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中国海商法研究》
享有优先权的船员工资请求在船舶拍卖款中的受偿[1]
【副标题】 由一起确权诉讼案件引发的几点思考
【英文标题】 Maritime liens on claims for crew’s wages in distribution from the proceeds of the auction sale of the ship
【英文副标题】 consideration based on a claim-confirming court proceeding
【作者】 陈亚【作者单位】 厦门海事法院
【分类】 海商法
【中文关键词】 船员工资;船舶优先权;确权诉讼;船舶拍卖款;受偿
【英文关键词】 crew’s wages; maritime lien; claim-confirming proceeding; proceeds of the auction sale of the ship; distribution
【文章编码】 1003-7659-(2012 )03-0109-05【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12年【期号】 3
【页码】 109
【摘要】 基于一起确权诉讼案件,分析船舶优先权的范畴,指出在船舶挂靠经营下,船员工资请求的基础法律关系是雇佣合同,但挂靠的个人和被挂靠的公司对船员工资承担连带责任,该工资请求仍享有船舶优先权;未持有相应证书而上船工作的人,其享有的报酬请求权与船员工资无异,应赋予其船舶优先权;当船舶拍卖款不足以偿付债务时,容易诱发以船员工资为内容的虚假确权诉讼,司法机关应发挥主观能动性,一方面保障处于弱势地位的船员利益,另一方面也要排除虚假诉讼的干扰,保护其他债权人的正当利益。
【英文摘要】 Based on a claim-confirming court proceeding, this article analyzes the category of maritime lien, points out that un-der the operation mode of affiliation of ship, the claims for crew’ s wages are generally based on the employment contract, but as the individuals and companies of the affiliation undertake the several and joint liability, the claims for crew’ s wages may still enjoy the marine liens. The persons working on board without corresponding competence certificate, actually have equiva-lent right of claim for remuneration as crew claim for their wages and thus should be also granted with maritime liens. In the event that the proceeds of the auction sale of the ship are insufficient to cover the debts,false confirming actions regarding the crew’ s wages are likely to be triggered. The judicial authorities should take initiative, thereby ensuring the benefits of the crew who are in a relatively weak position as well as removing the interference of false confirming actions and protecting the proper interests of other claimants.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62638    
  根据中国法律的相关规定,对船舶实施强制拍卖时必然会引发与被拍卖船舶有关的其他海事债权人到法院进行债权登记和确权诉讼。笔者从一起确权诉讼案件出发,讨论在船舶挂靠经营的特殊模式下[2],享有船舶优先权的船员工资请求在船舶拍卖款中受偿的几个问题。
  一、问题的引入
  甲将个人所有的一艘船舶挂靠在乙公司名下经营,船舶所有人登记为乙公司。乙公司以该船舶作为抵押物向银行贷款,因乙公司无法按时还贷,银行起诉。法院作出判决后,案件进入强制执行和船舶拍卖程序,但船舶拍卖款远不足以偿付贷款。拍卖公告发布后,近20名船员以乙公司和甲共同欠付工资为由,向法院提起确权诉讼并主张船舶优先权。法院查明,船员之前均由甲雇请上船,但均未订立书面合同,且部分高级船员无相应的船员证书。这20名船员主张的工资数额普遍偏高,但乙公司和甲对船员主张的工资数额均未提出异议。这起案件引发了如下几个问题:船舶挂靠经营模式下,船员主张的工资能否享有船舶优先权?享有船员工资优先权的主体是否包括不适格的船员?如何在确权诉讼中规避船员可能提起的虚假诉讼?
  二、船舶优先权的范畴:挂靠经营模式下的船员工资请求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商法》(简称《海商法》)21条和第22条的规定,船舶优先权的含义可概括为以下几点:船舶优先权是法定海事请求人所享有的一种权利;船舶优先权针对的是“产生该海事请求的船舶”的一种权利;海事请求人的请求针对的是当事船舶的所有人、光船承租人或船舶经营人;船舶优先权以优先受偿为主要内容。{1}《海商法》22条列举了5类享有优先权的海事请求,其中包括船员工资。严格按照船舶优先权的含义和《海商法》规定,享有船舶优先权的船员工资,应当具备如下要素:提出主张的人必须是在当事船舶上工作的船员;船员向船舶所有人、光船承租人或船舶经营人提出工资主张;船员所要求的工资是根据劳动法律、行政法规或者劳动合同产生。
  在船舶挂靠经营模式下,购买船舶的个人将船舶所有权登记于有水上运输经营资格的公司名下,但当事人之间常常通过订立船舶挂靠管理协议的方式约定,实际所有权仍属于挂靠的个人,被挂靠的公司只收取管理费,船舶由挂靠的个人负责经营,并自行承担营运过程中发生的经济、法律责任。这种经营模式下,船舶登记的所有权和实际的所有权发生了分离,船舶的经营管理都是由挂靠人负责,因此船员一般都是由挂靠人负责招聘,船员的工资也是由挂靠人支付,此时船员的工资请求是否享有船舶优先权?
