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青少年犯罪问题》
结构视野下的新型毒品使用行为研究
【作者】 林少真 仇立平【作者单位】 上海大学
【分类】 犯罪学【中文关键词】 新型毒品;娱乐场所药物;结构压力
【文章编码】 1006—1509—(2009)06—029—06【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09年【期号】 6
【页码】 29
【摘要】

新型毒品作为娱乐场所药物,它的使用体现年轻化、大众流行与集体狂欢的娱乐特点。吸毒是个体在制度压力下的不恰当选择,与无业空虚、职业需要、社会交往、逃避现实等需求有关;应该通过促进就业、认清危害与树立健康的娱乐交往方式等治理办法减少吸毒行为的发生。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46600    
  一、问题的提出
  毒品问题一直是困扰中国社会发展的一个难题。国内为了便于区分,按毒品流行的先后顺序,把毒品分为“传统毒品”与“新型毒品”,传统毒品一般指鸦片、海洛因等较早流行的阿片类毒品,“新型毒品”主要是指两种最为流行的苯丙胺类兴奋剂即冰毒(甲基苯丙胺)和摇头丸(亚甲二氧甲基苯丙胺),还包括K粉(氯胺酮)等其它人工化学合成的精神活性物质{1}(P2)。虽然海洛因仍是我国毒品消费的主流,但是近几年来毒品的流行态势发生了质的变化,滥用新型毒品的人数在迅速增加,新型毒品逐渐替代海洛因主导地位,成为毒品使用的发展趋势。上海作为交通便捷、经济快速发展的大都市,极易成为新型毒品的中转站和消费地。2007年上半年上海市缴获的新型毒品数量占缴获毒品数量的62%,首次超过了传统毒品。吸食新型毒品人员也大幅度增加,登记新滋生的吸毒人员中,吸食新型毒品人员占了89.8%。{2}
  国内学者对新型毒品的研究才刚起步,首次大型的新型毒品调查是2006~2007年上海社科院在上海强戒所进行的问卷调查。夏国美教授认为,新型毒品具有迎合时尚的群体娱乐、混淆流行的消费观念、依托从众的社交圈子等亚文化特点,而这些亚文化动因正在成为当代社会新型毒品泛滥的深层社会原因。{3}阮惠风等人于2006年在昆明市各戒毒所进行新型毒品滥用行为调查,将新型毒品滥用群体分为“high”妹群体、公司职员类群体、无业者群体三类,认为在新型毒品预防教育中,必须加强不良交往预防教育,避免不良社会亚文化影响。{4}韩丹在2007年对南京市强制戒毒所的调查指出新型毒品使用者另类的亚文化特点,认为社会学习、氛围影响、模仿、文化压力对新型毒品使用行为产生影响。{5}这些研究对了解新型毒品的发展特点和产生根源提供借鉴分析,但存在两点不足:一是研究集中关注新型毒品的亚文化特点,对吸毒者的使用动机缺乏关注,毒品使用可能是吸毒者生活方式背景下有目的的使用。二是学者把吸毒行为的产生归因于亚文化层面,认为群体交往是主要影响因素,而吸毒背后更深层的文化和制度因素却没有应有的重视,仅有少数学者对此表示关注。[6]
  对毒品问题的制度成因分析,失范理论在西方社会已经作了成熟的研究。该理论的中心论点是社会结构要素推动越轨成为在社会中生存一种可行的适应方式。这种理论把越轨看成是特定社会结构限制的结果,这种限制迫使个体成为越轨者。{7}(P115)默顿将反常行为看成是文化规定了的追求与社会结构化了的实现该追求的途径间脱节的征兆。{8}(P264)Agnew认为失范理论仅关注一种负面关系类型:获得积极有价值的目标失败了。然而除此外,社会结构也创造不同类型的行动压力,如正面价值刺激的消除(如关系结束,解雇)和采用消极刺激(如不愉快学校经验,穷人同辈群体)。这些不同类型的压力影响越轨行为的产生{9}。因此Agnew在默顿失范理论的基础上提出结构压力多元的观点。本文试图以上海市新型毒品使用者为研究对象,通过挖掘吸毒背后的越轨动机,揭示隐藏其后的制度压力,探讨新型毒品使用行为产生的结构动因。
  本研究的分析资料主要来源于在上海强制戒毒所进行的深度访问,加入结构式和半结构式访谈的相关资料。个案深访主要从研究对象个人生活史的角度入手进行访问。访问样本量共28个,其中男性16名,女性12名。结构式访谈来自上海社会科学院07年在上海强戒所进行的730名新型毒品使用者问卷调查,该调查采取便利抽样方法,采取面对面访问方式进行问卷调查。半结构式访谈是在问卷调查的基础上,对一些重要问题进行更深入访谈,具体人数为39个。
  二、新型毒品使用行为的特点
  新型毒品,在国外一般称为“俱乐部毒品”或“舞会毒品”,是在大型舞会和俱乐部环境下大量使用的药物。这与新型毒品的药理特性紧密相关,新型毒品作为一种兴奋剂和致幻剂,引起中枢神经系统的兴奋与精神状态的变化,正好契合了娱乐场所狂欢放纵的文化氛围,成为受欢迎的娱乐场所药物。新型毒品使用行为的特点始终没有脱离它作为娱乐场所药物的性质,从中反映出新型毒品使用人群的基本特征。
  (一)年轻化的娱乐行为
  年轻人一直是新型毒品使用的主力军。新型毒品吸食者中,年龄在35岁以下的青少年占59.0%,说明青少年一直是吸食新型毒品的主力群体,特别是初吸年龄在35岁以下的占到70.4%。这与国内的其他毒品研究一致,{10}如何避免新型毒品低龄化一直是社会关注的重点。不过35—50岁之间的吸毒者人群也不容小觑,占近三成,他们是新型毒品使用的坚强后盾。这也说明作为年轻人喜好的娱乐药物和娱乐活动,并不是青年人专有的,而是一种“变得年轻的人”的休闲活动,他们与青年站在一起,但未必是青年。{11}(P136)因此崇尚年轻人娱乐活动的人群也是新型毒品使用人群的重要部分。
