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法律科学》
基层法庭空间的塑造:从中国另类实践看
【作者】 刘星【作者单位】 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
【分类】 法院
【中文关键词】 法庭空间塑造;感受相互性;空间重叠;当事人视角;审理正确
【英文关键词】 shaping courtroom space; feelings of mutuality; spatial overlap; perspectives of parties; correct judgment
【期刊年份】 2019年【期号】 4
【页码】 20
【摘要】 从中国基层法庭空间的某些另类实践出发,可以探索法庭空间的新型理论框架。从环境心理学和更广泛的社会心理学看,中国基层法庭另类实践中体现的“感受相互性”和“空间重叠”的概念,是推进法庭空间理论再理解的引擎。由此而进,在法庭空间的理性、庄重、冷峻之外看到感性、活泼、暖心的价值,并看到不同案件纠纷类型适用不同法庭空间塑造的制度意义,可以提升司法活动的整体社会适应能力,增进司法的社会认同。
【英文摘要】 By observing the certain alternative practices of China's grassroots courtroom space, we would be able to explore a new theoretical framework for the space. From the perspective of environmental psychology and broader social psychology, the concepts of " feelings of mutuality" and " spatial overlap" embodied in the practices are an engine that promotes the reinterpretation of court space theory. As a result, seeing the values of sensibility, liveliness, and warmth outside the rational, dignified, and grim atmosphere of the space, and also seeing the institutional importance that the dispute types of different cases could apply different courtroom shaping, that could promote the social adaptability of judicial activities and enhance judicial social identity.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64566    
  引言
  本文讨论基层法庭的空间塑造。此空间主要指基层法庭的微观“环境”,如法庭的桌椅摆设、旗帜悬挂、四周装饰和地点选择(是否在法院内)。为使讨论较活跃并深化学理,本文又将法官的性别安排、协助法官司法的社会角色搭配和法官非司法的言行举止这些非物化的内容,定义为微观“环境”的一部分。如此定义,是因为在当事人的感知中,这些可视化的存在也会形成投射意义的环境影响,与前述物化存在互相融合,组成一体化的“空间”元素。{1}226-227
  环境心理学研究表明,具体的语言实践总是和周边物化状态、语言者生理条件、协助者社会身份条件、相关的附加活动举止等存在密切关联,其叙事、修辞,包括裹挟内里的策略,所有效果均在相互依赖中呈现。{2}41-45此外,周边空间的建构、安排、选择及协调,亦可视为叙事修辞的策略推进。{3}124-125这意味着,表达观点,传递信息,如果期待成功,表达者便会揣摩“空间”如何,或应使之如何。凭借语言展开(或说必须依赖语言展开)的基层司法活动自然不应例外。在法学界,以“说理”“推论”或“如何令人信服地叙述”为基本内容的司法话语总是一个研究焦点,且成果斐然。{4}只要法律规范被试图运用于社会实践,“一般”需要统摄“个体”(如纠纷或案件),这种话语便是必经手段之一[1]。故为司法话语的深入理解还应转向“空间塑造”的讨论。
  从中国的基层司法看,人们已非常熟悉表达现代司法理念的法庭空间:庄严的提示(如以国徽或国旗为标志的中心悬挂),威权的宣告(如以案台或座椅为典型的阶梯搭建及面积足够的厅室),肃穆的听觉视觉感受装点(如法槌、法袍)……所有这些,包括人物的“性别忽略”等,显然是在法院的围墙之内。{5}虽然中国以基层巡回司法机构(派出法庭)为典型的某些司法场景,如田间法庭、街道法庭,甚至有时通过“马背上”的方式来移动(如电影《马背上的法庭》所表现),还有女性模范法官温情不失端庄的办案风格等,但这些总是被认作条件简陋、人员不足,或不得已而为之的权宜替代,或被宣称为吃苦耐劳式的道德表达和责任担当的政治宣扬。{6}现代司法通常都注重构建富有内涵的空间概念,最高人民法院在制度上也作出了相应规定[2]。毫无疑问,作为人们理解“客观中立理性”的司法标配,这样的法庭空间有其意义,已经也将继续维护和提升司法的严肃性和社会认同。但关于基层法庭空间的观念,是否有可能找到一种新的思路作为补充,使其不同于或某种程度上偏离于等级式“性别忽略”的肃穆的标志,既走向互融模式,又能维护甚至更进一步提升社会认同的功能?
