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青少年犯罪问题》
上海地区青少年“涉黑”犯罪实证研究
【作者】 涂龙科 林勇康【作者单位】 上海社会科学院
【分类】 犯罪学【中文关键词】 青少年;黑社会;犯罪
【文章编码】 1006—1509—(2009)06—018—06【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09年【期号】 6
【页码】 18
【摘要】

通过调查发现,上海地区的青少年“涉黑”犯罪具有不是“涉黑”犯罪组织的最重要成分;在犯罪组织中大多处于从属地位,外来青少年所占比例突出,更易受到罪犯之间裙带关系的影响,绝大部分“涉黑”青少年无前科,犯罪类型多样等等特点。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46589    
  当前,国内在“涉黑”犯罪领域内的研究,“短板”,主要表现在研究方法的滞后。采用实证方法进行,“涉黑”犯罪的量化研究并不多见。同时,已有的“涉黑”犯罪调查研究的信度和效度上,有必要进一步加强。进一步而言,针对上海地区的具有数据支持的“涉黑”犯罪研究为数极少。具体到青少年“涉黑”犯罪的实证研究,更是极为鲜见。在此背景下,如何准确调查得知当前上海地区青少年“涉黑”犯罪的状况和形态,分析青少年“涉黑”犯罪的特征,成为一个有意义的课题,这也是本文试图回答的问题。
  一、研究的框架设计
  (一)研究对象
  1.关于“涉黑犯罪”的定义
  本研究的调查范围主要以刑法典第294条规定的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入境发展黑社会组织罪;包庇、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等3个罪名为中心,对于其它抢劫、盗窃、偷渡等犯罪只能在成立上述罪名的情况下进行实证研究。因此,在本调查中,“涉黑犯罪”,指我国刑法第294条规定的3种犯罪行为以及在成立上述3种犯罪前提下实施的其他犯罪,在这一定义下进行相关调查。
  2.时间和空间
  作为本课题的第一阶段调查,本次调查的时间和空间划定于从2003年—2007年,五年间被上海地区法院判决生效的涉黑犯罪。
  3.“青少年”的定义
  在本研究中,我们把“青少年”的定义为:在实施犯罪行为时,尚未满25周岁的人。
  (二)研究的过程与方法
  本调查一共分为四个步骤:(1)通过特定的渠道,从法院、监狱等相关机构获取涉黑犯罪的判决书;(2)认真分析判决书,从判决书中提取本次调查研究所需要的数据,并对数据进行统计;(3)将数据录入spss数据处理系统,对数据进行分析;(4)根据处理、分析的数据撰写调查报告。
  二、上海青少年“涉黑”犯罪调查数据分析
  (一)青少年不是“涉黑”犯罪组织的最重要组成部分
  从调查中发现,有组织犯罪的行为人在年龄上有以下特征:其一是未成年人在有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中所占的比例并不高。在全部103名罪犯中,参加犯罪组织时年龄在18岁以下的只有3人,只占总数的2.9%。可见,在青少年“涉黑”罪犯中,已经满18岁的成年罪犯占绝大多数,而未成年罪犯只占极少的比例。考虑到在司法实务中,对于未成年行为人可能会不予犯罪处理或者不予追究刑事责任。实际上未成年人在有组织犯罪中的比例可能会比调查显示的比例高一些。但即使比例更高一些,也不支持“青少年是目前黑道各堂口的主力军”{1}的观点。其二,在参加“涉黑”犯罪的青少年群体中,有低龄化的倾向。从调查得来的有效的38个样本中,22岁以下的人数占了60%,且主要集中在19到22岁,低龄化的倾向较为明显。其三,以25岁为标准,调查显示,有组织犯罪行为人,25岁以下的青少年仅为34%。相比之下,25岁至35岁的成年人所占比例达到44.7%,大大超出了25岁以下行为人的比例。出现本次调查的统计结果,可能的原因有:(1)实践中的许多青少年犯罪组织、犯罪团伙、少年帮会还没有发展到黑社会性质组织的阶段;(2)也有可能在司法实务中,把青少年犯罪团伙作为黑社会性质组织处理的比例很低。总之,对该问题值得进一步研究。