  有人提出,在船舶挂靠经营中,如果严格对照船舶优先权的要件,船员的工资请求不能享有优先权。理由主要有以下两点:首先,此种情况下,应支付工资的对象是挂靠的个人,其不属于法律登记意义上的船舶所有人。根据《海商法》21条的规定,优先权必须是向船舶所有人、光船承租人或船舶经营人提出海事请求,该条的含义不仅仅是要求“提出海事请求”,其包括的内层意思是该项海事请求能够成立。只有作为主债权的海事请求成立了,才可能成立具有担保作用的船舶优先权。在船舶挂靠经营下,挂靠的个人是船员工资债务的相对方,但挂靠人不属于法律上规定的船舶优先权担保的债务相对方。其次,《海商法》规定享有优先权的船员工资是基于劳动法律、行政法规或者劳动合同产生的,但在船舶挂靠经营中,船员的工资请求权是根据船员与挂靠的个人之间订立的雇佣合同而产生。
  笔者认为,在船舶挂靠经营下,挂靠的个人与被挂靠的公司对船员工资应承担连带责任,该船员工资请求仍享有船舶优先权。理由是:首先,挂靠人作为实际的船舶经营主体和船员的雇佣主体,当然应对船员的工资承担支付义务。挂靠人与被挂靠的公司之间属内部关系,而船舶的对外交易均是以被挂靠公司的名义进行,公司再向挂靠的个人收取管理费。作为负有管理责任的被挂靠公司,既然对外营运都是以公司的名义进行,其就不能以内部的挂靠协议来免除对外的法律责任。船员为船舶提供了服务,也就是为登记的所有权人和实际的所有权人提供劳务,这种劳务关系也属于外部关系,故被挂靠的公司对船员工资应承担连带责任。此时,船员的工资请求指向的是该船舶的实际所有权人和登记所有权人,符合优先权担保的债权指向的对象是船舶所有人的要件,船舶优先权成立。其次,船员工资请求权的基础无论是基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还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从本质上说,其工资都属于船员为其劳动付出所应得的报酬。因此,在分析享有船舶优先权的船员工资的产生基础时,应对《海商法》的规定作扩张解释,不能仅局限于劳动法律关系,还应包括雇佣合同关系,否则不利于保护处于相对弱势地位的船员利益。再次,船舶优先权的本质是以船舶为担保物的法定担保物权,其担保上船工作的船员能够优先获得报酬,优先权指向的对象是船舶这个物体。因此,只要在该船舶上服务的船员,无论该船员是由谁安排上船或者以什么样的形式上船,其工资请求均享有船舶优先权。
  实际上,国际立法的发展已经更进一步。船员工资享有船舶优先权的考量因素主要是基于为船舶提供服务的客观事实,而不再强调基于劳动合同或者雇佣合同而产生。根据《1926年统一船舶优先权和抵押权某些法律规定的国际公约》,船员通过行使船舶优先权而请求的工资必须是基于雇佣合同而产生。《1967年统一船舶优先权和抵押权某些规定的国际公约》作出了相应的修改,公约不再要求船员因工资请求而主张船舶优先权必须基于雇佣合同,而是要求此种请求须为在船上任职期间所发生。《1993年船舶优先权和抵押权国际公约》也沿袭了这一修改,规定船长、高级船员和其他船上在编人员由于在船上任职而应得到的工资和其他款项的索赔,受船舶优先权的担保。该条款所强调的是“在船上任职”这一要件,而非“雇佣关系”要件,因此,只要船员的工资请求是基于在某一船上提供服务的事实而产生,此种请求即应受船舶优先权的担保。{2}
  国际公约的规定,乃是考虑到了当今时代航运关系错综复杂的实际情况,此种制度设计符合国际社会所倡导的保护船员利益的价值取向。显然,《海商法》的规定已经落伍于国际公约,将船员工资的依据仅局限于劳动法律、行政法规和劳动合同,不利于船员的利益保护,应适时予以修改。建议《海商法》在修订时,对享有船舶优先权的船员工资请求产生的法律基础和工资的债务主体所指向对象作扩大化规定。
  三、船员身份瑕疵对船舶优先权成立的影响
  根据《海商法》31条的规定,中国对“船员”采用了一个宽泛的概念—包括船长在内的船上一切任职人员。《海商法》32条还规定,船长、驾驶员、轮机长、轮机员、电机员、报务员必须由持有相应适任证书的人担任。但是,如果上船担任船长、大副、二副、轮机长等职务的人,未持有相应的证书而从事相应的船员工作,说明这些船员在身份上存在瑕疵,其工资请求是否享有船舶优先权?
  对这一问题存在两种观点:一种观点认为宜作肯定解释,因为选用不合格船员的义务承担者是船舶所有人,而不应归责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62638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