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现代法学》
我国环境公益诉讼立法存在的问题及其对策
【副标题】 美国判例法的新近发展及其经验借鉴
【英文标题】 China's Legislative Problems of Environmental Public Welfare Suits
【英文副标题】 From the Angle of the Development and Experience of American Case Law
【作者】 常纪文【作者单位】 中国社会科学院
【分类】 比较法
【中文关键词】 环境公民诉讼;判例法;环境公益诉讼;起诉权
【英文关键词】 citizen suit;case law;environmental public welfare suit:right to sue
【文章编码】 1001—2397(2007)05—0103—10【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07年【期号】 5
【页码】 103
【摘要】

美国是世界上首创环境公民诉讼制度的国家,其判例对该制度的创新和发展起着非常重要的推动作用。1992年联合国环境与发展大会以来,美国环境公民诉讼判例法在诉讼目的的实现途径、原告的范围、起诉权的要件、法院的受案范围、诉讼的请求、律师参与诉讼的支持机制等技术层面具有一定的发展和变化。相比之下,中国的相关立法则很不发达,发展我国的环境公益诉讼立法,在法律体系方面,不仅应修订《宪法》、《环境保护法》、《民事诉讼法》和《刑事诉讼法》,还应当修订单行环境立法,发挥司法解释的作用;在具体规定方面,要明确规定环境公民诉讼的受案范围、主体要件、前提条件、程序规则、诉讼请求、举证方式和条件,不仅应承认公民的环境权,扩展环境损害的范围,扩大社会团体以及非直接利害关系人行使起诉权的案件范围,还要建立介入诉讼、环境公诉制度及有利于律师参与和代理诉讼的收费标准。