  这一数据说明两个方面的问题:第一,相比25岁至35岁的成年人所占的比例来看,青少年在“涉黑”犯罪组织中所占的比例并不算高。青少年并不是“涉黑”犯罪组织的最重要组成部分。第二,学界以及实务界一直有声音强调,近年来,青少年拉帮结伙,进行团伙犯罪的情况明显加剧{2}。应当说,这一观点是正确的,也具有确切的数据支持和事实依据,需要慎重对待。
  (二)青少年在犯罪组织中大多处于从属地位
  在38位青少年“涉黑”罪犯中,有4位是主犯,占10.5%,有24位罪犯是从犯,占63.2%,有10位罪犯的主从犯情况不明,占26.3%。可见,青少年在“涉黑”犯罪中担任从犯角色的占最大多数,而成为主犯的却比较少,这与一般的“涉黑”犯罪所体现的普遍现象是一致的,即青少年一般是“涉黑”犯罪组织中的“小喽罗”、“小跟班”,在犯罪过程中一般是从犯,能成为犯罪组织的“老大”毕竟为数甚少,在犯罪活动中也很少有担任主犯的,因为年长的比较有犯罪经验,犯罪手段比较老道,在犯罪活动中往往充当“领导”的角色。
  (三)外来青少年所占比例突出
  在38位25岁以下的“涉黑”犯罪青少年中,从外地来上海的外来青少年有36位,占总数的94.7%,上海当地人2位,仅占总数的5.3%。反之,我们可以看到,在25岁以上年龄段中,来自我国大陆地区的上海外来人员有51人,占总数的78.5%,来自我国大陆地区的上海本地人只有14人,占总数的21.5%。
  从以上数据,可以明显发现,25岁以下的“涉黑”犯罪行为人中,外来人员占到总数的94.7%,远远高于在25岁以上年龄段中外来人员所占的比例。这一数据说明,在青少年“涉黑”犯罪中,外来青少年所占的比例十分突出。这也从“涉黑”犯罪的角度,证明了上海外来农民工“二代”违法犯罪问题确实存在,也说明了“二代”问题的严重性,“二代”问题亟需引起重视。
  (四)青少年更易受到共同犯罪中罪犯之间裙带关系的影响
  在38位青少年“涉黑”罪犯中,30位罪犯有与共犯人关系的信息,其中与共犯人是同乡关系的最多,占55.8%,其次是亲属关系,占25.0%,同监关系6位,占11.5%,同事关系4位,占7.7%(见表一)。“涉黑”青少年罪犯比非青少年罪犯更易受到共同犯罪中罪犯之间裙带关系的影响。这可能是因为青少年与年长者相比较,更喜欢群体活动,更易聚集在一起。因此,表现在犯罪现象上,青少年更容易受到共同犯罪中罪犯之间裙带关系的影响,从而走上犯罪道路。
  表一
  ┏━━━━━━━┳━━━━━━━━━━━━┳━━━━━┳━━━━━━━━┓
  ┃       ┃  共犯人关系     ┃  人数 ┃  所占比例  ┃
  ┣━━━━━━━╋━━━━━━━━━━━━╋━━━━━╋━━━━━━━━┫
  ┃       ┃共犯人关系(同乡关系) ┃  29  ┃  55.8%   ┃
  ┃       ┣━━━━━━━━━━━━╋━━━━━╋━━━━━━━━┫
  ┃  有效数据 ┃共犯人关系(亲属关系) ┃  13  ┃  25.0%   ┃
  ┃       ┣━━━━━━━━━━━━╋━━━━━╋━━━━━━━━┫
  ┃       ┃共犯人关系(同事关系) ┃  4   ┃  7.7%   ┃
  ┃       ┣━━━━━━━━━━━━╋━━━━━╋━━━━━━━━┫
  ┃       ┃共犯人关系(同监关系) ┃  6   ┃  11.5%   ┃
  ┣━━━━━━━┻━━━━━━━━━━━━╋━━━━━╋━━━━━━━━┫
  ┃  总数                ┃  52  ┃  100%    ┃
  ┗━━━━━━━━━━━━━━━━━━━━┻━━━━━┻━━━━━━━━┛
  (五)“涉黑”青少年的家庭经济状况、居住条件、就业形势差、受教育程度低
  在38位青少年罪犯中,有14个有效样本可以区分家庭经济状况。13人属于中下层,占92.9%,只有1人属于中层。可见,大部分青少年“涉黑”罪犯家庭经济状况较差,家庭经济状况差可能会是导致青少年踏上犯罪道路的原因之一。
  在38位罪犯中,只有14人有明确的居住情况记载。其中有住房或固定居所的占64.3%,无固定住所的占35.7%。另外24人无居住情况记载(见表二)。可见,这里数据缺失比较厉害,无法准确反映出青少年“涉黑”罪犯的居住条件,从而无法反映出居住条件是否也是导致青少年踏上犯罪道路的原因之一。
  表二