  针对本文所指的建筑装饰性“空间”,学界已有不少研究。研究大致围绕两个思路:第一,梳理历史。将曾出现过的各类法庭“建筑装饰空间”予以记载,分门别类,描述其一致性及差异性,追寻其渊源,编排其演化,并试图展示一定的法律现代性前进的印记。{7}第二,构建范本。主张伴随现代法治意识形态而来的理性是现代法庭建筑装饰空间设想的核心理念,从符号理论、仪式理论出发以凸显理性权威的意念。{8}{9}法学界和建筑装饰学界,总体看亦没有因为学科差异而有别样的类分(后者比前者更坚定认同法律现代性的理念)。{10}{11}{12}当然,有学者提出了争议性的观点。比如,批评主流“建筑装饰空间”的思想具有形式化的偏好,保守甚至疏离了社会民众,{13}高高在上。{14}也有学者认为一国法庭建筑应与国情有所适应,{15}特别是基层法庭。{16}但批评似乎总是浅尝辄止,依然存在理论提升的可能。尤为重要的是,批评者如被批评的对象一样,在“空间”概念上令人感觉稍是拘谨(仅关注物化环境)。
  针对本文所指的性别、社会身份及附加举止等人文化“空间元素”,学界以往也有过研究,有学者探讨了女性主义的法制建构意义或社会协同治理的功能女性在法律职业中的地位,{17}也有学者辨析陪审制的作用[3],或扩展至“社会大调解”,{18}思考体贴式执法的社会控制价值。{19}这些研究,自然涉及了当事人面对审判者的性别及其协作者社会身份,包括附加举止时会有何种感知,但似乎没有或极少有意识地触摸物理化和人文化结合的“复合法庭空间”,而进入这一概念,也许有益于深化问题的理解,丰富人们对于基层法庭执法的思考。
  本文尝试从中国的基层法庭空间实践入手展开分析。首先是因为转型时期的中国的司法实践具有复杂多样且紧跟随形势变化的特点,其中既包含执政党政法传统的因素,也有现代西方司法思想的影响,{20}甚至还有中国古代司法理念的遗风。{14}最有意思的是(本文将集中讨论的)有时有点另类,但也经常遭遇人们非议或引发争论的司法自我创新。这种自我创新在本文中被称为“另类实践”,“另类”之称是缘于其具有独特性,并且有意展现了主体的自觉性。本文相信,即法庭空间实践最终是以社会运作结果的成败来评判其意义,而且,这种成败反过来又会制约司法策略的定位与调整,甚至迫使实践者必须反思既定的追求和努力。
  从中国的基层法庭空间实践入手的另一原因是,法学讨论应尽力附着在具体经验层面才能得以深入,此说并非要“接地气”,或如此才能“有利于实践操作”,而是说惟其如此,在具体经验层面上才更可能理解“一个环境关系”的真实逻辑,有益于理论的推进。同时,本文期待通过中国的基层法庭空间实践,特别是本文所指的另类实践,细致地辨析司法参与者与空间的微观依赖关系,从而触摸司法空间构建的别样制度意义。
  一、如何实践
  本文讨论的经验样本,是中国基层法院一些法庭空间的活动故事,具体而言,是侧重调解的“盖碗茶活动”和调解审判并重的“法庭家庭化”。先看“盖碗茶活动”,其指由盖、碗、船构成沏茶器具的品饮活动。盖需入碗,盖既可保温,也可饮用时阻挡茶叶或用来拨动茶叶,因为盖的运用,碗倾向于小型,而船则指底盘,其意在承托以避免烫手。{21}民间盖碗茶虽然有变化,但大同小异。{21}整体来看,在基层法院操作中,盖碗茶是一个物质“核心”,环绕左右的还有其他衬托,如寓意特别的门窗,含义多样的桌椅,还有辅助性意向的一些摆设,基层法官的某些实践正是在这样的空间中展开的。