  (二)大众化的流行活动
  新型毒品使用群体中,主要包括几类人:第一类是无业者,比例最大,占44.5%,与阮惠风在云南的研究一致,无业群体是新型毒品滥用群体的重要组成部分。{4}第二类是做生意老板群体。做生意老板在有正式工作人群中所占比例最高,包括个体工商户16.3%,私营企业主4.5%,娱乐服务场所老板1.5%。第三类是娱乐场所工作人员。娱乐服务场所员工7.1%,娱乐服务场所老板1.5%;第四类是其他人群。其中自由职业8.1%,工人4.4%,办事人员1.8%。这些使用群体中,不论有工作与否,共同的特点是时间比较自由充裕、有较多机会接触娱乐场所。值得注意的是,由于调查地点是在强戒所,还有许多未登记、未被强戒的吸毒人群,访谈中发现,娱乐界人士和明星、白领、公务员、学生,甚至警察也有一些参与吸毒的。说明新型毒品作为一种大众流行活动,波及人群十分广泛,包括多层次、多领域的吸毒人员,毒品的流行已经开始渗入到主流社会人群中。
  (三)集体化的放纵行动
  “一群人的互动游戏”是新型毒品使用行为比较典型的特点,{5}吸食新型毒品并非是个人行为,它是一种集体娱乐项目,要人多才好玩才兴奋。新型毒品使用的群吸情境十分重要,一般只有在朋友聚会或多个人在场时使用。而且新型毒品作为群体狂欢、释放宣泄的娱乐药物,经常性地与黄、赌等非法行为融为一体。新型毒品对性有强烈刺激作用,导致追求感官刺激的性越轨行为增多,找小姐、群交行为十分频繁。新型毒品在赌场、棋牌室等场所使用的现象也相当普遍。一般“打麻将四个人打,最起码有三个人在抽。”因此经常从事赌博嫖娼行为的人群同样是新型毒品的目标群体。
  三、新型毒品使用的原因分析
  之前的研究表明,从众性、同伴交往是产生毒品使用行为的关键因素。我们在访谈中发现,使用新型毒品最初基本上是在同伴带领下如滚雪球般发展的。然而许多被访者的交往群体并不仅局限于吸毒群体,许多人表示,恰恰是非吸毒群体是他们的重要朋友群体,与这些重要朋友的交往次数也超过吸毒群体的交往次数。因此同伴交往的归因难以解释多次毒品使用行为。还有学者提出吸毒是个体交友不慎,上当受骗的结果,{12}笔者对此也表示质疑。对新型毒品使用者而言,新型毒品与传统毒品最大的不同是,它不上瘾,可以自我控制。如果是被骗使用,使用一次过后完全可以自己选择脱离。但是这些被访者却继续使用毒品。而且许多被访者表示他们第一次使用时并不害怕,因为通过同伴的吸毒行为示范与毒品知识教育,他们对毒品产生的危害是有一定心理准备的。有研究数据表明,从第一次服用新型毒品是否自愿上看,81.15%的新型毒品者表示是自愿吸食的。{13}因此交友不慎、上当受骗的归因也不能解释新型毒品吸食者的多次使用现象。那么被访者多次使用新型毒品的越轨动机是什么?原因何在?新型毒品的生存空间在哪里?
  (一)空虚无聊:无业状态下的娱乐选择
  新型毒品使用人群中,无业者占据最大比例,占44.5%,其中35岁以下不在业比例占62.2%,初中以下学历占60.9%。这与已有研究提出使用人群“三低”的特点相吻合,即吸毒者年龄低,文化程度低,就业层次低。{14}他们普遍出现成绩差、逃避学业、逃课甚至打架滋事等行为。学校的态度要么是让他们混毕业了事,要么开除直接把这些学生推向社会。而他们脱离学校后发现,学历低、没好的家庭背景,社会提供给他们的就业岗位非常有限,他们在正规劳动力市场中找到比较理想甚至只是正式的工作都相当困难。这就造成他们要么天天在社会上混,无所事事,要么通过赌博、贩毒、打架等非法渠道赚钱。一位溜冰青年说:“实际上我们是没有什么事情做的。天天就是这样游荡,要么吃饭,吃饭完了睡觉什么的。实际上没什么事情做的,可以说是不做什么。”(个案11,男,21岁)另一部分家庭背景好的青年受教育制度淘汰的影响小一些,有的父母认为孩子年纪小,不需要过早工作,先养几年再说。有的家里做生意,不需要孩子出去找工作。
  这些年轻人没有工作、无所事事,把大量空闲的时间用于娱乐休闲,以排遣空虚无聊,消磨时间。他们每天娱乐超过4小时高达62.6%。而新型毒品作为一种娱乐药物,不仅可以获得集体狂欢的快感,毒品的药效更能让人感觉时间瞬间而过,消除无事可做带来的无聊感。一些访谈者表示:
  “玩了,感觉蛮好了。就是人不累,感觉时间消磨得很快。碰上这种东西,就一天感觉很快,就专注一件事,如果打牌就专注在那边打牌,然后时间很快就过去了。像我们这种没活干的就在家里,就是想消磨时间嘛,然后这种就成了消磨时间的好办法。”(个案9,女,18岁)
  “蛮好玩的。主要是无聊,很无聊,有的时候一天到晚没事干,没事干,这个东西打发时间确实很有用,两下一天就过去了,就这么想,消磨时间。”(个案11,男,21岁)
  使用新型毒品成为青年应对失业、解决空虚的手段之一。它所能发挥的娱乐刺激与逃避现实的狂欢体验,填补了年轻人因没有工作、长时间混社会产生的空虚感,成为年轻人逃避工作、极度娱乐的一种盲目选择。这也再次验证,失业往往是造成青年滥用药物、从事越轨行为的重要因素。{15}
  (二)社会交往:交际应酬的畸形手段
  新型毒品作为娱乐性毒品,成为年轻人交往的手段之一。年轻人为了与朋友增加交往,容易附和朋友的一些观念,采取朋友的行为方式,以拉近彼此距离,增强彼此情感。调查中有84.28%的被访者认为人活着就要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上海社科院.新型毒品滥用的现状、发展趋势和应对策略(M).2007.