【英文摘要】

It is in the USA that citizen suits originate,whose decided cases act a very important role in the development of the regime.Since the United Nations Conference on Environment and Development 1992,many changes have taken place in the technical aspects of the environmental citizen suits case law,such as methods to realize the litigation aim,proper plaintiffs,requirements of right to sue,jurisdiction of the court,claims,and attorneys’participation.Comparatively,relevant Chinese laws lag behind.So it is urgent for US to improve China’s legislation concerning citizen suits.In statutory framework,we should not only amend the Constitution,the Environmental Protection Act,the Civil Procedural Act and the Criminal Procedural Act,but also revise environmental regulations and improve judicial interpretations.The scope of citizen suits,requirements of litigants,preconditions,procedural rules,claims,and modes and conditions of production of evidence should be specified.We should not only affirm citizens’environmental right,afford more protection against environmental damage,and extend the scope in which social associations and individuals without direct interest may have right to sue,but also admit intervening action,establish environmental public prosecution system and adopt a fee standard favorable to participation and representation of attorneys.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81713    
  一、我国考察美国环境公民诉讼判例法经验的必要性
  出于法治、权力制约及保护环境和公民环境权益的目的,美国1970年的《清洁空气法》和1972年的《清洁水法》弥补了政府实施环境法的缺陷{1},放宽了对环境民事和行政起诉权的限制,在世界上首创了环境公民诉讼制度{2}。其后,《防治船舶污染法》、《综合环境反应、责任和清除法》、《深水港法》、《深海海床硬矿资源法》、《紧急计划和社区知情权法》、《危险物种法》、《消费产品能源节约计划法》、《海洋保护、研究和避难法》、《天然气管道安全法》、《噪声控制法》、《海洋热能保存法》、《外部大陆架土地法》、《电厂和工业燃料使用法》、《资源保育和恢复法》、《安全饮用水法》、《表面开采控制和开垦法》和《有毒物质控制法》等法律法规进一步明确引人和发展了环境公民诉讼制度{3}。
