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青少年犯罪问题》
青少年帮派犯罪之预防与矫正
【作者】 杜文俊 李雅璇【作者单位】 上海社科院
【分类】 其他【中文关键词】 青少年帮派犯罪;预防;矫正
【文章编码】 1006—1509—(2009)06—024—05【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09年【期号】 6
【页码】 24
【摘要】

青少年帮派是指由25岁以下青少年参与的,三人以上固定成员、有组织和活动规则的从事犯罪与非行的青少年犯罪团伙。青少年帮派犯罪不同于成年人的有组织犯罪,其犯罪人具有特殊性,而且所谓的“帮派”也是与成人的犯罪组织有明显的区别。但是,青少年帮派也有可能为成人犯罪组织所利用甚至发展成为黑社会(性质)组织,因此,有必要针对青少年帮派的特征和形成因素进行探讨,进而在此基础上有针对性地提出预防和矫正的措施。最终保护青少年的健康成长,维护社会的有序和稳定。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46604    
  一、青少年帮派犯罪的基本问题
  (一)青少年帮派犯罪的概念
  在日常生活中,“青少年犯罪”和“未成年人犯罪”经常被使用,貌似两者概念相仿、内涵相近而可以语意互换。但是“青少年犯罪”涵盖了“未成年人犯罪”与“年轻的成年人犯罪”,公安部2007年2月6目的新闻发布会上通报2006年全国社会治安形势暨公安机关开展侦破命案工作有关情况时称,该年度共抓获25岁以下青少年刑事犯罪案件作案人员67.9万人。{1}由这一细节,可以看出,公安部将25岁以下的人员界定为青少年,包括18岁以下未成年人和18—25岁的年轻成年人。因此,青少年帮派犯罪在犯罪年龄的划定上限定在25岁以下。但是,对于青少年帮派的定义却尚无定论。有人称,少年帮派应只限于从事严重暴力和犯罪的青少年团伙,其存续主要是象征性的,而不是以谋取经济利益为目的。{2}有人曰,青少年帮派与“街头帮派”两个属于通常可以互换使用,系指以社区或街道为基础的青少年团伙,大多数成员为24岁以下青少年。{3}国内学者则经常使用“青少年犯罪团伙”来指代青少年帮派或者少年帮派这些团伙犯罪青少年化的表现形式。上述青少年帮派定义均有可取之处,对青少年帮派的性质、成员、活动范围等方面都有所涉及。因此,参考上述定义,本文认为,青少年帮派是指由25岁以下青少年参与的,三人以上固定成员、有组织和活动规则的从事非法行为与犯罪的青少年犯罪团伙。
  (二)青少年帮派的特征
  青少年帮派与成人有组织犯罪有所不同,成人有组织犯罪往往组织严密、分工明确,等级森严、作案老道。相比之下,由于青少年帮派组织成员涉世未深,其组织也较为松散,人员固定性不强,整体组织设计、人员配置与分工、奖惩措施等仍显粗糙,因此,在现实的社会危害性及对整体社会治安的影响尚不及成人有组织犯罪。尽管青少年帮派与成人有组织犯罪存在种种区别,但两者还是存在联系,如前所述,不少成人犯罪组织利用刑法对未成年人从宽的刑事政策,积极发展未成年人入伙。我国已经出现一些黑社会性质组织广纳在校学生,从事犯罪活动的判例。[1]除此之外,最为重要的就是一些规模较大的黑社会(性质)组织就是从青少年帮派发展并壮大起来的。如,台湾的“四海帮”、“竹联帮”均是在20世纪40年代由读初中、高中的未成年人组织发起,目前以老鼠会的方式吸收成员,现在,其组织已经遍及台湾,并扩大至我国大陆以及国外,甚至美国都有竹联帮的组织、堂口。
  青少年帮派也有其独特的特点,有论者认为,具体体现在:一是,作为青少年帮派成员的青少年,有相同或相似的族群背景,有很大部分来自接替的地区与家庭;二是,有比较严格的“帮规”,效忠组织、遵守帮规是绝对必要的;三是,成员之间具有高度的凝聚力;四是,帮派的活动往往是反社会、不法的、暴力以及犯罪的;五是,个人在帮派的目标、角色定位及其责任十分明确;六是,上层的命令发布层级传达下去,具有一定的层级性;七是,帮派间具有很强的地盘认知性(划分势力范围);八是,帮派持续不断的吸收新成员,尤其热衷于吸收在校学生。{4}另外,随着社会环境的变化,青少年帮派犯罪出现了一些新的特点,其中之一便是未成年女性的参与度有上升的苗头;其二,在组成人员、年龄结构、作案手段与工具以及作案规模方面出现新的动向。例如湖南省湘潭市的调查显示,这些特征包括:团伙主要成员相对固定、联系更为紧密;成员低龄化趋势明显;作案手段和方法日益多样化、智能化;作案工具准备充分、作案规模扩大。{5}其中低龄化更为明显,表现在发案年龄大多提前到15至16岁,甚至未满14周岁。这也为认识和防治青少年帮派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和标准。
  (三)青少年帮派的催生因素
  青少年组成帮派抑或加入帮派有其深刻的心理、家庭、学校与社会原因。多数人认为加入帮派的青少年具有较低的社会经济地位、较高的家庭解组率、较为疏远的亲子关系,较松散的父母监控,较高的冒险、冲动、患难精神。也有人认为,青少年加入帮派大多是由于帮派可以带给他们强烈的归属感和较多的成就感。以上各说不无道理,综合各种分析来看,本文认为,可以将青少年加入帮派的原因归结为:
  首先是青少年自身心理方面,一是,加入帮派的青少年成功向上的机会受阻,帮派为青少年提供了归属感,满足其心理慰藉;二是,许多涉世未深的青少年对成人世界有着强烈的好奇心,并渴求进入成人世界,而帮派则满足了许多青少年的这一需求;三是,加入帮派其实是其低阶文化价值的自然反应,且具有好逸恶劳的自身特性;四是,许多青少年认为加入帮派具有既可以寻求保护,又可以欺凌他人的“一石二鸟”的优势;五是,英雄主义崇拜,受到帮派领袖拥有财富和出手大方的“大佬风范”的吸引和蛊惑。
