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河北法学》
英美法上惩罚性赔偿制度研究
【英文标题】 Research on the Punitive Compensation System of English and American Law
【作者】 崔明峰 欧山【作者单位】 山东大学法学院
【分类】 法律经济学【中文关键词】 惩罚性赔偿 威慑 惩罚
【期刊年份】 2000年【期号】 3
【页码】 124
【摘要】

惩罚性赔偿制度是英美法系中普通法上的一种法律救济措施。该制度与大陆法系侵权法上崇尚的实际损失赔偿原则性格迥异。其目的并不是为补偿受害者的损失,而是惩罚加害者,并威慑此类行为将来发生。本文研究了惩罚性赔偿制度的发生、发展及其功能目的以及惩罚性赔偿金额的裁量因素,并提出了该制度对大陆法上侵权损害赔偿制度的借鉴意义。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71293    
  
  

引言*

惩罚性赔偿是英美法系中普通法上的一种法律救济措施,也是英美法中富有争议的法律制度之一。依传统观点,惩罚性赔偿是民事案件(civil cases)中用来惩罚被告已为的不当行为和威慑(deterrence)、预防此类行为将来发生。英美理论界对这一制度的探讨方兴未艾,远未达成共识,而司法实践中则广泛采纳了这一制度,已形成众多的判例,涉及人身伤害、产品责任、医疗事故、行政权滥用等诸多领域。[1]我国立法上则在1993年《消费者权益保护法》中开了惩罚性赔偿制度的先河,[2]是对我国侵权法中赔偿实际损失原则的突破,是民事立法的一个进步,表明惩罚性赔偿原则已在立法上确认。[3]但我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关于惩罚赔偿之规定存在诸多不足,[4]于现实生活中并没有产生预期之效果。如欲完善该法律制度,以促进社会之进步,需追溯其本源,探讨其利弊。本文对英美法上惩罚性赔偿制度的发展及其功能,惩罚性赔偿制度之现状及其惩罚性赔偿额考量因素加以阐析,以期对该制度之研究起抛砖引玉之作用。

一、惩罚性赔偿制度的发生与发展

惩罚性赔偿制度最远可追溯到《出埃及记》描述的宗教法中。在《出埃及记》中有这样的记载:“如果一个人杀了或卖掉他从别人那儿偷来的一头牛或一只羊,他就要赔偿人家五头牛或四只羊。”《汉谟拉比法典》中也有类似的规定。在罗马法中有加倍赔偿(multiple damages remedies)的规定。[5]

此后它在英国法中得到了发展。英国1763年的wilkes诉、wood案可能是最早有记载的赔偿额超过实际损失额的判例。该案原告wilkes的住所遭到官府的搜查,他对搜查令的合法性提起诉讼。法官在给陪审团的指示中指出赔偿不仅要能补偿受害人的损失,而且还要起到惩罚侵害人和防止今后发生此类行为的作用。在同一年的Huckle诉Money案中,惩罚性赔偿措施在英国普通法上首次得以运用。该案原告是一名印刷工人,他在官府对《北布瑞顿报》的一次搜查中被错误地拘禁了6个小时。虽然原告在被拘禁期间受到非常礼貌的、有啤酒和牛排供应的待遇,但是陪审团认为被告的行为非常粗暴,遂判决原告得到300英磅的赔偿,而他的周薪只有一个畿尼。英国上议院的第一个惩罚性赔偿判决是在1964年审理的.Rookes诉Basrnard案中作出的,从而确认了英国法院作出惩罚性赔偿判决的权力。[6]

英联邦国家和美国纷纷效仿英国的做法。如澳大利亚高等法院在1966年的Urdn诉SJohn Fairfax And.Sons pty.ltd.案中认为,如果情况表明被告的行为是蛮横的、粗野的、有报复性的或恶意的或无视原告的权利,那么原告可以得到报复性的或加倍的赔偿——被告不仅要赔偿原告的实际损失,而且还要对被告进行惩罚。

在美国,虽然学者对于惩罚性赔偿制度一度有过争议,但是它在美国法院的判例中得到了充分的肯定。在1784年的(Genayr诉NorrIs案中,被告因恶作剧,在原告的酒中搀杂而致使原告受伤害,法院裁决被告承担惩罚性赔偿。在1851年的Day诉Woodworth案中,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在判决中指出:“……惩罚性赔偿制度因一百多年的司法实践而被确立。”[7]

19世纪中期,惩罚性赔偿逐渐成为美国侵权法不可或缺的一部分。美国法院十分强调惩罚性赔偿措施的惩罚之功能。在1864年的Hauk诉.Ridgway一案中,法院指出:当被告有意或期望损害行为发生时,陪审团有权在实际损失之上再施加一定量的赔偿作为对该行为的惩罚,以保护公众生活的安全。因此,后来联邦最高法院的大法官Sxalia在一裁决中写道“……因而,在1868年,当第14条宪法修正案被采纳时,惩罚性赔偿毫不质疑的成为美国普通法上侵权法的一部分。”

虽然惩罚性赔偿制度在英美法系产生很早,但在本世纪中期以前,此种诉讼却很少出现。即使有人提起此种诉讼,也常常不会得到法庭审理。同意进行审理的极少的惩罚性赔偿案件,最终的赔偿额和现在的标准相比也少的可怜。在美国19世纪,惩罚性赔偿最多的一次是4千5佰美元,相当于1998年的7万2仟美元。甚至在本世纪初,不到十万美元的惩罚性裁决往往被认为有失公平,个别案件甚至被斥为“不可容忍”。比如20世纪30年代的一个惩罚性赔偿裁决中,五万美元(相当于1998年的41万2千美元)被认为是“令人震惊的”。直到1955年,在加州的最大额的惩罚性赔偿仅有7万5千美元。1979年,圣迭戈州的一个陪审团做出了当时最高额的惩罚性赔偿裁决——赔偿额为1475万美元。[8]