  20世纪90年代中期,美国的公民环境诉讼制度就已经非常完善了,并对世界各国的环境公益诉讼立法产生了广泛的影响。一些国家,如英国、加拿大、德国及澳大利亚等,借鉴了美国的环境公民诉讼制度,通过专门立法建立了符合本国国情的公民诉讼或者公益诉讼制度{4}。不仅如此,欧盟还把美国环境公民诉讼制度的诉前通知要求引进到区域国际环境法中,如欧盟委员会发现某成员国违反欧盟环境条例、指令或者决定的要求,可以先发给对象国一份书面通知,要求它在2个月内纠正。如果对象国拒绝采取措施或者答复不令欧盟委员会满意,欧盟委员会则有权采取进一步的行动,将对象国告上欧洲法院{5}。可以看出,研究美国环境公民诉讼制度的发展状况,已成为世界民主国家加强环境公民或者公益诉讼立法的必要工作。中国目前正在修订《环境保护法》、《民事诉讼法》和《行政诉讼法》,建立环境公益诉讼制度,以约束环境行政权,对抗企业的经营权,防止行政不作为、滥作为以及行政权力违法寻租等现象,最终达到保护和改善环境、保护公民环境权益的目的,已经成为学界的共识。而这方面的立法,应当参考或借鉴美国的环境公民诉讼制度经验。
  1992年联合国环境与发展大会以来,国际和各国国内的环境形势发生了巨变,包括美国在内的世界大多数国家关于环境保护的认识和立场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这些变化必然体现在法律体系的演变之中。美国宪法第3条第2款规定:“司法权的适用范围包括:由于本宪法、合众国法律和根据合众国权力已缔结或将缔结的条约而产生的有关普通法和衡平法的一切案件……”,可见,美国是成文法和判例法相结合的国家。在美国,立足于实践而又上升为理论的判例,对立法的创新和发展一直起着非常重要的推动作用,{6}如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在1972年审理“塞拉俱乐部诉莫顿案”(Sierra Club v.Morton)时,就把“事实上的”损害范围扩展了,从而从联邦判例法的层次上放宽了对环境公民诉讼起诉权的限制。{7}因此,仅研究法条,而不结合具体的判例,是难以深入地把握美国环境公民诉讼制度的发展状况的。有的美国学者对美国环境立法的环境公民诉讼条款进行了分析,发现每部立法的规定均有不相同的地方。究其原因,通过实践中的判例法的发展来促进制定法的完善是一个重要的原因。{8}
  基于以上分析,我国目前全面、系统地考察1992。年以来的美国环境公民诉讼判例法是必要的。
  二、美国环境公民诉讼判例法新近发展的特点
  在美国,权力制衡原则决定了美国法院不能以司法机关的普通身份来进行环境保护问题的司法审查,而是以体现最高民意的宪法的代表机关这一特殊身份来进行的。{9}通过立法的授权、法院的法律适用及判例的先例约束和指导作用,美国的环境公民诉讼制度,自1992年以来,在以下几个方面得到不同程度的发展或者加强:
  在诉讼目的的实现途径方面,具有如下三个特点:其一,原告通过澄清立法规定或者挑战行政机关的职权来保护自己的利益,典型的案例有“John A.Rapanos等起诉美国政府案”(Rapanos v.united States,126 S.Ct.2208){10}。其二,通过对联邦机构施压来克服各州环境保护的消极主义现象,典型的案例有影响广泛的“野生生命保护组织起诉美国联邦环境保护局案”(Defenders of Wildlife v.United States EPA,450 F.3d 394){11}。其三,通过对环境执法行为进行全过程的公民诉讼监督来促进环境法的实施,典型的案例有“塞拉俱乐部起诉联邦环境保护局地区负责人Hankinson案”(Sierra Club v.Hankinson,351 F.3d 1358){12}。
  在原告的范围方面,具有如下三个特点:其一,联邦、州和城市基于自己的职责或者利益可以作为公民诉讼的原告,典型的案例有“东北俄亥俄地区污水处理利益者起诉美国联邦环境保护局案”(Northeast Ohio Reg’l Sewer Dist.v.United States EPA.41 1 F.3d 726){13}等。其二,产业者越来越注重通过提起公民诉讼或者参加他们提起的具有公益性的诉讼来维护自己和业界的利益,{14}典型的案例有“渔民Medeiros起诉罗德岛州环境管理部负责人vincent 案”(Medeiros v.Vincent,431 F.3d 25){15}、“S.D.Warren公司起诉缅因州环境保护部案”(S.D.Warren Co.v.Me.Bd.of Envtl.Prot..126 S.Ct.1843){16}。其三,除了塞拉俱乐部、保育基金会、环境防御基金、自然资源防御理事会等著名环境保护组织外,越来越多的新组建的环境保护组织,通过个别起诉或者联合起诉的方式介入那些对环境保护有重要意义的案件,以实现其影响国家环境法治、改善环境质量的目的,{17}典型的案例有“野生生命保护组织起诉美国联邦环境保护局案”(Defenders of wildlife V.United States EPA,450 F.3d 394)。{18}
