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网络法律评论》
合同法框架下的虚拟财产
【副标题】 从网络游戏纠纷的判决展开【作者】 任丹丽
【分类】 合同法【中文关键词】 虚拟财产 合同凭证 网络服务合同凭证
【英文关键词】 virtual estate,contract certificate,contract certificate of the network service
【期刊年份】 2006年【期号】 1(第7卷)
【页码】 142
【摘要】

随着网络产品的丰富和网络使用的普及,有关虚拟财产的纠纷日益增多,也日益凸显出司法实务中无法可依的问题。以明确虚拟财产所涉及的民事法律关系为前提,将对“虚拟财产”的保护定位为对合同凭证的保护,借助于立法的相应修改和完善,能够较为妥善地解决目前该领域内实体权利研究远远落后于现实需要的问题。

【英文摘要】

With the progress of the internet products and the usage of internet,the disputes about network virtual estate are growing.It lays bare the absence of our laws attached.Based on the analysis of the legal relationships around virtual estate especially in the net PC games,the article equals the protection of virtual estates to that of the contract certificate.With the improvement of legislation,we could shorten the gap between the reality and research.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81865    
  2003年12月14日,中国首例“网络虚拟财产”失窃[1]案在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审结。法院认定,网上的“虚拟财产”属于无形财产,应该得到保护。23岁的游戏玩家[2]李宏晨成为中国第一个通过法律途径索回“网络虚拟财产”损失的人。这个判决被誉为“我国第一次从法律上正视‘网络虚拟财产’”[3],对于其后类似纠纷的审判工作具有一定的借鉴价值。
  诉讼环节的结论不等于实体权利性质的盖棺定论。“无形财产”本身还是一个具有一定模糊性的概念,从某种意义上说,“虚拟”与“无形”只是简单的同义反复。无形财产是否全部属于物权法或财产法的保护范围,理论上尚未得出一致的结论。存在于网络游戏中的虚拟财产能否为传统的“无形财产”概念所容纳,论证起来也有殊多困难。法院的结论反映出我国相关实体法的缺位,甚至理论研究远远落后于司法实践的现实。
  一、保护虚拟财产的实质是保护消费者的账号(ID)
  按照侵害对象的不同,虚拟财产的丢失主要有两种情形:一种是单纯游戏道具[4]的丢失,游戏账号(游戏ID)仍然控制在消费者手中,李宏晨案即属于此种情形。[5]另一种是游戏账号丢失所导致的游戏中所有道具的丢失。
  细分起来,游戏道具的丢失可以是服务商单方面决定减少游戏中的道具,在技术上通过修改游戏程序或参数来实现;也可以是第三人通过非法手段将本属于他人的道具据为己有。第三人所使用的非法手段大多是技术手段,也存在欺诈手段,从途径上来说,都是通过获得消费者的游戏账号和密码来实现对账号内道具的修改,即以消费者的名义将其道具无偿转移到不法侵害人自己的账号下。与单纯的游戏道具丢失相类似,游戏账号的丢失可以是服务商单方行为的结果,服务商对于账号控制权的随意行使已经引发很多纠纷[6];也可以是第三人通过技术手段或欺诈手段获得消费者的游戏账号和密码。