  ┏━━━━━━┳━━━━━━━━━━━━━━━━━┳━━━━━┳━━━━━━━┓
  ┃      ┃  居住情况           ┃  人数 ┃  所占比例 ┃
  ┃      ┣━━━━━━━━━━━━━━━━━╋━━━━━╋━━━━━━━┫
  ┃      ┃ 本市区(我国大陆地区)有住房  ┃  2   ┃  5.3   ┃
  ┃      ┣━━━━━━━━━━━━━━━━━╋━━━━━╋━━━━━━━┫
  ┃ 有效数据 ┃本市区(我国大陆地区)有固定居所 ┃  7   ┃  18.4   ┃
  ┃      ┣━━━━━━━━━━━━━━━━━╋━━━━━╋━━━━━━━┫
  ┃      ┃  无固定住所(我国大陆地区)  ┃  5   ┃  13.2   ┃
  ┃      ┣━━━━━━━━━━━━━━━━━╋━━━━━╋━━━━━━━┫
  ┃      ┃  总数             ┃  14  ┃  36.8   ┃
  ┣━━━━━━┻━━━━━━━━━━━━━━━━━╋━━━━━╋━━━━━━━┫
  ┃  缺失数据                  ┃  24  ┃  63.2   ┃
  ┣━━━━━━━━━━━━━━━━━━━━━━━━╋━━━━━╋━━━━━━━┫
  ┃  总数                    ┃  38  ┃  100.0  ┃
  ┗━━━━━━━━━━━━━━━━━━━━━━━━┻━━━━━┻━━━━━━━┛
  在38位罪犯中,初中文化占了绝大部分,为71.1%,小学文化以下的占21.1%,初中及初中以下文化程度的共占总数的92.2%。初中文化以上的占了7.9%(见表三)。而在所有的103名罪犯中,初中及初中以下文化程度的占总数的90.3%。可见,38位青少年罪犯的受教育程度都不高,其初中及初中以下文化程度所占的比例较非青少年罪犯更高,反映了青少年“涉黑”罪犯受教育程度较非青少年罪犯更低。受教育程度低也是导致青少年踏上犯罪道路的原因之一,该结论也早已得到社会普遍认可,从而反映了教育对于青少年健康成长的重要性。
  表三
  ┏━━━━━━━━━━━━━━━━━━━━━━━━━━━━━┓
  ┃  受教育状况                      ┃
  ┣━━━━━━━┳━━━━━━━┳━━━━━┳━━━━━━━┫
  ┃       ┃       ┃  人数 ┃  所占比例 ┃
  ┣━━━━━━━╋━━━━━━━╋━━━━━╋━━━━━━━┫
  ┃       ┃  文盲   ┃  1   ┃  2.6   ┃
  ┃       ┣━━━━━━━╋━━━━━╋━━━━━━━┫
  ┃       ┃  小学文化 ┃  7   ┃  18.4   ┃
  ┃  有效数据 ┃       ┃     ┃       ┃
  ┃       ┣━━━━━━━╋━━━━━╋━━━━━━━┫
  ┃       ┃  初中文化 ┃  27  ┃  71.1   ┃
  ┃       ┣━━━━━━━╋━━━━━╋━━━━━━━┫
  ┃       ┃  高中文化 ┃  3   ┃  7.9   ┃
  ┣━━━━━━━┻━━━━━━━╋━━━━━╋━━━━━━━┫
  ┃  总数           ┃  38  ┃  100.0  ┃
  ┗━━━━━━━━━━━━━━━┻━━━━━┻━━━━━━━┛
  38位青少年罪犯中,详细记载职业的有31位,其中企业人员1人,占3.2%,城市无业人员5人,占16.1%,农民12人占38.7%。而在所有的103名罪犯中,缺失信息的有26人,占25.2%;企业人员共10人,占9.7%;城市无业人员共21人,占20.4%;农民共20人,占19.4%;公务员共1人,占1%;其他职业的共25人,占24.3%。可见,“涉黑”青少年罪犯主要是城市无业人员与农民,占54.8%,但在所有103名罪犯中,城市无业人员与农民占39.8%,因此,“涉黑”青少年罪犯就业形势更差。
  表四
  ┏━━━━━━━━━━━━━━━━━━━━━━━━━━━━━━━┓
  ┃  职业                           ┃
  ┣━━━━━━━┳━━━━━━━━━┳━━━━━┳━━━━━━━┫
  ┃       ┃         ┃  人数 ┃  所占比例 ┃

