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当代法学》
作为概念的“经济法”
【副标题】 聚焦于“经济法”语词的多视角研究【英文标题】 Economic Law as a Legal Concept
【作者】 肖江平【作者单位】 清华大学
【分类】 经济法【中文关键词】 经济法概念;经济法范畴;经济法定义
【英文关键词】 concept of economic law;category of economic law;definition of economic law
【文献标识码】 A【期刊年份】 2004年
【期号】 1【页码】 48
【摘要】 “经济法”是经济法学中最重要的基本概念。“经济法”的概念研究是经济法学总论研究的重要课题之一。对作为概念的“经济法”,从学术史、语言学和逻辑学等视角进行了语词缘起、范畴定位和文字训诂等三个方面探讨,并为经济法本体论和经济法学科论的基本范畴研究提供了相应的思路、方法和理论基础。
【英文摘要】 Economic law is the most important and basic concept in economic jurisprudence.In the visual angle of academic history,linguistics and logics etc.,this paper studied the origin,category of Economic law,the commentary on classics.This paper provides the approach,methodology and theoratical basis for the study of category in the economic law ontology,subject theory of economic jurisprudence.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4229    
  
  概念是学科理论体系的基础,镶嵌于学科名词之中的概念对学科而言更是基础之基础。也正因为(但不仅仅)其基础性地位,镶嵌于学科名词之中的概念也常成为该学科研究的焦点之一,如“心理”之于心理学,“光”之于光学,“法”之于法学等。“经济法”之于经济法学也没有成为例外。法学界对“经济法”一词的理解虽已经具有了较大的共识,但这种共识并没有受到重视,而其中的一些分歧却被某些印象放大了。这种放大了的印象因其不确定性和非真实性,不同程度地导致了对经济法学理论体系的非肯定性判断。另一方面,经济法学的诸多理论都是直接或间接地以“经济法”为逻辑源头的。厘清“经济法”概念的认识,还有助于提炼、扩大和经济法学界的共识,因此,该主题的研究具有多重的价值。本文将着重从语词缘起、文字训诂、范畴定位等方面对作为概念的“经济法”做多维度的探索,以期为经济法本体论和经济法学科论的范畴研究提供相应的理论铺垫和逻辑前提。
  一、“经济法”原初语义探源
  福柯在论述话语背后的文化涵义时强调:“特定的话语背后,总体现着某一时期的群体共识,一定的认知意愿。”{1}(P5)在最初提出“经济法”语词时,赋予其何种原初意义,正是探讨作为概念的“经济法”中需要首先解决的问题。这种原初意义,可能含有本学科的“文化人类学”信息,并可能具有一定程度上正本清源的功用。
  以目前文献所及,“经济法”的语源可以追溯到1755年出版的《自然法典》。法国学者摩莱里(Morelly,1720—1780)在其《自然法典》第四篇“合乎自然意图的法制蓝本”中首次使用了“经济法”一词。从《自然法典》全书特别是“分配法或经济法”部分的内容、编列次序及其相应的阐释,摩莱里至少赋予了“经济法”以下涵义:(1)经济法实质上是分配法,是关于“自然产品或人工产品分配”的法律规范;(2)经济法的宗旨在于“从根本上消除社会恶习和祸害”,{2}(P3)从而促进理想社会的实现;(3)经济法具有仅次于宪法的崇高地位,是“基本的和神圣的法律”。{2}(P3)1842年,法国学者泰·德萨米(T.Dezamy,1803—1850)在摩莱里思想的基础上加以发展,他提出:经济法就是用来实现其按比例分配思想、建造未来社会理想模式——公社宫、构造产品统计和分配的政治经济体制的重要分配制度。{3}(P30—41)
  被一些观点认为经济法“在法律意义上的首次使用”[1]{4}者——法国学者蒲鲁东(P.J.Proudhon,1809—1865),在其1865年出版的《论工人阶级的政治能力》中使用“经济法”时着重强调:法律应该通过“普遍和解”的途径解决社会生活的矛盾,但如果不改组社会,“普遍和解”就无法实现。构成新社会组织基础的就是“经济法”,原因在于公法因其易于导致过多限制经济自由的危险,私法因其无法影响经济活动的全部结构,都无助于实现这一目标。所以,社会组织应建立在“作为政治法和民法之补充和必然结果的经济法”基础上。{5}(P2—3)
  这三处语典是目前文献所及的“经济法”词源。[2]如果将《自然法典》中“经济法”的涵义与当代经济法学研究的最新进展相映照,其“经济法是分配法”的思想已经具有了非常卓越的前瞻性!这一思想甚至还可以认为是后来许多关于经济法实质上是分配法观点的“源头”。[3]德萨米提出的按比例分配的思想,在公平价值取向上融入了效率取向的因素。如果将“按比例分配”作扩大理解,已经是当代经济法学有关经济法价值、宗旨、功能研究中前沿的见解了。