  游戏道具和账号都以数字形态存储于服务商的服务器上,因此,服务商任意修改程序或者参数以增减游戏中人物和道具的行为,不仅直接导致消费者减少游戏道具或者丧失账号[7],也会导致游戏结果的不公平。[8]另一方面,网络游戏的开发和推广使用具有很强的周期性,新的更具有趣味性的游戏产生以后,旧的游戏会慢慢失去消费者,围绕该游戏形成的现实交易市场也会逐渐萎缩。消费者能否在注销游戏账号前将游戏道具的价值转变为现实的货币?或者在游戏退出市场时主张服务商侵犯其对游戏道具的所有权?主张消费者对游戏道具享有所有权的观点无法解释消费者对游戏道具的控制权为什么不具有完全的排他性。
  除了服务商对数据有完全的支配权和修改权以外,第三人在技术上只能对他人游戏账号进行控制进而达到转移游戏道具的目的。因此,单纯的游戏道具丢失和游戏账号丢失只在行为表现上存在差异,导致结果发生的主体和手段完全相同。探讨游戏道具的保护途径,实质是探讨如何有效地实现对游戏账号的保护。如果根据这两种丢失的外在差异就得出游戏账号和游戏道具都是保护对象的结论,则失之武断。拥有账号是拥有道具的前提,无论消费者还是第三人,对道具的控制都必须借助于对游戏账号的控制。游戏账号和道具不是处于同一层面的保护对象,如果像法院的结论那样将游戏道具认定为虚拟财产,那么游戏账号则容易被排除在虚拟财产的范畴之外,这与账号对于消费者具有重要作用的实际情况不符。脱离账号来谈对道具的保护,是舍本逐末的做法。
  二、消费者的账号是其与服务商之间服务合同的凭证[9]
  在游戏道具和游戏账号密码丢失的三种具体情形中,纠纷所涉及的主体不同,其权利义务的内容也存在差异。
  (一)服务商直接导致的游戏道具或账号的丢失
  服务商和消费者之间存在以提供和使用游戏程序为内容的服务合同。目前出现的有关网络游戏的纠纷,争议双方通常是服务商和消费者。法院判定由服务商赔偿消费者“失窃”的道具也是以二者之间的网络游戏服务合同为依据。
  消费者要参与网络游戏,需要完成到服务商的网站下载客户端软件,将软件安装在本机硬盘上,联机运行软件来注册用户名(游戏账号)以及在线支付[10]等程序。服务商在对注册资料予以认可之后,即开始承担向消费者提供服务并保证服务质量的义务,包括对游戏平台进行专门维护和增加游戏细节以增加游戏的趣味性等等。可见,网络游戏服务合同自消费者的注册行为被认可之时成立,并于在线支付完成之时生效。
  游戏账号的性质类似于银行账户。银行账户是表明存款人与金融机构间存款合同关系的合同凭证,账户的取得需要提交相应的资料,存款人凭借密码可以实现资金的存取。游戏账号是表明消费者与服务商间服务合同关系的合同凭证,消费者在第一次进入网络游戏时需要注册账号,以后通过自己设定的密码进入游戏。所不同的是,银行账户被侵犯,通常会带来账户中财产金额减少的后果,即存款的所有人丧失对存款的占有;对于不可归因于第三人的银行账户的灭失,账户中的存款归服务合同的相对方(银行)所有。游戏账号被侵犯,多数情况下都会导致账号中道具的减少,也可能出现不法侵害人修改用户密码后继续使用该游戏账号的情形;对于不可归因于第三人的消费者遗失账号或者密码的情形,账号中的道具对服务合同的相对方(服务商)而言没有任何意义。这是由存在于网络中的虚拟财产与现实财产性质上的根本差异决定的。法小宝
  (二)不法侵害人使用技术手段导致的游戏道具或账号的丢失
  从表面上看,此类纠纷发生在不法侵害人与被侵害人之间,但是,脱离对服务商合同责任的考察无益于纠纷的妥善解决。理由可以归纳为两点:
  1.没有服务商的配合,被侵害人无法找到不法侵害人
  财物失窃之后,失主往往没有能力去寻找不法侵害人。在现实生活中,对盗窃嫌疑人的侦查工作主要由公安机关来完成。在网络环境下,具备技术条件的公安机关固然能行使其追踪信息流向的职能[11],基于整个游戏平台的提供和维护,服务商的配合能够简化发现不法侵害人的过程,更有效率地救济消费者的权利。现实中已经形成的经验是,一旦虚拟财产丢失,消费者应该第一时间找服务商,一般都能够通过服务器查出虚拟财产的流向。服务商如果查不出来,消费者才到公安局报案。
  2.技术风险的认定与服务商的合同义务有关