请你喝茶


  ┣━━━━━━━╋━━━━━━━━━╋━━━━━╋━━━━━━━┫
  ┃       ┃  企业人员   ┃  1   ┃  2.6   ┃
  ┃       ┣━━━━━━━━━╋━━━━━╋━━━━━━━┫
  ┃       ┃  城市无业人员 ┃  5   ┃  13.2   ┃
  ┃       ┣━━━━━━━━━╋━━━━━╋━━━━━━━┫
  ┃  有效数据 ┃  农民     ┃  12  ┃  31.6   ┃
  ┃       ┣━━━━━━━━━╋━━━━━╋━━━━━━━┫
  ┃       ┃  其他     ┃  13  ┃  34.2   ┃
  ┃       ┣━━━━━━━━━╋━━━━━╋━━━━━━━┫
  ┃       ┃  总数     ┃  31  ┃  81.6   ┃
  ┣━━━━━━━┻━━━━━━━━━╋━━━━━╋━━━━━━━┫
  ┃  缺失数据           ┃  7   ┃  18.4   ┃
  ┣━━━━━━━━━━━━━━━━━╋━━━━━╋━━━━━━━┫
  ┃  总数             ┃  38  ┃  100.0  ┃
  ┗━━━━━━━━━━━━━━━━━┻━━━━━┻━━━━━━━┛
  (六)绝大部分“涉黑”青少年无前科
  38位青少年罪犯中,前科情况分别如下:有同种罪前科(不构成累犯)的占2.6%,有异种罪前科(不构成累犯)的占10.5%,构成累犯的有3位,占7.9%,绝大部分无前科劣迹或者为初犯,占了。79%(见表五)。而在所有年龄段的“涉黑”犯罪的103人中,无前科劣迹和初犯的比例出人意料的高,达到了81.6%。数据表明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许皆清台湾地区有组织犯罪与对策研究(M).北京:中国检察出版社,2006.181.

{2}何秉松.有组织犯罪研究——中国大陆黑社会(性质)犯罪研究(M).北京:中国法制出版社,2002.105

{3}苏南恒.防制黑道之利器——罪犯财产没收分享制度简介(J).法务通讯.1796.

{4}康树华等爿巳罪学大辞书(M).兰州:甘肃人民出版社,1995.272.

{5}王作富.刑法分则实务研究(下)(M).北京:中国方正出版社,2001.1301.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46589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