  认为蒲鲁东的“经济法”概念基本上是在法律意义上使用的观点,[4]大多以其不仅从抽象的意义上界定经济法的基本特质,而且从法域归属上将其界定为公法与私法的“补充和必然结果”。蒲鲁东认为经济法是能够实现社会的“普遍和解”的社会组织制度的基础的思想,不仅大大提升了经济法效力的地位,而且其中还暗含着对经济法协调性特质的理解。他似乎认为,经济法的最高宗旨和社会功能亦在于克服传统社会生活的矛盾及传统解决手段的两极弊端。现在看来,普鲁东当时所期待的“普遍和解”虽然可能是一种空想,但是试图从制度设计中克服传统法律价值取向的两极化弊端,解决社会矛盾中的两极现象进而实现两极的协调,即使在150年后的当今社会,亦不失为极有价值的创见,并应当成为制度设计的价值取向。
  在上述分析的基础上,最早或早期使用“经济法”一词的学者们,至少形成了对“经济法”如下基本见解:“经济法”是“法”而不是“法律”;被称为经济法的那些规范在其价值、宗旨、功能上有着不同于自然演进的、自生的特点,它更多地是构建之法,是用来重新分配“自然产品或人工产品的分配”,以“从根本上消除社会恶习和祸害”并实现社会“普遍和解”之法;是用以解决传统的“作为政治法和民法”这种二元结构之“补充和必然结果”的新类型法。“经济法”一词的早期使用者的这些见解,早已超越了将经济法理解为“经济的法”的学术层次,其境界远非“有关经济的法”之类的认识可以企及。当这些早期学者的思想体现在19世纪末期美国《谢尔曼法》和20世纪初期德国的《关于限制契约最高价格的通知》、《确保战时国民粮食措施令》、《战时经济复兴令》、《煤炭经济法》、《钾素经济法》、《防止滥用经济力法令》等法律之中时,我们不能不钦佩经济法学先哲们思想的魅力和感叹经济法产生的经济社会之必然!这些在100多年至200多年前“经济法”最初使用时所达到的思想高度,并没有很好地在后来的学术演进中成为经济法学的基点,也并没有获得同样速率地发展和拓进,这是值得深思的。这也反衬出经济法学史特别是学术史研究的急迫性。
  二、“经济法”还是“经济的法”:范畴定位问题
  一些观点借用汉语“经济”的多义,认为经济法不过就是“有关经济的法”,并以此作为批判经济法是独立部门法的论据。的确,汉语和一些外语中的“经济法”有一种理解是“有关经济的法”。但是,作这种理解时多用于生活语汇或日常语汇,顶多是在法律实务中用以概述法律时使用,而不是在学术语汇中。前文中探讨摩莱里、德萨米和普鲁东在最初和早期使用“经济法”的情形及其涵义,已经表明,他们的“经济法”并不是“有关经济的法”的含义。恰恰相反,“经济法”原初的范畴定位就是同类法律规范总称的部门法范畴,而不是定位于概指“有关经济的法”的法律范畴。
  某些外语同样存在着如同汉语一样的构词法和相应的多义现象,可能成为“经济法”在一些外语中并存两种或多种理解的原因之一。德文中“wirtschaftrecht”究为何义,是否能直译为“经济法”,曾有争议。有人认为是指“经济法规”、“经济管理法规”或统译为“经济的法”。从通俗语汇上看,译为“经济法规”或“经济的法”似无不妥。但当20世纪初期德国制定了一批以经济统制、干预为要旨的经济类法规,并且其中蕴含着大量的重新界定国家的经济职能、赋予国家干预经济运行权利和义务的法律规范时,wirtschaftrceht就被用来概指这一类法规。因此,“经济的法”或“经济法规”是wirtschaftrceht脱离通俗语汇后的第一次抽象。随着对这类法规的法学研究的深入,wirtschaftrceht逐渐脱离了概指法律法规而演变成为一类法律规范的总称的部门法意义上的概念——“经济法”。这是wirtschaftrceht在语汇上的第二次抽象,并成为法学意义上的学术语汇。在严肃的法学著作中使用wirtschaftrceht一词时,它应是属于纯粹的部门法范畴,而不属于法律范畴,尽管在生活语汇或者法律实务中常归属于法律范畴。这种因为专业性研究而使某个名词渐渐脱离了其构词法上的原初本义而具有新义,并使通俗语汇与专业语汇严格分野的语言现象,在语言学经验素材中是不乏其例的。[5]
  wirtschaftrceht学术语汇涵义的定型与早期经济法学研究之间关系在不少的国家都可以获得实证上的支持。正是由于德国早期经济法学者鲁姆夫(Rumpf)、阿·努斯鲍姆(Nussbaum)、赫德曼(T.Hedemann)、卡伊拉(Ceiler)和哥特斯密特(Goldschmidt)等一些卓有成效的研究及其具有深远影响的成果,才实现了wirtschaftrceht成为部门法范畴中的一个概念——“经济法”。德国的经济法学说传人法国后,在c.尚波、B.谢诺、G.法尔雅、J.阿尔梅等法学家的努力下,到20世纪70年代末逐步确立了作为部门法范畴的“经济法”——droit economique,[6]并实现了“经济的法”(droit de l’ec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法)米歇尔·福柯.性史(M).上海:上海科学技术文献出版社,1989.
{2}(法)摩莱里.自然法典(M).黄建华,姜亚洲译,北京:商务印书馆,1982.
{3}(法)泰·德萨米.公有法典(M).黄建华,姜亚洲译.北京:商务印书馆,1982.
{4}张士元.简评《自然法典》中的经济法律思想(J).法学评论.1986,(3).
{5}(法)阿莱克西·雅克曼、居伊·施朗斯.经济法(M).宇泉译.北京:商务印书馆,1997.
{6}(荷)J.瓦尔科夫:荷兰社会经济法入门(M),格罗宁登一莱登出版社,1964.
{7}肖江平.中国经济法学史研究(M).北京:人民法院出版社,2002.
{8}The American Heritage Dictionary of English Language.3rd.Boston:Houghton Mifflin,1992.
{9}张俊浩.民法学原理(M).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1997.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4229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