  以成都蒲江县人民法院为例。该法院在法院一楼大厅设立了“盖碗茶调解室”,其中一面墙,由12扇活动门板组成,随手可打开任何一扇,还有一面墙是楠竹墙,配有多种茶具摆放形态的图片,而茶台上摆放着铁观音、雀舌茶、花毛峰等茶品,周围置实木圈椅。{22}法官的设想是,12扇活动门板的意思在于提示当事人,“就算‘心有千千结’地走进来,总有一扇大门为你敞开,并让你化解心结走出去”,{22}而楠竹墙“暗示当事人要有竹一样虚怀若谷的精神”。{22}茶台及圈椅的摆设,包括室内饰品的摆放,则完全是法官结合自己与当地群众交往的经验,总结当地群众喜好的风格及方式做出的设计。法官称,个别领导提出的“高大上”建议被搁置了。{22}调解及案件的讨论,正是在这样一个以喝茶为中心的具体空间中逐步展开。蒲江县有上千年的种茶史,“一日不喝茶,浑身不自在”为蒲江人的口头禅,法官知道,民间人士沟通交流、商议事务的重要方式即为喝茶,你一言、我一语,矛盾便在喝茶中得以解决,正如该法院一位人士概括的,“好多人就是从这里板着脸进来,笑着出去的,然后就撤诉了……盖碗茶调解室是小投入,大收益”。{22}
  盖碗茶的空间实践也在不断丰富。以成都龙泉驿区人民法院为例,十陵人民法庭的法官认为,“空间”的法官性别氛围十分重要,某些家长里短的纠纷让女性法官解决会事半功倍,成立“女子法庭”,更易实现“一张笑脸相迎、一杯热茶暖心、一席话语释怀、一声慢走相送”。{23}“女性法官总能在细小处发现问题并帮助解决,柔性司法很受当事人欢迎呢”。{23}该法院还成立了以调解能手、深受当地群众欢迎的罗万龙法官名字命名的“万龙工作室”,让平易随和的名称氛围缓解原有的严肃拘谨的“法庭”感受,在饮茶过程中,更顺利地解决纠纷。{23}基层法官深知其与当地“能者”的互补性,有些基层法庭常常邀请“能者”参与纠纷解决活动。如新疆昌吉市人民法院大西渠人民法庭,有时会请清真寺理事或村委会主任参与调解,使环境气氛更易凝聚。{24}而前面提到的蒲江县人民法院,在家事调解室里,将磨子(碾压谷物成粉浆的农具)放在最易看到的地方,寓意一个家庭来之不易,亲属间应该且需要不断磨合,{25}同时,在调解室旁另设有母婴休息室及儿童看护室,墙面粉色、窗帘绿色,奶粉、小木马、尿不湿、儿童床、家庭合照一应俱全,可谓无微不至。法官设想,这样的休息室看护室是为了使带着孩子来到法院的当事人能安心、放心地办事。{22}如此,基层法院盖碗茶式的“物理空间”实践具有了丰富开放的图景。
  在盖碗茶实践中,法官扮演了双重主导角色。其一,依照法律规定负责召集并引导法庭活动的推进;其二,亲自为各方诉讼参加者沏茶送饮,营造轻松自然的现场气氛。例如,新疆昌吉市人民法院大西渠人民法庭庭长赵瑞琴,作为全国基层司法的模范典型,在“盖碗茶调解室”调解过一起离婚案件,召集当事人来到后,她不仅沏茶捧给当事人,而且指着调解室正面墙上的“和”字说,“和,就是和气、和睦、和谐”,与当事人坦诚交流;{24}如果遇到当事人之间僵持不下,赵瑞琴则不断在茶杯里续水,认真倾听当事人的陈述,脸上总是带着微笑。{26}赵瑞琴的一位同事称,“赵庭长就是从回族盖碗茶待客的习俗中得到启发的……用茶台替换法台,和风细雨地与当事人饮茶攀谈,直到解开当事人心里的疙瘩”。{24}显然,从当事人视角看,盖碗茶的“物理具体空间”增添了人物动态空间元素,轻松的气氛也增加了法官与当事人之间的信任,有利于调解的达成。
  当然,盖碗茶活动,主要针对基层司法中的调解,而调解毕竟是司法的一部分,基层司法实践中还有一类调解审判并重的“法庭家庭化”,家庭化意指进入法庭时仿佛进入了一个家庭。以广西南宁、柳州、防城港、百色、贵港、崇左6市的10个基层法院为例。作为试点,法官一般采用会议圆桌开庭,或通过会客厅调解,用“小办公”及家用式桌子或沙发代替传统的审判台。更有意思的是,他们用“丈夫”“妻子”等台签取代“原告”“被告”台签,旁边配有家庭常用的电脑、电视、书柜,以此使法庭的严肃融入家庭的温馨,缓解当事人紧张对立的情绪。{25}这些法院的法官们,还设立专门的探视室、心理咨询室、临时庇护所等,进一步让家事案件中的妇女儿童和老人感受关怀。{27}还有河南焦作市中级人民法院“李玉香家事审判工作室”,此工作室墙壁和窗帘均为粉色,气氛温馨,法庭布置有圆桌,“原告”“被告”等法律称谓亦被“丈夫”“妻子”“儿子”“父亲”“母亲”等亲属称谓所替代。