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知识产权》
网络时代知识产权保护的利益平衡思考
【英文标题】 Thoughts on Gains Balanced of IP Protection in Networked Age
【作者】 陶鑫良【分类】 知识产权法
【期刊年份】 1999年【期号】 6
【页码】 18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87403    
  时代的列车,已经驰骋在网络空间的原野上,不管您拿的是软卧票还是硬座票;历史的航船,已经驶行在知识经济的洋面上,不管您坐的是头等舱还是五等舱,站在世纪之交的历史制高点上,我们看到的是“科技进步超速化,知识信息网络化,经贸活动全球化,交通规则国际化”的时代风景线。虚拟空间正在淡化着地理空间,网络环境正在孕育着知识经济,展望即将到来的二十一世纪,新世纪将是知识经济时代,将是网络环境世界。
  “知识经济必然、而且已经带来知识产权保护上全新的问题。而这些新的问题,又集中在网络的应用上。”网络技术背景的出现,知识经济时代的到来深层地改变了信息复制、知识传播的速度与频度,深刻地改变了知识创新和知识扩散的强度与密度。给知识产权专有性、地域性、时间性等传统特征带来了巨大冲击和全面革新,从而也给知识产权保护的利益平衡及其法律规制带来了时代问题和世纪课题。笔者认为:知识产权保护制度,是为了促进知识创新与知识扩散,进而推动全社会的科技进步、文化繁荣和经济发展而建立与健全起来的法制规范体系。知识产权保护制度的基石是相关各方,尤其是权利人与社会公众之间的利益平衡。知识产权保护制度旨在通过适度保护智力成果完成者及其合法继受者依法享有的经济权利与精神权利,禁止或者限制不劳而获,无价而取的“搭便车”行为,维持利益平衡,从而激励知识创新和知识扩散活动。
  知识产权保护是知识创新、知识扩散的函数:
  知识产权保护=f(知识创新、知识扩散)
  而知识产权保护的力度应当随着知识创新的强度与频度成正比,应当随着知识扩散的速度与密度成反比。随着知识创新和知识扩散之科学背景与技术手段的动态变化,作为知识产权保护制度之基石的利益平衡状态也必然会发生相应的动态变化,很可能从原有的平衡状态走向失衡状态,这就需要重新调整知识产权保护制度,使之因应于新的知识创新与知识扩散的技术背景,使之因应于新的权利调制和利益调和的社会现实。这样才可能使知识产权保护制度继续成为科技进步、经济发展、文化繁荣的度量衡和公平秤。网络技术背景使知识创新和知识扩散的强度与程度有了几何级数的提升,特别是传统知识产权保护的“地域性”特征因此正在迅速地淡出,知识产权保护标准国际化的走势正在使全世界几乎成为知识产权保护的单一“地域”,因此也进一步保障和扩张了知识产权权利人的利益,传统知识产权保护制度的原有的利益平衡已为之打破,亟待需要因应调整来实现新的利益平衡。网络时代知识产权保护制度应当充分考量保护权利人的知识产权与保护社会公众合理权益之间的利益平衡,应当充分考量保护工业发达国家及其企业知识产权优势和保留发展中国家及其企业合理发展空间的利益平衡,应当充分考量发生权利冲突的知识产权权利人之间的利益平衡。
  一、知识产权保护因应知识创新、知识扩散的历史轨迹
  知识创新、知识扩散的速度与程度决定知识产权保护的社会需要程度和法律支持力度。 科学技术的进步在人类历史上有一个逐步加速的过程。知识创新与知识扩散也有一个相应的加速过程,知识产权保护也因应有一个逐步加强的过程。人类已经跨越了几千年的农业经济时代,又跨越了几百年的工业经济时代,正在步人知识经济时代,在不同历史时代的知识产权保护是不同的。农业经济最渴望的是土地资源和劳力,工业经济最渴望的是自然资源和货币,知识经济最渴望的是知识产权和高科技。在农业经济时代的几千年中,经济竞争主要取决于土地资源的配置,生产力发展主要依靠体力劳动的投入,长时间内科学技术水平低下和发展缓慢,使得知识创新和知识扩散都处于低速状态。所以,在漫长的几千年岁月中基本上没有建立知识产权保护制度的社会需求,虽其后期出现过零星的萌芽状态的知识产权保护规章或判例(例如1474年威尼斯城市共和国的世界上第一部专利法雏型),但并没有形成系统的社会规范或社会制度。在工业经济的几百年中,科学技术的不断进步逐渐推进了科技活动的社会化发展和生产活动的科技化发展,科学技术和自然资源、货币资本共同成为了市场竞争和经济发展的主要因素,科学技术明显成为生产力,知识创新和知识扩散速度逐步加快。在几百年的工业经济时代,对应于科技进步不同阶段的知识产权保护之需求,知识产权保护制度得以萌生并逐步强化。例如因工业革命进程引发的、自1624年英国《垄断法》肇始而逐步推广于世界的专利保护法律制度等等。作为知识产权保护制度三大传统支柱的专利、商标、版权保护法律制度,在工业革命进程中通过各国国内立法和签订国际条约而逐步成型。