  在起诉资格和条件方面,尽管在法定的期限内通知行政机关或者在法定期限内起诉的前提条件没有松动,但仍然具有以下两个发展趋势:其一,法官对环境损害的存在和因果关系的认定更加宽松,如在环境立法没有明文规定可以提起公民诉讼的情况下,公民和社会团体认为,行政机关的行为没有严格遵守有关的环境立法,他们也可以到其他相关立法中寻找公民诉讼的资格依据。如联邦上诉法院2006年审理的“Ouachita守望联盟起诉.Jacobs案”(Ouachita Watch League v..Jacobs,463 F.3d 1163){19}和2004年密歇根州最高法院审理的“国家野生生物联盟等起诉Cleveland Cliffs铁矿公司案”(Nat’l wild.life Fed’n v.Cleveland Cliffs Iron Co..471 Mich.608){20},就是如此。其二,实质性损害的认定在法院得到了情势变更原则的支持。{21}美国的法官基本上是遵循先例的,但是,如果法官认为,以前的判决错误;或者依据宪法、《行政程序法》和环境保护等立法,认为法律实施环境已经改变;或者认为现实的环境状况已经改变,必须作出与以前判决不一致的判决时,可不受遵循先例原则的约束。典型的案例有“海洋保护倡议者组织起诉美国工程兵兵团案”(Ocean Advocates V.United States Army Corps of Eng’rs,402 F.3d 846){22}。
  在受案范围方面,一般来说,环境公民诉讼的一个重要目的是阻止现在和将来的侵害或者违法行为,其救济措施是寻求法院作出宣告违法、禁止令、限制令、强制守法令等裁决。这些措施适用的案件对象一般是现在违法或者持续违法的案件,那么,对于一个过去存在的违法行为,被告在原告起诉时开始纠正其违法行为,公民或者利益社团还是否享有要求救济的公民诉讼起诉权呢?一般认为,公民诉讼的起诉目的是宣告违法、申请救济令,那么,针对已经纠正的违法行为提起公民诉讼,除非该案件的提起还有其他的救济目的,且环境公民诉讼的救济措施可以达到这个目的,如希望被告以后能长期严格遵守法律的要求等,否则,意义就不是很大,也难以得到法院的支持。{23}典型的案例有“市民诉美国钢铁公司案”(Steel Co.v.Citizens for a Better Env’t.523 U.S.83){24}。
  在诉讼请求方面,法院的裁决更加具有弹性,主要具有如下两个特点:其一,不仅支持对认定的损害进行救济的申请,对于可能存在的损害还支持对被告先提起测定研究的救济申请。公民诉讼的一个前提条件是要有实质性的损害发生。如果被告进行的确实是某种危险的活动,这种实质性的损害或许已经实质性地发生,而原告因为经济或者技术条件所限不能举证时,可以提起公民诉讼,要求被告举证该实质性的损害是否已经发生。典型案例有“缅因州人民联盟起诉Mallinckrodt公司案”(Maine People’s Alliance v.Mallinckrodt,Inc.,471 F.3d 277){25}。其二,对于基于科学的不确定性,原告要求行政机关按照风险预防原则采取环境保护措施的诉讼请求,可能会得到法院的支持。典型案例有“麻萨诸塞州等环境保护组织起诉联邦环境保护局案”(Massachusetts v.EPA,367 U.S.App.D.C.282){26}。在该案的审理中,2007年4月2日,联邦最高法院的9名大法官以5票对4票的比例通过判决,认定:(1)二氧化碳也属于空气污染物;(2)除非联邦环境保护局能证明二氧化碳与全球变暖问题无关,否则就得予以监管;(3)联邦环境保护局没能提供合理解释,以说明为何拒绝管制汽车排放的二氧化碳和其他有害气体。基于此,联邦最高法院裁决:政府声称美国无权限管制新下线汽车和货车的废气排放并不正确,政府须管制汽车污染。{77}
  在律师参与的支持机制方面,环境公民诉讼律师费收费标准的市场化原则得到了联邦法院的支持,对推动律师参与权力和权利的制衡,起到了重要的作用。典型的案例有“Interfaith社区组织起诉Honeywell国际公司案”(Interfaith Cmty.Org v.Honeywell Int’l,Inc.,426 F.3d 694){28}。
  三、美国环境公民诉讼制度与我国环境公益诉讼理论模式的比较
  我国的一些学者在研究环境诉讼制度时,大多把美国的环境公民诉讼和我国理论中的环境公益诉讼模式混同,这是需斟酌的。我国学者倡议的环境公益诉讼,其特征是什么呢?一般的观点认为:第一,环境公益诉讼的直接目的是伸张社会正义,实现社会公平,以维护国家利益和社会公共利益。当然也不排除在维护公共利益的同时救济自己的私益。第二,诉讼的起诉人可以是与案件无直接利害关系的人。{29}一些学者把环境公益诉讼的这两个特点概括为“就原告身份和诉讼目的而言,它表现出‘私人为公益’的显著特点。”{30}