{28}这间工作室设立了三个功能区:审判区、心理咨询区和保障儿童权益的观察室,{28}工作室法官、书记员均为女性,更加适宜家事审判。{28}河南商丘市宁陵县人民法院设立的家事审判法庭,配有圆桌、吊灯、沙发,一面墙上是“家事法庭”几个大字,对面则是“家和万事兴”,“原告”“被告”的桌签也是“夫”“妻”“父”“母”“子”等,甚至选法官时,要求必须已结婚,离过婚的不选,35岁以下不选。{29}河南新乡市红旗区人民法院,在家事纠纷审理过程中,有时还让当事人看电影、品茶,以营造打动感情的惬意氛围。{30}
  在法庭空间的家庭化中,法官的自我角色定位呈现多重性。广西基层法官认为,在法官身上,“人民法官讲法律”和“妇联干部讲情理”两条路线可联动起来,甚至你中有我、我中有你。{27}河南广受欢迎的李香玉法官相信,法官首先应该讲“公心”,但法官同样可以胸怀“爱心、耐心、细心、交心”。这位法官,将不同社会角色应具有的工作态度融合起来,称之为“五心工作法”,认为“家事审判不是简单的你输我赢,也不是黑白分明的谁对谁错”,而清一色女法官的“娘子军”可更好地体现角色多重的功效。{28}宁陵县法官说,审判调解时,完全可凭借“女性优势”,同时展开“课堂式”亲情文化教育,“拉家常式”调节法庭氛围。{29}
  上述基层法院的法庭空间实践在如下四个方面展开:第一,调整法庭中心空间的物理人文搭配,从而形成新颖的法庭中心空间感知体验;第二,将法庭中心空间和外部辅助空间结合起来,视后者为前者的必要补充,从而建立法庭内外感知体验的连续性;第三,充分利用静态元素和动态元素的互助机制,从而激活法庭空间感知体验的循环往复;第四,借助社会角色和性别的差异以增进感知体验的弹性。这四个方面的核心,指向了“亲近融洽”。
  二、为何实践
  这些法庭如此“偏离现代法庭空间建设标准”的实践,原因并非在于财力物力有限,能够营造如此丰富、颇为考究的物理和人员空间,说明这些法庭有依照现代标准法庭空间设置的物质条件。但这些法庭,为何在法庭空间设置上却做出了别样的安排?
  首先是源于当下的法官考核评价制度所内含的制度动力。对基层法院的法官而言,存在太多的理由使其努力在司法的初始阶段“迎合当事人”以解决纠纷。例如,无上诉即可结案,无上访即可轻松完成“维稳的政治任务”,同时,获得当事人的高度赞扬会使法官在体制内外都能获得实在的“职业收益”,或被评为模范法官而晋升,或被称为“好法官”而获点赞,同时,所在法庭及法院亦会备受颂扬。{31}上述所有法官实践均有这样的动力因素。制度动力是重要的,这种动力对大多数法官都是不可忽略的。但这种解释并不完全。因为,制度动力在此暗喻着法官利己的自我理性选择,而在某些法官的行动中,我们却未必仅能看到这种选择,这表明有另外的因素在发挥作用。上述法庭的“具体空间塑造”努力,便存在有别于利己“自我理性选择”的内容。基层法官自然关心自我得失,但同时也关心他者(当事人)的得失,当中实际上包含了一种利己利他交融的理念。
  其次则是“司法为民”的理念。“心里装着群众”“为群众解决困难”体现了人民司法的初衷和立场。这种解释当然是成立的,但依然略显笼统。“司法为民”作为一种意识形态,是思想感召、方向追求,亦为情绪激励,然而其中并不必然包含在具体语境中如何策略化、具体实操的工具考量。此外,即使心怀“司法为民”,也未必会出现有益有效的行动结果。而且构建标准化现代基层法庭空间,并非就无法“司法为民”。这一意识形态要求另外的理念作为必要的补充。或许有人认为,上述法庭布局明显偏离了现代法庭环境建设的用意,更遑论推进标准的现代司法宏愿,这种批评的动机同样可以理解。回顾中国基层法庭空间的建设过程,大趋势十分清晰,即不断改善基层法庭的办公条件,改变简陋、简易、随意、随性的状态。人们亦更多认为,法庭的“具体空间塑造”,无论用于调解还是审判,应朝向树立权威、彰显肃穆、令人敬畏的目标推进。{32}从二三十年的历史看,这种趋势和设想的确使中国基层法庭建设获益匪浅,亦使中国的基层司法面貌大为改善,也符合一般社会公众心目中的“法庭认同”。但这种批评的问题在于用宏观单一的视角消融了微观多元的视角。大多数基层法庭环境需要一种趋同化的模式,但这并不意味着每一个基层法庭环境必须如此。因为趋同化的模式并不能保证获得趋同化的效果。没有人会否认现代标准化基层法庭空间建设的意义,但具体到特定的某个“基层法庭空间”,其产生的司法收益可能会很复杂,不能用“都会如何”来预期。