  网络技术的快速发展使得网络安全问题成为各方关注的焦点之一。网站若未能有效建立起安全措施,就容易发生网络黑客侵入计算机系统的行为,这是计算机技术带给网络活动的最大风险。网络游戏中侵害游戏道具的技术行为就是较为常见的黑客行为,一般借助于隐藏有黑客程序的网页和人流量大的网吧获取消费者的账号和密码。消费者浏览隐藏有能够入侵对方计算机的黑客程序的网页后,黑客程序会自动下载到计算机中,在后台悄悄运行。当网民输入个人ID及密码时,黑客程序就将这些信息自动记录下来,并发送到程序设置的电子邮件地址中去。黑客程序较常使用的场合还有网吧。不法侵害人在网吧的电脑中设置黑客程序,消费者使用同一台电脑上网时,黑客程序就会自动记录下其账号和密码。
  服务商一般无法辨认出输入账号和密码的行为是出自不法侵害人还是被侵害人,也就是说,服务商不能判定游戏道具从一个账号到另一个账号的转移过程是赠与、买卖或是被盗。因此,这种情况通常是作为意外事件或不可抗力来处理,这是由网络技术和计算机技术条件下合同履行风险增加的特性决定的。但是,不可抗力也是一个相对的概念,网络技术的特点决定了网络服务提供商需要承担更多的义务。[12]
  从黑客行为的认定来看,技术手段所针对的是服务商的计算机系统,与其说被侵害人是拥有账号和道具的其他消费者,不如说被侵害人是服务商,即使要追究不法侵害人的责任,也应当由服务商来主张。因此,这种情形也无法用消费者对游戏道具享有所有权的理论来解释。
  (三)不法侵害人使用欺诈手段导致的游戏道具或账号的丢失
  欺诈行为主要存在于消费者之间以游戏道具为交易对象的合同关系中。网络游戏一般会为消费者提供游戏道具的交易平台,并且为这个平台的交易提供技术保证。但是这样的平台只提供游戏道具的交易,不能兑换成现实的货币,因此,更多的消费者会采取离线支付的方式,即在网络上完成交易,而在现实中支付价款。这个过程很容易让不法侵害人获得消费者的账号和密码,被侵害人不但没有获得现金对价,而且丧失了对其游戏道具的控制。
  假扮好友套取密码也是侵害他人游戏道具的重要手段。不法侵害人通过注册一个与被侵害人的朋友类似的名字(通常在后面加上一个点,或是前面空一格之类,很难发现),以朋友的身份骗取其账号和密码。
  对于这种情况,服务商同样不可能通过对消费者身份的鉴别来防止道德风险的产生,被侵害人自身的过错体现得更为明显。因此,被侵害人一般只能向不法侵害人主张权利,而无法向服务商请求损害赔偿。从李宏晨维权的过程来看,被侵害人要实现权利的救济,有两个问题难以解决:
  1.无法可依
  李宏晨通过北极冰公司的调查发现,他丢失的游戏道具被转移到一个名为shuiliu0011的账号下面。但对于李宏晨提出的冻结对方账号的要求,北极冰的答复是,因为无法确定这些道具是如何被转移的,所以不能满足他的要求。李宏晨希望北极冰提供不法侵害人的个人详细资料的请求同样被拒绝,理由是如果公安机关没有立案,他们就不能告知道具流向的那个ID的有关情况,也不能封那个ID。对于北极冰而言,消费者的隐私必须得到保护,所以他们没法提供给他,而是建议他到公安机关报案。而警方明确答复无法立案,因为在《刑法》和《治安管理处罚法》中都找不到依据。
  2.举证困难
  游戏道具产生的基础是游戏预设的对消费者的奖励程序,如果不采取“外挂”、“私服”、黑客技术等手段,消费者获得道具的过程是合法的。[13]消费者在主张自己的道具被他人以非法手段转移时,不但难以证明这些道具是他赠与对方、与对方交换还是被盗的,而且对原属于自己控制的道具的具体类型也很难证明。
  有人对合同凭证一说做过批判:将虚拟财产作为合同凭证,实际上是将虚拟财产的价值来源视为他所代表的合同关系。但是,服务商对每个游戏ID所负的服务义务应该是相同的,而不同的游戏ID在现实交易中的价格(或者说游戏ID的价值)却有巨大差别。高级别的游戏ID的交易价格高达几千元甚至上万元,而刚刚注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不接我们电话 也不给拒接原因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81865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