  在诉讼目的方面,我国理论中的环境公益诉讼和美国环境公民诉讼大多是相同的。不同点在于:如公民以救济自己的利益为第一目的并以自己的名义行使起诉权,客观上起到维护社会公共利益目的的诉讼案件,在美国可被称为环境公民诉讼,在我国就不一定能被称为环境公益诉讼。
  在原告范围方面,我国理论中的环境公益诉讼的原告不一定是与本案有直接利害关系的人,学者们大多认为,任何组织或个人为了维护国家、社会利益都可把侵害公共环境利益之人推上被告席,如湖北人或者湖北省的环境保护组织可以到河北省起诉白洋淀的水污染行为。这个设想的诉讼模式和美国的环境公民诉讼还是有一定区别的,美国法院的判例把视觉美感、娱乐享受等利益的损害纳入实质性的损害,其目的是认定原告与损害之间的利害关系,以最终认可原告的起诉资格。这并不意味任何组织和个人在任何情况下都可以成为环境公民诉讼的原告,因为尽管这种实质性损害的范围非常广泛,视觉美感、娱乐享受等环境利益的损害也被纳入进来了,使原告很容易获得起诉资格,但是,“实质性损害”毕竟也是一种条件,在很多情况下还是可以把一些不符合“时间”、“地域”和其他要求的原告挡在门外。如成员都是一个州的环境保护组织去起诉遥远的其他州政府的内湖水质保护行为,其起诉权因为利益没有受到任何实质性的损害就不会得到法院的认可;{31}一个无家可归的人在流浪的州起诉州环境保护局,说他的环境利益受到损害,其有关环境利益受到损害的法庭陈述词也不会得到法院的采信。{32}我们前面介绍的“塞拉俱乐部诉夏威夷州旅游局案”,原告塞拉俱乐部的起诉权最终没有得到美国夏威夷州最高法院的承认,也是出于类似的原因。
  基于以上分析,可以认为,美国的环境公民诉讼模式和我国学者所假设的环境公益诉讼模式,还是不同的。由于美国的环境公民诉讼模式为起诉资格设置了一定的限制,和我国学者所假设的环境公益诉讼模式相比,更易为我国的立法接受。但是,和“公民诉讼”的名称相比,表达集体权益保护意义的“公益诉讼”的名称更符合我国的立法术语体系,更能为大众所接受,也更容易为立法者接受。基于此,本人倾向于把我国的环境公益诉讼模式建设成美国环境公民诉讼的模式,用中国的环境“公益诉讼”模式来达到类似于美国环境“公民诉讼”的目的。
  四、我国环境公益诉讼立法的现状及不足
  环境公益诉讼包括行政诉讼类、民事诉讼类和刑事类的环境公益诉讼。限于本文的研究目的,仅探讨行政诉讼和民事诉讼类的环境公益诉讼问题。
  (一)环境公益行政诉讼立法之不足
  环境公益行政诉讼表现出“私人对公权(即环境行政机关),私人为公益”的特点;就诉求而言,它以私人请求法院通过司法审查撤销或者变更环保部门具体环境行政行为为目的{30}33。纵观我国相关环境行政立法,具有如下不足:
  1.环境损害的法律界定及其缺陷
  我国《行政诉讼法》第2条规定:“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认为行政机关和行政机关的具体行政行为侵犯其合法权益,有权依照本法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这意味着原告必须是与具体行政行为有直接利害关系的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直接利害关系”是指与具体行政行为有法律上的权利义务关系{33},“法律上的权利义务关系”意味着原告必须是被侵害的实体性权利的享有者,且这种权利必须被原告“专属性”或“排他性”地享有{34}。而许多环境因素,如清洁的大气、洁净的水在传统民法意义上属于“共用”或“公有”的“财产”,河流属于国家财产,任何单位和个人没有专属享用权。因此按照我国《行政诉讼法》的规定,原告不能对导致污染和破坏公共环境的非处罚性具体行政行为提起行政诉讼。这种立法状况对保护公共环境及公民合法的环境权益是不利的,按照特别法或特别规定优先于普通法或普通规定的原理,有必要在专门的环境立法中对《行政诉讼法》的局限性加以突破。《环 爬数据可耻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See Jeffrey G.Miller,Citizen Suits:Private Enforce—ment of Federal Pollution Control Laws,New York,Wiley Law Publications,1987,P.2