  在前述各基层法庭空间建设中,我们发现,法官总是特别关注进入法庭的当事人的主观感受,并尝试通过改变当事人预设的刻板的法庭形象,营造差异化的微观环境。当法官摆上盖碗茶并给当事人端茶续水时,其显然是想将当事人置于一种新的法庭场景之中,而当法官在四壁墙上挂上颇富隐喻的竹子图画,镶嵌类似隐喻的活动门板,写上“和”字,布置舒适的圈椅、沙发、吊灯、圆桌,摆放“磨子”,换上“丈夫”“妻子”“子女”“父母”的台签,涂上温馨的物体颜色,他们显然亦在期待深化当事人对“新法庭”的异样的空间感觉。女性法官或社会贤达人士参与法庭调解,不仅使静态的空间增添了新的视觉元素,而且本身即为动态环境的重要因素。此外,法官的意识中,母婴休息室、儿童看护室,还有心理咨询室、临时庇护所等,均可成为新型具体空间的延伸,由此“新法庭”的异样的环境感觉便具有令人舒心的整体性。同时,法官进入这种空间,也会不由自主地改变对于自我身份的理解。当看到有别于等级化的桌椅摆放,还可茶叙话情,身处圈椅圆桌沙发,法官会心情放松并释放“设身处地为当事人着想”的意愿,柔化“法官形象”的冷硬层面。作为法庭的中心角色,法官以如此方式丰富“形象”的多样性,会使当事人与法官的交流更加生动,也更具善意,而这本身也会添加微观法庭空间的新元素。显然,这里能够体会到一种复杂的“感受相互性”,“感受相互性”意指参与某一活动的各方主体总会不知不觉地重视、反馈、交换彼此微观的感知获得,并从这种获得中不断做出必要的调整。这一“相互性”传递了一个信息:亲和力(主要由法官表达)应贯穿始终,这种亲和力不是单方面的施与,而是互动凝聚。因此,法官在新的微观环境中有意收敛了“裁断之官”的威严,在依然享有对话主导权之际,也展示出“平等对话权利”。与此相对,当事人提升了主体权利的自信,且在依然知晓面对的是“裁断之官”之际“踊跃参与对话”。也因此,感知、感觉、认识的互通有无随之建立,“亲和力”随之实现。如果这种“相互性”是真实的,则无论制度动力的思考,还是“司法为民”的判断,当然包括直接批评的态度,其中包含的或多或少却是“单向性”的概念。“单向性”意味着,对基层法庭空间的总体思路是从法官出发,以法官为核心,是“从法官到当事人”而无回溯。这是自上而下,不是“彼此共同”。
  前述基层法庭的空间建设具有明显的“环境重“自我实践”的情景元素,倾向于观察对象自叠”属性,原本属于单一特性的空间被赋予了多种特性。通常情况下,法庭与民居客厅、母婴室、阅览室等由于功能的不同,其空间设置也具有很大的不同,人们也正是基于功能的差异需要而将其分类。但某些情况下,在一个主要功能中配置其他功能,适度融合不同的环境特性,亦可增进不同功能的各自效果,使人产生一种别样的感受。这就是为什么人们有时可在办公室里布置花草盆景,在餐厅里陈设壁画装潢,在健身房里播放音乐,在游戏室里装饰绚丽的灯光……显然,上述法院的法庭,其环境主要特性依然存在,但法官移入了不同的环境属性,于是进入法庭后的当事人既能感受多种环境的功能,又能增加对法庭裁判属性的接受,叠加的正面效应显而易见。