  其次,是社会方面的因素,帮派经验的介入,亦即其自身就是帮派成员或是亲人朋友属于帮派分子,青少年因而具有的帮派的经验,此其一;其二,外在暴力威胁,既是同伙成员被他人“欺侮”、殴打,因而团结成立一个稳定的帮派,以对抗“敌人”;其三,地盘特征,详言之,就是偏差团体在小区或者学校内活动,久而久之形成一个帮派聚合;其四,成员因共同参与庙会、飙车、透彻、玩乐等活动而自然而然形成的帮派,典型的有北京的“地下飙车党”,其中“二环十三郎”被奉为其中的传奇人物,另外,电影《头文字D》中所描述的就是典型的日本地下飙车党(暴走族)形式的青少年帮派,以上就是催生青少年帮派的社会原因。
  最后,在家庭因素方面,亲子关系不畅、互动不佳、沟通不良可能促发青少年寻求同伴之安慰,从而增加加入帮派的风险。事实上,家庭破裂、父母离异或者单亲家庭都可能使得帮派的渗入具有可乘之机;第二,父母疏于管教或者管教方式简单粗暴,亦有可能促使青少年加入各式帮派,以寻求安慰;还有,由于社会、学校、家庭对青少年行为、思想变化提供的协助不足,加之青少年本身对自己的行为的认知懵懵懂懂,缺乏一定程度的是非辨别能力,帮派内都是年纪、经历、心性相仿的青少年,因此,帮派便成为其可选择的“另类家庭”,在帮派中,其可以帮派作为情绪纾解的出口,以丰富生活经验,“学习”社会性机能,或者以此来对抗父母、师长或者社会的不公。法宝
  除此之外,帮派的出现以团体的形式来“保护”或“维护”某位或者某些成员的利益,并为此付出一定程度的“努力”,而这些所谓的努力很大程度上具有吸引未成年人加入与保持其成员资格的吸引力。
  综上所述,青少年自身的心理、成长因素,社会因素,家庭因素以及帮派本身的因素综合催生了青少年帮派的形成和发展壮大。
  二、青少年帮派犯罪的预防
  青少年帮派犯罪往往是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的源头或助动力,一旦遏制青少年帮派存续的社会控制手段失控,青少年帮派的发展便会一发不可收拾。特别是在某些崇尚个人英雄主义的社区,对成年犯罪的病态推崇会导致青少年对社会道德取向无所适从,是非难辨,因此,对青少年帮派犯罪的预防应当予以足够的重视。同时,对于已经犯罪并接受审判开始服刑的青少年的妥当矫正亦当并举。
  结合青少年帮派的特征和催生因素,对青少年帮派犯罪的防治可以定义为限制、减少和控制可能造成青少年加入帮派以及遏制其从事帮派犯罪与偏差的各类资源、手段与方式的综合。
  一向认为,父母是子女的第一任老师,因此,对于青少年帮派犯罪的预防应当首先从父母做起。因此,父母应该更加充分地承担起教育青少年子女的责任,善于观察、悉心体谅青少年的思想和行为动向。对青少年的管教不能以简单的打骂,而应当善于引导,特别是对处于反叛时期的青少年,对其偏差行为的矫正更是要谨慎而讲究方式方法。对一些家庭施暴、管教过度、剥夺青少年人身权利的家长,公安机关应加大执法力度,对监护人不履行监护职责或侵害被监护人合法权益行为的采取有效措施予以制止,使其承担监护责任同时对监护人是否履行职责制定有效的监控制度,让父母不仅知道怎样教育子女,而且知道如何履行职责以及不履行职责应承担的责任,以提高家庭教育能力,预防青少年犯罪。家庭教育和影响直接关系着孩子一生的成长。通过此举,使得青少年获得更多的家庭温暖和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公安部.公安部召开新闻发布会通报2006年社会治安形势暨侦破命案工作情况(EB/OL).http://www.mps.gov.cn/n16/n1237/n1342/135633.html.2007—02—06.

{2}spergel,Irving,David Curry and Ron chance,etc.Gang Suppression and Intervention:Problem and Response. Washington,DC:Office of Juvenile.Justice and Delinquency PreVention,U.S.Department of Justice.1994P.20.

{3}office of Juvenile Justice and Delinquency Prevention OJJDP Comprehensive Gang Model:A Guide to Assessing Your Community’s youth Gang Problem.washington,DC:Office of juvenile Justice and Delinquency Prevention,U.S.Department of Justice.2002P.14.

{4}侯崇文,侯友宜青少年帮派问题与防治对策(A).蔡德辉,杨士隆青少年暴力行为原因、类型与对策(C)台北:五南图书出版公司,2002.310.

{5}杨建兴,谭卫红.我市未成年人团伙犯罪现状堪忧(N).湘潭日报,2006—04—04.

{6}杜文俊,安文录.宽严相济刑事政策与我国未成年人刑罚制度的完善Ⅲ.青少年犯罪问题,2007,(2).

{7}胡配军论未成年犯的矫正激励(J)青少年犯罪问题,2008,(3).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46604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