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中国司法鉴定》
鉴定人司法责任追究与豁免
【作者】 李麒张沙沙【作者单位】 山西大学法学院山西大学法学院
【分类】 司法鉴定学【中文关键词】 鉴定人;司法责任;归责原则;责任豁免
【文章编码】 1671-2072-(2019)05-0069-05
【文献标识码】 B doi:10.3969/j.issn.1671-2072.2019.05.012
【期刊年份】 2019年【期号】 5
【页码】 69
【摘要】

司法责任制改革旨在完善司法权运行机制,促进严格公正司法。鉴定人通过出具鉴定意见参与诉讼,影响办案人员对案件事实的认定,具备了一定的司法职权。因此,构建鉴定人司法责任追究与豁免机制应当被纳入司法责任制改革的范畴之中。确立鉴定人司法责任,应当建立在鉴定人可以独立并有保障地进行鉴定活动的环境上;应当以不当行为为主、主观过错为辅确立鉴定人司法归责原则,并在此基础上细化鉴定人司法责任与豁免制度。同时,鉴定人权利的保障和专家辅助人的制约将从外部为鉴定人司法责任确立创建良好的环境。内部规则与外部规则同时构建,方能使鉴定人负责制更好地发展运行。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77396    
  
  

司法鉴定在整个刑事程序中起着重要的作用,不仅在侦查阶段为办案人员提供侦查线索、指出案件侦破方向,而且作为证据种类之一成为刑事案件事实有力的证明。尤其是在重大、疑难、复杂的刑事案件中,鉴定意见对证据链的形成有不可估量的作用。然而司法鉴定活动受到诸多因素的影响,鉴定结果的科学性受到挑战。在震惊全国的冤假错案中,司法鉴定成为重要的因素之一。随着科技的发展,各种专门性问题迫使司法鉴定在刑事案件中承担更多的责任,这也要求鉴定人在司法鉴定活动中以更加审慎的态度、更加科学的方法对专门问题给出专业意见,扮演好法官助手的角色。

1鉴定人司法责任构建前提

“司法责任是指司法责任主体基于其所承担的司法职责,因在履行职责时存在违法违纪的行为而应承担的法律上的不利后果。{1}”也就是说,司法责任的产生需要主体具有司法职责,在探讨鉴定人司法责任之前必须就其主体资格进行论证。鉴定人的主体资格涉及到鉴定人在诉讼中的角色定位。大陆法系继承古罗马法,实行纠问式诉讼,法官在对专门性问题调查时需要鉴定人的帮助,鉴定人因此被认为是法官的助手,成为法官裁决的智囊团。而英美法系实行消极的对抗式诉讼,法官的调查权被限制,主动权掌握在诉辩双方手中,掌握专门知识的人成为双方的证人。

我国鉴定人制度在发展的过程中,吸收借鉴了两大法系的制度,形成了不同于二者的鉴定人制度。却也因此在鉴定人的角色定位上,我国的制度产生了较为混乱的情况。依据刑事诉讼法规定,法官在审判阶段可以就专门性问题启动鉴定程序,似乎是将鉴定人视作法官的助手。然而,在证据规则中,鉴定人出具的专家意见以鉴定结论的形式成为证据种类之一,成为法官定罪量刑的依据,与法官助手应当保持的中立性定位相违背;且法律将鉴定人与证人、翻译人员并列,又似乎将鉴定人的角色定位为成特殊的专家证人。这些制度的结合使鉴定人具备了多重的角色身份,既赋予了其证人属性也赋予了其法官助手的属性,不仅使得鉴定人角色定位不清,也在最大程度上扩展了鉴定人权利,形成鉴定意见绝对权威的态势。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司法鉴定管理问题的决定》(以下简称《决定》)以及《司法鉴定人登记管理办法》的出台对鉴定人有了更加明确的定义,认为“司法鉴定人是指运用科学技术或者专门知识对诉讼涉及的专门性问题进行鉴别和判断并提出鉴定意见的人员”[1]。这种定义方式实质上坚持了并发展了中国传统的鉴定人制度,其仍旧回避了鉴定人的定位问题。2012年刑事诉讼法确立了专家辅助人制度,加强了对鉴定意见的质证力度,试图以鉴定人和专家辅助人两种不同的定位对具有专业知识的人进行身份区分,打破鉴定人一家独大的局面。但鉴定人的法律角色定位问题并没有因此得到解决,专家辅助人制度在限制鉴定人权利中也展现出了后继乏力的情势。鉴于此,只能另辟蹊径,从法律对鉴定人行业的管理制度上入手,将鉴定人视为与律师、公证员相似的特殊法律服务人员。