  在这里,我们可以发现,无论是制度动力,还是“司法为民”,实际上或多或少预设并固守了“环境单一”的理念。法庭就是法庭,这里只有安静、严肃、端坐、直视,周边环绕的只能是纯色高墙、方正摆设、威式制服和性别硬朗的人物。这是断然裁切,不是“包容多样”。上述基层法庭的法官在职业空间和他类空间(如日常生活空间)之间开拓了一种新型理解,体现出了一种空间建构的辩证思路。而他们所以如此,展示“感受相互性”和“环境重叠”的理念,是因为其拥有微观反思性的态度和愿望,同时,基层法官也需要建构更具活力、更具针对性进而更有效地解决具体问题的司法环境。
  三、法庭还是“家庭”
  中国基层法庭空间另类实践的重要特点,在于隐含了“家庭”的寓意。实际上,“感受相互性”和“环境重叠”的词语也从某个角度指向了“家庭”。于是,人们不禁要问:大多数人为何认为“法庭就只能是法庭的样子”或“法庭的空间设置不能和其他尤其是家庭设置相混淆”?进一步,这样的观念存在什么问题?
  首先,对于具体空间,讨论其特性,一般人包括法学理论家总是站在一个“客观视角”,这种“客观视角”暗示了一个前提,即认识者自身通常没有利益、情感、需求置于其中。比如询问大多数路人,“法庭应该是何种样子”及“家庭应该是何种样子”,这些路人因为没有即时的利益、情感和需求投入,故回答极易是“法庭应威严,体现理性和权威”“家庭应温馨,体现情感和互爱”。这种回答,通常源自一般化的知识传授,或得自于自己观察性的经验感知。“客观视角”正像当代法学理论已讨论的,因为没有“参与”和“自我实践”的情景元素{33}13-14倾向于观察对象自在属性的大致认定,将观察对象的复杂性隐去不论。这意味着,如果真正进入法庭或家庭,“客观视角”转换为“主体实践”的视角,具体而言融入即时的利益、情感、需求,情况或许会发生变化。有人当然还会认为“法庭只能是威严的”,“家庭就该温馨”,但也有人会疑惑,“为何法庭必须是衙门式的,而毫无温情可言?”“为何家庭必须是温馨的,而没有严父虎妈?”由于主体实践的视角包含了利益、情感和需求,显然会使关于“法庭”及“家庭”的感知出现分化,既会保持甚至更严格区分两者,也会将两者互融,甚至将两者置换。
  当然,无人否认,“客观视角”中的对象属性知识或经验感知和某类“主体实践”的视角体验存在着勾连关系,这就是,其为某类“主体实践”视角认知的真实表达,亦可谓之这类身份视角的利益、情感、需求的体现。但此种勾连关系,一般只是揭示了一种“初始性”。如同建造一个房子,初始指向了“居住”,没有其他。故建造法庭,最初的主体实践视角中的利益、情感、需求,自然朝向了庄重、威严、等级(裁判者最高)以利于中立权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美〕戴维·迈尔斯.社会心理学(第11版)〔M〕.侯玉波,乐国安,张志勇,等译.北京:人民邮电出版社,2016.
  {2}〔美〕保罗·贝尔,等.环境心理学(第5版)〔M〕.朱建军,吴建平,等译.北京:人民大学出版社,2009.
  {3} Piyel Haldar. The Function of the Ornament in Quintilian, Alberti, and Court Architecture〔M〕//Costas Douzinas and Lynda Nead(eds.). Law and Image: the Authority of Art and the Aesthetics of Law. Chicago: The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 1999.
  {4}陈金钊.法律修辞方法与司法公正实现〔J〕.中山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2,(5):152-160.
  {5}卫霞.试析当代中国法庭仪式的文化涵义〔J〕.华北电力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4,(5):78-80.