{2}http://www.gdjd.gov.cn/newsdetail.asp?id=3862(EB/OL).

{3}夏国美,杨秀石.毒品转向的文化透视(J)社会科学,2008,(2).

{4}阮惠风,李光.云南新型毒品滥用群体朋辈行为因素实证分析(J).云南警官学院学报,2008,(4).

{5}韩丹.流行文化视野中的吸食新型毒品行为研究——以南京市为例(J).青年研究.2008,(3).

{6}夏国美.社会学视野下的禁毒研究——青少年吸毒问题调查(J).社会科学,2003,(10).

{7}Thomson.Marshall B.Clinard,Robert F.Meier.2001.sociology of deviant behavior.Thomson Learning.

{8}默顿.社会理论和社会结构(M).南京:译林出版社,2006.

聊五分钱的天吗

{9}Agnew,R.Foundation for a general strain theory of crime and delinquency.criminological Theory.1997(1).

{10}徐向群青少年吸毒行为及其防控的社会学分析(J).青年研究,2000,(3).

{11}(加)迈克尔·布雷克.亚文化与青少年犯罪——比较青年文化(M).刘亚林,胡克红译.太原:山西人民出版社,1990

{12}周振想.当前中国青少年吸毒问题研究(J).中国青年政治学院学报,2000,(1).

{13}阮惠风,李光.云南新型毒品滥用行为相关指标调查报告(J).云南警官学院学报,2008,(2).

{14}杜宝虎甘肃省青少年毒品罪错现象之分析(J)甘肃社会科学。1999,(5).

{15}Kieselbach,T.Long—Term Unemployment Among Young People:The Risk of Social.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46600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