自美国侵权法上认可惩罚性赔偿制度始,惩罚性赔偿就是争论的热点,对惩罚性赔偿的救济之功能一直存有怀疑。争论的焦点是赔偿是否应该或能够为非补偿性的原因而裁决。在1873年的Fay诉Parker案中,法院认为:“惩罚性赔偿的想法是错误的,是一个异端邪说,是一个难看的、不健康的瘤子,它损坏了法律体系的完美性。”然而,到1935年为止,在美国,除路易斯安娜州、塞州、内布拉斯加州、华盛顿外,其他各州都以某种途径采纳了惩罚性赔偿的救济方式。普遍的司法实践是,如果被告的行为是恶意的、故意的,或毫不顾虑地对其他人的权利进行侵害,法院就可能适用惩罚性赔偿。

二、惩罚性赔偿法律制度的目的

英美法上传统理论认为惩罚性赔偿法律制度的目的有两个,即惩罚(punishment)和威慑(deterrence)。英美法系中很多关于惩罚性赔偿的案件的裁决都体现了这一点。如在1987年Laye诉Mount案的裁决中,法官指出:“惩罚性赔偿的目的不是补偿原告,而是惩罚被告。”在1978年的Neal诉Farmers案中,法官认为:“惩罚赔偿的功能,就被告的资产状况和被惩罚之行为的情节而论,裁决不能超过合适的惩罚和威慑所需要的额度。”[9]

惩罚性赔偿的威慑功能包含两个方面的含义:其一,威慑某案件中的特定被告从而防止被告继续或者重复他的不当行为;其二,威慑其他的、潜在的人以预防此类不当行为的发生。[10]在英美法上,惩罚性赔偿的威慑功能被看作是被告即加害人中止加害行为的诱因。惩罚性赔偿的惩罚功能体现了惩罚性赔偿不是为了补偿原告。然而,实际情况是原告是惩罚性赔偿金的获得者。因此人们对惩罚性赔偿是否具有补偿功能争论不休。起初有人认为惩罚性赔偿裁决是为了补偿原告的无形损害(intangibleharms),但随着其他补偿性的民事救济方式_的出现,此种观点逐渐失去了意义。也有人主张原告之所以得到惩罚性赔偿金,是因原告为达此目的而付出了大量的时间、金钱并费尽周折,然而,法律的目的是救济受害人,使受害人的权利得以恢复,而不是通过诉讼酬劳他们。所以以上观点都不足为训。最后有人无可奈何的提出:原告之所以获得了惩罚性赔偿金,是因为“别人都无权获得”。

依笔者看来,惩罚性赔偿之惩罚作用是显而易见的。传统观点认为,损害赔偿作为一种民事责任仅具有补偿性,这种损害赔偿原则是根据民事主体地位平等的特征而确立的(此观点为大陆法系民法之通说)。然而,随社会之进步,市场经济之繁荣,人们逐步发现仅凭损害赔偿的补性不足以平衡平等主体之间失衡的社会利益,不足以维护社会安全,唯有惩罚才足以制止加害者的过分行为,求最终社会之公正。

三、惩罚性赔偿金额的考量因素

与补偿性的民事救济方式不同,惩罚性赔偿不是对权利受损的恢复,惩罚性赔偿金额的决定就有其独到之处。在英美法中,对惩罚性赔偿进行裁决的权力由陪审团行使。陪审团在案件中充分行使自由裁量权,并考虑被告加害行为的特点,原告损害的性质以及被告的资产状况决定赔偿的大小。关于此点,我们可以从美国《陪审团统一指导手册》(the Book of.Approved Jury Instructions)中窥之一斑:

为裁决惩罚性赔偿额,《陪审团统一指导手册》要求陪审团应考虑如下方面:

(1)被告行为的可指责程度;

(2)就被告的财产状况而言,惩罚性赔偿的数额能够对被告产生威慑力;

(3)惩罚性赔偿金额应当与被告所实际受到的伤害、损失有合理的联系。

从中可以看出,陪审团裁决惩罚性赔偿金必须考虑主、客观两方面的因素。上述第一点,即被告的行为的可指责程度,在本质上是主观的。另外两点,即被告的财产状况以及实际损失与惩罚性赔偿的关系则是客观方面的衡量。我们下面仅就此二客观因素展开讨论。

(一)第一个考量因素——被告的财产状况

在惩罚性赔偿案件中为什么要考虑被告的财产状况,让我们从两例案件的裁决中寻找答案。 *本文中引用的案例多数来自JOSEPH W.CDTCHETT/MARK C MOLUMPHY的论文Punitive Damages:How Much ls Enough?和RONALD A.BRAND的论文Punitive Damages and the Recognition of Judgements在此特向他们深表谢意。

1991年的Las Palmas Assoxs诉Las PalmsCenter Assoca.案中,法官在裁决中指出:

在寻求赔偿金的普通诉讼中,关于被告的经济状况的信息是不予考虑的,但在为寻求惩罚性赔偿金的诉讼中则不然……。原因在于惩罚性赔偿之目的不是为了酬劳原告,而是为了惩罚被告。因此裁决事实的人(the tner of fact)衡量惩罚之程度时不能不考虑被告对该裁决的责任能力。

1991年的Adams诉Murakami案中,法官在裁决书中指出:公元1066年诺曼底人占领英国之后,在英国法中出现了被称为“阿摩斯美斯(amerc—ements)的民事制裁制度。因为该制度有被滥用之虞,《大宪章》禁止那些对犯罪行为不合适的惩罚或禁止可能剥夺加害者生存条件的惩罚:自由人犯轻罪者,应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71293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相似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