  {6}江帆.法庭空间与司法公正——从一个基层法院法庭设施的改善说起〔J〕.比较法研究,2000,(1):110-112.
  {7}张维.物化的法治文化研究——以法院建筑为例的综述研究〔J〕.法制与社会,2016,(12):114-115.
  {8}舒国滢.从司法的广场化到司法的剧场化——一个符号学的视角〔J〕.政法论坛,1999,(3):12-19.
  {9} Oscar G. Chase and Jonathan Thong. Judging Judges: The Effect of Courtroom Ceremony on Participant Evaluation of Process Fairness - Related Factors〔J〕. Yale Journal of Law & Humanities, Vol.24,2012:221-245.
  {10}李宁,齐宁超.公正的象征、威严的体现:法院建筑室内设计的几点思考〔J〕.室内设计与装修,1998,(5):52-55.
  {11}卢新.地方小城市法院建筑的设计初探〔J〕.吉林建筑工程学院学报,2009,(6):47-50.
  {12}李朝霞,倪明.国内外中小型法院建筑研究现状分析〔J〕.山西建筑,2010,(25):3-4.
  {13} Glenn W. Ferguson. To Robe or Not to Robe?- A Judicial Dilemma〔J〕, Journal of the American Judicature Society, Vol.39,1955:166-171.
  {14}张卫平.建筑与法治理念〔J〕.法学,2002,(5):3-5.
  {15}赵明胜.我国法院建筑的法文化分析〔J〕.西安建筑科技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5,(6):57-61.
  {16}李欣,丁炜.基于公共空间质量提升的人民法庭建筑设计改进策略〔J〕.建筑与结构设计,2017,(3):51-53,57.
  {17}李傲.法律领域中的社会性别主流化:现状与前瞻——“亚洲地区性别与法律比较研究”首届研讨会综述〔J〕.妇女研究论丛,2007,(1):67-69.
  {18}龙宗智.关于“大调解”和“能动司法”的思考〔J〕.政法论坛,2010,(4):98-105.
  {19}《方圆》编辑部.专家:柔性执法更加符合人性〔J〕.方圆,2016,(13):75.
  {20}曲颖.法院建筑的人文解读〔J〕.人民司法,2006,(1):60-63.
  {21}王家年.盖碗与盖碗茶文化〔J〕.贵州茶叶,2015,(2):55-56.
  {22}夏旭东,刘方祺,刘冰玉.亲民暖心的“盖碗茶调解室”〔N〕.四川法制报,2015-09-11(B5).
  {23}晨迪,杨永赤.快速!巡回法庭就设在消协楼上轻松!摆起盖碗茶调解民事纠纷〔N〕.成都日报,2014-08-26(3).
  {24}王书林,唐娜,彭涛.赵瑞琴和她的“盖碗茶”调解室〔N〕.人民法院报,2014-03-18(4).
  {25}陈曦.四川省蒲江县:诉讼服务也亲民法院有间“盖碗茶调解室”〔EB/OL〕.http://sc.people.com.cn/n/2015/0910/c345509-26323797.html, 2015-09-15/2018-04-04.
  {26}张雷,等.喝茶办案:赵瑞琴和她的盖碗茶调解室〔EB/OL〕.http://news.cnr.cn/native/city/20141224/t20141224_517205045.shtml, 2014-12-24/2018-04-04.
  {27}费文斌.广西全面推动家事审判改革试点工作〔N〕.人民法院报,2016-04-05(1).
  {28}韩章云.河南成立首个家事法庭专断家务事〔EB/OL〕.http://www.chinanews.com/sh/2016/04-21/7843491.shtml, 2016-04-21/2018-04-04.
  {29}段伟朵,赵栋梁.这个法庭不寻常用心裁判家务事:河南首个家事法庭两年审案600余件〔N〕.大河报,2016-04-07(A09).
  {30}刘子阳.全国百佳法院试点家事审判改革:家事案注重感情修复不再“一判了之”〔N〕.法制日报,2016-09-16(03).
  {31}宁静波.法官与法院的产出效率问题与对策——基于基层法院的实证分析〔J〕.山东师范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13,(3):116-126.
  {32}姚建宗.法治:符号、仪式及其意义〔J〕.河南政法干部管理学院学报,2000,(2):47-53.
