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华东政法大学学报》
对国际法院诉讼程序的某些思考
【副标题】 对南联盟诉北约10国等案件的评析
【英文标题】 Some Thoughts on Judicial Proceeding of the International Court of Justice
【英文副标题】 Comments on Cases of Yugoslav v.Ten NATO Countries
【作者】 符望【作者单位】 复旦大学法
【分类】 国际条约与国际组织【中文关键词】 国际法院 诉讼程序 任择条款
【期刊年份】 1999年【期号】 5
【页码】 56
【摘要】

本文结合国际法院的规约和规则,对国际法院中的“南联盟分别诉北约10国”这一最新案例进行评析,以期更深入了解国际法院的诉讼程序。文章具体分析了法院在这10个案件中的法官席组成、法院对案件管辖权的推理包括任择强制管辖权条款以及基于公约的管辖权,此外还分析了法院不予指示临时措施的理由及不足之处,在这种分析的基础上,形成对国际法院发挥更大作用的建议。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02265    
  
  国际法院成立至今已有50多年了,它的司法活动,在和平解决国际争端方面发挥了一定的作用,并对国际法的演变和发展产生了不可忽视的影响。但不可否认,其作用与国际社会的期望相比还相差甚远,比如在北约空袭南联盟,印巴边境武力冲突中均未能发挥很大的作用。对于国际法院,我们应采取一种务实的态度,一方面研究国际法院的诉讼程序并提出建议加以改进,另一方面,由于某些公约规定,因公约产生的争端应提交国际法院解决,中国一旦加入这些公约,就有可能成为国际法院的当事人。因此,对国际法院及其诉讼程序进行研究是极有必要的。本文中,笔者将对国际法院于1999年6月在南联盟请求临时措施的10个案件[1]中作出的裁决进行评析,以期抛砖引玉。案情简介:
  1999年4月29日,南斯拉夫联盟在国际法院对北约10国即美国、英国、法国、意大利、西班牙、葡萄牙、加拿大、荷兰、比利时分别起诉,指挥每一国家参与对南联盟的轰炸,违反了不使用武力的义务。在起诉同日,南联盟请求国际法院指示临时措施以使北约每一国家立即停止对南联盟使用武力。
  起诉之前,在4月25日,南联盟的联合国常驻代表发表声明,宣布接受国际法院的任择强制管辖权条款。另外,在起诉时南联盟还援引了《防止及惩办灭种罪公约》的第9条“缔约国间关于本公约之解释、适用或实施之争端,包括关于某一国家对灭种罪‘或第三条所列之任何其他行为之责任之争端,经争端一方之请求,应提交国际法院”[2]。
  1999年5月12日,原告及被告代理人就指示临时措施事宜进行公开陈述及口头辩论。
  国际法院法官在经过详尽考虑之后,于6月2日作出裁决,对于10个案件均拒绝指示临时措施。此外,对于美国和西班牙,国际法院认为其明显缺乏管辖权,因而撤销案件(dismiss the case),而对于其余8国,法院认为其虽无初步管辖权(prima facie)来采取临时措施,但有权将案件保留(remained seized of the case)以便作进一步审查。
  在10个案件中,根据国际法院规约第31条,共有5位临时法官(ad hoc judge)(来自南联盟、比利时、加拿大、意大利、西班牙)参与不同案件的审理。我国国际法院法官史久镛先生亦参与了案件的审理并在判决中发表了声明(declaration)。
  笔者个人认为,这10个案件虽然在审理中尚未触及实体问题,但涉及的国家之多,影响之广,在国际法院的判案史上都是空前的。当事人双方的精彩论辩及法官们的详尽推理,让我们大开眼界。对于这10个案件,笔者抛开政治因素及实体问题不谈,在下文中仅仅对案件中涉及国际法院诉讼程序中的若干问题进行分析及思考。
  一、国际法院法官及临时法官的组成
