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中国法律评论》
守护城市发展的法治底线
【副标题】 评李波、张平诉山东省惠民县政府案裁定【作者】 于安
【作者单位】 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期刊年份】 2019年
【期号】 2【页码】 79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55251    
  一、对本案例法治推动力的认同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李波、张平诉山东省惠民县政府行政强制及行政赔偿案行政裁定”一案[(2018)最高法行再113号],被专家们评为三十年来推进中国法治进程的十大行政诉讼案例之一。1988年至2018年间的三十年,不是一个普通平淡的时段。它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来政府法治发生重大变化和获得重要进展的三十年,是一个有着特殊历史意义和值得永远记忆的三十年,行政诉讼显然是这一历史进程的测量标杆。在这跌宕起伏的三十年政府法治进程中,有些行政诉讼案例足以达到推动法治进程的程度。本文试图对本案例的重要性和特殊性做些分析和挖掘。
  从工作程序上看,最高人民法院审理本案并做出裁定的职权依据,是纠正下级错误裁决的审判监督权。根据现行《行政诉讼法》90条和第91条的规定,人民法院不予立案或者驳回起诉的决定确有错误的,属于可以进行再审的法定情形之一。如果当事人对此提出再审的申请,人民法院应当进行再审。本案当事人提出再审申请的对象,是山东省局级人民法院做成的上诉审裁定,它是一个业已发生法律效力的终局裁定。如果该决定存在错误,就只能向最高人民法院申请再审。新行政诉讼法对诉讼管辖做出新的规定后,中级人民法院受理的第一审行政案件和高级人民法院审理的上诉审都有很大增长,最高人民法院基于上下级监督关系的再审案件的增加也是必然的。最高人民法院对本案做出的再审裁定,在审判监督程序上仍然是履行法定职责的常规性工作,所以仅仅从管辖和再审制度观察本案的特殊重要性是不够的。
  一般而论,最高人民法院的裁判并不总是限于取得个案公正,而往往有高于个案的立意,即总是考虑通过对重要案件的审理,提高法律在全国实施的统一性,提高法院裁判对法律的忠实度。在入选的十个案例中,本案不仅是唯一直接由最高人民法院本部做出的再审裁定案例,而且最高人民法院对审理该案的合议庭安排了强大的阵容。行政审判庭的庭长和一位副庭长参加了该案的合议庭。最高人民法院行政审判庭的庭长亲自担任本案的审判长,但是本案在事实认定和法律技术上并不复杂。最高人民法院行政审判庭对本案的审理如此重视的原因,显然不是案件本身的法律技术难度,而是着眼于履行宪法和法律赋予最高人民法院的崇高使命。
  《宪法》132条第2款的规定,赋予最高人民法院监督地方各级人民法院和专门人民法院审判工作的重要职责。宪法规定的这一崇高使命和法律职能,通过人民法院组织法和行政诉讼法得以具体化,尤其是通过行政诉讼法规定的最高人民法院管辖、审级和再审法定职责中得到体现。我国不实行判例制,最高人民法院的个案裁判对其他案件不直接产生先例性的约束力,但是最高人民法院对具体案件表达的立场,对地方各级人民法院和专门人民法院同类案件的审理工作事实上产生示范作用和导向作用。最高人民法院裁判的最低限度影响力,在于这类案例可以成为最高人民法院本身处理相同案件的范例,因为最高人民法院对本身判决矛盾性的排除功能是理所当然的。
  本案虽然是最高人民法院对下级法院裁定的一个普通的再审案件,但是在十个入选的案例中具有明显的特点:第一,它是由最高人民法院最新做出的一个裁判,这个裁定的完成日期是2018年6月30日,体现了最高人民法院对目前全国行政诉讼工作进行监督的最新立场。第二,它适用了同年发布的最新行政诉讼法司法解释。对2015年生效的新行政诉讼法做出比较全面解释的法释〔2018〕1号文件于2018年2月8日起施行。本案例对于正确适用这个新的司法解释提供了一个重要范例。第三,当然也是最重要的,该案例在推动政府法治进步的着力点是正确处理城市经济发展与保护当事人权利的关系,审判机关应当在贯彻以人民为中心的新发展观方面依法发挥守护法治根基的作用。由于该案件所涉案情反映了一些地方法院对类似案件审理工作中的不健康倾向,最高人民法院需要通过本案的审理做出一个富有示范意义的裁决。这一裁决的作出和执行,将极大地推动我国发展行政法的成长和实践。
  二、被告的明确性与司法推定权
  本案二审和再审的主要法律争议点是被告的明确性。作为起诉条件之一的被告明确性问题上,本案裁决引入了“初始推定被告人”的实践性做法,以此来改进适用行政诉讼法及其司法解释相关规定的便利性和有效性。这是一个富有实践和理论意义的新做法。
  “初始推定被告人”这一做法的构成包括条件和规则两个方面。所谓“条件”,是指适用规则的前提:第一,排除涉案情形中可能由普通社会成员实施的治安违法或者刑事犯罪行为;第二,案件中起诉人提起的请求和权利义务争议,与涉事主管行政机关的法定职责及其行政措施存在“高度关联性”;第三,已经指认或者存在可以继续追踪的侵权行为实际实施人,可能与涉事主管行政机关之间不具备法律意义上的正式关系。“初始推定被告人”这一做法的“规则”,是指在符合上述条件的案件中,人民法院可以推定方式初步确认涉事主管行政机关作为侵权行为的法律责任方,并作为行政案件的被告人立案。“初始推定被告人”这一做法中的“初始”的含义,是人民法院可以在后续的审理过程中进行进一步调查和取得证据来确定被告的适格性。
  “初始推定被告人”这一做法在本案中适用的逻辑过程如下所述。原告对于被告的明确性负有证明责任,是本案审理中的关键问题。关于提起行政诉讼的条件,《行政诉讼法》(2015年)49条做出了规定:(一)原告是符合本法第二十五条规定的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二)有明确的被告;(三)有具体的诉讼请求和事实根据;(四)属于人民法院受案范围和受诉人民法院管辖。根据2000年《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27条第1项的规定,原告对于提起行政诉讼符合起诉法定条件承担证明责任。在本案中,一审和二审法院认为李波、张平提供的证据不能证明起诉人指明的惠民县政府组织或实施了对涉案房屋强制拆除的行为,并以此为由认为惠民县政府并非本案适格被告,裁定驳回李波和张平的起诉。
  在通常情况下,行政行为一经作出,该行为的主体就可以确定。但在某些特殊情况下,行政行为的适格主体在起诉时难以确定,只能通过审理并运用举证责任规则作出判断。如果行政诉讼的争议事实存在,但是,由于起诉人缺乏足够的能力来证明被告的明确性,人民法院是否只能机械简单地驳回起诉,就成为需要进行创新性处理的重要程序问题。最高人民法院通过本案表明了自己的立场:在无主体对强拆行为负责的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55251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作者其他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