{2}See Deirdre H Robbins,Public Interest Environmental Litigation in the United States,David Robinson and john Dunkley,Public Interest Perspectives in Environmental Law,London,John Wiley & Sons,Inc,1995,P.5.

{3}See Micheael D.Axline,Environmental Citizen Suits,Michie,Butterworth Legal Publishers,1995,P.A—A—1.

{4}See Alan Murdie,Environmental Law and Citizen Action,London,Earthscan Publications Ltd.,1993,P85.

{5}See Marco Onida,Europe and the Environment,Groningen,Europa Law Publishing,2004,P.25.

{6}See Rene J.G.H.Seerden,Michiel A.Heldeweg and Kurt R.Deketelaere,Public Environmental Law in European and the United States,New York,Kluwer Law International,2002,P.528.

{7}See Micheael D.Axline,Environmental Citizen Suits,Michie,Butterworth Legal Publishers,1 995,P.1—8.

{8}See Jeffrey G.Miller,Citizen Suits:Private Enforcement of Federal Pollution Control Laws,New York,Wiley,Law Publications,1987,P.7

{9}赵谦,朱明.司法审查中美国法院特殊身份取得原因解析(J).湖北广播电视大学学报,2004(3):86.

{10}See http://www.lexis.com/research/retrieve/frames?_m=41041547b8e8a11a0011e859177cb4e9&csvc=bl&cform=bool&_fmtstr=XCITE&docnum=1&_startdoc=1&wchp=dGL—bVlb—zSkAb&_md5=42dd4f107e48e34c4758460c473eb913

{11}See http://www.lexis.com/research/retrieve/frames?m=5eh83b65a1559de03d4750d25d9674fe&csvc=bl&cform=bool&_fmtstr=XCITE&docnum=1&_startdoc=1&wchp=dGL—bVzz—zSkAl&_md5=44hheab9e18533aa8d23ec0d96822d5c

{12}See http://www.lexis.com/research/retrieve/frames?_m=0e734bf61449da8b6a9b6e5be47a3c3b&csvc=bl&cform=bool&_fmtstr=FULL&docnum=1&_startdoc=1&wchp=dGLb—Vlb—zSkAb&_md5=c805eefd861243fbl4t21f364e98a0bb

{13}See http://www.lexis.com/research/retrieve/frames?m=6e3781be176295510a49fe9884584e60&csvc=bl&cform=bool&_fmtstr=FULL&docnum=1&_startdoc=1&wchp=dGLb—Vzb—zSkAb&_md5=elc86d63f5059009cb21a9cea18ff22b

{14}See Micheael D.Axline,Environmental Citizen Suits,Michie.Butterworth Legal Publishers,1995,P.5—1.

{15}See http://www.lexis.com/research/retrieve/frames?m=308992boa38951106b26c392946ffa7f&csvc=bl&cform=bool&_fmtstr=FULL&docnum=1&_startdoc=1&wchp=dGLb—VzW—zSkAl&_md5=f1593d1847267199227b2e3e5a60bac3

{16}See http://www.lexis.com/research/retrieve/frames?m=49de69e14e4a72c6b538a3aldf279587&csvc=bl&eform=bool&fmtstr=FULL&docnunl=1&_startdoe=l&wehp=dGLbVzz—zSkAk&_md5=e225e1t9f4e78lf1b412a3c987aabf6e

{17}See Deirdre H Robbins,Public Interest Environmental Litigation in the United States,David Robinson and john Dunkley,Public Interest Perspectives in Environmental Law,London,John Wiley&Sons,Inc,1995,P.25,P.39.

{18}See http://www.lexis.com/research/retrieve/frames?m=5eb83b65a1559de03d4750d25d9674fe&csvc=bl&cform=bool&_fmtstr=XCITE&docnum=1&_startdoe=1&wchp=dGL—bVzz—zSkAt&_md5=44bbeab9e18533aa8d23ec0d96822d5e

{19} See http://www.1exis.com/research/retrieve/frames?m=c02537e6t7d072bed8c95ff1480fla2d&csvc=bl&eform=bool&_fmtstr=XCITE&docnum=1&_startdoc=1&wehp=dGLz—Vzz—zSkAA&_md5=19983db817f5afe5a205dfc420c8c6ea

{20}See http://www.lexis.com/researck/retrieve/frames?m=787e99bba17ddfbc7d91114344892f1e6&esvc=bl&cform=bool&_fmtstr=FULL&docnum=1&_startdoc=1&wehp=dGLb—Vtz—zSkAt&_md5=1181 e06082f5d16e7057db5569551ed4

{21}董茂云.英美两国判例法之比较(EB/OL)http://www.legalhistory.com.cn/docc/zxlw_detail.asp?id=893&sortid=10

{22}See http://www.lexis.com/researeh/retrieve/frames?m=2adofbbfeccb3a6f144d019f4f474b29&csvc=b1&cform=bool&_fmtstr=XCITE&doenum=1&_startdoc=1&wchp=dGL—bVlb—zSkAA&_md5=ad158ca52f37600b2cb571685ad7feel

{23}See Jeffrey G.Miller,Citizen Suits:Private Enfforcement of Federal Pollution Control Laws,New York,Wiley Law Publications.1987.P.85.Deirdre H Robbins,Public Interest Environmental Litigation in the United States,David Robinson and john Dunkley,Public Interest Perspectives in Environmental Law,London,John Wiley & Sons,Inc,1995,P.23.