  这一问题的提出,是因为法官的组成和案件的审理密切相关,有直接的、实质性的影响。在10个案件中,南联盟指定了本国的临时法官柯里卡(Kreca)。选择临时法官的目的是为了在一方当事人已有其国籍法官的情况下达成双方当事人的平衡。笔者认为,这一平衡原则在10个案件的审判中并未能得到很好的遵守。举个例子而言,在南联盟诉美国一案中,审理案件的15名法官中包含了英、美、法、德、荷兰以及南联盟等国家的法官。对于当事人南联盟及美国而言,它们均有自己国家的法官,似乎已达到平衡,其实不然。国际法院规约第31条第5款规定:“如数当事国具有同样利害关系时,在上列各规定适用范围内,只应作为一当事国。关于此点,如有疑义,由法院裁决之。”在国际法院以往的案件中,往往只涉及两个国家,因而笔者未发现其认定“同样利害关系”的标准。在这次的10个案件中,虽然每一案件的当事人仅有两国,但是,10个被告应该说是具有同样利害关系的。它们作为北约的一部分,在对南联盟的轰炸中形成了共同意愿。正如柯里卡法官在判决中发表的不同意见(dissenting opinion)中所说的:“北约10国的不同点仅仅存在于辩论中的表达方式和风格”。因此笔者认为,在南联盟诉美国一案中有5名被告国的法官参与审理,严重影响了平衡原则。其他9个案件也存在类似情况。另外,法院规约及规则未规定认定“同样利害关系”的程序,如果法官席中已存在不平衡,再由其认定“同样利害关系”,是否有损公正?北大法宝,版权所有
  当然,笔者并不认为国际法院的法官均是其国家的工具。法官在很大程度上有其独立意志。从法院以往的审判记录来看,法官即使支持其国家的观点,这种支持也是有法律上的推理依据的。但不可否认的是,法官来自不同的法系,其所在国媒体处在不同立场上对事件的报导可能会对他们产生潜移默化的影响。因此,一个案件中法官席的组成就显得十分重要。
  二、国际法院的诉讼管辖
  1、诉讼管辖中合格的当事国
  只有国家能在国际法院中提起诉讼。[3]何为国家,规约没有明确规定。因此,在本文所讨论的案件中,北约10国的主要抗辩理由之一就是南联盟既非联合国会员国[4]又非法院规约缔约国。法院认为没有必要再去认定这一点,因为任择条款原因已使它失去初步管辖权。
  笔者认为,北约的这一点抗辩理由站不住脚。根据一般国际法理论,在法院诉讼的国家包括三类:A、联合国会员国;B、属于国际法院规约缔约国的非联合国会员国;C、按宪规定,接受了安理会所定义务的国家[5]。另外,法院在以往的案例中(1993年波黑诉南斯拉夫)对于同一问题作出认定:联合国的决议并未在法律上解决南斯拉夫是否联合国及国际法院规约的成员问题,规约第35条允许在一定条件下非规约当事国在国际法院进行诉讼[6]。虽然国际法院无需遵循先例[7],但其必将受到先案中推理的影响。
  这里附带说明的是,将当事人仅限于国家的规定收到了越来越多的批评。许多学者提出应扩大到国际组织,笔者认为这一建议是可行的。在本文所讨论的案件中,假如北约组织作为一方当事人,不仅会节省法院的人力物力,案件结果在某些方面可能也会不一样。
  2、法院管辖的基础
  当事国确定以后,法院要建立其对案件的管辖权一般有三种方式:A、任择条款下的管辖;B、当事国于条约中同意的管辖;C、当事国临时同意的管辖。由于10个案件中均未存在被告的临时同意,因此下文中此项略去不谈。
  A、国际法院规约第36条第2款规定了任择强制管辖权。从现状看来,其作用似乎越来越小。国际法院奥达法官(judgeOda)的统计[8],1974年接受任择条款国家与规约缔约国的数目相比为45:141,到1998年7月,比例变为60:187,从未超过三分之一。五个安理会常任理事国除英国外均未接受此条款。许多国家即使接受该条款,也作了很多保留。笔者认为不接受该条款的原因主要是各国害怕成为被告并且败诉而下不了台。比如1973年法国在核试验案[9]中成为被告而撤销其对任择条款的接受,1985年美国在尼加拉瓜案[10]败诉后亦是如此。
  文章开头提到,南联盟在起诉前几天声明接受该条款,这种接受后立即起诉的作法产生了许多争议。
  首先是声明的内容争议。一般而言,该声明不拘于形式,在交存联合国秘书长的当日生效。理论上而言该接受国在同日即可授引任择条款起诉其他接受该条款的国家。南联盟的声明中宣称“在声明签署之后发生的争端交由国际法院解决。”这就出现了对声明的解释问题。法院认为,发生于3月24日的空袭虽然持续至签署之后,但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02265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作者其他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