键场所。病态的家庭结构和不良的家庭功能使未成年犯从小失去了对父母的信任尊重,容易形成忽视型或惧怕型的不安全依恋以及对他人的消极的内在工作模型{6},并成为继后引发未成年男犯情绪和行为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力康泰.违法青少年的特点及教育改造对策(J).法学家,1996,(4).

{2}王金兰,魏丽等河北省未成年人犯罪基本情况调查及原因分析(J).河北法学,2004,(2).

我反正不洗碗,我可以做饭

{3}汪向东等信赖他人量表(M).心理卫生评定量表手册增订版.北京:中国心理卫生杂志社,1999.186—187,318—320

{4}宗焱等未成年抢劫罪犯与其他类型罪犯家庭亲密度和适应性比较研究(J).中国健康心理学杂志,2009,(1).

{5}向楠.青少年犯罪家庭诱因浅析(J).四川省公安管理干部学院学报,1995,(4).

{6}尤瑾,郭永玉.依恋的内部工作模型(J).南京师范大学学报(社科版),2008,(1).

{7}吉朝珑青少年违法犯罪预防体系的构筑——从实证研究的角度(J).河北师范大学学报(哲社版),2008,(2)

{8}胡配军.论未成年犯的矫正激励(J).青少年犯罪问题,2008,(3).

{9}(美)A1an Carr著积极心理学(M).郑雪等译校.北京:中国轻工业出版社,2008.186—187

{10}李庆.未成年犯罪矫治社会工作介入的途径和方法(1).社会工作,2008,(9).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46596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