  {33} Ronald Dworkin. Law’ s Empire〔M〕. Cambridge: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1986.
  {34} Richard A. Epstein. Simple Rules for a Complex World〔M〕. Cambridge: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1995.
  {35}刘勋.庭审老照片见证法治进步不断前行〔EB/OL〕.http://mini.eastday.com/a/171005094325865.html, 2017-10-05/2018-04-04.
  {36}〔美〕 S. E. Taylor, L. A. Peplau, D. O. Sears.社会心理学(第10版)〔M〕.谢晓非,等译.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04.
  {37}方乐.司法经验中的生活体验——从典型女性法官形象切入〔J〕.法制与社会发展,2012,(5):28-46.
  {38}范愉.委托调解比较研究——兼论先行调解〔J〕.清华法学,2013,(3):57-74.
  {39}孙科炎,程丽平.沟通心理学〔M〕.北京:中国电力出版社,2012.
  {40} Christopher E. Smith. Law and Symbolism〔J〕. Detroit of College of Law at Michigan University Law Review, 1997:935-953.
  {41}佟金玲.司法仪式研究(博士论文)〔D〕.中国知网博士论文库,2011:1-138.
  {42} Robert A. Kessler. The Psychological Effects of the Judicial Robe〔J〕. American Iamgo, Vol.19(1),1962:49-59.
  {43}屈浩然,寿民.法院建筑设计(下)——法院建筑的性格〔M〕//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建筑师》编辑部.建筑师21.北京: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1985.
  {44}〔英〕皮卡德.建筑师手册〔M〕.曹娟,商振东,译.北京:中国林业出版社,2010.
  {45}〔德〕布克哈德·弗勒利希.混凝土建筑设计与施工〔M〕.姚菘,译.北京:中国电力出版社,2006.
  {46} Judy Rudal. What was Behind me Now Faces me: Performance, Staging, and Technology in the Court of Law〔EB/OL〕.https://www.eurozine.com/what - was - behind - me - now - faces - me/,2007-05-02/2018-04-04.
  {47} Julienne Hanson. The Architecture of Justice: Iconography and Space Configuration in the English Law Court Building〔J〕. Architectural Research Quarterly, Vol.1(4),1996:50-59.
  {48} Oliver W. Holmes. The Path of Law〔J〕. Harvard Law Review, Vol.10,1897:457-478.
  {49}〔美〕科林·圣约翰·威尔逊.关于建筑的思考——探索建筑的哲学与实践〔M〕.程玺,译.武汉:华中科技大学出版社,2014.
  {50}王亮,张萌.吉林当代建筑概览〔M〕.长春:吉林大学出版社,2014.
  {51}李拥军.司法仪式与法律信仰主义文化的建构〔M〕//曾宪义.法律文化研究(第2辑).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6.
  {52}易军.诉讼仪式的象征符号〔J〕.国家检察官学院学报,2008,(3):90-97.
  {53} Judith Resnick, Dennis E. Curtis and Allison Tait. Constructing Courts: Architecture, Ideology of Judging, and the Public Sphere〔M〕. Anne Wagner and Richard K. Sherwin (eds.). Law, Culture, and Visual Studies. Berlin: Springer, 2014.515-545.
  {54}〔美〕杰罗米·弗兰克.初审法院——美国司法中的神话与现实〔M〕.赵承寿,译.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7.
  {55}方乐.法袍、法槌:符号化改革的实际效果〔M〕//苏力.法律和社会科学(第1卷).北京:法律出版社,2006.
  {56}刘原,谭宇鹏.中小型法院建筑设计特征分析〔J〕.住宅与房地产,2017,(12):100.
  {57} Charles M. Yablon. Judicial Drag: An Essay on Wigs, Robes and Legal Change〔J〕. Wisconsin Law Review, Vol.70(5),1995:1129-1153.
  {58} Richard Zorza. The Self - Help Friendly Court: Designed from the Ground Up to Work for People Without Lawyers〔M〕. Williamsburg: The National Center for State Courts, 2002.
  {59} Michael Kammen. Temples of Justice: The Iconography of Judgment and American Culture〔M〕//Maeva Marcus (ed.), Origins of the Federal Judiciary: Essays on the Judiciary Act of 1789. New York: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1992.248-280.
  {60}苏力.司法制度的合成理论〔J〕.清华法学,2007,(1):7-19.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64566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作者其他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