作为特殊的法律服务人员,鉴定人所出具的鉴定意见会产生相应的法律效果。尤其在刑事案件中,鉴定意见不仅指引侦查机关的侦查方向,而且对法官判断案件事实起到无可替代的作用,就其影响力而言,鉴定人对司法权的影响足以将其模糊的法律定位明确化,将其纳入具有一定司法职权的角色行列。因此确立其司法责任与豁免制度具有必要性和合理性,应当将鉴定人司法责任制度纳入司法责任制改革的范畴之中。

2鉴定人司法责任构建原则

鉴定人司法责任制是我国司法鉴定的主要归责方式,这一归责方式随着司法鉴定制度的不断发展逐步强化。如何认定责任是鉴定人负责制的前提。鉴定意见的专业性、科学性、精准性要求鉴定活动异常严谨,任何环节的纰漏都可能影响最终的鉴定结果,对司法活动产生无法预测的风险。因此,鉴定意见的最终结果受很多因素影响,并不是所有不良的影响因素都应归咎于鉴定人。司法鉴定条件严苛的特性使得鉴定人司法归责成为难点,这也成为我国鉴定责任规则严重缺失的原因之一。《司法鉴定人登记管理办法》以及《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中多为纪律性、管理性规定,仅有一项关于故意作虚假鉴定的法律责任较为明确。必须明确鉴定人司法归责原则方能正确地指引具体规则建构的方向和方法,真正确立鉴定人司法责任和豁免制度。

鉴定人司法责任制应当确立“行为中心”的归责原则,以行为人具体的行为作为评判其是否应当承担司法责任的标准。司法鉴定的特殊性使得鉴定意见容易受到鉴定材料、鉴定方式、科技发展水平影响以及鉴定人个人原因等因素的影响。若以鉴定意见的正确与否作为评判鉴定人是否归责的原则,实质是以苛求的标准挤压鉴定人独立鉴定的空间,迫使鉴定人不敢鉴定、不愿鉴定,甚至为了不被追责在鉴定活动中受到外界评价的影响。这样以来不仅无法客观、公正地评判鉴定人的司法责任,还容易导致问题鉴定意见进入审判程序,增加司法成本并且产生极大的错案风险。因此,以鉴定意见错误作为归责原则从现实来看是不合理、不可行的。只有坚持“行为中心”的归责原则,鉴定人司法责任方有探讨的意义和价值。

“行为中心”的归责原则并不是鉴定人责任制的唯一原则,司法责任主客观相一致的原则要求在评价行为人责任时必须考虑其“主观过错”,综合行为时的主观心态与行为后果具体判断行为人应当承担的司法责任。首先,司法鉴定作为一种具有相对独立性的司法活动,责任的确立应当建立在不影响鉴定人职权行使的基础上,这也就使得鉴定意见所判断的事实完全是基于鉴定人本人的意思而来,这也是鉴定人“主观过错”原则的第一层含义。除此之外,鉴定行为不符合标准,其性质随着鉴定人主观上是故意、过失抑或仅仅只是意外而有所不同,若单凭鉴定行为就认定鉴定人的不法,整个司法责任的构建将因为一刀切而无法实现张弛有度、弹性归责、科学评价鉴定人责任的目标初衷。谁敢欺负我的人