{24}See http://www.1exis.com/research/retrieve/frames?m=ffe3d4e60f2e9204b99e28942ea9COa&csvc=bl&cform=bool&_fmtstr=XCITE&docnum=1&_startdoc=1&wchp=dGL—bVlb—zSkAI&_md5=51C0ee72b173b7cae822c035741451a6

{25}See http://www.lexis.com/research/retrieve/frames?m=8baddeffoa834d494a19770ee8ct9e4e&csvc=b1&cfom=bool&_fmtstr=FULL&docnum=1&_startdoc=1&wehp=dGLz—V1z—zSkAA&_md5=98969217ab19563556a64c50332d17fd

{26}See http://www.lexis.com/research/retrieve/frames?m=7ebffb4722e2dbaect42ca754dr3e35f&csvc=le&eform=&_fmtstr=FULL&docnum=1&_startdoc=1&wchp=dGLbVzW—zSkAb&_md5=33ae38f098a2e69307b1 867833d8e40d我不休息我还能学

{27}苑宣,张俊,常纪文.美国最高法院做出里程碑式环境判决美国政府必须管制汽车排放二氧化碳(EB/OL)http://www.tycool.com/2007/04/03/00031.html

{28}See http://www.lexis.com/research/retrieve/frames?m=41c19lf17cd8c87d9dd6df643e1c4692&esvc=bl&cform=bool&_fmtstr=XCITE&docnum=l&_startdoc=l&wchp=dGL—bVtz—zSkAA&_md5=4b01bd8dd01d8248946f2069b14097ac

{29}周义发,周沭君.论公民提起的行政公益诉讼(EB/OL)http://www.law—lib.com/lw/lw_view.asp?no=4286

{30}别涛.中国的环境公益诉讼及其立法设想(C)//中国环境法治:2006.中国环境科学出版社,2007:32.

{31}See Deirdre H Robbins,Public Interest Environmental Litigation in the United States,David Robinson and john Dunkley.Public Interest Perspectives in Environmental Law,London,John Wiley & Sons,Inc,1995,P.18—19.

{32}See Deirdre H Robbins,Public Interest Environmental Litigation in the United States,David Robinson and john Dunkley.Public Interest Perspectives in Environmental Law,London,John Wiley & Sons,Inc,1995,P.20.

{33}林莉红.行政诉讼法概论(M).武汉:武汉大学出版社,1992:88.

{34}金瑞林.环境法学(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1994:203—204.

{35}《魏定仁.宪法学》,(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1999:181.

{36}蔡守秋.环境行政执法与环境行政诉讼(M).武汉:武汉大学出版社,1992:272—276.

{37}唐民皓.WTO与地方行政管理制度研究(M).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00:17.

{38}王新奎,刘光溪.WTO争端解决机制概论(M).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01:376—380.

{39}邸军.我国环境公益诉讼制度研究(EB/OL)http://www.acla.org.cn/pages/2006—10—25/s36930.html

{40}金奎喜诉杭州市规划局案(EB/OL)http://www.chinacourt.org/public/detail.php?id=92767

{41}别涛.生态整治恢复的法律问题研究(EB/OL)http://www.lrn.cn/economic/environmenteco/20061 1/t20061 123_5731.htm

{42}See Alan Murdie,Environmental Law and Citizen Action,London,Earthscan Publications Ltd.,1993,P83.

{43}陈晶晶.吕忠梅代表:应当重视研究公益诉讼司法实践(N).法制日报,2007—03—09.

{44}吕忠梅.完善纠纷解决机制,依法建设环境友好型社会(N).学习时报,2006—06—05.

{45}参见《人民法院探索新机制解决“官了民不了”难题》,http://news.xinhuanet.corn/legal/2007—03/28/content_5908959.htm

{46}See Jeffrey G.Miller,Citizen Suits:Private Enforcement of Federal Pollution Control Laws,New York,Wiley Law Publications,1987,P.9.

{47}See Jeffrey G.Miller,Citizen Suits:Private Enforcement of Federal Pollution Control Laws,New York,Wiley Law Publications,1987,P.5.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81713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