  二十世纪下半叶以来,尤其是八十年代以后,由半导体芯片技术和计算机软件技术“软硬”兼施,珠联璧合所推动的计算机技术的迅速崛起引爆了全世界范围内的以高科技产业的迅疾发展为特征的超工业革命,尤其是跨世纪前夕的几年中,Internet的迅猛发展,为知识创新和知识扩散之速度和程度的几何级数的提升提供了坚实的技术条件和科学背景。近二十年来,以计算机技术为前导,在几乎所有的科学技术领域内都出现了一个又一个新的飞跃,计算机软件技术和硬件技术的迅猛发展促成了当代科技进步的超速化。由于科技进步的超速化,引来了当代的知识信息网络化、经贸活动全球化和交通规则国际化,通讯技术和交通技术的现代化与超时代化的进步,尤其是Internet的风靡全球,已经超能地压缩了空间和时间,使人们在通讯上几乎形成“零距离”,在交通上已经形成了“微距离”。由计算机技术编织的Internet这张神奇的信息网络已经把我们这个蔚蓝色的星球“一网打尽”,使人类居住的这个星球真正成为了一个小小的知识经济形态的“地球村”,也造成了这个“地球村”里越来越复杂的经济和社会关系。在“地球村”里,贸易、科技、文化的“交通”依靠通讯和交通的现代化手段和随着知识创新和知识扩散的超速度,变得日益繁忙,而且车流如潮,车速似箭,为了防止撞车和塞车,“地球村”里需要建立和强化公共“交通规则”。GATT的乌拉圭回合五年半前“拍板成交”和WTO近年来的日益发展就体现了人类这一共识。世界性的知识产权保护制度是知识经济时代“地球村”公共交通规则之最重要的组成部分。诚如世界经济与发展组织(OECD)在其《以知识为基础的经济》专题报告中所称:知识经济时代的主要特征之一是“知识的日益被编码及其通过通信系统和计算机网络的传输,导致了信息社会的出现。”而“知识经济的显著标志之一,是认识到知识扩散和知识创造同样重要”。计算机技术是知识编码及其通信与网络传输得以实现的前提条件和基础工具,是知识创新和知识扩散的技术手段和系统背景。可以说,是计算机技术等因素引爆了二十世纪后期的知识创新巨浪,是计算机技术支持和维系的国际互联网络(Internet)引爆了跨世纪的知识扩散大潮,也因此引发了知识经济时代和网络技术背景的知识产权保护的历史性变革和时代性需求。
  二、网络时代伊始的知识产权保护的特征
  站在二十一世纪的门槛前,站在知识经济时代的台阶上,可以注意到网络环境伊始的知识产权国际保护的时代特征表现为:知识产权保护范围扩大化,知识产权保护标准国际化,知识产权保护水准高程化。法宝
  知识产权保护范围扩大化一方面表现为当代知识产权法律制度不断深入和扩大保护传统的专利权、商标权、著作权及邻接权,而且已经将计算机程序、集成电路布图设计、由技术秘密与经营秘密构成的商业秘密、商品化权、植物新品种等等都列为知识产权法律保护的对象,科学发现权、发明权和其他科技成果精神权利也成为了知识产权大家族中的成员,已经几乎将所有的智力成果尽数置于现代知识产权的保护伞下,而国际计算机互联网络(Internet)等新技术的迅猛发展又正在开拓知识产权保护的新领地,例如为探寻解决Internet网络环境下数字技术应用方面的著作权深入保护而于1996年12月缔结(但至今尚未生效)的《WIPO版权条约》和《WIPO邻接权条约》中又增加了一大批版权保护的新客体,增列了一大批过去不受版权法保护的新权利。知识产权保护范围扩大化的另一方面表现为网络技术背景条件下沿袭传统知识产权,尤其是沿袭传统著作权的法律规制,不顾网络环境中知识创新,尤其是知识扩散的全新特点而产生的“旧瓶装新酒”式的知识产权扩张、尤其是“数字版权”扩张倾向。这一扩张倾向不能因应知识创新、知识扩散的新形势,在这方面已经开始酿成了知识产权保护的利益失衡。
  知识产权保护标准国际化的表现为各国知识产权法律的制定和修改基本上都从早期的各行其是发展到后来的求同存异,再发展至今天的趋同化异。当然,知识产权法都还是国内法,各国立法自主、主权独立。但是,科技进步超速化、知识信息网络化、经贸活动全球化、交通规则国际化的大背景和大趋势,使得各国的知识产权法律的保护标准越来越趋向于国际性协调规范,尤其趋同于TRIPS协议。而知识产权国际公约、条约及其组织也越来越趋向全面化、实效化和可操作性。如果说当年的《保护工业产权巴黎公约》、《建立世界知识产权组织公约》等较多还只停留在君子协定、纸上约束的阶段;那么,已纳入WTO体制的TRIPS协议则已具有更大的覆盖面。相当的强制力和很好的操作性。而网络技术背景的出现,电子商务的崛起,使得知识产权保护标准国际化,知识产权保护法律趋同化几乎无可避免。以虚拟空间和网络环境为标志的新时代的知识扩散和信息传输方式,使得知识产权保护传统本质特征之一的“地域性”特征正在发生本质上的嬗变,实质上正在逐步弱化和迅速淡出。
  知识产权保护水平高程化表现为如TRIPS协议中所确定的当代国际知识产权保护新标准的最低水平线,更多地满足和反映了工业发达国家的要求,在一些方面超越了许多发展中国家目前的科技、经济、社会发展水平,对包括中国在内的发展中国家来说仍然是偏高的。在GATT乌拉圭回合TRIPS协议谈判过程中,确曾出现过工业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之间的激烈的针锋相对的“南北战争”,但最后趋同化异,终成协议。众所周知,在最终的协议上发展中国家的让步更大,这固然是综合国力在知识产权谈判桌上的反映,但同时也表现出发展中国家富有合作精神和建设性。
  世界各国顺应知识产权保护标准国际化的历史潮流,大都已经着手和势将继续在以TRIPS协议及其他知识产权国际新条约的大构架下修改和完善本国的知识产权保护法律制度,以共同建设二十一世纪的国际知识产权保护制度大体系。一方面,占有相对科学技术高地和拥有更多知识产权资源的工业发达国家及其企业籍此谋求巩固既得利益和扩大相对优势;另一方面,发展中国家及其企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法小宝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87403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