然而,鉴定人的主观过错无论是故意或是过失均是难以把握的,行为时的心理状态除鉴定人本人以外他人无从得知,只能通过客观行为予以评价。因此,虽然行为中心与主观过错均是构建鉴定人司法责任的原则,但也应有主次之分。基于司法责任的正当性要求,应当以“行为中心”原则为主、“主观过错”为辅构建鉴定人司法归责原则体系,即鉴定人实施了违反法律法规或是职业规则的行为后,再结合鉴定人的主观故意或过失,评判鉴定人需要承担何种司法责任。当然,司法责任的承担作为法律负面、消极的评价,应当严格以证据为依据,针对鉴定人具体的不当行为,依据所收集的证据具体判定。

3鉴定人司法责任与豁免内部构建

鉴定人的不当行为是其承担司法责任的前提,结合《决定》第十三条、第十四条以及《司法鉴定人登记管理办法》、《司法鉴定程序通则》,鉴定人所承担的司法责任可以作如下划分:

3.1鉴定人司法责任范围

3.1.1故意违法、违规行为

违反鉴定人登记事项。我国对司法鉴定人实行登记管理制度,要求从事司法鉴定人的工作人员取得鉴定的职业资格和执业证书,并在登记鉴定的业务范围内进行鉴定活动。该项内容具有两层含义,其一为不具备登记资格的人提供虚假证明文件或者采取其他欺诈手段,骗取鉴定人登记的;其二为具备鉴定资格的鉴定人同时在两个以上司法鉴定机构执业、超出登记的执业类别执业或私自接受司法鉴定委托的。这两种行为均违反了鉴定人登记事项。

违反鉴定人保密与回避规定。鉴定人作为特殊的法律服务人员,其鉴定意见将产生相应的法律效果。为了鉴定人能够公正、客观、独立地行使鉴定权利,鉴定人必须遵守回避规定,避免其或其近亲属与案件有直接或间接的利害关系。鉴定人在鉴定活动实施过程中,有权了解、查阅与鉴定事项有关的情况和资料,询问与鉴定事项有关的当事人、证人等。因此鉴定人对案件事实会有较深的了解,尤其是在刑事案件中,鉴定人作为案件的其他参与人对其鉴定事项或了解的案件其他情况需承担保密义务,不得随意向外界透漏或私下与案件当事人会见。除此之外,鉴定人的某些鉴定事项往往涉及到鉴定当事人的隐私,若是由于透漏当事人隐私造成了严重的后果,鉴定人也应当承担相应的责任。

违反鉴定人出庭义务。“可以说,科学在回答诉讼中专门性问题时的准确率永远不可能达到100%。所以,本质为专家意见而具体表现载体为鉴定意见及分析报告、检测报告等其他专家意见的这些证据,并不能跳过质证步骤而理所当然地具有证明效力。{2}”鉴定人出庭质证是审查证据的客观需要,而鉴定人出庭不足则是我国鉴定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陈光中,王迎龙.司法责任制若干问题之探讨[J].中国政法大学学报,2016,(2):31-41.

{2}李学军,朱梦妮.专家辅助人制度研析[J].法学家.2015(1):147-163.

{3}胡祖平.司法鉴定人权利保障问题研究——从一起司法鉴定投诉引发的思考[J].中国司法鉴定,2016(3):20-25.

{4}杜志淳,廖根为.我国司法鉴定人出庭质证制度的完善[J].法学,2011(7):80-86.

{5}李思远.“两元制”专家格局:专家辅助人制度在我国刑事诉讼中的构建与完善[J].中国司法鉴定,2017(2):10-17.

{6}汪建成.中国刑事司法鉴定制度实证调研报告[J].中外法学,2010(2):286-319.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77396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